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9章鸡蛋里挑石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23 2020-11-17 17:24

   十分钟时间李子安就搞定了一颗,随后他又移到另一颗,找准位置将绣花针小心翼翼的刺了进去。

  依旧是绣花针碎石,真气消融增厚的管壁和多余的结构组织。

  整个过程李子安都全神贯注,生怕出半点差错。还好,真气时刻都会给他带来信息的反馈,让他掌握到蛋内的及时情况,结石有多大,哪部分下针容易粉碎,碎块又有多少等等,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科学无法解释,但有了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他的真气就如同是他的眼,他的手的延伸。

  不过,这种真气手术消耗巨大,对第二颗蛋进行手术的时候,李子安很明显的感觉到真气消耗过度,手臂酸软,双脚也微微发颤。他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稳住手臂,不让它颤。

  “当家的,茶泡好了。”门外传来了大山的声音。

  喀乾打接龙顿时紧张了起来:“你别进来,李医生正在给我做手术。”

  “做手术还能说话?”大山好奇地道。

  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大山的脑袋探了进来,看了一眼就缩回去了,然后也不说话了。

  又过了两三分钟,李子安将绣花针拔了出来。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挂满了汗珠,那感觉就像是刚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一样。

  “李医生,手术做完了吗?”喀乾打接龙问。

  李子安说道:“做完了,你去拿点酒把伤口冲洗一下就行了。”

  “不用缝线和包扎吗?”喀乾打接龙又问。

  李子安笑了笑:“就两个针眼的伤口,缝什么线,晚上你就可以正常使用了。”

  喀乾打接龙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激动地道:“晚上就可以用了,我行吗?”

  “我觉得行,不过这个还是要你亲自试试才知道。”李子安瞅了一眼门口,这话他担心被守在门口的大山听到。

  喀乾打接龙嘿嘿笑了一声,迫不及待地道:“婆娘,去把我昨晚喝剩下的烧酒给我拿来。”

  “好叻。”大山应了一声。

  李子安说道:“我出去等你。”

  他把那颗立了大功的绣花针插在了锈盘上,然后离开了房间,出门的时候碰到了拿着半瓶白酒过来的大山。

  “李医生,手术怎么样?”大山心急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很成功,应该没问题了。”

  “那我能怀上吗?”

  李子安有些尴尬,但还是回了一句:“这个……要你们试试才知道,我只能跟你说你男人的毛病已经好了。”

  “哎哟,真是谢谢你啊,我先给我男人拿酒去。”大山急匆匆的进了房间。

  李子安出了走廊,去水龙头前洗了个手,然后坐到了院子里的竹椅子上休息,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双脚和手臂都还酸得不行。

  “如果有檀香就好了,点燃刺&激一下大惰随身炉,我的状态会更快恢复。”李子安的心里想着。

  香炉存在的价值就是焚香,大惰随身炉骨子里就是一只香炉,自然也不例外。

  昨天晚上他点了一支檀香睡觉,修炼大睡炼气术的效果要比不点香好几倍,同样的道理,他要是点一支香用来恢复状态,那效果也会更快更好。可惜早晨走得匆忙,机场也没有瞧见卖檀香的,不然这个时候他肯定要点上一根香吸上两口。

  房间里传出了喀乾打接龙和大山说话的声音。

  “你想干什么?”喀乾打接龙的声音。

  “你说我想干什么?”大山的声音。

  “我说你这婆娘怎么愣么着急,要来也要晚上来啊。”

  “李医生都把你治好了,我试试嘛。”

  “试个锤子,刚动完手术你就来,你想弄报废是不是?”

  “也对额……”

  李子安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过了一小会儿喀乾打接龙和大山两口子从房间里出来,喀乾打接龙的手上多了一把尖刀,阳光一照明晃晃的,看上去就很锋利的样子。

  李子安瞅着喀乾打接龙手中的尖刀,心里纳闷他拿着刀干什么。

  “李医生,我去宰羊,今天晚上给你做烤全羊,我们俩好好喝几杯。”喀乾打接龙乐呵呵地道。

  原来是拿刀去杀羊。

  李子安笑着说道:“接龙大哥不用客气,炒两个小菜就行了,杀羊太麻烦了。”

  他也想跟喀乾打接龙喝几杯,大多数交情都是喝酒喝出来的。

  还是为了管家婆的铜矿,如果不是因为余美琳,他怎么会来这里给喀乾打接龙治病。

  “那哪行啊,你是我们家的贵客,不宰羊不像样,我这就去宰羊,你先坐会儿喝口茶。”喀乾打接龙提着刀就往后院走。

  李子安也不好再客气了,他给了人家这么大的恩惠,再客气就显得矫情了。

  大山端着一杯茶和一只暖水瓶走了过来,圆润的脸上满是笑容:“李医生,你喝口茶,这茶叶是我自己种的。”

  李子安起身接过了茶杯,笑着说道:“大山姐,你就不要叫我李医生了,我给接龙大哥治病的事还得保密不是,你们就叫我子安吧。”

  “哎哟,你不说我都忘了要保密的事了,行,我和我男人往后就叫你子安。”大山也爽快。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余美琳的电话,他划开了接听键:“美琳,什么事?”

  “你跑哪去了,我开完会了找不见你人。”

  “我在金瓜寨。”

  “你怎么跑金瓜寨去了?”

  “我交了一个朋友,在他家喝茶。”

  “人生地不熟的你交什么朋友,你快回来,这边有点事。”

  “什么事?”李子安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回来再说。”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什么事也说清楚,李子安心里有点郁闷,他收起了手机,看见大山正看着他,他说道:“大山姐,矿上出了点事,我得赶紧回去处理。”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

  李子安说道:“我老婆只跟我说是急事,让我回去,我得走了,你快去叫接龙大哥不要宰羊。”

  大山很为难的样子:“这……”

  “我走了,羊留着下次来吃吧。”李子安转身就走。

  人情债已经放出去了,羊吃不吃也就无所谓了。

  他前脚出门,喀乾打接龙就追了出来,一手提着尖刀,一手拿着手机,走路的姿势很别扭。

  “李……你怎么就走了?”喀乾打接龙把“医生”两个字硬生生的掐断了。

  李子安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手机:“矿上有事,我得回去处理,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打给你,保存一下以后好联系。”

  “我就是出来找你要个电话的。”喀乾打接龙说,随后他跟李子安说了他的手机号码。

  李子安存入了联系人,然后给喀乾打接龙打了过去。

  喀乾打接龙挂了电话,又说了一句:“那你明天一定来啊,你不来我会不高兴的。”

  李子安笑了笑:“我一定来,我先走了,再见。”

  来的时候跟大山走的是小路,那是下山的路,回矿上得寨子旁边的大路。

  李子安担心那些草田族的姑娘又拦着他要跟他唱山歌,穿寨子的时候尽挑没人的路走。

  穿过一条小巷的时候,一个草田阿婆跪在一块系了红布的山石下,双掌合十,口中吚吚呜呜的念叨着什么。那块山石下插着三炷香,一缕缕青烟从香头上袅袅升起。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那阿婆大概是在拜什么山神吧,她点的是一般的香,不是檀香,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大惰随身炉?”

  这个念头之后他的心中又多了一些困惑。

  为什么焚香修炼的效果会比不焚香好几倍?

  为什么他嗅了香之后他会听到平常听不到的细微的声音?

  无从知道。

  自从大惰随身炉上身,他的三观在困惑的道路上已经渐行渐远了。

  李子安放轻了脚步向那阿婆走去,越来越近,一缕青烟飘进了他的鼻孔。

  轰!

  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烟瘾发作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瞬间上头,浑身都感到舒畅。

  焚香就会刺&激大惰随身炉,普通的香也有用。

  突然,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了他的耳朵。

  风中在空气之中流动的声音,阿婆的呢喃念诵的声音,每个音节都听得清清楚楚。

  草丛里昆虫爬行的声音,那些看不见的昆虫就像是在他的耳朵里爬行一样。

  还有周围方圆几十米范围里人说话的声音,哪怕是窃窃私语他都听得很清楚。

  一个似曾听过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就钻进了他的耳朵。

  “我带着人去啦,闹了大半天,人家说明天给钱,我还能把人家的怎么样?”

  李子安心中一动:“这是三就相的声音,他在跟谁说话?”

  他的视线移向了传来声音的方向。

  “你收了我老板的钱,你还跟铜矿的人讲道理吗?”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后,李子安也锁定了声音的源头,他快步走了过去。路过阿婆的时候,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阿婆这才发现李子安,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中满是惊讶和诧异。

  李子安走出小巷,来到了一个院子的门前。

  院门紧闭着,看不见里面的人。

  李子安将头凑到了门缝前,看到了三就相,还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陌生面孔,以前从未见过。

  “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三就相一脸的不爽。

  西装男说道:“你把人召集起来继续闹,该动手就动手,要是打伤了人,我老板管医药费,如果闹得矿场开不了工,我老板还有重赏。”

  “你说话算数?”

  “我们老板可不是一般人,还缺你这点?”

  “好吧,我这就去召集人。”三就相往门口走来。

  李子安快步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