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2章意外之喜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59 2020-11-17 17:24

   余美琳吃过早饭就去公司了,她前脚走,汤晴后脚就来了。

  “子安哥,真是不好意思,昨天给你和美琳姐添麻烦了。”汤晴一进屋就给李子安道歉。

  李子安笑着说道:“谁还没个事啊,不用客气,事处理好没有,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都处理好了,没事了,谢谢。”

  “你看你,又客气了。”

  汤晴抿嘴笑了一下:“我去看看小美。”

  “小汤,你等一下,我跟你说件事。”李子安叫住了她。

  “子安哥什么事?”

  李子安说道:“我今天要去给一个病人看病,中午可能不在家里吃了,麻烦你做一下午饭,照顾好奶奶和小美。”

  “嗯,没问题。”汤晴瞅着李子安,眼神里满是好奇,“子安哥,你是医生吗?”

  “不是,只是学过一点医术,有朋友需要就给人看看。”

  “那我以后有哪里不舒服了,可不可以找子安哥给看看?”汤晴笑着说。

  李子安笑了笑:“当然没问题。”

  十点的时候,李子安提着一只包出了门,左右看了看,然后来到了隔壁房门前。沐春桃给他留着门,连门都不用敲,推开就进去了。

  沐春桃迎了上来,上升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包臀裙,肉丝黑高跟,让人眼前一亮的OL装扮。

  习惯了她穿休闲的衣服,突然见她改了装扮,李子安反而有点不适应,问了一句:“今天怎么穿这么正式?”

  沐春桃忽然冲李子安鞠了个躬,恭恭敬敬地道:“大&师好。”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你这是干什么?”

  沐春桃直起了腰,一本正经地道:“你是大&师,我是大&师的助理,我当然要穿正式一点。还有,我现在任你使唤,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你别闹了。”

  沐春桃却还保持着一丝不苟的表情:“我没闹,把包给我吧,我为你放好。”

  不等李子安有什么反应,她就凑上来将那只包拿走了。

  李子安也懒得说她了,她喜欢玩就让她玩吧。

  沐春桃将包放好,又恭恭敬敬地道:“大&师,你请坐,你要喝点什么?”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我想喝参汤,你这有吗?”

  沐春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就不能说喝水或者茶吗,你明知道我这里没参汤,你这不是为难臣妾吗?”

  臣妾?

  李子安感觉他又被撩了。

  “我昨晚给你留了门,你这么没过来?”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我忙着炼制膏药,还要做一些准备,实在脱不了身。”

  沐春桃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被余美琳拦在家里了。”

  李子安不想聊这个,他转移了话题:“你说的那个客户什么时候来?”

  “范大哥已经开车去接他了,路上不堵车的话,估计四五十分钟就能到这里。”沐春桃说。

  李子安觉得他来早了,可来都来了又不好回去。

  沐春桃直勾勾的看着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穿唐装还真是好看,很像古代的贵公子,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那种。”

  “谁啊?”

  “唐僧。”

  李子安:“……”

  沐春桃咯咯笑出了声:“不是啊,那么就是西门庆。”

  李子安无语的看着她。

  讲真,他真想扑上去掐住她的脖子。

  沐春桃耸了一下肩:“我还是去给你泡杯茶吧,你喝什么茶?”

  “随便什么都可以。”李子安说。

  沐春桃去泡了一杯铁观音来,然后坐在对面看着李子安喝茶。

  一杯茶喝到一半,门铃响了。

  “估计是范大哥接人回来了,我去开门。”沐春桃起身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沐春桃一直盯着他看,他甚至担心某个时刻里沐春桃控制不住她自己,跃过茶几扑到他身上来给他一顿狂咬。

  可他心里又是高兴的,能被沐春桃盯着看这么久,这说明他耐看。

  房门打开,沐春桃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范锐,另外一个男子,四十出头的年龄,身材感受,眼睛有神,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给人一个儒雅干练的印象。

  李子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等着沐春桃介绍他。

  沐春桃将人领过来,微笑着说道:“文先生,这位就是大&师。”

  李子安伸出了手:“文先生你好。”

  文生与李子安握了一下手:“真没想到大&师这么年轻,真是年轻有为啊。”

  这话说得客气,可李子安却从文生的眼神里却看到了一丝失望的神光。

  眼神不会骗人。

  自从他继承了姬达的绝学,入了方士的门之后,他解读人的眼神就没有错的时候。

  不过李子安也不在意,他淡淡地道:“文先生是有先入为主的的原因,觉得干我们这行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没经验,道行也浅,对不对?”

  文生说道:“大&师你可别误会,我……”

  李子安打断了他的话:“文先生不用解释,让我看看你。”

  文生移目看了范锐一眼。

  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李子安却能看出来,这个文生此刻相信范锐的程度远大于相信他。

  范锐微微点了一下头。

  文生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站着。

  李子安屏蔽了心中的杂念,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释放出一丝丝真气,汇聚于他的双眼。

  在他的视线中,文生的脸庞已经不是完整的脸庞,面部被解剖,眼是眼,鼻是鼻,一一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谁都没有发现,包括李子安自己,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此刻的瞳孔深处各有一点绿芒,十分的妖异。

  大睡炼气术,睡觉既是修炼,他现在用这秘法已经远比他第一次给昆丽看相时厉害多了。

  文生以为这个过程会很快,等了一分钟也不见李子安说话,他有些沉不住气了,试探地道:“大&师,你这是?”

  李子安闭了一下眼睛,好几秒钟后才睁开,这才开口说道:“文先生,你是戊午年六月生的人,今年四十二岁。”

  文生心中不以为然,他的资料在网上都能查到,不过他的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妻子属龙,与你性格不合,你们时常争吵,你们夫妻俩膝下无子。”

  文生笑了笑:“大&师,你说的这些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我不感到有多么惊讶,那你说说我为何而来。”

  沐春桃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显然不喜欢文生跟李子安说话的语气。

  范锐则显得有些紧张,毕竟是他牵头的,要是李子安断不出文生的动机的话,他也会感到没面子。

  李子安淡然一笑:“你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求子,一个戒毒。”

  文生顿时惊愣当场。

  范锐也很惊讶的样子,文生来求子他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文生还有戒毒这个目的。

  “大&师真神啊,你是怎么知道的?”短暂的愣神之后文生回过了神来,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你听我把话说完。”

  “那是那是,大&师你说。”文生说话的口气客气了许多。

  李子安说道:“有件事我本来不想说,可是你来找我,又是范大哥介绍的,我要不告诉你,那就说不过去了。但是说出来的话,又怕你难堪,所以有点为难啊。”

  “什么事大&师你直说,我怎么会难堪?”

  李子安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你命里注定无子,可是你老婆却怀孕了。”

  “啊?”文生顿时惊愣当场。

  李子安说道:“这事你应该还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文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那是谁的?”

  李子安笑了笑:“文先生,你我第一次见面,我能看出这些已经是不易,至于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这会儿也不知道,但你可以从你身边的人着手查查,谁能经常接触你老婆,谁的嫌疑就最大。”

  文生说道:“这事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我不相信,我今早出门,我老婆还送我出门,她还跟我说她不舒服,今天去看一下医生。她有没有怀孕,我是她丈夫,难道我还没你清楚吗?”文生不但不相信,甚至还有点恼怒的反应。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这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老婆偷人不说,还怀上了,任谁摊上这样的事情都接受不了。更何况这个文生是开赌场的,还有吸毒的恶习,走的肯定不是白道,这种人最爱面子,现在这样的反应已经算很克制的了。

  “文先生坐吧,坐下聊。”沐春桃说。

  叮铃铃,叮铃铃……

  文生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文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莫名其妙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瞅见了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名称是“宝贝”。他只是瞅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也不管文生,他坐到沙发上端起了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茶。

  文生划开了接听键,压低了声音:“宝贝是我,说吧。”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当爸爸啦!”

  咚!

  文生的手机从手中滑落,跌落在了地上。

  “喂,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呀?”

  文生突然一脚踏在了手机上,那手机屏幕啪一声就碎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