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94章酒后吐真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81 2020-11-17 17:24

   一瓶飞天酒喝着喝着就见底了,沐龙也醉了,趴在桌上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却让人听不清楚。

  李子安的酒量也不好,但奇怪的是快要喝醉的时候,大惰随身炉毫无征兆的就苏醒了,释放出丝丝真气游走全身,他的醉意也越来越淡,最后一杯酒喝完的时候,就只剩下一点微醺的感觉了。

  李子安本想把沐龙搀扶回去,但没等他起身余美琳和沐春桃就下楼了。

  沐春桃将沐龙搀扶了回去,当着余美琳的面,李子安也不好去帮忙,干脆装醉。

  余美琳送沐春桃和美琳离开。

  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次我喝了这么多酒,正好可以装醉,不知道余美琳会不会趁我喝醉了,说一些我平时听不见的话?”

  这么一想,他干脆趴在了餐桌上。

  余美琳送人也就送到隔壁,很快就回来了。

  “喝……我没醉……我再敬你一杯……”李子安的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酒话”。

  余美琳走了过来,唠叨了一句:“你呀你,你平时不喝酒的人,你喝那么多干什么?一瓶酒,多半都是你喝的,人家沐叔叔多聪明,跟你小口小口的喝,你倒好,一碰杯就干,你不醉谁醉?”

  “我、我……我没醉……嘿嘿嘿……”

  “嘿嘿嘿,嘿你个头,人家沐叔叔回家就能自己走了,你起来给我走个试试。”

  李子安:“……”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喝醉一次就等于是得一次急性肝炎,亏你还会医术,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算了,我懒得说你,我扶你回屋吧。”

  每个已婚的男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哪怕娶的是天仙,也要有被天仙唠叨的觉悟。

  余美琳将李子安搀扶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进了楼下的房间,她把他放倒在了床上,又替他脱了鞋子和袜子。

  不练拳,没修炼大睡炼气术,李子安一般不会出汗,他的脚也没有半点气味,可他还是看见余美琳在脱他袜子的时候皱着眉头。

  老子的脚又不臭,你皱个锤子的眉头。

  脱了袜子,余美琳又来脱李子安身上的唐装上衣,那衣服是布纽扣的,并不难脱,解了纽扣,也不要他起身,两拽三拽就脱了下来。

  灯光照在李子安的身上,胸前是两块结石的胸大肌,跟铁饼似的,小腹上八块腹肌,马甲线什么的一应俱全,满满都是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余美琳微微呆了一下,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你又没去健身房,身材怎么这么好?你这身材,我看了都有些心动,难怪沐春桃打你的主意,你就是一招蜂引蝶的祸水。”

  李子安心中无语。

  什么叫招蜂引蝶的祸水?

  你好歹也是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你怎么也乱用形容词,那是形容女人的好不好!

  就在这时余美琳忽然伸手过来,抓住李子安大腿上的肉,半轻半重的拧了一下,嘴里又唠叨了一句:“我要是不让昆丽来守着你,你会不会爬上她的床?”

  李子安忍了,一动不动。

  余美琳将就那拧人的手抓住那条松紧长裤往下拉,松紧的方便,她都没怎么使劲就拉下去了,也不用李子安抬脚,那松紧长裤就没了。

  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

  四年前他喝醉了,然后余美琳把他睡了,也就有了小美。

  现在,对于余美琳来说这一幕与四年前简直是一模一样,她会不会故技重施,又把他睡了?

  如果没有沐春桃,他大概会渴望她像四年前那样把他睡了。

  可是他现在心里装满了桃子,心里反而有点抗拒这样的事情发生。

  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一个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四年前她干过的违法乱纪的事。

  李子安悄悄的将眼皮睁开了一条缝,暗中观察着余美琳,发现余美琳正瞅着他身上什么地方,他更紧张了。

  人家桃子是珍贵的第一次,他怎么也要把珍贵的第二次留给人家吧?

  “如果她又要吃自助餐,我就醒来不装了。”李子安的心里打定了主意。

  好在余美琳只是看着,没有伸手除掉他身上的三角形的裤子,不过就她的眼神而言,似乎有些心动和些犹豫。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她这反应,大概是又想起那个汉克了吧?”

  看人眼神,解人心思,这是他在月牙村里就练就了的本事,而大惰随身炉强化了这本事。

  又看了十几秒钟,余美琳叹了一口气:“子安。”

  本能反应下,李子安的嘴唇动了一下,差点就答应了,就在张嘴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是在装醉,跟着又闭紧了嘴巴。

  好在余美琳看的地方不是他的嘴,没有发现那轻微的条件反应,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趁你喝醉了,我跟你聊聊。”

  李子安:“……”

  “四年前,我需要一个人结婚,也需要一个人照顾奶奶,你最合适,你长得好看,心眼和脾气都还好,所以我就凑合着跟你结婚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哪怕是这次回来带你来魔都,我对你也没有半点感觉,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已经不是大江集团的董事长了,我要不要跟你离婚,可是想到小美还小,不能没有爸爸,奶奶也习惯了你的照顾,我又狠不下那心。”

  这是真心话。

  她和他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交易,各取所需,四年前她是大江集团的董事长,何等的身份,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种地的山村青年?所以,她一年就回月牙村一次,连话都不肯跟他多说几句。即便是这次出山之初,那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冷冷淡淡。细想起来,她之所以要带他出山,那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会丢掉董事长的宝座,小美需要父亲,林胜男也需要他这个佣人伺候着,所以才勉为其难的带他来了魔都。

  听她这么一唠叨,李子安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他跟沐春桃的“奸^情”让他在面对余美琳的时候,心里多少有点愧疚的感觉,可是现在和往后都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

  “哎。”余美琳叹了一口气。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你叹什么气,从头到尾你都在利用我,如果不是小美,我特么也早跟你离婚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四年前因为那些原因招赘的你居然是个宝,你说你有这本事,四年来你为什么不露两手,让我知道你很能耐?你要是让我早知道你是个大^师,我们的关系至于今天这么尴尬吗?”

  李子安心中苦笑,这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

  “现在看来,你大概是老天送给我的惊喜吧,我对你本来没感觉,可这段时间我对你居然有了点感觉,好像有点喜欢了,可你居然想跟我离婚,你当我傻吗?你还是农民的时候我都没跟你离婚,你是大^师了,我会跟你离婚?”

  如果是以前,李子安听到这样的话恐怕会激动得落泪,四年多的煎熬,终于换来了女王的一点喜欢。

  可是现在,他不稀罕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沐春桃想干什么吗?如果不是因为和他父亲刚刚签了合同,我今天就跟她翻脸。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再喜欢你多一些,彻底忘记他的时候,我就跟你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你说好不好?”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好个锤子,你当我傻^逼吗?你不珍惜我,人家桃子却珍惜我,还给你一点时间忘记那个家伙,我给了你四年的时间,那个时候我倒是做梦都想着你能喜欢我,可你四年才跟我说了十几句话。现在我心里有人了,你说你开始喜欢我了,你其实喜欢的是大^师的能力,而不是我。”

  余美琳又叹了一口气:“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我感觉好多了。这些年来我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你知道我有多难吗?往后,我就跟你说,再等等我,我和小美,还有你,我们会成为幸福的一家人,好不好?”

  李子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

  这次“酒后吐真言”,她倒是把憋在肚子的话吐出来了,感觉好多了,可他的感觉却一点都不好。

  站在丈夫和父亲的角度,他是应该给余美琳一些时间和机会的,然后一家三口成为幸福的一家人,因为这样对李小美是最好的。可是,这对他来说却是不公平的,他觉得他也做不到。

  他又不是忍者神龟,凭什么又是他隐忍求全,凭什么又是他来承受?

  每个人都有权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唠叨完了,余美琳却还没有走的意思,她看了看李子安的脸,然后她的视线从李子安的脸上往下移,过两块胸大肌,过六块腹肌,最后停顿了下来。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你哔哔完了还不走,你想干什么?”

  余美琳的手伸向了那条三角形的裤子。

  李子安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我去,你还想像四年前那样吃自助餐?”

  余美琳的手在即将碰到松紧带的时候停了下来,胸口有一个很明显的深呼吸的动作,几秒钟后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能再那样了。”

  她的手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拉过被子盖在了李子安的身上,随后离开了李子安的房间。

  李子安从床上坐了起来,从衣兜里取出了手机,给沐春桃发了一条信息:沐叔叔睡了没有?

  金刚萝莉:你没醉啊?

  李子安:酒醒了。

  金刚萝莉:怎么,想吃桃子呀?

  李子安:我又不是猴子,哪有那么爱吃桃子,我就是想过来跟你聊聊。

  金刚萝莉: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李子安:沐叔叔究竟睡没有啊?

  金刚萝莉:在客厅里看电视剧。

  李子安心中无语。

  姜还是老的辣。

  金刚萝莉:你敢不敢过来呀,我给你开门。

  李子安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你爸在客厅看电视,我过来他还不拿刀砍我啊。

  金刚萝莉:想吃桃子又怕挨刀,胆小鬼。

  李子安:余美琳叫你上楼,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金刚萝莉:瞎聊呗,巴黎时装秀和化妆品,还聊了一会儿伊朗的局势。

  李子安:……

  金刚萝莉:还聊了那个秦颂和你。

  李子安顿时有了兴趣:你们怎么聊的,说说。

  金刚萝莉:我爸让我给他泡茶,明天再告诉你。

  李子安:好吧,晚安。

  放下电话,他心中怅然若失。

  何以解忧,一根檀香睡大觉。

  大睡炼气术,睡觉既是修炼。

  天道酬勤,勤奋的人总会有出头之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