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5章檀香与错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87 2020-11-17 17:24

   傍晚的时候文生打来电话约晚饭,李子安婉言谢绝了。

  他煲了一锅大利凤手汤,炒了几个菜,刚把晚饭准备妥当余美琳就回家了。她放下公文包,系上围裙就来帮忙端菜了。

  “工作还顺利吧?”李子安问了一句。

  余美琳一脸愁容:“不顺利,新星公司想要发展起来必须要换血,公司里的人绝大多数都得开。”

  “慢慢来,不着急。”李子安安慰道。

  “我也想慢慢来,可是我多少时间了。云地的铜矿迟迟没有找到矿脉,我的心里很着急。今天有好几个债主打电话过来催账,我估计是余家豪在背后搞鬼。”

  “他没来公司找你麻烦吧?”

  “那倒没有,明天跟我去一趟云地吧,我要亲自去矿场看一看,你办法多,没准你能帮上忙。”余美琳说。

  李子安讶然道:“我跟你去云地,谁来照顾小美和奶奶?”

  “我让小汤这几天就住在我们家吧,你去跟她说说,顺便请她留下来吃饭,我来盛饭。”余美琳放下盘子离开了。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这样的事情她都不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直接就安排了。不过,拒绝的话他也说不出口。她现在正处在艰难的时期,虽然是塑料夫妻,但该帮忙的时候还是要帮。

  房门虚掩着,门里传来李小美朗读诗歌的声音:“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李子安凑到门缝前瞅了一眼。

  李小美坐在她的小课桌前,捧着一本《少儿诗歌》朗诵诗词,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声音奶声奶气的,这个动作却有点老学究的味道。

  汤晴半坐半跪在地毯上,黑色的包臀裙有点“衣不遮体”的感觉,一双大长腿毫无遮掩的曝露在空气中,白皙娇嫩,宛如阳光下的雪。

  她正拿着一支笔给李小美批改作业。

  李子安敲了一下门走了进去。

  汤晴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拉了一下包臀裙,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子安哥来了。”

  李子安说道:“晚饭做好了,我来叫你们下去吃饭。”

  一听说吃饭,李小美跟着就放下了书本,拔腿就往门外跑:“冲鸭!”

  李子安捂了一下额头,这熊孩子越来越皮了,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

  “子安哥,我就不留了吧,我回去随便做点吃就行了。”汤晴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们可没把你当外人,我和美琳都把你当妹子看待,饭都做好了你说回去吃,那就见外了。”

  汤晴的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话出来。

  李子安说道:“你美琳姐和我明天要去一趟云地,家里没人,还得拜托你帮忙照顾一下奶奶和小美,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可以吗?”

  “行,子安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奶奶和小美的。”汤晴答应了,也放松了一些。

  李子安笑了笑:“那我们下去吧。”

  他和她的出身一样,所以他完全理解她刚才的那点局促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倘若是他,平白无故受人恩惠也会感到不安,非得为人家做点什么才会心安。

  “子安哥你等等,我给你看看小美的作业。”汤晴拿起了那本她刚才批改的作业本,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拿着作业本看。

  作业本上是汤晴布置的造句的题,分别是昨天、今天、明天。

  头角峥嵘的女孩造的第一句是:昨天爸爸给我变戏法。

  第二句是:今天爸爸给我变戏法。

  第三句是:明天爸爸给我变戏法。

  李子安伸手捂着额头。

  他头疼。

  “我就不拿给美琳看了,以后你少给孩子变戏法,我知道你的戏法就是巧克力。”汤晴说。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我尽量吧。”

  汤晴小声地道:“我教你一个法子。”

  李子安心中一动:“什么法子?”

  汤晴说道:“你把巧克力融了,放一颗维生素C片进去,两片也行,那药是苦的,她吃着不好吃了,就不要你变戏法了。”

  李子安肃然起敬,当即冲汤晴竖起了大拇指:“小汤你是高人啊,这个法子好,我明天就给小家伙下药,我看她还馋不馋巧克力。”

  汤晴笑着说道:“别说是我教你的呀。”

  “不会不会,打死我都不说。”李子安信誓旦旦的样子。

  汤晴捂住了小嘴,没有笑出来。

  晚饭过后汤晴和余美琳收拾碗筷,李子安带李小美玩了一会儿,伺候小祖宗睡着以后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练拳,拳脚生风。

  折枝拳古朴简单,可李子安每一次练习都会有不同的体会和收获。

  所谓匠师,所谓大家,其实就是将自己最擅长的事翻来覆去的做,做到了极致。比如加藤之指,比如庖丁解牛,比如饭岛之爱。

  姬达虽然只传给了他一门折枝拳,可只要日日练习,将它练到了极致,那他就能成为拳法大家。

  半个小时的练习,李子安出了一身汗,他进了浴室。冲凉之前,他把身上的泥垢都搓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装进了一只塑料袋里。炉身泥在他这里可是一味珍贵的药材,他可舍不得白白洗掉。

  往后口水也不能随便吐掉,得想法子储存起来,因为唾液也是炉身液,是一味药材。

  “照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变成唐僧,全身都是不老的药,吃了我就能长生不老?”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李子安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奇葩的想法,然后他自己都被这个想法逗笑了。

  也许是有了七位数的私房钱,限制不住想象力了。

  上床之前,李子安将那支檀香点燃了。

  檀香青烟袅袅。

  李子安躺进了被窝,一丝青烟飘进了他的鼻孔。

  轰!

  根本没有任何前奏,鼻孔吸入第一丝檀香烟的时候,大惰随身炉就苏醒了,给他的感觉不是从前那支懒洋洋的苏醒,而是怠速的汽车突然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自然的空气入肺,随血液运转全身。

  大惰随身炉仿佛是另一个肺,将一丝丝真气释放出来,送达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血液发烫,器官发烫,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真气运行所产生的热量之中!

  各种细微的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

  夜风在窗外吹拂,吹在墙体上是一种声音,吹在玻璃上是一种声音,在空气之中流动是一种声音。

  楼下马路上车辆奔驰,五十码是一种声音,七十码是一种声音,刹车又是一种声音。

  客厅里,欧式钟的钟摆匀速摆动,滴答、滴答、滴答。

  楼上,不知是谁家的谁和谁在做运动,床垫发出了嘎子嘎子的声音,还有拍掌和女人的隐忍和压抑的声音。

  还有许许多多别的声音。

  李子安一动不动,却仿佛进入了一个声音的奇妙的世界。他躺在床上,却掌握了四周的一切,自然的,人为的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才是大惰随身炉的正确开启方式啊,我今天才知道,明天买菜的时候得去买一包檀香回来,以后睡觉都点一支。”李子安才心里这样想着。

  大惰随身炉,睡觉就是修炼,但点香睡觉的修炼效果明显比不点香好几倍。抛开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不谈,就奔着这修炼的效果,就算檀香卖一千元一根,那也得点啊。

  一串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很轻很轻,却难逃李子安的耳朵。

  不是老太君林胜男的脚步声,老太君的脚步声频率要慢一些,也要轻一些。

  也不是李小美的脚步声,她的脚步声频率要快一些,而且更轻一些。

  除了林胜男和李小美,那是谁的脚步声,汤晴的还是余美琳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门口消失。

  李子安已经知道是谁的脚步声了,是余美琳的,因为汤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他的门前。

  “她这个时候过来,不会是想来收作业吧?”李子安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紧张了起来,本来躺得好好的他,不知怎么的就坐了起来,直盯盯的看着门口。

  如果她今晚来收作业……

  我是交七次还是八次才能证明我很厉害?

  我应该表现得温柔浪漫,还是狂野奔放?

  这想象力余七位数的存款无关,只与血液的流速,还有身体里的欲望有关。

  “子安,你睡了吗?”余美琳的声音传来。

  “我……没睡!”李子安掀开被子下了床,这个过程就用了一秒钟。

  “我过来是想跟你说,明天九点的飞机,我们七点就得动身去机场值机,你把该收拾的东西收拾一下,明天六点五十昆丽来接我们去机场,不要耽误了。”余美琳说。

  正准备去开门的李子安一下子就僵住了,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一块烧红了的木炭,正准备为人类的繁衍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光和热,余美琳突然一瓢冷水就浇了下来,然后他浑身都冒烟了。

  “你听见了吗?”

  李子安回过了神来,意兴索然的回了一句:“嗯……我听见了。”

  “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回屋了。”余美琳说,随后传来了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李子安倒在了床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