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6章正宗小舅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55 2020-11-17 17:24

   这声音是余泰安的妻子葛春兰的声音。

  葛春兰来这里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被调到仓库里去当装卸工的人,大多都是葛家的亲戚。其中有个在她面前能说得上话的亲戚给她打电话,请她来救火,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葛春兰从车里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穿了一套西装样式的校服,做工很精致,把少年的身材线条也勾勒得妥妥的,修长又匀称。一般的公立学校是不会穿这种品质的校服的,从校服上就能看出来,这少年读的是交天价学费的私立学校。

  李子安没见过这少年,可他觉得这少年的脸庞跟余美琳有点挂像。

  他心里暗暗猜测。

  不会是余美琳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余家兴吧?

  他正这么想着,那个少年便瞅着他说了一句:“嘿,我姐呢?”

  还真是余家兴。

  李子安瞅着他,没应。

  我姓“嘿”吗?

  余家兴皱起了眉头:“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谁啊?”

  “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余家兴很惊讶的样子。

  葛春兰在一旁煽风点火:“家兴,你姐从山里招的这个赘婿脾气大得很,连我和你二叔都敢骂,你小心点说话。”

  余家兴冷哼了一声:“我姐怎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一点品位都没有。”

  语气里满满都是轻蔑与不屑。

  葛军和葛春兰冷眼旁观,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李子安却很平静,他不用猜也知道葛春兰和葛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葛春兰和葛军是为了葛家的那些亲戚而来,但估计自己说话也起不了作用,所以把余家兴给带来了,想让余美琳投鼠忌器。

  这傻|逼小子被人当枪使了还这么自嗨,虽然跟余美琳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但他比余美琳差远了,毕竟余美琳的母亲是将大江集团做大的女人,他的母亲高胜美却只是花瓶,输的不只是智商,还有气质。

  既然是来当挡箭牌的,那就要有脑门中箭的觉悟。

  李子安轻描淡写地道:“余家兴是吧,别以为你姐是我的老婆,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

  余家兴顿时懵逼了。

  在余家,从来就只有别人宠着他,让着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

  别说是一个在余家人人喊打的赘婿,就连他姐余美琳也从未在他的面前说过一句重话!

  “家兴,你看见没有,二婶跟你说的没错吧,你姐这那人脾气大得很,你可小心点,不然他回打你。”葛春兰当即煽阴风点鬼火。

  “他敢!我现在就去找我姐,我要我姐跟他离婚,不然有他就没有我这个弟弟!”余家兴怒气冲冲的往车行门旁边的小门走去。

  李子安心中不屑。

  十六七岁的少年都这么冲动和叛逆么?

  这个正宗的小舅子居然要让余美琳和他离婚,他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以为离了他地球就不会转了。

  魏大壮挡在了余家兴的身前。

  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好处,魏大壮的脑子想不了那许多,不管你是谁的宝贝儿子,他心里就只有两个老总,一个是余美琳,一个是李子安,除了这两人,谁的话都不好使。

  “你给我让开!”余家兴呵斥道。

  魏大壮挡着没动。

  “你信不信我让我姐炒了你!”余家兴威胁了一句,突然伸手推了魏大壮一下。

  毕竟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手上有一把力气,魏大壮被他推动了,退了一步。魏大壮不敢动手,有些委屈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说道:“让他进去吧。”

  魏大壮这才点了一下头,让开了路。

  余家兴看了李子安一眼,恨恨地道:“你给我等着!”

  李子安笑了笑:“我等着你。”

  余家兴冷哼了一声,气冲冲的进了小门,大步往办公楼走去。

  李子安看着葛春兰和葛军,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俩也可以进去,你们家的亲戚都在仓库里,葛表姐,你是这公司的前老总,我想你应该知道仓库在哪里吧?”

  葛军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下了车:“姓李的,让公司的元老去仓库当装卸工,这样恶毒的主意余美琳不可能想得出来,一定是你的主意,对不对?”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对啊,就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主意,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个……”葛军用兰花指指着李子安,想骂人,可看到李子安正冷眼的看着自己,骂人的话又被他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兰花指也缩了回去。

  余家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现在指头都还缠着纱布。

  “阿军,我们进去看看。”葛春兰往小门走去,不忘给李子安一个厌恶的眼神,“跟他一个做不了主的人说再说也是浪费口水,余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赘婿说话了?”

  李子安的心里毫无波动。

  葛春兰和葛军进了大门,那两个保镖也跟着进去了。

  魏大壮眼巴巴的瞅着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子安说了一句:“大壮,你去把在公司的所有保安都集|合起来,然后带到仓库。”

  “好的,我马上去。”魏大壮去叫人去了。

  李子安这才慢吞吞的往仓库方向走去。

  依照他自己的意愿,他是真心不想掺和余家的这些破事。这次出山以前,豪门内斗对他来说只是电视剧里才有的事,可现在却陷进了余家的内斗之中。

  没等葛春兰和葛军走进仓库,也不知道是谁眼尖瞅见了两人,一声招呼,一大群人都从仓库里涌了出来,马川拦也拦不住。

  苦主遇救星,一大群人围着葛军和葛春兰诉苦,还有人哭了。

  这新星公司本来就是葛家亲戚“养生”的地方,拿着高薪还不用卖力工作,遇到合适的机会还可以往自己的兜里捞点。现在余美琳把他们的饭碗砸了,财路断了,谁不伤心,谁不着急?

  马川跑到了李子安的身前,喘着气:“安、安爷,这帮孙子人太多,我拦不住……”

  李子安说道:“没事,你已经干得很出色了。”

  马川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的笑容:“安爷看得起我,我为安爷做事那肯定是两肋插刀,没话说的。”

  李子安指了一下人群中的葛春兰:“那是余泰安的老婆葛春兰,余总的二婶,见过吗?”

  马川摇了一下头:“没见过,第一次看见。”

  “她旁边的娘娘腔,你认识吧?”

  “葛总,不,葛军,我当然认识。”

  李子安说道:“这两个人,你怕不怕?”

  马川微微愣了一下,试探道:“安爷,你的意思是?”

  “待会儿我让你骂你就骂,不管是谁,你可劲的骂。”

  马川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奸滑的笑容:“我明白了,安爷你放心,在我这里就只有你和余总,我不管是谁,我保管骂到他头顶冒烟。”

  这时余美琳和余家兴从办公楼里出来往这边走来,余美琳神色平静,余家兴却是阴沉着一张脸,很不爽的样子。

  葛春兰说道:“你们安静一下,我跟美琳说说话。”

  一大闹哄哄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葛春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余美琳刚刚走到李子安的身边,还没来得及跟李子安说一句话,她的声音便过来了:“美琳,你过来,二婶有话要跟你说。”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往葛春兰走去。

  跟着余美琳过来的余家兴看了李子安一眼,哼了一声,也跟着过去了。

  “安爷,那小子是谁?”马川低声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那是你余总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你就不要骂了。”

  马川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

  余美琳的弟弟,他骂了等于是把余总也骂了,给他十个胆也不敢。

  就这两句话的时间,余美琳走到了葛春兰的身前,客气了一句:“二婶,你怎么来了?”

  葛春兰叹了一口气:“我这不是为了我们家的这些叔伯兄嫂吗,这些人也算是你的亲戚,本来好好的的,你怎么听了那小子的挑唆,把我们的人都调到仓库去当装卸工了?我们余家的人去当装卸工,这事要是传出去,我们余家还有脸面吗?”

  余美琳只是听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美琳,论辈分我是你叔啊,你妈还在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上班,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一来就把我调去当装卸工,这样做让我们这些老人寒心呐。”

  “说到底我们都是余家的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这样做,以后我们还怎么相见?”

  “我们相信这不是你的主意,都是那姓李的出的馊主意,我们不怪你,但你男人真不是个东西,你趁早把他赶走吧,不然你早晚会后悔的。”

  一大群人七嘴八舌,有人论资格,有人诉苦,有人挑唆。

  李子安走了过去。

  马川跟在李子安后面,一副忠犬的范儿。

  “待会儿我咳嗽一声,你就骂人。”李子安说。

  “知道了,安爷。”马川应了一声。

  这时魏大壮也带着十几个保安往这边跑来,一个个都很兴奋的样子。

  公司割肉换血,走的是人,留下的是机会啊。

  要是表现好了,得到了安爷的赏识,那还不升个组长班长什么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