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6章相亲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16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城市灯火如虹,这又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夜。

  一辆网约车停在了和平饭店门前,李子安和余美琳下了车。

  “美琳,你约的朋友是谁,叫什么名字,待会儿见了也好招呼。”李子安以为来时的路上余美琳会聊一下她的那个朋友,可这都到饭点门口了也不见她说,他只得自己问了。

  余美琳笑了笑:“不着急,见了我给你介绍。”她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又说了一句,“这会儿应该到了。”

  神神秘秘,她不说,李子安也不好多问,他说道:“要不我们先进去等吧。”

  “春桃什么时候来?”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的大脑不受控制的就自动浮出了一些画面,心里也有点虚,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我跟她说了,她也答应了,至于她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了,应该就这会儿吧。”

  “那我们进去等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往饭点大门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一个年轻的女郎从车里出来,红色的吊带裙,黑色的高跟鞋,细腰大长腿,肩头上挎着一只精致的小包,一出来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沐春桃来了。

  李子安想开口打个招呼,可又怕真实的情感流露,被发现猫腻,又活生生的把打招呼的话吞了回去。

  余美琳迎了上去,笑着说道:“春桃,我刚跟子安聊起你,你就来了,还真是巧啊。”

  沐春桃张开双臂拥抱了余美琳一下,亲热得很,声音也甜:“美琳姐,想死我啦。”

  余美琳也抱了沐春桃一下:“我也好想你。”

  李子安被晾在了一边,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余美琳和沐春桃,他的心里忍不住一声感叹。

  这塑料味未免也太重了点吧?

  塑料花姐妹分开,沐春桃看了李子安一眼,打了个招呼:“子安哥,晚上好。”

  李子安也一本正经的打了个招呼:“晚上好,春桃。”

  “走吧,我们进去吧。”余美琳走来,伸手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李子安的胳膊微微僵了一下,眼角的余光也瞄了一眼沐春桃,他看到余美琳微微翘了一下嘴角。

  可是他不可能推开余美琳的手,毕竟人家是有证的,可以合法的挽住他的手。沐春桃也只能看着,不但不敢制止,还不敢将内心的真实情绪流露出来。

  谁让人家有证呢?

  车可以偷偷开,可当着车主的面,车门都不敢碰一下,更别说是抓档杆挂挡了。

  “美琳姐,不是说还有一个朋友吗,还没来吗?”沐春桃找了一个话题,转移她自己的注意力。

  “应该就这会儿就到了,我们先进去吧。”余美琳说。

  “那个朋友是谁,我认识吗?”沐春桃又问了一句。

  “你不认识,不过我觉得你们会相处得很愉快。”余美琳笑着说。

  李子安以为余美琳会跟沐春桃说那个朋友是谁,却没想到余美琳跟沐春桃还卖关子。那个神秘的朋友究竟是谁,他的好奇心是越来越重了,但他懒得去问。人家刻意营造神秘感,你非要去问个明白,哪有那么讨人嫌?三人进了大堂,一个青年从一只沙发上站了起来,拢了一下西服的下摆,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美琳。”

  李子安移目看去,那青年跟他差不多高,梳了个倒背头,两鬓剃光,发型很有个性,脸长得也不赖,五官精致,算得上一枚帅哥。

  不过,跟他比还是差了一些。

  那青年往三人走来,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风度翩翩,儒雅又有风度的感觉。

  这个青年显然就是余美琳说的那个“朋友”,但直到这个青年开口打招呼之前,李子安都认为那个神秘的“朋友”是个女人,却没想到是个男人。看着那青年风度翩翩的笑容,他忽然想起了余美琳曾经说起过的一个人来,秦颂。

  那天余美琳请沐龙和沐春桃来家里吃饭,当着沐龙的面说要给沐春桃介绍一个男朋友,他都把这事这人给忘了,现在突然想起,心中好尴尬。

  “老公,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颂。”余美琳说。

  果然是秦颂。

  李子安忍着想转身离开的冲动,脸上也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秦先生你好。”

  余美琳说道:“这位是我老公,李子安。”

  “李先生,早就听美琳聊起过你,很想认识,幸会幸会。”秦颂伸手过来。

  李子安伸手与秦颂握了一下手,客气了一句:“很高兴认识你。”

  沐春桃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那天余美琳提说给她介绍对象的时候,她也听到了秦颂这个名字,却没想到余美琳会带着李子安来给她介绍对象!

  “秦颂,这位就是我的好闺蜜,沐春桃。”余美琳笑着说。

  秦颂面带微笑的看着沐春桃,刻意保持着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样子,却也掩饰不了内心深处的激动和喜欢。这些都从他的眼睛里体现出来了,他看沐春桃的眼神带了点略略放光的感觉。

  这太正常了,因为沐春桃太漂亮了,热爱运动的她永远能让任何男人心动的身材,她的身上的脂肪恰到好处,有点运动员的肌肉感,偏偏又有着一张桃花儿脸,跟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似的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这样的尤物,男人要是不心动,怕不是在东厂和西厂上过班吧?

  秦颂把分寸把握得极好,凝视了沐春桃两秒钟之后便上前一步,微笑着向沐春桃伸出了手:“沐小姐,你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李子安心中鄙夷。

  这就开始舔了。

  沐春桃伸手与秦颂握了一下手,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秦先生你好。”

  余美琳笑着说道:“我定了包间,我们进去吧。”

  她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秦颂有意无意的走在了沐春桃的身边,距离不远也不不近,刚刚好。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这家伙怕不是个情场老鸟,气质这块拿捏得死死的,如果再有我这么帅,那还得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自己也不知道。

  “美琳姐,你请了秦先生,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沐春桃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余美琳笑着说道:“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看你很高兴呀,这说明我的小目标实现了,对不对?”

  沐春桃抿嘴一笑。

  我实现你妹!

  秦颂笑着说道:“我事先也不知道沐小姐要来,这还真是一个惊喜,我都不敢相信沐小姐这么漂亮,见了沐小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这是一条舔狗啊。

  可不得不承认,第一次见面的人,一句话既帮说媒的余美琳解了围,还赞美了沐春桃的美貌,同时又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心,人家舔得有水平啊。

  若让李子安自己来舔,他是真的舔不出这种水平来。

  沐春桃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眼角的余光却在余美琳挽着李子安的那只胳膊上,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醋意。

  姐真的很不爽啊!

  姐的男人被你挽着,你还给姐介绍对象!

  惹毛了姐,今晚来你家送桃子!

  进了包厢,余美琳点菜。

  秦颂微笑着说道:“我平时不喝酒,但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要不我们喝点吧,怎么样?”

  沐春桃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她看面前的一只叉子,李子安的半截身子刚好投在那锃亮的叉柄上。

  即便是叉子里面的投影都那么好看。

  真的是没救了。

  余美琳说道:“好啊,反正我们都没开车,待会儿打车回去,老公你看喝点什么酒?”

  李子安说道:“你做主吧。”

  余美琳笑着说道:“你是男人,你做主。”

  李子安向服务业招了一下手。

  服务业走了过来,微微欠身:“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李子安说道:“有伏特加吗?”

  “有。”

  “那来一瓶度数最高的。”李子安说。

  “好的,请稍等。”服务业去了。

  秦颂一脸懵逼的看着李子安。

  他心里在想,他刚才说他平时不喝酒是不是说得太含蓄了,这位李先生听不懂,所以才叫了伏特加,还特意叮嘱服务业拿度数最高的?

  沐春桃忍着笑。

  余美琳有些尴尬,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老公,我以为你会叫红酒,今晚是春桃和秦颂相亲,你叫伏特加干什么?”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不是你让我做主的吗,这是你请客,红酒多贵啊,上档次的几千上万一瓶,喝了还不管瘾,伏特加管瘾,还便宜。”

  余美琳:“……”

  沐春桃从小包里取出手机看手机。

  秦颂面带微笑地道:“沐小姐,方便加个微信吗?”

  沐春桃说道:“不好意思,我的微信号被盗了。”

  秦颂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不过两秒钟之后他的笑容又自然了:“找回来再加也不迟,我的账号也被盗过,现在各种盗~号手段真是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

  沐春桃微微笑了一下,不失礼貌。

  李子安的心里却在默默祈祷。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这个秦颂打电话来告诉他,他家里着火了就好了。

  这相亲宴真的是太尴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