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15章康老头有点不对劲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1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站了起来。

  康馨也从李子安的肩头上滑到他的背上,然后从他的背上滑到了沙地上。

  那火光是从来时的方向,隔着也不远,目测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这时的沙尘也沉降了下去,那团火光显得特别醒目。

  康馨紧张地道:“大叔,会不会是我们的车子?”

  “不可能,我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少说也走了六七公里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有那么多的沙丘,可那火光看上去距离我们也就几百米,怎么可能是我们的车子?”李子安说,他又移目看了一眼刚才那座垮塌了一部分的沙丘。

  那沙丘真是垮塌了三分之一,目测的方量也起码是两三百方,可奇怪的是地上却没有堆积多少沙子。

  还有,刚才挖的坑就只是一个两米多长的坑,深也就一米来深,怎么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塌方?

  李子安跟着又将视线移到了康海川的方向。

  康海川站在那里,背对着他和康馨,一动不动。

  突然间,李子安觉得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正常,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康教授?”李子安叫了一声。

  康海川延迟了两秒钟才应了一声:“哎!”

  他还是背对着这边。

  李子安说道:“你没事吧?”

  康海川这才转身过来:“我没事,发生了什么?”

  他把眼镜摘了下来,放在胸膛上轻轻磨蹭,擦拭眼镜上的灰尘。

  “我也不知道,你和康馨待在这里,我爬上去看看。”李子安往旁边的一座沙丘跑去,跑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骸骨。

  那骸骨好好的,没掉一块骨头,躺得四平八稳,额头上的铜锈色符号也好好的,没掉一点颜色。

  刚才那活动筋骨般的“咔咔”声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站在骸骨旁边的康馨忽然举起了双手,握小拳拳,一双小臂贴在了秀美的脸蛋两侧,冲李子安扮了一个小可爱。

  她真的很可爱,童颜、有知识、有胸怀,合在一起就是童颜大儒。

  李子安却被她这个扮相辣了眼睛,转身就往近处的沙丘跑去。

  就刚才的所见所感来看,康馨和康海川还有那具骸骨都很正常。刚才那奇怪的声音,沙尘中看见的绿光,这些奇怪的事情肯定与康老头和他的闺女无关,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查看一下那边的火光究竟是怎么回事。

  沙丘很陡,有好几十米高,李子安将真气灌入双腿之中,硬是跑出了上楼梯的感觉,蹬蹬蹬就上去了。

  爬上沙丘顶部,举目一眺,李子安顿时惊愣当场。

  正在燃烧的,还真是刘军的那辆丰田皮卡车。

  刚才康馨说会不会是那辆皮卡车的时候,他一口就否定了,理由是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怎么也得六七公里。可此刻它就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燃烧着,熊熊的火光映红了天幕,就连那一排胡杨树也清晰可见。

  火光里还有四辆越野车。

  即便是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却也能依稀看见几个人站在车顶上,兴奋的吼叫着。

  李子安看不见那些人的脸,可是不用去猜也能知道是那一伙被他赶跑了的富家子。在小河墓地,他打了那个金毛之后,那群人就跑了,在木兰古迹并没有相遇,却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那辆丰田皮卡车没人看守,那几个青年开车到这里,一眼认出来,还不把白天受的气发泄到车上?

  “大叔,什么情况?”康馨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你猜对了,还真是我们的车。”

  “啊?”康馨一脸懵逼的反应,“你刚才不是说不可能吗,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难道我们就走这么点距离?”

  李子安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李,我们的车怎么烧起来了?”康海川的反应慢了半拍,也很惊讶。

  “是白天那几个青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开车到这里来了,点燃了我们的车,这会儿还在庆祝。”李子安又眺望了一眼燃烧的皮卡车,刚才他的心里还很气愤,有冲过去打#人的冲动,可是这会儿他已经冷静了。

  几百米的距离只是直线距离,如果要跑过去的话,肯定没法从一座座沙丘上蹦跳过去,得从沙丘之间的壕沟跑,那这距离就会增加两三倍,还得是在能找到正确的路的情况下。而就算他能找到正确的路线跑过去,那些青年也可能开车走了。

  烧了就烧了吧,组织会找那几个家伙秋后算账的。

  李子安的视线离开了那辆燃烧的皮卡车,又四下张望了一下。

  四周全是一座座沙丘,清冷的月光下,就像是一片静止的海。

  他根本就看不出他和康海川还有康馨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这里的沙丘构成了一个迷宫一般的存在。

  看过之后,李子安从沙丘上走了下去。

  “大叔,车子没了,我们怎么回去?”康馨一脸愁容。

  “别担心,会有人来找我们的。”李子安并不担心这个,没准这个时候董曦正趴在某座沙丘上,拿着可以夜视的望远镜看着这边。

  “不会让我们赔车吧?我估计那辆车得好几十万呐。”康馨还是一脸愁容。

  李子安想拍一下她的肩膀,安慰她一句,可看到康海川就站在旁边,他又把手放了回去,安慰的话也没说出来。

  康海川的神色凝重:“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怎么才走了几百米,这不正常啊,上次我和黄波躲避沙尘暴,也没见这么多沙丘啊。这才十多年,也不可能堆出这么多沙丘来,难道我带错路了?”

  李子安:“……”

  或许,这就是真相。

  一个高度近视的老教授,拿着一个几块钱的指南针,凭借着十几年前的模糊记忆来带路,这事怎么看都不靠谱。当时,他也是被康老头那职业摸金校尉般的强大气场和迷之自信蒙蔽了双眼。

  “那怎么办啊?”康馨愁容依旧。

  康海川却闭上了嘴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李子安移目看着躺在沙地上的骸骨,心中倒不觉得有什么,就算康海川带错了路也没什么,这骸骨就是最大的收获。

  “大叔,你倒是说话呀,会不会让我们赔车?”康馨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笑了笑:“你放心吧,就算真要我们赔车,那也算我的,我来赔。”

  康馨总算是淡定了,脸上也有了笑容:“那我就不担心什么了?”

  康海川似乎琢磨明白了,开口说道:“不,我不会带错路的,应该就是这个地方。当年我和黄波躲避沙尘暴,就是从那排胡杨树跑进来的,当时这里并没有这么多沙丘,很多地方都是平地,我们躲避沙尘暴的地方是一个遗迹,有墙,有房顶,还有……”

  李子安看着他,等着他往下说,可是等了半晌康老头都没有说出来。

  “爸?”康馨关切地道:“你没事儿吧?”

  康海川晃了晃头:“我没事,我刚才好像想起了什么,结果你这一打岔,我又忘记了。”

  康馨翘了一下嘴角。

  却就是父女俩的对话,还有康海川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总感觉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们已经发现了这具骸骨,就算找不到那个地方,我觉得也没什么关系,就这具骸骨也能让我们上头条上热搜。”康馨说。

  康海川移目看着躺在地上的骸骨,一言不发,差不多十几秒钟后突然拍了一下脑门,激动地道:“我想起来了,这些沙丘应该是那次沙尘暴搬来的,我和黄波躲避沙尘暴的那个地方,现在应该是一座沙丘!它不在地面上,它在我们的脚下!”

  李子安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脚下的沙地。

  康海川接着说道:“我们进来时看见的那些胡杨树,当年我喝黄波看见它们的时候,它们还有七八米高,可是现在就只剩下树冠了,也就是说,我和黄波躲避沙尘暴的地方,现在差不多在外面脚下的七八米深的地方。”

  康馨耸了一下肩:“七八米深的地方,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就我们现在的条件,就算那个地方就在我们的脚下,我们也没法下去。”

  “还有,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和黄波躲避沙尘暴的地方有屋顶,之前我没多想什么,可是刚才我突然觉得,那或许是庙宇的屋顶。”康海川很激动的样子。

  “什么庙宇?”李子安第一次听见,感到惊讶。

  他的脑海之中还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白衣胜雪的姑师大月儿,如果这里真有一座什么寺庙的话,那么她会不会是那什么寺庙的代代相传的圣女,她的使命就是守卫这里的秘密?

  他依稀记得他看过一部电影,里面就有类似的情节,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那部电影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寺庙,只是突然想起了这种可能,我得爬上去看看,如果运气好的话,我或许能确定那个遗迹的大致的位置。”康海川往李子安刚才爬过的那座沙丘走去。

  李子安走到了那具骸骨前,伸手将骸骨抱了起来,然后说了一句:“康馨,你把我的工具箱拿上,我们和你爸一起上去。”

  “嗯。”康馨跑去将李子安的合金工具箱拿了起来。

  她的背包没法拿了,因为已经被沙丘坍塌下来的沙子掩埋了。

  康海川手脚并用的往山丘上爬,康馨跟在康海川的后面,李子安走在最后,那具骸骨躺在他的怀里,就像是一个睡熟的婴儿一般安详。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心里总有一点诡异的感觉,那就是这骸骨还没死透。

  PS:公众号最后一次翻车,被封禁了所有功能,什么都不能发布了,所以申请了注销,一个月后才能确认,新号建立之后再通知大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