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3章妙手拔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78 2020-11-17 17:24

   你就要当爸爸了。

  如果不是李子安前面的神断,文生此刻恐怕会欣喜若狂,可是李子安的神断在先,他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没被气得吐血就算够幸运的了。

  “大~师,你再帮我看看究竟是哪个家伙干的,只要你给我一个名字,我弄死他!”文生目露凶光,他身上的西装已经掩藏不住他身上的匪气了。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也不说话。

  大~师的谱还是要摆一摆的。

  “大~师,你放心,钱不是问题,你说个数。”文生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李子安这才开口说道:“文先生,有些事情只能点到为止,我告诉你这些,已经是泄露天机了。”

  文生看了范锐一眼:“范兄,你倒是说句话呀。”

  范锐说道:“大~师,你就看在朋友一场的情分上点一下吧,文兄从海镜岛飞过来,连酒店都没去就直接过来了,真的是心诚哦。”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将右手伸到了文生的面前。

  “大~师,你这是?”

  李子安说道:“你闭上眼睛,用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文生还有点犯懵。

  范锐却激动地道:“文兄,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手段,厉害着呐,我在外面有个女人,是个白虎,这样的事情大~师都能算出来。”

  “嗯咳!”沐春桃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又给了范锐一个白眼。

  范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文生肃然起敬,跟着就闭上了眼睛,用一根指头在李子安的右掌之中写写画画。

  李子安也不看他,也闭上了眼睛,一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停。”

  文生停了下来,着急的问了一句:“大~师,你算出了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文先生你在我的手里画了一支红杏,但没有出墙。”

  文生讶然道:“什么意思?”

  “我先说卦辞,然后给你解卦。”李子安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汤。

  “你说、你说。”

  李子安放下了茶杯,淡淡地道:“文家红杏关不住,同姓墙里开一支。蛇蝎害命是为财,七魄三魂不等十。”

  文生咀嚼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眼神如野兽一般凶悍:“我知道是谁了!妈的,畜生啊!”

  李子安说道:“这卦辞如此明显,文先生自己都知道是谁了,我就不多说了。我就给你解解后两句吧,蛇蝎害命是为财,那两人已经串通好了,要害你性命,谋你的家财。七魄三魂不等十,人有三魂七魄,三加七等于十,十全才可活,你的三魂七魄加起来都不全了,你的处境很危险啊。”

  “大~师能解吗?”

  李子安笑了笑:“你这卦象的确凶险,不过也不难解,你听我的就能化险为夷。”

  “我听,大~师你说什么我都听。”文生唯唯诺诺。

  李子安说道:“你的身体很糟糕,必须戒毒,否则你找我也没用。”

  “我尝试过很多次了,可是……”文生说不下去了。

  沾上毒的人,要想戒掉谈何容易?

  李子安说道:“既然是范大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会帮你,不过你得在这边住七天,每天用我的药膏。”

  “这没问题。”

  “另外,回去之后你不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不管是夫妻的关系,还是兄弟的关系,该割舍的你都要割舍。”

  文生点了一下头,恨恨地道:“我回去就弄死那个贱~人和那个畜生!”

  李子安说道:“这个我就不建议了,杀人犯法,你要是回去杀了你的妻子和与你妻子私通的人,那也是一条死路,你就等于白来我这里了。有些事情断了就好,不必走极端。”

  文生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行,我听大~师你的。”

  “你带着两个目的来找我,帮你戒毒没问题,但求子这个目的却还得看你的造化,我尽量帮你调理,能成就成,不能成你也别怨我。”李子安说。

  文生慌忙说道:“哎哟,大~师你点醒了我,这等于是救了我一命,我哪里还敢有什么怨言。我从小就混黑道,最讲义气,大~师你救我一命,我等于是欠了你一次救命之恩,以后大~师要是有用得上我文生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一定给你办好。”

  这就是当大~师的好处,替人解忧,也是给自己方便。

  这才只是一个开头,以后做大~师久了,那就等于是集成了一本人情账簿,遇上事了,一个电话,那就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文先生,大家都是朋友,就不要客气了,现在我给你用药,帮你戒毒吧。”李子安起身,看了沐春桃一眼,却发现沐春桃也正看着她,那眼神之中好多小星星。

  事实上,不只是沐春桃,就连范锐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充满了崇拜。

  四目对视,沐春桃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跟着就去拿来了李子安的包。

  李子安从包里取出了一袋乳白色的膏药。

  这膏药名叫拔毒膏,顾名思义是专门祛除体内毒素的。

  “大~师,这是给我吃的药吗?”文生问。

  李子安说道:“我的药很少有内服的,一般都是外用。你去浴室,放一缸热水,脱掉衣服泡一会儿,好了之后叫我。”

  “这……方便吗?”文生不知道该问谁。

  沐春桃说道:“文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去浴室。”

  “添麻烦了。”

  “文先生客气了。”沐春桃也客气了一句。

  范锐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手中的用塑料袋装着的拔毒膏,试探地道:“大~师,能不能给我用点药?”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的那个毛病时不时过来喝一碗我给你煲的汤就好了,你还要用什么药?是药三分毒,不管是什么药对肝脏都不好,我看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范锐压低了声音:“大~师,有没有壮阳的药啊,给我来点?”

  李子安:“……”

  “有没有啊?”

  “没有。”李子安转移了话题,“范大哥是怎么认识这个文先生的?”

  范锐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跟着回了话:“我喜欢玩两把,有时间就去海镜岛,文兄是开赌场的,有一次我在他的赌场玩,带的钱都输光了,在那边借了点水钱翻本,可手气实在是太背了,借的水钱也输光了,脱不了身。是文兄开了口,放我回来了,我回来之后就把钱还上了,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原来是这样。”

  “文兄是黑道出身,这几年洗白了,他路子广,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你尽管开口,他一定给你办好。”

  两人正聊着,沐春桃走了过来,说了一句:“范大哥,你那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能不说就不说,你可别把我家大~师带坏了。”

  范锐翻了一个白眼:“你看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我把大~师带坏了,大~师这样的高人,那是我能带的吗?”

  李子安心里有些尴尬,只因为沐春桃那句“我家大~师”。

  他什么时候成了她家的大~师了?

  “不跟你讲了。”沐春桃拉着李子安的手往浴室走。

  李子安也不好挣脱,更尴尬了。

  范锐瞅着两人的背影呵呵笑了。

  直到走到浴室门口沐春桃才松开李子安的手,声音出奇的温柔:“文先生说他准备好了,你进去吧,我是女生,我就不进去了。”

  李子安瞅了她一眼,你还知道你是女生啊?

  “快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沐春桃说。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浴室里热气氤氲,文生泡在浴缸里,身上满是花花绿绿的纹身,还有几条看上去就很恐怖的刀疤。

  “大~师,你来啦。”文生下意识的要起身。

  “你别起来,继续泡着。”李子安走了过去,他从塑料袋里掰下一块拔毒膏,随手放进了浴缸里。

  那块拔毒膏很快就融化了,一浴缸热水也被染成了乳白色,看上去就像是泡牛奶浴一样。

  李子安说道:“你就这样泡着,每隔三五分钟就把头埋进水里,憋不住了再起来呼吸。”

  文生点了一下头,当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埋进了浴缸里。

  他这一憋,从他的身体各处就冒出了一丝丝黑色的东西,浴缸里的水也变黑了一点。

  约莫一分钟后,文生从浴缸里抬起了头来,大口喘气的时候看见了浴缸里的蚂蟥一样的黑丝游离在水中,他惊讶地道:“大~师,这是什么东西?”

  李子安说道:“这是你身体之中的毒素,我的药膏能把它们引出来,我把这袋药膏给你,你拿回去每天泡一次,七天之后你身体之中的毒素就会降到一个很低的水平,戒断反应也会很轻微。当然,这还需要你自律,只要你以后不去碰那些东西,你就能彻底戒掉那些东西。”

  文生说道:“那些东西都快要了我的命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碰那些东西了。”

  “憋气,埋头。”李子安说。

  文生跟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把头埋进了浴缸里。

  这样反反复复的埋头憋气,浴缸里的蚂蟥也似的黑丝越来越多,浴缸里的水也越来越黑,到最后浴缸里就像是装了一缸子墨水一样,气味也像是潲水的气味,十分难闻。

  “好了,起来吧。”李子安说。

  文生从浴缸里爬了起来,赤条条的站在浴缸边看着那一缸子乌黑的水,他自己都嫌弃了:“我的天,我的身体居然这么脏?”

  “这袋药膏你收好。”李子安将那袋药膏递给了文生文生拿着那袋药膏看了看,好奇地道:“大~师,你这药膏是怎么制成的,能量产吗?”

  又是一个嗅到商机的人。

  李子安笑了笑:“这是我秘法炼制的,没法量产,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这里有。”

  这拔毒膏有两样材料,一是炉身血,一是炉身液,少了这两样,这袋子里的拔毒膏就等于是肥皂。如果要量产,他哪来那么多血放?还有那炉身液其实就是他的唾液,就这一袋子拔毒膏,那也是他喝了好几百毫升水才采集到需要的唾液,怎么量产?

  文生的眼神中满是失望:“我刚才还在想,如果能批量生产,开个戒毒的医院可能比开赌场还赚得多,看来是我想多了。”

  “文先生你冲洗一下吧。”李子安转身出了浴室。

  真有那么好赚,他自己就去赚了,还用得着人来合伙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