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900章石屋火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43 2020-11-22 21:05

  猛士越野车停了下来,再往前就是连绵起伏的喜马拉雅山脉了。两千多公里的长度,平均两三百公里的宽度,有人说它是匍匐在世界屋脊上的一条玉龙,真的是很形象。

   可是,即便是世界第一的山脉,放在广袤无垠的宇宙里,不过也只是一粒渺小至极的尘埃。甚至,只是一粒尘埃上的一点点纹路。

   李子安从车上下来,眺望着前面的高耸如云的山峰,心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感受。他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雄壮,心生敬畏,却又想征服它。

   “大%师,你看见了吗,那里有一座石屋,那是巡逻的补给站,里面给你们准备好了需要的物资。我不确定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不过三天后我回来这里等你们,然后接你们回去。”丁军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辛苦你了,丁同志。”

   丁军也冲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看了一眼童颜大儒,这才上车离开。

   康馨用脚去踢路边的积雪,一脚过去,一团积雪顿时飞扬了起来。

   在魔都长大的她是没有机会看见雪的,这里冰天雪地,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很新奇。

   李子安背上大号登背包:“走吧,我们去那座石屋看看。”

   康馨跟着李子安往那座石屋走去,问了一句:“大叔,我们今晚要在那座石屋里过夜吗?”

   “不,拿上补给之后我们就上山。”李子安说。

   他想尽快了结这里的事,然后去耶路撒冷。

   康馨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登山表,顿时露出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大叔,现在是凌晨2点了,海拔3800米,温度零下22度,我们非要这个时候上山吗?很危险的。”

   李子安想了一下,改变了主意:“那好吧,我们就在那座石屋里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出发。”

   如果只是他自己,他肯定不在乎这里的海拔有多高,气温有多低,可是康馨不是他,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体能本来就差,抵抗力也很渣,夜里上山的确很危险。

   其实,康馨对他而言是一个累赘,没有必要带她去禁地,可是除了想知道她翻译的石碑上的内容这个目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用罗盘预言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自己背着康馨走在了禁地了。

   也就是说,康馨去禁地从某个角度去理解,那就有着天意在里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跟天斗?

   石屋有一道木门,没有上油漆,看上去黑乎乎的,很结实。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也就不到十平方的空间,没有床,只有一个铺着干草的地铺,还有一些物资,桶装的水、干肉、巧克力之类的高热量的食物。另外还有一些登山的用具,登山杖、睡袋、户外帐篷和手电什么的。

   康馨不但不嫌弃这个简陋的环境,还显得很兴奋,她将登山包卸了下来,然后就去整理干草地铺。

   李子安在房子中间的火塘里放了几块干柴,然后洒了点煤油,用火具点燃。

   火塘里很快就燃起了一团火焰,热量辐射开来,冰冷的石屋也变得暖和了。

   康馨也把地铺整理好了,她又开始铺睡袋。

   也 不知道是谁准备的,准备了好几只睡袋,有单人小号的,单人大号的,还有双人的。可能是准备这些物资的人不清楚大%师和童颜大儒的身材,所以什么型号都准备一只,抱的是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想法。

   康馨拿了一只单人小号的。

   李子安走了过去,也准备去拿一只大号的睡袋。

   却不等他拿起来,康馨就看见包装袋上的“小号”标注,跟着就把那只睡袋放了下去,然后把那只标准着“双人”的睡袋拿了起来,还说了一句:“大叔,你就不要拆那只了吧,我们睡一只就够了,拆两只就浪费了。浪费可耻,你肯定知道这个道理。”

   李子安看着康馨,平静的眼神里闪烁着赞许且智慧的神光。

   我们睡一只就够了,拆两只就浪费了,这话多么的正能量,引人积极向上。

   康馨的娃娃脸微微泛红,火光映照下,越发显得娇艳欲滴。

   她没坚持过三秒钟就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她害羞了。

   她毕竟才只是一个大女生,只交过一个男朋友,却是一个渣男,给她下药,差点毁了她一生,还是大%师关键时刻拍马赶到把那渣男打得不成%人形,救了她。大%师这才算是她的第二个男朋友,她在人类传承学上的经验几乎为零,此情此景面对神功天成已至化境的大%师,她的心里真的是有点紧张,甚至是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的脑海之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康海川的大头照。

   康海川怒视着他,那眼神就像是90年代的老警察看着街溜子的眼神。

   康馨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又把视线移到了李子安的脸上。

   有些人是命中注定的,绕是绕不开的,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躲是躲不掉的。

   李子安将脑子里面的康海川的大头照摁了下去,干咳了一声,温声问了一句:“小馨,你确定吗?”

   “确定什么?”康馨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指了一下她还拿在手里的睡袋:“你确定要跟我睡一只睡袋吗?”

   康馨又咬了一下樱唇,然后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就不怕大叔控制不住,然后……”

   他故意把话掐断。

   康馨的眼眸里闪烁着兴奋的神光:“然后什么?”

   李子安觉得他的话有点多余。

   人家都跟着你来这里了,还主动提出跟你睡一只睡袋,还怕你然后?

   别说是然后了,然前都不是问题。

   康馨抬手用指头戳了李子安一下,脸红红地道:“坏大叔,你想干坏事是不是?”

   李子安有点尴尬,转移了话题:“我来拆睡袋吧,你肚子饿的话可以吃点东西。”

   “你一说我还真是有点饿了,我看见有火腿肠,我吃一根,你要吃吗?”

   “你吃吧,我不饿。”李子安拆开睡袋包装,把抽了真空的睡袋抽了出来,然后铺在了地铺上。

   就这么一点时间,康馨已经被一根火腿肠吃掉了一半。

   她的确是饿坏了,越是寒冷的环境里,人对高热量的食物的需求就越是强烈。

   似乎是看见李子安在看自己,而自己的吃相有点不雅,本来已经张大了嘴巴,准备狠 狠咬一口的康馨,只是用牙齿尖儿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又伸出舌头抿了一下,吃相一下子就变得文雅了许多。

   李子安忽然感觉篝火有点热,他脱了风衣和鞋袜先钻进了睡袋。

   康馨背过了身去,几口咬掉了那根火腿肠,又往嘴里灌了一口水漱了一下口,然后又喝了几口水。她其实还有点饿,可是她不想再吃什么东西了,她也把身上的防寒服和雪地靴脱了,那条户外防风裤也没有留下,随后也钻进了睡袋里。

   双人睡袋其实也不宽阔,装下两个人后空间就有点拥挤了。

   两人你挨着我,我挨着你。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康馨很快就不敌大%师的眼神,将螓首埋在了李子安的脖颈间,声音小小的:“坏大叔,不许看我。”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

   都这样了,还不许看?

   女人果然是这个星球上最神奇的生物。

   “你要很温柔很温柔,好吗?”董曦的声音比蚊呓只大那么一点点。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这样还不够温柔吗?”

   “我说的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

   “讨厌,我不理你了。”康馨打了李子安一拳,但那小拳拳连一粒花生米都捶不爆。

   李子安也不忍心再调戏她了,轻声说道:“小馨,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我早就想清楚了。”康馨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

   “大叔不是一个好男人,给不了你那些,我甚至都没法经常陪你。”

   “我不在乎,我就要你,我也不管,我反正要你。”康馨用力抓着李子安的胳膊,指甲发力,似乎是想在李子安的身上留下她的印记。

   莫名其妙的,康海川的大头照又从脑海之中冒了出来,那眼神就如同是秋风扫落叶一般严酷。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又把康海川的大头照摁了下去。

   西出昆仑路途遥,危机重重桃花俏。

   早在月前的一卦就已经彰显了天意,怎么躲得过?

   而且,这样的天意恐怕也没几个人愿意跟老天对抗吧?

   再说了,这次西行又不是去取经,而他又不是唐僧,他只是一个俗人,他逃不过人的七情六欲。

   为什么要逃?

   乐在其中不好吗?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被睡袋里传出来。

   康馨鼓起了勇气看着李子安,脸红红的,鼻息也有点短促了。

   李子安知道她想干什么,他也知道他和她想到一条道上去了,可是不等他做出什么决定,康海川的大头照第三次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康馨忽然毫无征兆的啄了过来。

   康海川的大头照就如同是摔在地上的镜子,哗啦一下碎了。

   多么的有艺术。

   篝火熊熊。

   李子安在康馨的耳边轻声说道:“小馨,我们玩打雪仗好不好?”

   “嗯。”康馨的声音有点颤,因为紧张,她的腿也有点颤。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打过雪仗呢。

   想想就兴奋刺%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