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39章人形打蛋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516 2020-11-17 17:24

  魏大壮急了,大吼了一声扑向了挡在他身前的一片西装人墙,可没等他将手中的橡胶棍子砸在谁的身上,一个比他还装的青年一抬腿,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他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橡胶棍子掉在了地上,一双手也捂住了肚子,大口大口的吸气。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秒杀。

   战斗力真的没法比。

   那十几个保安吓懵了,不敢上前。

   毕竟只是混口饭吃的保安,拖家带口的,根本就没法跟专业的西装暴徒相提并论。

   嘭!

   几乎就在魏大壮跪地的同一瞬间,飞腿踹向李子安的西装暴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虾米一样的蜷缩着,双手捂着腿间,嘴里发出嗷嗷的嚎叫声。

   拳打出头鸟。

   李子安只用了一拳,也是秒杀。

   带有真气的铁拳,那是随便什么鸟都可以承受的吗?

   那一拳别说是血肉之鸟了,就算是石头雕刻的鸡,那也是鸡飞蛋打。

   刚刚看见有人飞腿踹向李子安,余美琳张大了嘴巴,却没等她尖叫出一声“小心”来,那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她的尖叫就只剩下一个嘴型了,0。

   后面的十几个西装暴徒顿时滞了一下,他们要打的人横看竖看都不是一个能打的人,尤其是那张脸,十个男人有九个看了都想抽一巴掌,谁允许你长这么帅的?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一看就是吃软饭的人,居然一拳头搞定一个壮汉,这是不是哪里出错了,还是导演把剧本拿反了?

   李子安向葛军走去。

   葛军顿时慌了,大声嚷道:“上啊!”

   十几个西装暴徒一拥而上,李子安转眼间就陷入了人群之中。

   “子安!”余美琳终于尖叫了出来,挣脱昆丽的手,不顾一切的扑向了陷入混战中的李子安。

   女人很柔弱,可有时候女人所展现出来的勇气却连男人也不如,当一个女人展现出这种勇气的时候,往往是她的孩子或者男人陷入危险的时候。

   不过不等余美琳扑到李子安的身边,昆丽就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余美琳怒吼道:“你放开我!”

   昆丽却没有松开手:“你去了只会给他添麻烦!”

   就在两个女人各说了一句话之间,一串钝器击打的声音里,好几个西装暴徒倒在了地上,无一例外,全都在地上蜷缩成一只虾米,双手捂着裤裆嗷嗷叫。

   余美琳又叫不出来了,在她的视线里,刚刚还陷入重围的李子安正侧身打出了一记勾拳,那拳头不抽下巴,不抽胸口,竟然以一个诡异的路线抽在了一个西装青装的两腿中间。

   砰!

   一个钝器击打肉体的声音里,那个西装暴徒轰然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裤裆,嘴巴张大到了极限,隔了起码三秒钟才叫出一声来:“嗷――”

   这不是野狼的嚎叫。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这是蛋碎的音符。

   李子安练的是折枝拳,可谁说他只会掰人手指头,他的拳头用来打蛋,那可是比什么打蛋器都好用。

   一分真气,四分力道,五根指骨,只需要一下就能打出一小碗蛋花汤来。

   他真的不敢用全力,那样的话一拳头下去打出来的就不是蛋花汤,而是鸡蛋煎饼了。

   一个西装暴徒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李子安,双手紧扣。

   另外几个西装暴徒终于有了打回去的机会,哪里肯错过,不等谁招呼,一拥而上,出拳的出拳,出脚的出脚,拳脚雨点一般往李子安的身上招呼过去。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李子安的脸上挨了好几拳,身上也挨了好几脚。

   “子安!”余美琳又叫出来了,拼命的挣扎推搡昆丽。

   昆丽死死地抱着她,无论她怎么挣扎,就是不肯松手。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头往前一压,然后猛地往后一撞。

   砰!

   那个从后面抱住他的西装暴徒惨叫了一声,鼻梁骨碎裂,鼻血就像是拧开了水龙头一样哗啦哗啦的往下流。他的双手再也抱不住李子安了,却不等他伸手捂住他的鼻子,李子安的右脚往后勾起,脚后跟儿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蛋上。

   “嗷――”

   地上又多了一只虾米。

   李子安没有丝毫的停顿,撂倒那个抱着他的西装暴徒之后,立刻扑向了那几个打他的人。

   砰砰砰……

   转眼功夫,地上又多了几只虾,野狼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李子安打黄波的确有些吃力,打不赢也算是正常情况。可那毕竟是黄波,一个迷一样的老贼,杀人都不留痕迹,岂是这些打手所能比的?

   余家豪一声咳嗽,十几个打手扑向了李子安,他的痰都还在喉咙里卡着,没有吐出来,混战就这么结束了。十几个打手都倒下了,李子安却还站着。身上虽然有几只脚印,脸颊也有些微肿,嘴角也有一点血迹,可是比起那些倒在地上哀嚎的打手,李子安所付出的代价何其轻微!

   可他不知道的是,即便是那点轻微的伤痕,那还是李子安故意留给等下赶来的警察看的。如果不是余美琳报警了,他会让那些西装暴徒打他的脸?

   余家豪和葛军真傻眼了。

   这个吃软饭的为什么这么能打?

   你明明是一个吃软饭的,你练这么好的武功干什么?

   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你&他&妈为什么还要靠拳头啊!

   剩下的那七八个挡着保安的西装暴徒也傻眼了,刚才他们还以为他们的人用不了两分钟就能把那个吃软饭的打得爹妈都认不出来。事实上他们也算猜对了,从群殴开始到结束,的确没用到两分钟时间。他们只是没有猜到,倒下的是他们自己人而已。

   他们就整不明白了,一个吃软饭的练这么好的身手干什么?

   为了姿势?

   腰部的力量?

   不科学啊!

   李子安还站在那里,可是没人敢上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马川悄无声息地捡起魏大壮掉在地上的橡胶棒子,照着自己的脑袋就抽了过去。

   橡胶棒子打&人的声音很小,这个时候也没人留意他这样一个小人物,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子安,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自残行为。

   一棒子下去,一股鲜血顿时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马川咬着牙又往自家的脑袋上抽了一棒子,这一下血流满面。

   全场就只有一个人看见了,那就是李子安。

   “我去,用不着这么狠吧?”李子安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肃然起敬的感觉。

   他知道马川在干什么。

   若马川只是挨几耳光,就算是警察把人抓进去,医院检查他没什么大碍的话,警察采取的措施不外是调解。如果马川拒绝调解,警察大不了把打他的几个人关几天。这样的惩罚对那些西装暴徒来说不过是不痛不痒,人家完全不在乎。可是马川拿起棒子往他自己的头上狠狠的抽两下,那就另当别论了。

   马川又蜷缩在了地上,那只用来自残的橡胶棒子也被他压在了身下。

   完美。

   李子安收回视线往葛军走去。

   葛军顿时紧张了起来,一边退,一边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表姐,你的人不中用,打我都能把自己打躺下,我看还是你亲自动手吧。你亲自打我,这样不更解气吗?”

   葛军连连摆手:“不不不,你离我远一点,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啦!”

   李子安的脸色突然转冷:“你叫尼玛逼的!”

   突然冲了上去,一巴掌抽向了葛军的脸。

   葛军下意识的抬手去挡,可是李子安的手突然改变了方向,横着过来的巴掌变成了拳头,由上而下,转了个弯,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双腿之间的那个位置上。

   砰!

   葛军瞬间张大的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一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地上蹲,一双手也紧紧的捂住了紧身裤的裆部。

   又过了两秒钟,他的嘴巴里才冒出一个声音来:“嗷欧……”

   却不等他完全蹲下去,李子安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又将他活生生地扯了起来:“你想打我,就你这样的不男不女的东西也配?你&他&妈真把我恶心到了!”

   葛军一手捂着蛋,一手去抓头上的铁拳一般的大手,不上不下,疼得他泪花儿直打转。

   余家豪又咳嗽了一声。

   剩下的七八个打手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就是没人敢上前。

   谁他妈敢上啊?

   那可是金刚软饭王啊!

   “嗯咳!”余家豪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那七八个打手动了。

   毕竟是金主,这个时候要是怂了,饭碗就没了。

   李子安忽然回头,历声说道:“谁敢上来,我打的他一辈子都硬不起来!”

   那七八个打手齐刷刷的停下了脚步,胆小的还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捂住了裆部。

   金刚软饭王打他们的脸,打他们的胃,打他们的心口,那其实都无所谓。可是金刚软饭王只打他们的蛋,轰他们的鸟,这可是真正的威慑啊,如果下半辈子都硬不起来,那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意义?

   “余家豪,你别着急,下一个就是你。”李子安冷声说道。

   余家豪的脸色瞬间就青了。

   他怒火中烧,因为从来没人敢这样威胁他。

   他也好气,这次带了这么多精挑细选出来的“干将”,居然也没能制服那个吃软饭的!

   可是,哪怕他恨不得吃李子安的肉,喝李子安的血,可他却不敢当着李子安的面发泄哪怕一丝怒气。

   吃软饭的连葛军都敢打,又怎么会不敢打他?

   李子安回过了头去,淡淡的说了一句:“表姐,我看你要鸟也没用,干脆我免费给你动个手术,给你废了,也免得你去泰国处理,你看好不好?”

   “不不不……”葛军真哭了,“妹夫,我们……我们是亲戚啊……你冷静一点,我错了还不行吗?”

   李子安握起了拳头,拳头上青筋冒起,指骨啪啪的响。

   葛军双腿直哆嗦:“妹夫、妹夫,你不能再打了……再打一下真的就废了……美琳,你快劝劝你老公啊,我求求你了,快啊!”

   余美琳却还是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

   她的心里翻来覆去的想着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不知道我老公这么能打?

   李子安的拳头突然松开,变成了巴掌,一巴掌抽在了葛军的脸上。

   啪一声响亮。

   跟放了一个鞭炮似的。

   葛军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也把抽懵了,眼睛里全是星星,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李子安呵斥道:“求人都不会,跪下!”

   也许是被打怕了,也许是下面太疼了,葛军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哇一声哭了出来,“妹夫啊,求求你别打啦……呜呜……”

   李子安本来还想抽一巴掌的,可看到这货这怂样,他真有点下不去手了。

   余家豪低着头往大门口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了李子安的声音:“余家豪,你这就想走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