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79章原来是火种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13 2020-11-17 17:24

   还是四目相对,但气氛却变了,多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最终,还是李子安打破了沉默:“真到了那个时候,你这个天香怎么点,点上之后又插哪?”

  脸皮厚就是好,这么难为情的话他也能正儿八经的说出来,还不尴尬。

  “你觉得应该擦哪?”姑师大月儿把问题还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管不住脑子去想了一下,然后又把某个可怕的念头驱赶出了脑袋。不过他的视线却悄悄的下落了一点,以斜下45度看了某个地方一眼,脑子里又冒出了一个荒诞而又可怕的念头。

  她不会是泰国天香吧?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姑师大月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似乎洞穿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的心思。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你是不是泰国人?”

  这种事情还是要旁敲侧击的问一下。

  “你见过我这样的泰国人吗?”姑师大月儿反问了一句。

  李子安直盯盯的看着姑师大月儿。

  她金发碧眼,严格来讲是古雅利安人西域分支的特征,并不是欧美的白人。这样的沉鱼落雁的西域美女,甚至有可能就是古雅利安人,怎么可能是泰国人?

  可是就这样下结论,他又有点不甘心。

  他闭上了眼睛,几秒钟之后突然睁开。

  圣光相术。

  姑师大月儿身上的衣物冰雪般消融,李子安的视线里顿时出现了一片雪白的风景。

  山不在高,有沟则灵。

  沟不在深,有水则灵。

  穿透的视线继续深入,再深入下去就是看骨相了,但他没有增强视力,一直就停留在山水表面,看山看水,看美丽的风景。

  姑师大月儿突然抬手,两根手指分开,瞬间戳在了李子安的两只眼睛上。

  李子安痛呼了一声,慌忙退后。

  姑师大月儿只是被戳了他一下而已,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李子安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心中一片骇然。大惰随身炉已经点亮了三幅天图,他自信也远比从前厉害了,可是姑师大月儿一下出手,他的自信一下子就土崩瓦解了。

  就这戳眼睛的手速,他怎么跟人家比?

  如果姑师大月儿的手里拿的是刀,就刚才这一下,他肯定变瞎子,连挡都挡不住。

  他这边在修炼变强,姑师大月儿又何尝没有修炼,他睡觉就是修炼,没准人家也是睡觉就是修炼,而且睡的时间比他还长,毕竟她没老公没对象,也没工作,一天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而他不但有老婆孩子,还有好些个红颜知己,仅仅是写作业就要浪费很多时间,他怎么跟人家比?

  “若你在这般无礼,我挖了你的眼睛。”姑师大月儿他的声音冷冰冰的,脸上的表情也凶巴巴的。

  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我,我看你,你戳我眼睛干什么?只准你看我,不准我看你吗?”

  “你的那些手段我很清楚,所以就不要掩饰了,反而显得你这个人虚伪。”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下次再要戳我的眼睛,你先跟我说一下,我好躲开。”

  姑师大月儿:“……”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你是不是泰国人这事我们就不提了,我们来聊聊我老婆的事。”

  姑师大月儿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为什么把精武女王身上的病毒生物转移到我老婆身上,你给我一个说法吧。”

  姑师大月儿还是沉默着。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余美琳是我的妻子,我女儿的妈妈,这样的事情你居然不跟我打一个招呼,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姑师大月儿终于开口了:“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力,我问过你的妻子,她同意了。”

  “可是我是他丈夫,我也当你是朋友,而你连问都不问我一下,你什么意思?”李子安越说越气愤。

  姑师大月儿却显得很平静:“你的妻子命带王格,是天生的王命,也是天下国最佳的继承者,她将重建天下国,成为真正的女王。这是她的梦想,她做出了选择,你这个做丈夫的难道不应该支持她吗?”

  明明是她做了过分的事,可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却是李子安做的不对。

  女人都有颠到黑白的属性。

  “不是这个道理,就算她愿意,难道你不该问一下我的意见吗?”李子安说。

  姑师大月儿说道:“我若问你,你肯定不会答应,我又何必问你?”

  李子安:“……”

  给人的感觉,她的话还是好有道理。

  他跟姑师大月儿接触过好几次了,在他的印象里,她一直都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人。可是今晚的她却给了他一种灯塔国务卿的感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张口就来,还很正义的样子,真的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他忽然有了一个觉悟。

  任何一个男人,永远都不要以为你了解了女人。

  “我就问你,为什么这样做?”李子安也懒得跟她讲什么道理了,讲不通。

  姑师大月儿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气候变暖,地球的温室效应越来越严重。”

  李子安一脸懵逼。

  “以前喜马拉雅山脉是生命的禁区,可是现在都开始长草了,你不觉得严重吗?”姑师大月儿反问了李子安一句。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觉得你的情况比喜马拉雅山脉长草还要严重一些,我问你为什么这样做,你跟我扯什么喜马拉雅山脉长草?”

  “禁地的冰正在融化。”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姑师大月儿接着说道:“就以现在这种速度,最多十年禁地的冰层就会融化,那个时候可不是发洪水那样的灾难。如果喜马拉雅山脉发洪水也算是灾难的话,就跟你往汉克的脸上浇水的灾难是一个级别的。”

  李子安用异样的眼神瞅了姑师大月儿一眼,脸上的表情也怪怪的。

  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仙女一般的人物,居然偷窥他浇水。

  可这只是一闪而逝的尴尬和无语,他的注意力还在姑师大月儿说的事之上,他问了一句:“如果禁地的冰层融化,那会发生什么?”

  “混乱、侵略、毁灭。”

  “什么样的混乱?谁侵略谁?又是什么样的毁灭?”李子安追问。

  姑师大月儿说道:“那个时候这个世界再无秩序,来自天外的东西会带来毁灭,一切都会被毁灭。”

  “你说的是外星人吗?”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惊讶,“难道那禁地下面封封冻着外星人?”

  “我今天说得已经够多了,只为了给你解释,有些秘密你还是迟点知道的好,还有一些秘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也在寻找答案是,所以无法告诉你,需要你和我一起去寻找答案。”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今晚说的的确很多,可是我还是一头雾水,你说你就是天香,却又不告诉我怎么点香。你说禁地冰雪融化之后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却又不告诉我下面封冻着什么。我问你为什么把精武女王身上的病毒转移到我老婆的身上,直到现在你都没有正面回答我,你说你给了我解释,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以及诚意?”

  姑师大月儿转过了身去,面对着悬崖。

  如果她突然跳下去,然后消失不见,李子安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不过姑师大月儿并没有跳下去,她抬头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我让你妻子重建天下国就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有你辅助她,新的天下国将变得更强大。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所以尽快强大起来吧。”

  “什么样的敌人?”

  “等你能点天香的时候,你就会知道。”

  又是这样的借口。

  李子安心里有些不满,又问了一句:“你不告诉我这个也行,但我一个问题你要告诉我答案,你为什么取走汉克身上的战士级的病毒生物,你的目的是什么?”

  姑师大月儿沉默不语。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警告你,如果你将汉克身上的战士级的病毒生物转移到董曦的身上,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们也不会再有什么关系,哪怕你真是那什么天香,我也不点了。”

  “为了一个女人,你这样跟我说话,值得吗?”姑师大月儿转身过来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直视着她的眼睛:“每个人都有底线,这就是我的底线。”

  姑师大月儿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你真的很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真不知道它怎么就选择了你。”

  “谁选择了我?”

  “那不是什么病毒生物,是火种。”

  “火种?”李子安理解不了。

  “文明的火种,代代相传。”姑师大月儿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又是这句话。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你……”

  姑师大月儿探手,掌心向上地道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她的掌心上。

  她的手掌如羊脂白玉,五指如葱,掌心之中本来什么都没有,可是就在他好奇她为什么给他看她的手掌的时候,她的掌心之中突然冒出了一团白色的粉末,一粒粒跳动,就像是一团白色的火焰。

  “这就是火种,我会将它带回禁地,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我等你来点香。”说完,姑师大月儿突然转身,纵身一跃就跳下了悬崖。

  李子安追到了悬崖边,探头去看,视线里白雪茫茫,哪里还有姑师大月儿的人影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