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1章白衣女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56 2020-11-17 17:24

   吃过早饭,汤晴领着李小美去上课去了,昆丽却还坐在客厅里,捧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看着什么。

  李子安推着吸尘器拖地,问了一句:“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葛家的那些亲戚走了,剩下的人都是干活的人,有人管着不会出问题,我负责招人,这不在网上看简历吗?”昆丽说。

  “在网上也可以招人?”

  “现在可是互联网时代,网上求职,网上招人很方便的,也省去了一个个见面看简历的麻烦。”

  “网上招的人靠谱吗?”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昆丽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我说,我是不是碍着你什么事了?”

  “没没没,你忙你的,我就随便问问,好奇嘛。”李子安将上了吸尘器的吸头伸到了昆丽的脚下,“麻烦你抬一下脚。”

  昆丽把双腿抬了起来,同时也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李子安把吸头往上抬了一点,可她穿的是牛仔长裤,如果她穿的是裙子,电动吸星大法把那什么三角形的东西吸出来,他的血海深仇就得报了。

  林胜男下了楼,手里捏着一串佛珠,看见李子安在拖地,说了一句:“子安,你把阳台也拖一下,昨天有香灰掉地上了。”

  “好的。”李子安推着吸尘器就去了阔景阳台。

  在隔壁,他是大#师,也许还是许仙转世的男子,可在这里他就是一个披着家佣皮的男主。

  这样的日子昨晚差点就到头了,可是半路杀出个昆丽,活生生的拆散了沐素珍和李仙的幽会。

  卫生打扫完了,没事了。

  李子安看了一眼房门,心里好想溜出去,去隔壁看看。

  可是昆丽就坐在客厅里,就跟一个门神似的守着,他怎么出去?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昆丽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给了她一个白眼,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犹豫了一下划开了接听键:“喂?”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我。”

  这是余泰山的声音,李子安听出来了,却故作不识地道:“请问你是谁?”

  “我是美琳她爸!”余泰山就像是一只炮仗,一点就着了。

  李子安笑了笑:“原来是爸啊,我没有你的手机号码,不知道是你打来的,不好意思,你有什么事吗?”

  手机里传来余泰山深呼吸的声音。

  这是在压制心头的怒气。

  李子安的的脑海中还浮现出了余家兴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余泰山,等着余泰山给他报仇的画面。

  “是这样的,小美都三岁了吧,我这个姥爷还没见过,我想见见孩子。你妈今天吩咐厨房做了饭菜,你带着孩子,还有你奶奶一起过来吃顿饭吧。这次病愈,我就没和我妈好好聚聚,我心中甚是想念,你一定要把她带来。”余泰山说。

  李子安的嘴唇微微裂开,露出了一线雪白的牙齿。

  即便是冷笑,也那么的养眼好看。

  说什么想念,明明就是摆下了鸿门宴。

  他要是把老太君带过去,老太君觉得出不了他家的门,没准还埋伏好了打手,要把他狠狠的揍一顿。

  “喂?你听见了吗!”不见李子安回应,余泰山就有点压制不住他心里的火气与憎恶了。

  李子安笑了笑:“哎哟,爸,真不巧啊,我在银行办事,来不了。”

  “你在银行干什么?”

  “跑贷款啊,美琳的公司资金困难,让我帮着跑一下贷款,我已经约了银行的领导吃午饭,没准还要吃晚饭,我就不来了,你们吃吧。”李子安说。

  “就凭你也能要到贷款?”余泰山语气不屑。

  “尽力而为吧,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想了,哦对了,爸你手边宽松吗,要不你借美琳一笔钱,好不好,也不要太多,八千万就够了。”

  “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啊!没钱!”余泰山的唾沫星子仿佛隔空喷了过来。

  “没有就算了嘛,你不要生气,就这样,有人来见叫我去见银行领导了。”李子安准备挂电话了。

  “李子安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你必须来!”

  “喂?喂?这什么破手机,莫名其妙的就没断线了,喂、喂、爸,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啪!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摔手机的声音。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

  必须?

  老子不去,你还能拿刀砍我不成?

  昆丽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发信息。

  李子安蹑手蹑脚的靠近沙发,凑头看了一眼。

  昆丽是在给余美琳发消息,告诉她余泰山打电话来的事。

  李子安只看了一眼就缩了回去。

  她还真是余美琳派来的“间谍”啊,守着他,还及时汇报他身边发生的事。

  可是不出门,他心里又有点慌。

  在家里看着这个女人,心里真的不舒服,有时候甚至想打她。

  李子安想去看看汤晴给李小美上课,又担心会影响到小棉袄学习,干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还把门关上了。

  他的房间没有阳台,只有一扇窗户,他推开窗户通风,看外面的风景,心里想着的却全是沐春桃。

  昨天晚上。

  有一个孩子在森林中迷了路,天好黑,他没有灯,一路磕磕碰碰想要找到回家的路。

  他碰出了一头青包,眼泪都疼出来了,可他没有放弃,他始终很坚强,他找呀找。

  可怜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了路,然后……

  没有然后。

  二十多年了,眼见就要实现梦想了,却死在了梦想的门槛上。

  李子安咬牙切齿:“好你个余美琳,你吃素,你特么也不让我吃肉是吧?我倒要看看你派来的狗能不能……”

  忽然,李子安的视线停顿了下来。

  黄布江的江堤上游人如织,有人拍照,有人走路,还有商贩在招揽生意,热热闹闹。

  一个白衣女子就站在江堤上,头上裹着白色纱巾,脸上也戴着白色的纱巾,一身从头到尾都是白色的,江堤上起码有好几千人,她就像是几千只鸡里面的一只白鹤,是醒目的存在。

  她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一把带鞘的剑,微微翘首的姿势,正看着这边。

  “难道是她?”李子安忽然想起了那个逢发传#单的大婶,她说过的那个奇怪的女人,不就是此刻那个站在江堤上的白衣女子吗?

  她是在splay,还是在干什么?

  白衣女子忽然收回了视线,迈步往前走。

  李子安来不及多想,转身出门,大步往门口跑去。

  昆丽讶然道:“你要到哪里去?”

  李子安哪有心思跟她说话,他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林胜男抬头看了一眼,没看见人,唠叨了一句:“这是在发什么疯啊?”

  昆丽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跟着也跑了出去。她跑出门的时候,电梯门刚刚打开,李子安也才进入电梯。

  “你到哪里去?”昆丽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还是没答。

  昆丽追了过来,可是等她跑到电梯间时,电梯门已经关上了,她慢了一步。

  “我看你往哪跑!”昆丽被气到了,转身冲进了楼梯间,两步下半楼。

  楼梯间里响起了咚咚的声音。

  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李子安冲出了单元楼,迈动一双大长腿追出了高臣一品的大门,过马路,上江堤,然后又往那个白衣女子离开的方向追去。

  江堤上人来人往,但也能勉强跑起来。

  李子安跑跑停停,一双眼睛在人群之中搜寻,寻找那个白衣女子。

  那个白衣女子从头到脚都是白色,手里还提着一把剑,放哪都醒目,她行走的速度也不快,他从下楼到追上江堤前后也就三四分钟的时间,按理说她走不远,应该追得上才对。可是,他追了起码两百米也没有看见人。

  那个白衣女子就像是一个幻影,并没有真正出现过。

  李子安又追了一段路,前面行人渐稀,却还是没有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李子安拦住了一个迎面走来的从对面走过来的时髦女郎:“小姐,请问你看见一个白衣女子没有?”

  时髦女郎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T恤,也是白色的,她抿嘴笑了一下:“你这是最新的搭讪方式吗,我就是那白衣女子,加个微信吧。”

  下一秒钟,她就把手机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撒腿就往前跑。

  时髦女郎愣了一下,感觉被无视了,气愤的说了一句:“长得帅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姑娘还不稀罕呢!”

  李子安又往前追了几十米,然后停了下来。

  这不正常,以他的速度,除非那个白衣女子以比他还快的速度奔跑,否则她不会消失。

  可问题是,她怎么知道他追她?

  还有,她又为什么要跑?

  他想不明白。

  “你、你跑什么啊?”昆丽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转身,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昆丽,她用双手撑着膝盖,猫着腰,正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是从楼梯跑下来的,然后追了这一段路,如果这里是终点的话,她也只比李子安慢了一分钟的时间而已,相当厉害了。

  “我问你话呢,你莫名其妙的跑这里来干什么?”昆丽又问了一句。

  “刚才我在楼上看见一个小子抢了一个老太太的包,我就追下来了,可惜那小子不见了。”李子安说。

  昆丽:“……”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这样,我从这边找,你从那边找,然后我们在这里汇合,看能不能抓住那小子。”

  “神经病!”昆丽转身就走。

  李子安跟着她走:“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正义感?”

  “我不想跟你说话。”

  “那边有卖香蕉的,你吃不吃,我请客。”

  昆丽捂住了耳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