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62章大%师的成本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4 2020-11-17 17:24

  尼娅雅度哪里还分得清什么虚幻与真实,她接着说了下去:“大学毕业,我进了我司法系统工作,主要负责证物处理。有一次一个贱民女孩被人强干了,那个男人事后还将她吊死在了树上,但是那个男人是个婆罗门,他的家人找到我父亲,给了一笔钱让我父亲帮忙,我父亲让我将证物更换了,我更换了,后来因为证据不足,那个男人就被释放了……”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听着。

  他的心里却吐出了一句芬芳:“我/草,这种钱也赚,不怕报应啊?”

  其实报应已经来了。

  他就是报应。

  “有一次一家公司需要征一块地,那地上有几户吠舍人家,他们不肯搬迁,那家公司让他们提供地契,他们提供了,那家公司的人找到了我父亲,我父亲让我把地契处理掉,那天晚上我在办公室里放了一把火……”

  李子安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坐在大腿上的女人,依旧是面带微笑,可心里却忍不住想给她一招黑虎掏心。

  尼玛也太黑了吧?

  潘金莲跟这个女人相比,那都算纯洁善良。

  李子安知道天竺的司法体系腐败,却没有想到腐败到了这种程度,这都快赶上伸手不见五指了。

  尼娅雅度又说了好几件她认为有罪的事。

  李子安耐着性子听着,那只手也始终在她的大腿上滑来滑去,手指上还带了点真气。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降低,一旦她认定了一个男人,不管那个男人想要什么她都会给那个男人。

  更何况,那个男人是她认定的神。

  “有一天一个叫克鲁多的人找到了我……”

  千呼万唤始出来,你个贱/人总算开始爆料了。

  “他找到我的父亲,他说他正在跟华国的一家投资公司在这边修建一个火电项目,价值几百亿卢布。而他有一个计划,可以让我们赚到几十亿卢布,并给我在安能公司提供一个高薪的职位……”

  李子安的手继续逗狗。

  这一次他的手指故意碰了一下狗嘴的嘴角。

  尼娅雅度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一幅不堪忍受的样子,不过她并没有停下她的赎罪:“华投/公司是一家实力很强的公司,克鲁多说我们需要用一些非常的手段。我父亲就让我的丈夫阿米尔尚加入了进来,他是山地师的一个上校,手底下有人。我的丈夫让他的士兵换上了平民的服装,袭击了华投/公司的承建商。我父亲收买了警察,搜查华投/公司职员宿舍的时候偷偷藏了毒,然后抓了人……”

  莎尔娜的分析是对的。

  一个还没有建成的火电项目,武装分子来抢什么,抢砖头和水泥吗?

  克鲁多之所以找上尼娅雅度,看上的其实就是她的丈夫阿米尔尚的上校身份,有人有枪。再加上阿山雅度和尼娅雅度父女俩本来就不干净,之前就干了那么多坏事,很容易收买,合作的事就水到渠成了。

  “我的神,我是不是罪孽深重?”尼娅雅度的心里有了一点愧意。

  李子安温声说道:“不,你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我要将你引上正途。”

  “我能洗清我的罪孽吗?”

  “当然能,众生皆有罪孽,只要你忏悔并赎罪,你的罪孽就能消除。”李子安说。

  “那太好了,为了你,我要变成最纯洁的女人。”尼娅雅度动情地道。

  李子安面带微笑。

  你要是能变成纯洁的女人,潘金莲也肯定是贞洁烈女。

  “我的神,我能吻你吗?”尼娅雅度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还有欲望。

  大/师一直都在逗狗玩,那狗都快疯了。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

  没等他表个态度,耳朵深处就响起了莎尔娜的声音:“大/师,这是美男计,你要将她变成爱情的奴隶,你不下点成本怎么行?”

  这真的是有狗粮的不急,没狗粮的急。

  李子安越发的怀疑军师是不是真的有点什么特殊的癖好,所以一再的催促他下本钱。

  却就在这个时候,尼娅雅度突然凑了过来,一口吻住了大/师的嘴唇。

  她刚才的确是在问可不可以,但她不需要大/师的回答。

  作为被动的一方,必要的时候也要采取主动,不然没有主动,哪来的被动?

  李子安的心里的抗拒的,排斥的,可是他没有制止尼娅雅度。虽然军师出的是一个馊主意,但他也明白,要想敌人的堡垒从内部瓦解,他真得下点本钱。干任何事情都是有成本的,付出的越多,收获就越大。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就像是蜻蜓点水那样式的,可尼娅雅度很快就失去了控制,把蜻蜓变成了八爪鱼。

  她的腰也不安分的扭动着,呼吸短促,迫不及待的样子。

  李子安容忍着。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上。

  场面很快就失控了。

  大/师的僧袍里本来是有一条质量很好的松紧带的,它原来的位置是在这个位置,混乱中就到了0.9这个位置。

  大/师米的身高,标准的的黄金比例,所以0.9这个位置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了。

  这事就像是两军对垒,敌人的军队已经越过边境线了,还不断的挑衅。

  这仗是打还是不打?

  打的话,是重炮轰击,还是奇兵抄后路突袭?

  诸多的考虑。

  却就在这关键时刻,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噗!

  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师和尼娅雅度的视线都移到了传来声音的方向。

  那个声音是阿米尔尚发出的,他喷了一口血。

  他的脸本来是干净的,一口血喷出来之后就染红了半边,就连被子也被染红了一块。

  李子安心中很惊讶,看见阿米尔尚喷血的时候,他都以为是阿米尔尚醒来了,看见他跟他老婆的事情被气得吐血。可是他看了几秒钟,阿米尔尚的眼睛始终都是闭着的,并没有醒来,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阿米尔尚不是受了刺/激被气得吐血,而是内伤吐血。他现在处在止行膏作用下的昏迷状态,那只是他没有感觉了,但身体却还是会根据自身的情况作出反应。

  “我的丈夫……”尼娅雅度很担心的样子,可是她眼神之中的渴望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而且还在持续攀升中。

  “你的丈夫吐血了。”李子安说。

  这话其实是说给莎尔娜听的。

  莎尔娜和孟刚就在外面的院子里,但他也得提醒一下这房间里的情况。

  尼娅雅度悲伤地道:“他会死吗?”

  李子安说道:“不用担心,吐血会缓解你丈夫身体之中的压力,压力小了,他的情况就会转好。”

  噗!

  他的话音刚落,阿米尔尚又喷了一口血。

  这似乎是这个三哥在用自己的鲜血打脸大/师。

  你说我的情况转好?

  老子吐血给你看!

  “呃……”李子安有些尴尬,“要不我去看看。”

  尼娅雅度却将侧坐的姿势变成了跨坐,一双手也撑在了沙发靠背上,将自己变成了一只u形锁,锁住了大/师,不让大/师走。

  “那是他在赎罪,他的情况会好转的。”尼娅雅度用李子安说的话来说服李子安。

  李子安面带微笑。

  男菩萨总是面带微笑。

  他扮演的是灯神转世的神僧角色,不但要笑,还要笑得阳光好看。

  他来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寻找他的灯,他寻寻觅觅寻到了这里,结果两只大灯就照在了他的脸上。

  大灯耀眼。

  “我的神呀,我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你。”尼娅雅度动情地道。

  噗!

  躺在床上的阿米尔尚又喷了一口血出来。

  也不知道那三哥是不是听见了这句话,以血抗议。

  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去看他一眼了。

  他的妻子的眼里只有神僧。

  “等等,我的灯。”关键时刻,李子安避开刺眼的灯光叫了停。

  尼娅雅度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我的神……”

  李子安探手入怀,掏出了一根檀香来:“很久很久以前,我们都是要点一根香的。”

  然后,他又摸出了一只打火机。

  这其实是一个破绽。

  尼玛,你都是灯神转世了,你还带打火机?

  他那僧袍之中其实不只有檀香和打火机,还有一包大重九烟和若干止行膏的小药丸。他来装神弄鬼勾引人/妻,不可能带上他的合金工具箱,但一些必要的道具却还是要带上的,所以就藏在了宽大的僧袍里。

  檀香点燃了,却没有香炉来插香。

  李子安灵机一动,将香杆递向了尼娅雅度。

  尼娅雅度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什么,张嘴叼住了香杆。

  u形锁摇来摇去。

  李子安口中念念有词:“阿咪吧嗒咿呀呜,你个贱/人嘛咪嘛哄……”

  尼娅雅度根本就听不清楚李子安念叨了什么,但她的眼眸之中却迸射出了极其兴奋的神光。

  却就在她焦急的等待着灯神念完咒语,跟她进入主题的时候,一缕黑烟飘进了她的鼻孔,她的大脑一下子就飘了。

  李子安念诵完毕,说了一句:“好了,我们可以了。”

  尼娅雅度迫不及待的吻向了李子安,却不等她啄到李子安的嘴唇,她的眼前便是一黑,整个人就像是瞬间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软绵绵的趴在了李子安的肩头上。

  大/师伸手将她从身上推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