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99章祸根源于父留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73 2020-11-17 17:24

  在一间病房里,李子安见到了林傲雪,一身病员服,脸上涂着消毒药水,惨惨的样子。

  突然看见李子安进来,林傲雪慌忙伸手将被子拉起来蒙在了头上。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干什么?”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林傲雪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直观的理解就是她改变注意了,或者没脸见他,哪知这种感觉刚刚冒起来的时候,她又补了一句。

  “我不想你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你走吧。”林傲雪说。

  李子安:“……”

  女人的思维真的很难理解。

  他又不是她的男朋友,她什么样子很重要吗?

  “那个,我来跟你说件事。”李子安说。

  “你说吧。”林傲雪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李子安有些无语,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我刚从警察局里过来,我已经和马兰士和道格谈好了,马兰士已经被保释出去了。”

  “啊?”林傲雪终于从被子里面露出了头来,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死了那么多人,也能被保释?这也太黑了吧?”

  李子安哂笑了一声:“这世界什么时候白过,一直都是丛林法则。”

  “你们谈好了什么?”

  “我和你不起*诉马兰士和道格,也不提交任何证据,你得说是你和马兰士约我共进晚餐,林松带着人来绑架我,结果被马兰士的保镖击毙了。”

  “这还真是一个脱罪的好说服,但是……”林傲雪伸手摸了一下脸上的伤,显然不甘心。

  李子安说道:“马兰士会拿一千万澳元出来,你五百万,我五百万。”

  林傲雪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笑容:“行,我没有意见。”

  有了这笔钱,她再也不用为房贷犯愁了。没有起*诉,她的律师工作也不会丢。

  “去办理出院吧,我带你走。”李子安说。

  “你要带我去哪里?”林傲雪问,眼神里带着点猜疑。

  李子安说道:“我和马兰士还有道格越好了,今天下午两点在振兴铁矿签协议书,协议书还没有签,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或许会有危险,你跟着我走,我也能保护你,协议书一签就没事了。”

  林傲雪从病床上下来,往李子安走来,那眼神热热的。

  “你想干什么?”李子安问。

  林傲雪忽然张开双臂往李子安的怀里投去。

  李子安往后退了一步。

  林傲雪抱了一个空,尴尬的愣在了当场。

  李子安说道:“我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咱们还是保持纯洁的友谊为好。”

  林傲雪苦笑了一下:“我多想在我最好的时候遇上你,将我最好的一切都给你……”

  李子安报以微笑。

  浪够了,赚到钱了,看破红尘了,就想找个老实人嫁了。

  大*师的确是个老实人,可是他是极品老实人,品味超高。

  这样的话,听听就行了,但若说相信,他宁愿相信地球是方的。

  几分钟后,林傲雪跟着李子安来到了大厅办理了出院手续,她没带衣服,就一身病员服跟着李子安走出了医院。

  林傲雪正想问李子安有没有叫车,却见一个金发女郎牵着一匹黑马往这边走来,虽然她也算是美女,可看到那个金发女郎,她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丝自愧弗如的感觉。论脸,白种女人的脸有线条的线条优势,偏偏那金发女郎的五官还更精致,这就没法比了。论身材,人家身高一米八出头,高挑却不失匀称,胸有雄山,后有丰隆满月,一双大长腿更是出众,这就更没法比。

  李子安说道:“林小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褐石部落的莎尔娜,她的汉语很好。”

  林傲雪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原来是褐石之花,我早就听说过了,莎尔娜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林小姐你好。”莎尔娜伸手与林傲雪握了握手。

  这时一辆奔驰大G停在了三人身边,坐在车里的孟刚说了一句:“老板,上车吧。”

  李子安看了莎尔娜一眼,说道:“老孟,你载林小姐就行了,我还是跟莎尔娜骑马吧,她一个女孩子家深夜一个人骑马不安全。”

  孟刚微微愣了一下。

  他觉得老板这话有些牵强,但他不说。

  林傲雪却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里有话。

  我特么送上门给你祸祸你都不要,就连抱一下都不行,还说什么有老婆孩子,却想去骑大洋马,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啊!

  莎尔娜很平静,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踩着马镫,大长腿一撩,轻轻松松的就上了马鞍。

  也不等她邀请,李子安就走了过去,伸手去扶马鞍,准备上马。

  莎尔娜向李子安伸出了手。

  李子安面带微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纵身一跃,也跳上了马背。这次他拿捏好了尺度,那黑马儿没有蹦跶。

  林傲雪给了马背上的男女一个白眼,拉开车门上了车。

  李子安说道:“老孟,你们先走,不用等我们。”

  孟刚点了一下头,启动车子就往前开。

  他又不傻,老板这种时候是最不需要保镖的时候,他肯定一溜烟就不见了。

  李子安伸手搂住了莎尔娜的腰:“嗯,我们也走吧。”

  莎尔娜用大长腿夹了一下马腹,大黑马迈开四蹄往前奔跑。

  没人问过它的感受,如果有人问它,并且尊着它的意愿,它肯定只愿意承载莎尔娜一人,管他大*师不大*师。

  可是没人问它。

  它也不会说话。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接着跟你聊聊你去英国的事。”李子安说。

  莎尔娜说道:“我知道,你想跟我谈去英国的事占百分之五十,你想跟我一起骑马,重温来时的感觉,分别占百分之三十和百分之二十,我分析得对吗?”

  李子安:“……”

  不愧是心理学专家,大*师自己的心思,恐怕还没她清楚。

  莎尔娜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笑了一下:“你们男人的心思其实很好分析。”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心理分析很好玩吗?”

  “很有意思的,不信你分析一下我的。”莎尔娜说。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你可以拒绝我跟你一起骑马,但是你没有,我上马的时候你可以不伸手拉我,可你却还是伸手拉我,你想跟我一起骑马的心理占了百分之四十,你喜欢跟我一起骑马的感觉感觉占了百分之十,你想跟我谈你去英国的事占百分之五十,你看我分析得对吗?”

  “你这算什么分析,你这是抄袭。”莎尔娜给了李子安一个不待见的眼神。

  李子安笑道:“你就说我分析得对不对吧。”

  “错了,我想跟你骑马的心理占了百分之八十,我想跟你谈我去英国的事占百分之十,我喜欢跟你聊天的感觉占了百分之十。”莎尔娜说。

  李子安:“……”

  果然是隔行如隔山。

  “不是我不想告诉那本书是什么书,而是我也不知道。”莎尔娜说起了正事。

  “你有没有想过,你一个人去英国会很危险。”

  “我有想过,你说的对,那颗蜡丸就像是一只潘多拉魔盒,我已经打开了它,我知道去英国会很危险,但我必须去。”莎尔娜说。

  “你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吗?”

  “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嗯,你讲。”李子安的心里很好奇她会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莎尔娜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说道:“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在我父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只盒子,那是一只青铜盒子,我以为是音乐盒,打开就会有旋转的芭比娃娃和好听的音乐,可是……”

  “可是什么?”

  “里面装的是一块铜锈色的罗盘。”

  李子安讶然道:“罗盘?”

  “对,就是你们东方文明里的罗盘,天干地支,堪舆风水的罗盘。我也是因为看见了那只罗盘,心里留下了印象,所以才开始学习汉语,研究东方文明。”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却还在想着那只罗盘。

  一个英国的矿物学家收藏一只堪舆风水的罗盘,难道她的父亲鲍勃拿那只罗盘寻找什么矿物?

  想不通,这事好奇怪。

  “我想将那只罗盘拿出来,我父亲却在那个时候走了进来,他狠狠的骂了我一顿,然后将我赶出了书房。我从未见过他那么凶,我躲在书房外面从门缝里偷瞧他,我看见他拿着那只罗盘在笑,那个时候的他好奇怪,我从未见他那样子,后来他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些话……”

  “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终于找到启动那只罗盘的方法了,他一定能找到那个东西,改写整个人类的历史。”

  “什么东西能改变整个人类的历史?”李子安的脑子里萦绕着一团迷雾。

  莎尔娜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我父亲此后的十多年时间里都在研究那只罗盘,在寻找什么东西。我甚至觉得,他这一生都是为那只罗盘和他想找到的东西而活,但直到他死,他都没有找到。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英国看看。”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错了。”

  “呃,你什么错了?”

  李子安说道:“群狼环伺命堪忧,祸根源于父留书,上次跟你解卦的时候,我以为是一本书,但其实是家书,那张封存在蜡丸之中的纸条就是卦辞之中的‘父留书’,是一封家书的性质。你要去找的,其实就是那只罗盘。他不希望你发现这个秘密,却又不甘心,所以将事情交给命运去决定,如果你发现了,那就是命运注定。”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要去找的是那只罗盘。”莎尔娜说。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让孟刚陪你去英国,他会保护你。”

  “我可没钱支付他的工资,而且去英国的费用我还没着落呢。”

  李子安笑了笑:“明天我有五百万澳元到账,到时候我资助你五十万澳元,足够你们一路上的花销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莎尔娜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那卦辞里不是说了吗,我是你的点将人。”

  “就算我找到了那只罗盘回来,我也有可能不跟你,你给我这么多钱,不白给了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白给就白给,反正这钱等于是捡到的。”

  “也对哦。”莎尔娜也笑了,明眸皓齿。

  李子安的手动了一下:“骑快点吧。”

  莎尔娜又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有点不满的样子:“你说就说,抠我肚脐干什么,它又不是遥控器的按钮,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你了。”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