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52章大郎与大*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78 2020-11-17 17:24

  卢比奥和商人也放那张餐桌走去,几乎与李子安同一时间走到了那张餐桌边。

  李子安并没有制止那群东瀛人靠近风间美姬,只是站在旁边看着。

  卢比奥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嘴角还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

  李子安也而看了卢比奥一眼,眼神平静,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戴绿帽子都戴得这么高调,他也是醉了。

  然后,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商人的身上。

  这才算是他跟商人的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之前在那个预见的镜像里,他看见了商人的脸庞,但光线昏暗,看不出什么端倪来。现在近距离看,他一眼就看出了商人脸上的皮肤不是真正的血肉皮肤,虽然又化妆增添血色和光泽,但跟真正的皮肤却还是有差别的。

  风间美姬在跟那个长泽雅美说话,很激动很高兴的样子。

  两个女人说的是东瀛语,李子安听不懂,不过他看得出来风间美姬是那个长泽雅美的粉丝。

  “李子安,我要当着你的面带美姬走。”卢比奥的声音里充满了挑衅。

  李子安的视线又回到了卢比奥的脸上:“卢比奥先生,你的头发什么时候染成了绿色?”

  卢比奥微微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也不解释,又看着商人说了一句:“这位先生是谁?”

  商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是卢比奥先生的助手,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李先生没有必要知道我。”

  似乎是确定了情况,风间美姬的视线终于移到了卢比奥的身上,但只是看了一眼,她的视线又移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卢比奥从身上掏出了一只精美的首饰盒,看着李子安冷笑了一声:“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个骗子和人#渣而已,我之所以还没有将你从这里赶出去,那是因为我要在这里羞辱你。”

  李子安笑了笑:“大郎,我觉得你该吃药了。”

  卢比奥还是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拿着那只精美的首饰盒走向了风间美姬。

  风间美姬知道他想干什么,她的偶像长泽雅美已经将情况跟她说明了,卢比奥是色列沙巴家族的二公子,他要向她求婚。

  如果没有遇见大#师,没有跟大#师渡过的那不可思议又无比快乐的十天,她可能会矜持一下,然后就答应了。毕竟,每个女孩都有一个灰姑娘遇见王子的梦想,突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感觉还是很美好的。

  卢比奥走到了风间美姬的身前,单膝跪下,双手托着首饰盒,然后慢慢打开。

  灯光照射下,一颗鸽子蛋大小的钻戒从首饰盒中显露出来,折射着宴会厅里的灯光,璀璨夺目。

  “哇!好大的钻戒!”

  “那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估计得好几千万吧?”

  “岂只几千万,我看得过亿啊!”

  “我的天,用这样的钻戒求婚,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个白人青年是谁,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宴会厅里一片嘤嘤嗡嗡的议论声,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卢比奥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那种做回沙巴家族二公子的感觉又来了。

  你们这群土包子也敢妄议这只钻戒的价值?

  这是他的家族在耶路撒冷王朝覆灭之后,从萨拉丁手下的一个将军手里买下的钻戒,据说是麻风王的妹妹的戒指,价值连城。

  这只戒指在沙巴家族代代相传。

  风间美姬也被那枚钻戒惊呆了。

  余美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了李子安的身边,在他耳边悄声说一句:“小心那个商人控制风间美姬的大脑。”

  李子安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商人的视线移到了余美琳的脸上,那眼神带着一点穿透力。

  “我留在这里你不好发挥,我去外面等你。”余美琳又说了一句。

  李子安依旧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管家婆在这里他的确不好发挥,都知道余美琳是他的老婆,他硬生生的去破坏卢比奥向风间美姬求婚,而余美琳又在旁边,那的确是相当尴尬的事情。

  商人看着余美琳离开,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商人的动机。

  商人比汉克更难对付,他完全有能力控制风间美姬的大脑,让她答应卢比奥的求婚,甚至直接带她离开这里。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在股市上败给了余美琳,他需要与余美琳有关的丑闻,在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前,他是不会出手的。

  余美琳从商人的身边走了过去,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正眼看商人一眼。

  果然,没等余美琳走到宴会厅门口,又一群人走了进来,有的拿着摄影机,有的拿着话筒和录音笔,看器材上的logo,有东瀛的朝日新闻,还有灯塔的cnn,以及英吉利的著名小报太阳报的记者。另外还有几张本地面孔,拿的都是录音笔,身上没有任何一家媒体的logo,估计是自媒体。

  这边其实有不少为了钱跪舔西方的所谓公知和自媒体,跪下来久了,站不起来了。

  商人嘴角的笑容更明显了。

  余美琳并没有停下脚步,那几个自媒体有人认出了她,拿起录音笔想采访她,但她并没有搭理,直接出了门。

  她离开宴会厅,她的男人就可以在这宴会厅里自由的发挥了。

  卢比奥将那颗鸽卵大小的钻戒拿了出来,申请款款地道:“美姬,你是上帝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我不能没有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风间美姬的感觉很突然,她下意识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对着风间美姬微笑,那笑容亲切而又温暖。

  笑不笑其实无所谓,主要是展现盛世美颜。

  风间美姬微微呆了一下,那许多不可思议和快乐的回忆毫无征兆的,潮水一般涌进了她的脑海。

  她的视线迈过李子安去看一个座位,那个座位空了,她的视线又飞快的搜索了一下,却没有看见那个她想看见的女人。

  余美琳已经走了。

  卢比奥正等着风间美姬的答复,可风间美姬非但没有立刻答应他,反而移目去看李子安。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心中也有了一点被羞辱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将心中的怒气镇压了下去,又重复了一遍:“美姬,你能嫁给我吗?”

  风间美姬的视线终于回到了卢比奥的身上:“卢比奥,我……”

  一群东瀛人拍击着手掌,一边拍一边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说的虽然是东瀛语,但意思却很明显,都能听懂。

  卢比奥的心中更不爽了:“美姬,你在犹豫什么?”

  “我……”风间美姬吞吞吐吐的样子,又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又对着风间美姬露出了微笑。

  卢比奥忽然想起了之前李子安说的那句话,他现在有点明白染绿头发是什么意思了。他的视线也移到了李子安的身上,心中怒火中烧。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美姬,求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要分场合,卢比奥先生在这样的场合向你求婚,我反正是看不到半点求婚的诚意。”

  卢比奥本来就控制得很辛苦,听了这话哪里还控制得住,顿时怒了:“姓李的,这里没有你的事,你给我滚出去,我的酒店不欢迎你!”

  李子安笑了笑:“我差点忘了,你为了向美姬小姐求婚特意买下了这家酒店,我觉得你这就有点用钱压人了。爱情不是金钱能衡量的,美姬小姐也不是那种为了金钱随便什么人都会嫁的女人,她是开在富士山上的白菊,纯洁无瑕,你这种行为玷污了美姬小姐的灵魂。”

  卢比奥的肺都快气炸了,他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怒视着李子安。

  却不等他开口说句什么话,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口口声声说你爱美姬小姐,可是爱情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你和美姬小姐交往了那么长的时间,可你从来没有告诉她你很有钱。你怕她贪图你的钱,还是你只想玩玩而已?你就连一点信任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说你爱美姬小姐?”

  风间美姬犹豫了。

  “你给我闭嘴!”卢比奥抬手指着宴会厅的门口,“你给我滚出去!”

  李子安笑了笑:“你要赶我走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你用暴力手段赶我出去,但我觉得你的人手不够。第二种,你可以报警说我在你的酒店捣乱,让警察过来带我走。第三种,你让美姬开口让我离开,只要她开口,我立刻离开。”

  暴力手段赶走?

  人手的确不够。

  至于报警?

  这里坐着的吃瓜群众可都是这个城市的政商两界的重量级人物,警察都归他们指挥,会允许将他们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大#师赶走?

  想都不用想。

  卢比奥移目看着风间美姬。

  风间美姬避开了卢比奥的眼神。

  卢比奥的眼神逐渐冰冷。

  风间美姬要证明她的清白其实很容易,只需要开口让李子安离开,可是她却这么犹豫,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心伤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