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19章游艇枪|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00 2020-11-17 17:24

   天快要黑的时候,李子安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身上只留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他提着用油布包裹起来的合金工具箱,走出树林,来到了沙滩上。

  这个位置距离沉船湾起码还有4公里,距离那艘游艇起码5公里,这样的距离,潜水过去的时候,这天应该也黑了。

  海水从沙滩上扑卷过来,沙滩一点点减少。

  涨潮了。

  李子安走进海水之中,走了几步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然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大惰随身炉傍身,真气运行,他无需冒出水面换气,海水之中的氧气取之不尽,无论他在海水之中待多久都没有问题。

  不过他偶尔也要冒一下头,看一下方向。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那艘游艇越来越近,游艇上已经亮起了灯。

  李子安从海水之中悄悄地冒起了头来,看了一眼游艇上的情况,然后又潜入海水之中,以蛙泳的姿势向游艇潜去。

  在来之前,他前前后后动用鹰眼侦查了七八次。以潘人龙为首的八个武装人员在什么位置,准备怎么伏击他,他都了如指掌。

  游艇上的情况也不例外,四个武装人员和碧昂斯的情况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次营救行动,他最大的威胁就是被人发现,因为一旦被发现,他倒是可以潜水逃走,可是老丈人却死定了。

  所以,为了桃子,为了老丈人,他这个匿名女婿宁愿潜水5千米。

  估摸着还有200米的时候,李子安又悄悄的从海水之中冒出了头来。

  游艇前面的甲板上,两个武装人员靠着栏杆在抽烟。右侧船舷有一个武装人员,正拿着望远镜观察岸上的情况,剩下一个武装人员不用去侦查,也能确定在船舱里守着沐龙。

  最后一个碧昂斯,如果不在关押沐龙的舱房里,要么就在她的舱房里。

  这样的情况,从游艇后面爬上去是最明智的选择。

  就在李子安准备再次潜入海水之中的时候,远处的海面上驶过了一艘快艇,站在船首的两个武装人员跟着就看向了那个方向,其中一个还将手中的突击步/枪举了起来,摆出了射击的姿势。

  不过那艘快艇并没有开过来,直接飞驰而去,转眼就看不见了。

  虽然看不见快艇上的人,可是李子安却知道那是胡老头派来接应他的快艇,没准还是胡老头亲自驾驶。

  这是在提醒他要动手了。

  机会只有一次,时间紧迫。

  李子安再次潜入海水之中,以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想游艇潜过去。

  虽然是带着合金工具箱的蛙泳,可是真气运行之下,他的双腿一蹬,双臂一划,那速度就跟鱼一样快。

  两百米的距离转眼就被甩在了身后,李子安再次从水里冒出头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游艇的尾部了。

  游艇的尾部空荡荡的,没有人,却有一只海豹趴在下海的踏板上。

  李子安向海豹挥了挥手,示意它离开。

  海豹却以为李子安要给它喂鱼,它冲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还张大了嘴巴。

  李子安可没功夫跟一只海豹讲道理,他爬上了踏板,一把将海豹推进了海里。

  海豹从海水里冒出头来,也许是心中不满,它冲李子安滋了一股水,还滋到李子安的身上了。

  李子安没有理会它,他打开了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防弹胸甲,还有折叠头盔也打开,戴在了头上。

  长途潜水的时候肯定不好穿戴这些防具,那会影响他的速度,也会增加体能消耗。

  海豹用好奇的眼神看着在踏板上搞东搞西的人类。

  李子安又从合金工具箱之中拿出了一支假天香,以及胡老头给他准备的装了消音装置的手枪。他将手枪/插在了三角形裤子的松紧带上,然后一手拿着假天香,一手提着合金工具箱,离开踏板,猫着腰往后舱门走去。

  后舱门是关闭着的,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李子安站在后舱门旁边,将手伸向了舱门。

  海风从大海的方向吹过来,湿漉漉的三角形的裤子猎猎舞动。它就像是一面旗帜,有旗杆撑着,迎风而动。

  这海风真的有的猛。

  突然,沉船湾方向的山林里传出了枪声,砰砰响个不停,就像是点燃了炮仗。天色已经黑了,可以清晰的看见被火药烧红的弹头在夜空中飞行。交火的双方,人数和火力都差不多。

  胡老头把事办成了。

  200万澳元请十来个枪/手,那是绰绰有余的。

  雇佣的枪/手跟潘人龙的人交上了火,这边就有了机会。

  李子安将后舱门拉开了一点。

  舱门里面的过道里传来了脚步声,但不是往着这边来,而是往船首跑去。从脚步声的特征来看,是那个守着舱门的武装人员,不是碧昂丝。

  李子安走了进去,快步走向了囚禁沐龙的舱房。

  一道舱门突然打开,一个金发女郎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穿了一件T恤和紧身七分裤,套了一件防弹背心,手里还抓着一支手枪。

  碧昂丝的身材真心不错,一只满月好像蓄满了正负电离子,随时都在放电,前面骆驼趾也清晰可见,诱人遐想。

  李子安看见了碧昂丝。

  碧昂丝也看见了李子安。

  毕竟,这个船舱内部的过道只有那么几米十米长度,宽度也就一米多一点,很是狭窄,灯光还亮。

  四目相对。

  下一秒钟,碧昂丝就尖叫了一声:“啊——他在这里!”

  她的握枪/的右手也瞬间抬了起来,对着李子安扣动了扳机。

  砰!

  一颗弹头击中了李子安手中的合金工具箱,弹头瞬间变形,溅起了一团火星。

  这娘们还真是狠呐!

  李子安右手松开了假天香,伸手扒出了插在松紧带上的手枪,对着碧昂丝开了一枪。

  就这么一秒钟的时间,碧昂丝已经开了两枪。

  互射。

  碧昂斯射过来的子弹一颗击中了李子维的防弹胸甲,一颗击中了合金工具箱。

  李子安射出去的那颗子弹击中了碧昂斯的骆驼趾。

  鲜血喷溅,碧昂斯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子安本来想射的是胸膛,毕竟他堂堂大/师,光明磊落,怎么也不可能拿枪/去射人家那个地方,但无奈枪/法太差,手眼配合不到位,枪/口还在往上抬的时候,他的手指就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碧昂斯疯狂开枪。

  然而,李子安的身前多了一面防弹屏障,从她的手枪之中射出去的子弹,全都打在了那面防弹屏障上。

  “法克!”碧昂斯破口骂了一句。

  哪有你这么无耻的?

  你跟一个女人拿枪/对决,你特么戴头盔穿胸甲就算了,你的箱子居然还能变成防弹屏障!

  你是不是男人啊!

  咔咔……

  手枪/发出了空发的声音,碧昂斯一怒之下打光了弹夹。

  一支手枪/突然从防弹屏障后面探的出来,对着碧昂斯就开了一枪。

  piu!

  一颗子弹又扎进了碧昂斯的骆驼之中。

  碧昂斯惨叫了一声,昏死了过去。

  李子安从防弹屏障后面探出头来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我/草……”

  这一次,他本来是想打碧昂斯的肚子的,结果还是打在了人家的骆驼趾上。

  “老丈母,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了。”李子安的心中真还有一点愧疚。

  一个靠姿色祸祸男人的女人,他两枪/收了人家的本钱,这真的很过分。

  过道的另一头的舱门突然推开,毫无征兆的,一梭子子弹就飞射了过来。李子安摸着腰站在过道里,一手撑着防弹屏障,那一梭子子弹飞过来,打的防弹屏障砰砰响,还有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顶的防弹头盔,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响声。

  两个武装人员从舱门外面冲了进来,一个开枪/火力压制,另一个快速突进。

  这艘游艇上一共有四个武装人员,只有两个从船头舱门冲进来,另外两个不用去猜也知道是从后面包抄过来了。

  情况危急。

  李子安左手撑着防弹屏障猫腰下去,用脚踩住掉在地上的假天香,握枪/的右手松开了手枪,抓住埋在假天香尾部的火柴棍,使劲一拉。

  噗嗤!

  一根粗大的假天香瞬间点燃,船舱过道里瞬间烟雾弥漫。

  李子安没有抓枪,而是从防弹屏障上取下了一颗手雷,拉掉保险栓,回手一扔就扔向了后舱门。

  “手雷!”后舱门外有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又是卧倒的声音。

  轰隆!

  手雷爆炸,整艘游艇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灼眼的火光和硝烟之中,后舱门被掀飞,弹片雨点一般飞进来,大/师的后背和屁/股瞬间扎上了好几片,鲜血淋漓。

  也只有大/师敢这样用手雷,就扔几米远的地方。

  因为,他从来没用过,对手雷这种玩意儿的认知差不多就是一张白纸。

  咚、咚!

  从正面冲过来的那两个武装人员倒在了通道里。

  止行膏和杀身膏燃烧释放出来的毒烟,那可不是他们这种级别的渣渣所能抵抗的。

  李子安转过了身去,防弹屏障再次挡在了他的身前,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一个武装人员爬到后舱门前,一双手颤颤巍巍地抓着一支突击步/枪,想将枪/口移向李子安。

  那个武装人员的背上鲜血淋漓,一条大腿也少了一大块血肉,可即便是如此惨重的伤势,他也咬着牙爬到了舱门前,想要干掉李子安。

  真的是很敬业啊。

  李子安心中肃然起敬,抓起刚才放在地上的手枪,然后对着那个武装人员的脑门儿扣动了扳机。

  piu!

  一枪/爆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