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10章姑师的拔剑斩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02 2020-11-17 17:24

  第一次看到康馨的译文上的“炉人”的时候,基于本能反应,李子安想到了大惰随身炉,但那也只是一刹的时间,转瞬即逝。然后,他对“炉人”的理解是类似奥运火炬手一样的人物,只是一个仪式人物,没有实际意义。就奥运火炬手而言,途中熄火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但比赛却还是会进行。

  那译文之中的“天门”也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说什么炉人焚香,天门开启,死去的人就会回来,这不扯蛋吗?

  所以,那石座石屏上的内容,李子安是没有当真的,也不可能当真,可是姑师大月儿这么一说,他就不得不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石屏上的内容了。

  姑师大月儿显然是在说他就是炉人,那也就说他焚香的时候,天门就会开启,精武女王就会携带她的子民重返这里。

  那香,肯定不是一般的香,不然他点了那么多檀香,天门的门轴恐怕都快开坏了,但精武女王和她的子民回来了吗?

  并没有。

  那香,应该是指天香。

  问题又回到了起点。

  “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炉人,我点天香,天门就会开启,精武女王和她的子民就会回来吗?”李子安说。

  “死了的人,能回来吗?”

  李子安:“……”

  “不过你对那香的理解却是对的,炉人焚香,那香是天香。”

  “天香在哪?”

  姑师大月儿又看着李子安,但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想掐她脖子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但他还是忍了下去:“我们是一伙的,我的敌人就是你的敌人,我的敌人在找天香,我却连天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让我很被动,如果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香,或者在哪里,请你告诉我。”

  “天下国的人都是因为守护天香而死的。”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讶然道:“精武女王的骸骨之中蕴藏着一种神秘的病毒生物,她是被那病毒生物杀死的,对不对?”

  姑师大月儿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也想不起来了。”

  “你怎么会想不起来,你刚才还说你是看着她长大的。”

  “你还记得你两三岁的时候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吗?”姑师大月儿反问。

  李子安:“……”

  姑师大月儿似乎显然了回忆之中,语气也有了一点明显的变化:“我跟你说我很大很大,我是看着精武女王长大的,你似乎觉得我起码有三千八百多岁,甚至更老?”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或许是的,但我不确定,我不记得我是哪年生的,我又在这世间活了多久。我之所以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是因为我的记忆里有她小时后的样子,我还有很多很多记忆,但是无法连贯起来,它们好像是一个又一个的片段。所以,我有可能活了好几千岁,也有可能与你一般大,只是我的脑子里有几千年的记忆。”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看着她,脑子里一团迷雾。

  “我给你举个例子,我说一个你可能很熟悉的人,你应该听过他的事。”

  李子安好奇地道:“我熟悉的人,谁?”

  “潘安。”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都说他是第一美男子,可我觉得他还没你好看,而且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人品很差。”

  李子安的感觉虽然很奇怪,可是说他比潘安还帅,他心里还是高兴的。

  在汉语世界里,貌比潘安的出镜率很高,是夸人长得帅的。这话的意思是长得像潘安就非常了不起了,这人太帅了,可姑师大月儿说他长得比潘安还帅,那就超牛逼了。

  潘安?

  丑逼尔,岂能与大*师比帅!

  “你接着说。”李子安不认为姑师大月儿是在恭维他,她只是说出了事实,而他喜欢听真话。

  “还有一个叫刘邦的,斩白蛇起义,但我记得他斩的不是一条白蛇,是一条菜花蛇。”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的额头上多了几条黑线。

  真的,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神龙有点不正常。

  “我跟你说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奇怪?”

  “不不不,你很正常,我只是想知道天香长什么样,在哪里,你能告诉我吗?”李子安巧妙的把话题拉了回来,这样瞎聊下去,他觉得他回去恐怕得找心理医生干预一下了。

  姑师大月儿忽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你想找到天香,我知道天香在哪里。”

  李子安激动地道:“请你告诉我它在哪里。”

  姑师大月儿慢吞吞地道:“我不告诉你。”

  李子安:“……”

  “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太弱了。”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控制不了自己的小脾气了,他站了起来:“你一直都说我太弱了,那好,我跟你打一架,要是三招之内你打不赢我,你就告诉我天香在哪里,行不行?”

  姑师大月儿坐着没动,淡淡的说了一句:“等你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天香长什么样,我也会告诉你天香在哪里,那一天,我不戴斗笠,不遮面。”

  “你不敢跟我打。”李子安用了一个激将法。

  姑师大月儿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站了起来:“你真的要跟我打吗?”

  “你不跟我打,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变强?”李子安说,大惰随身炉苏醒,真气倾炉而下,他的一双衣袖无风自动,拳头上青筋冒起,就连拳头也明显大了三分之一。

  姑师大月儿却只是随意的站着,没有半点准备动手的迹象。

  李子安沉声说道:“我要提醒你一下,我炼成了真气拳,我要动手了,你小心一点!”

  姑师大月儿微微点了一下头。

  “三招,三招你打不赢我,你就得告诉我天香在哪里。”李子安又提醒了一下她规则。

  他已经算计好了,以他超强的抗击打的能力,还有变态的自愈能力,只要姑师大月儿不下杀手,别说是三招,就是十三招他也能扛下来!

  看她脑子就不正常,怎么可能看得穿这样高深的套路?

  姑师大月儿淡淡的笑了一声:“三招太多了,就一招吧,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出手吧。”

  李子安被刺*激到了,不怒反笑:“你的口气还真大,这可是你说的,看打!”

  他的双腿在沙丘上一蹬,整个人炮弹一般射向了姑师大月儿。

  姑师大月儿侧身闪开,李子安擦着她的肩头扑了过去,也就在那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拔了一下剑,但是太快了,那剑似乎并没有拔*出*来,更不存在什么剑招。

  李子安双脚落地,转身过来,呵呵笑了一声:“你就这点本事?”

  姑师大月儿什么都没说,只是平静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一招已经过了,你没有打赢我,你得兑现你的承诺,说吧,天香在什么地方?”

  他的话音刚落,他的裤子突然滑落,掉在了脚背上。

  他慌忙低头去看,然后就看见了被斩断的腰带,那切口相当光滑。

  而且,斩的还不是皮质的部分,斩的是腰带的金属扣子!

  他的腿上只剩下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而就连那三角形的裤子,就在他看着自己的裤子发*愣的时候,突然也崩断了,幸好有东西撑着,这才没有掉落下去。

  他慌忙伸手按住,人也蹲了下去,一张脸也燥热得不要不要的。

  刚才还套路人家,说什么三招打不赢他就告诉他天香在什么地方,结果他连人家怎么拔剑的都没有看见,裤子就被人家给斩落了。

  如果刚才人家心狠一点,剑锋再往下面去一点,被斩断的可就不只是腰带和松紧带了,恐怕还有别的什么东西。那样的话,这世间再无绝学加身的大*师,却会多一个李公公。

  莫名其妙的,他还想起了刷抖音时看过的一个表演拔刀术的视频,表演的人假装拔刀,黄瓜什么的就断了。那视频是假的,可人家这拔剑却是货真价实的拔剑,不然他的裤子也不会掉。

  然后,他的心中就是一声哀叹。

  就她这实力,他什么时候才能打赢?

  “你太弱了,你这样可点不了天香。”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坐了下去,小心翼翼的提着裤子顺着腿往上拉。

  狼狈吗?

  狼狈。

  丢人吗?

  丢人。

  可是这是自找的,总不能怨自己吧?

  所以,这样的打击人的话,他只能默默的受了。

  不为别的,硬不起来啊。

  “深渊里的那些骸骨,都是献祭的人,那些人要拆神庙和冥殿,我可以不管,我刚才说过,时间是一条河流,而河流里有太多的泥沙了。那神庙和冥殿不过是众多沙粒之中的一粒沙子,留着也没有意义。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他们都是为信仰而死的人,你告诉那些人,善待那些尸骨,不然会有报应。”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会告诉他们的,这个你放心吧,他们不是盗墓贼,他们是学者和战士。”

  “那我就放心了,我最后说一件事,那些人带走了精武女王的骸骨,我得提醒一下你,你说的病毒生物的源头是淘金者,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噬灵虫。它们能与宿主共存,最后完全控制宿主。这世间应该有一个母虫,我也一直在寻找,但始终没有线索,你要是有什么线索的话,你也查一查吧。”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心中一动:“不如让我给你卜一卦吧,或许就能找到线索。”

  “又想套路我?”

  李子安:“……”

  “我要走了。”

  李子安说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还有一个问题问你,修建神庙和冥殿的石头是什么石头?”

  “等你有资格点香的时候,我全都告诉你。”姑师大月儿往另一边走去。

  “你别走啊。”李子安着急的站起来,可他刚刚站起来一点,裤子又往下掉,他慌忙又坐了下去。

  就这么一起一坐的时间里,姑师大月儿纵身一跃,嗖一下就跳下了沙丘的另一侧。

  李子安提着裤子赶过去的时候,哪里还有白色的身影在。

  他的眼睛里全是沙子。

  他的裤子里也有很多沙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