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66章西湖夜色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656 2020-11-17 17:24

  夕阳西下。

  西湖上碧波荡漾,几只鸳鸯两两一对在湖里悠游嬉戏。

  其中还有一只趴在了另一只的背上。

  春天来了,又到了动物们繁衍的季节。

  一艘小船往湖心划去。

  风间美姬看着操着两只桨划船的李子安,嘴角含笑,眼神有点发呆。

  大&师的盛世美颜披着夕阳的金辉,仙气飘飘,真的有点男菩萨的既视感。

  李子安也看着风间美姬,眼神温柔。

  他本来没想带风间美姬出来划船的,毕竟陈晴也在酒店里,影响不好,可是管家婆却让他带风间美姬出来玩玩,增进一下感情。

  又是奉旨泡妞。

  王命不可违,这不他就带着风间美姬出来划船了。

  “美姬,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这也是他带风间美姬出来的一个目的。

  “什么考虑得怎么样了?”风间美姬有点迷糊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你忘了吗?我请你留下,在黑锅公司磨镜,继续改造光刻机的事。我打算成立一家分公司,你来当ceo,就这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风间美姬双手托着下巴,嘟着小嘴,很可爱却又很委屈的样子:“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你,怎么办呀?”

  李子安放下了双桨,伸手抓住了风间美姬的手。

  她的手柔若无骨,那肌肤细腻温润胜过羊脂美玉。

  抓着她的手,感觉就像是抓住了快乐的源泉。

  风间美姬有点羞涩的样子,眼神中却带着点期待:“你要干什么?”

  “你先回答我,然后我就回答你。”李子安可没那么容易上套。

  “不要成立什么分公司,之前那个厂子就不错,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风间美姬说。

  李子安伸手将她拉进了他的怀里,贴着她的脸庞,在她的耳边说道:“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磨镜大&师。”

  “嗯。”风间美姬就像是一只黏人的小猫依偎在李子安的怀里。

  李子安搂着风间美姬,心里充满了憧憬。

  有了风间美姬的加入,改造光刻机这个生意就可以继续做下去,黑锅公司也不再是一个空壳公司,真成了一家科技公司,生产的还是高精的光刻机。

  小船在波浪里轻轻摇晃。

  太阳沉下西边的山峦,天空上一片火烧云。

  “大&师,你老婆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吗?”风间美姬忽然说了一句,打破了两人间的短暂的平静。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

  说实话和说谎话都不好。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老婆的胸怀很宽广,她并不介意我跟别的女孩子交往,事实上她还经常鼓励我跟别的女孩子交往,所以你不必担心被她发现,因为就算被她发现了,她也不会生气,更不会阻止我们在一起。”

  “这……”风间美姬一脸懵逼的表情,“她的胸怀有这么宽广吗?”

  李子安轻轻的了一下头:“是的,她的胸怀比这西湖还要宽广。”

  “她为什么会这样?”风间美姬觉得有点颠覆她的常识了。

  如果她有这么好一个丈夫,她肯定是宝贝一般守着,如果有别的女人跟她的丈夫接触,有暧昧的举动,她肯定会紧张,毫不犹豫的制止。可大&师说的余美琳却像是一个虚幻世界里的女人,现实世界之中哪有这样的女人?

  “嗯,我老婆也在研究易经,她在这方面的造诣比我还高。”

  风间美姬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里满是困惑。

  怎么又扯到易经上去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易经主张天人合一,人要与万物和谐相处。它是一本极其古老的玄学与哲学相结合的书,领悟通了,修炼到了极致,那是要成仙的。”

  “啊呀!”风间美姬露出了一个惊讶又激动的表情,“你的意思是,她在修仙?”

  李子安昧着良心点了一下头,给予了一个很肯定的回应:“对,她的确在修仙,修仙的人是讲究的就是一个天人合一,与万物和谐相处,所以她是不会在意的。”

  “难怪……”风间美姬回忆着余美琳的样子,喃喃的说了一句,“我第一次见她就感到她与众不同,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原来她在修仙。”

  大&师的心中悄悄一声叹息。

  这样忽悠一个善良可爱的东瀛姑娘,这真的好吗?

  可是,他又没有别的办法。

  他没法将忽悠汤晴和沐春桃的那一套照搬过来,用在风间美姬的身上。

  之前忽悠人家是为了光刻机。

  现在忽悠人家是为了更多的光刻机。

  “看来我也要研究一下易经了。”风间美姬做出了一个决定。

  “嗯,回头我送你一本精装版的。”李子安说。

  这时湖面上已经没有别的小船了。

  “美姬,我们回去吧。”李子安看了一眼西湖酒店的方向。

  酒店外墙上的霓虹灯带,还有logo都亮了。

  “我不想回去,再陪我一会儿吧,这里的风景真美,我想吹一曲我们那边的曲子给你听,好不好?”风间美姬说。

  李子安讶然道:“你拿什么吹?”

  “尺八。”风间美姬说。

  尺八,是东瀛的传统乐器,跟这边的笛子和箫差不多。

  风间美姬从李子安的怀里爬了起来,温柔地道:“大&师,你躺下听会舒服一点。”

  “嗯嗯。”李子安躺在了小船的甲板上。

  风间美姬跪在甲板上,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只尺八。

  那尺八洁白如玉,非常精美。

  风间美姬双手抓住尺八,低头将樱唇凑到了顶部的小孔前,抿了一下舌头,然后开始吹奏起来。

  她的是东瀛的传统民谣《泪光闪闪》。

  她吹的真的太好了,纤细的手指把握洁白的尺八,指尖一按一放,那尺八上就像是有两只蝴蝶在舞动。美妙的声音就从尺八上飘扬起来,时而轻柔,时而奔放。

  大&师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陶醉的表情。

  他完全沉浸在了她吹奏出来的音乐里,情绪也随着音乐变化。

  这毕竟是一首悲伤的民谣,风间美姬吹到高&潮处,他竟然感动得哭了,眼泪梭梭往外流。

  风间美姬掏出一张绣着樱花的手帕给大&师擦掉了泪痕,然后又把尺八仔细的擦了擦,放进了衣服里。

  李子安却还没有从音乐的世界里走出来,脑子里塞满了回味。

  风间美姬看着李子安笑:“我吹得怎么样?”

  李子安由心赞了一句:“你是吹尺八的大&师,你在这方面的记忆配得上无双这个词。”

  风间美姬咯咯笑出了声音。

  李子安本来想问她是跟谁学的这技艺,但又觉得随便打听人家的隐私不好。

  风间美姬躺在了甲板上,看着渐渐陷入黑暗的天空。

  皎洁的月亮从一朵白云后慢慢显露出来,若隐若现,却又相当的圆润。

  李子安知道他该干什么,他爬了起来,操起了两只桨,轻轻的往下压。船桨分开水面,船桨周围荡起了涟漪。然后,他猛地将船桨往深处一压,再往回一划,带起了朵朵水花。

  小船动了,水中的圆月也晃动了起来。

  风间美姬沉浸在了醉人的美景里,她的小嘴里哼着歌,吚吚呜呜的全是东瀛语。

  很奇怪的是,大&师居然全都听懂了。

  小船回到了船坞。

  风间美姬接了一个电话,全程东瀛语。

  李子安这次一句都没听懂,他去找船家退押金。他退了押金过来,风间美姬也打完电话了,挽着他的手回了酒店。

  李子安将风间美姬送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风间美姬掏出房卡准备开门,却又回头对李子安说了一句:“大&师,新闻发布会结束了,我得回一趟东瀛。”

  李子安感到很意外,问了一句:“不是说好了留下来吗,怎么又要回去?”

  风间美姬说道:“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但是我爸爸给我打电话,说我爷爷生病了,我得回家看望一下。爷爷年纪大了,他说过要把他的工具传给我,我也想回去把爷爷的工具拿过来。”

  这事有些突然。

  李子安感觉有点问题,可是又没有合适的理由让她不要回去,毕竟人家的爷爷生病了,当孙女的怎么也该回去看看。

  “大&师,我会回来的。”风间美姬给了李子安一个承诺。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那祝你一路顺风,记得给我打电话。”

  风间美姬的情绪一下子就来了,眼眶有点湿润了,她张开双臂想要给李子安一个拥抱,却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她慌忙退了回去。

  陈晴从房门里走了出来,看着李子安和风间美姬,也不说话,那眼神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严厉。

  李子安有点尴尬,但还是打了一个招呼:“陈阿姨晚上好。”

  陈晴说道:“美姬,你先回屋吧,我和大&师聊聊。”

  风间美姬虽然有些不甘愿,但还是刷卡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她没有关门,陈晴却走过来拉上了房门。

  “陈阿姨,你想跟我聊什么?”李子安问。

  陈晴说道:“美姬的爷爷病了,我也去东瀛看看,机票我都订好了,明天一早就去机场。”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么突然,又在这样的时候,会不会……”

  他没有说出来,因为那不礼貌。

  陈晴却知道李子安想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回去不行。另外,我也想美姬离开你一段时间,我始终接受不了。”

  李子安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解释什么,只是说了一句:“那我祝你们一路顺风,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

  陈晴点了一下头。

  “另外,我会往美姬的账户打2000万,作为她这次磨镜的酬劳。”李子安忽然想起了这事。

  人家都要走了,还没有给钱。

  “你给她这么多钱?”陈晴很惊讶的样子。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是大&师,当然要大气点才行,我给多点,将来才好合作,毕竟这边还需要很多先进的光刻机。”

  这话是故意说给陈晴听的。

  你不让风间美姬跟我在一起,顾全的是你自己的感受,但牺牲的却是大家的利益。

  陈晴微微愣了一下。

  “晚安。”李子安道了一声晚安,转身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