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08章妻子的秘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978 2020-11-17 17:24

  余美琳说道“孩子叫李小美,你的姓,我的名。”

   李子安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你是想让我相信她是我的孩子吗?”

   余美琳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在误会什么,可是她的确是你的孩子,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带还在去做亲子鉴定。”

   李子安怒极反笑“我们结婚四年,我连你的手都没有牵过,你跟我说孩子是我的?”

   “你还记得吗,四年前我们结婚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我把你睡了。”

   李子安的脑袋瓜子里嗡的响了一下,当机了。

   结婚的那天晚上他的确喝醉了,第二天醒来余美琳已经走了。

   他和她做过吗?

   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天晚上恰好是我的危险期。”余美琳的语气平平淡淡,仿佛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然后我就怀孕了,生下了小美。”

   李子安沉默了好半响才说出一句话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

   李子安气道“我是孩子的父亲,可孩子都三岁了你才带回来给我看,你反问我告诉我有什么用,你什么意思?”

   余美琳淡淡地道“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可不只这一件。”

   李子安差点被这句话气倒在地。

   余美琳接着说道“我们余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我的父亲是余泰山,他是大江集团的董事长,那是一个家族企业,董事会成员都是余家的人。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续弦娶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李子安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说岳父岳母的事,感觉像是在听故事。

   “四年前,我父亲病倒,家族里的人争权夺利,我临危受命出任董事长,可是按照余家的规矩,掌舵的人必须是成家立业的人,所以我需要一个丈夫,所以我就跟你结婚了。为了让他们相信并无话可说,我硬着头皮睡了你,然后生下了小美。那样一个环境,你说我告诉你有什么用?”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眼神还是那么平静。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为什么是我?”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因为你淳朴,不会觊觎我们家的财产,另外我看过你,你长得好看,当时我又没有更好的选择,所以就选择了你。”

   李子安“……”

   淳朴什么的在这个时代差不多都是一个贬义词了。

   听她说了这许多,她跟他结婚就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而他的身上似乎就这一个优点入了她的法眼。

   “对不起,隐瞒了你这么久,也谢谢你照顾了奶奶四年。”余美琳的眼神里终于闪过了一丝愧疚。

   李子安的心里本来很气,可见她道歉和致谢,他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离婚的念头也没了。

   孩子都三岁了,怎么离?

   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世了,他知道父亲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他不想让他的孩子在没有父亲的环境里成长。

   “那你又为什么今天告诉我这些,还把孩子带回来了?”李子安问了一句。

   余美琳说道“我父亲康复了,我估计董事会很快就会解除我的职务,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没法再照顾孩子,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而孩子也需要父亲的陪伴,所以我这次回来是要带你和奶奶返回魔都。”

   李子安的心中泛起一丝苦涩,敢情他在她的眼里就只是一个保姆,存在的价值就只是照顾她奶奶和孩子。

   不过他倒也有自知之明。

   他一个农村人,连大学都没读过,跟她就等于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原因,她恐怕根本就不会考虑跟他一起生活吧。

   这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交易,没有半点感情基础。

   “你去收拾一下吧,然后我们就走。”余美琳说。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才点了一下头,转身去屋里收拾东西。

   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拿一只背包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内裤*袜子什么的。他舍不得那些从山上采回来的食材、药材,想带走,可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那些食材、药材都能买到,他这是要坐直升机离开,带上那些东西会惹人笑话。

   他都是当爸爸的人了,他要给孩子塑造一个光辉的形象。

   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李小美在院子里摘花,余美琳和林胜男不在,昆丽在旁边看着。

   她办事的速度还真快,这就回来了。

   李子安看着李小美,眼神有些发呆。

   林胜男说李小美长得像她妈妈余美琳,可是他却从李小美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影子。

   毕竟,帅是一种很强大的基因。

   李子安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小美,让爸爸抱抱好吗?”

   李小美仰头看着李子安,奶声奶气地道“你都不告诉我火星有没有花花和蝴蝶,我不要你抱。”

   李子安蹲在了李小美面前,难掩心中喜悦“那爸爸就告诉你,火星上没有花花也没有蝴蝶,地球才有,火星也许有煤炭,但是爸爸没在火星上挖煤。”

   “那你去干什么了?”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爸爸跟一个老神仙学本事,一学就是好几年。”

   李小美的大眼睛里顿时露出了崇拜的神光“哇,爸爸好厉害啊,你会变巧克力吗,你给我变一堆出来好不好?”

   李子安的脑袋又哐当一声当机了。

   “变一块也行。”李小美降低了标准。

   “爸爸回头给你变一堆巧克力,来爸爸抱抱。”也不等李小美答应,李子安一把就将李小美抱了起来。

   小家伙沉甸甸的。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以前李子安体会不到,现在体会到了,抱着李小美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阳一样让人舒服。

   “小美,要不要爸爸举高高?”李子安很想讨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儿的欢心。

   “什么是举高高呀?”李小美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新奇的神光。

   李子安双手将李小美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又放下来,再举上去,乐此不疲。

   “咯咯咯!”李小美笑个不停,那笑声银铃一般清脆。

   站在旁边的昆丽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不要摔着孩子。”

   李子安停了下来,却舍不得将孩子放下来,仍旧抱着她,他对昆丽说道“她是我的女儿,我当然会小心。”

   昆丽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嫌弃。

   李子安也不在乎,如果他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些年他恐怕早就累死了。

   李子安变着戏法的逗孩子玩。

   李小美平时哪有人跟她玩,难得有人跟她玩,很快就跟李子安打成了一片,咯咯笑个不停,开心得很。

   “不是我泼你冷水,你将面对的环境很复杂,那些人勾心斗角,一个比一个阴险,你能适应吗?”昆丽又跟李子安说了一句话。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有什么环境不能习惯?只要能跟小美在一起,什么环境我都不在乎。”

   “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昆丽说。

   李子安说道“是你把问题想复杂了。”

   “你的岳母高盛美是个阴毒的女人,她身边的人都很厉害,你有什么能力保护好美琳和小美?”昆丽的眼神中还是藏着一丝嫌弃。

   一个种田照顾老人的农村青年有什么能力?

   第一次见面,李子安本来没想把气氛弄得这么僵,可是这个昆丽有点过了。

   李子安笑了笑“昆小姐,不如我给你看个相吧。”

   昆丽微微愣了一下,讶然地道“你还会看相?”

   李子安淡淡地道“略会点皮毛,要不试试?”

   昆丽嗤之以鼻“不务正业。”

   李小美说道“小丽阿姨你试试嘛,我爸爸跟老神仙学过的,让他给你变巧克力,我们五五分。”

   李子安“……”

   昆丽瞅了李子安一眼,淡淡地道“试试就试试,不过你最好带点智商来忽悠我,不然我更看不起你。”

   李子安将精神集中了起来,大惰随身炉浮现在了脑海之中,炉身上每一个符号,每一个图案都绿芒闪烁,神秘而又神圣。

   意念之所指,秘法之所至。

   李子安的视线里,昆丽还是昆丽,可他的脑海之中呈现出来的却是被“解剖”的面孔,额头是额头,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面颊是面颊,甚至连人中和嘴唇都是分开的,且每一个部位都有秘法衡量。

   这就是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看相的秘法,剖相术。

   别家的看相就只是看个皮毛,就等于是体表检查。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剖相术却是核磁共振,彻底扫描!

   见李子安只是直盯盯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昆丽冷笑了一声“装什么神秘,你根本就不会看相对不对?”

   李子安这才开口说道“丁丑年七月初七生,也就是年的人,你命里背三七,一七去一魄,你不是长寿之人。”

   昆丽惊怒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还有,你咒我啊?”

   李子安没理她,接着说了下去“你鼻梁高挺,这本是好财根,可你鼻骨有节,这又是克夫之相。你是未婚之女,却眉有情痣一点开,你是不是交过男朋友,而他已经不在了?”

   昆丽目瞪口呆。

   李子安探出一手,淡淡地道“你在我手掌上随便画画,我说好你就停下。”

   昆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一根指头在李子安的手掌上随便画了画。

   她从来没有见过李子安,更没有给李子安看过身份证,可李子安却一口说出了她的生日。这还不算,他甚至算出了她曾经交过一个男朋友并且离世了。而那段伤心的往事,她就连余美琳都没有说过!

   “好了。”李子安将手掌缩了回来。

   昆丽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很是复杂。

   “你在我的手上画了一朵桃花,你的桃花运就要来了。”李子安说。

   “胡扯!”昆丽觉得她被调戏了。

   李子安不以为意,又说了一句“另外你在我的手上画了一坨屎,我看不出是什么屎,但你必然会踩屎。”

   “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一定打听过我,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坏心眼!”昆丽拔腿就走,她要去问问余美琳有没有跟李子安提说过她。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他算得准不准从她的恼羞成怒的反应里就能看出来,又何必画蛇添足的去求证?

   他又将李小美抱了起来。

   李小美奶声奶气地道“爸爸,小丽阿姨真的会踩屎吗?”

   “啊!”昆丽忽然一声尖叫,整个人就像是踩中了地雷一样一动不敢动。

   一团黄黄的东西从她的鞋底往两边溢了出来。

   她真的踩到屎了。

   那是一坨狗屎。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狗跑进来拉了一坨,偏偏就被她踩中了。

   “爸爸好厉害呀!”李小美拍着小手叫好。

   昆丽回头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就像是看见了鬼一样。

   李子安忽然感觉有点头晕。

   这剖相术竟然如此耗精力,真是小秘法大功耗啊!

   看来以后得慎用。

   昆丽在花池里清理掉了鞋子的狗屎,可脚上那股味儿却让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李子安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笑出来。

   “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是你算得准!”昆丽气呼呼地道。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又没有收你的相金,准不准你自己知道,这事就揭过了,不要再说了。”

   这时余美琳和林胜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余美琳的手里拖着一只行李箱。

   昆丽上前去接过了余美琳手中的行李箱,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余美琳是不是跟李子安提起过她,但最终没有开口。

   余美琳说道“子安,孩子给我抱吧。”

   李子安舍不得,却不等他说话,李小美就抢着说道“我就要爸爸抱。”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

   林胜男呵呵笑道“还真是亲生的,一来就黏上了。”

   余美琳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容“那我们走吧。”

   “爸爸,我要骑马马。”李小美说。

   “好叻,爸爸给小美当马马。”李子安将李小美放到了脖子上,一双双小心翼翼的抓着她的一双小脚,一边走一边学马叫,“嘶咻咻,嘶咻咻!”

   李小美拧起李子安的耳朵,然后凑到他的耳边悄声说道“爸爸,你给我变巧克力好不好,我不当着妈妈的面吃,她不会知道的。”

   李子安“……”

   孩子,你跟巧克力有多大的仇啊?

   片刻后,一架直升机从月牙村飞起,快速远去。

   全村的人都眼巴巴的望着。

   月牙村吴彦祖真的去吃软饭去了,而且还是直升机接走的。

   zhuixuchhan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