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1章菜比正派开挂的反派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99 2020-11-17 17:24

   轰!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进耳朵,那感觉就像是一股潮水涌进了一个水库,李子安的脑袋就是那个水库,方圆百米范围之内的声音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刘军正在往小洋楼的后门潜行,他刻意把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可他的脚步声在李子安的耳朵里却非常清晰,每一次落地的时候都像是一本书掉在了地上。

  风息在空气中流动,西南向,每秒大约七八米的风速,只是微风。

  远处的狗趴在狗窝里,鼻孔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刚才它或许只是发神经叫了几声。

  好几十只蚊子在周围飞动,寻找猎物,其中有八只已经发现了他,正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向他飞来,距离分别是十五米左右,十米左右,以及七八米左右。这大概是他之前两次在江堤上奔跑,出了汗的原因,不然蚊子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了他。

  还有许许多多昆虫在草丛、田间鸣叫。

  李子安的注意力锁定了二楼的那间亮着灯的窗户上,大脑处理声音有了针对性。

  刘军正在开锁,用的是类似钢丝之类的工具。

  国字脸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楼上的房间里有人在说话。

  “你给我买的包呢?”洪宝彗的声音,迫不及待的感觉。

  “等一下我拿给你看,不着急。”一个男人的声音,“之前你在电话里说有警察敲开了你的门,你再给我说说他们都问了你什么?”

  李子安心中一动,还是那个声音,而且更加清楚以后,那种合成音的感觉更为明显,也更接近那个音频之中的声音!

  另外,从声音的特征来判断,年龄应该跟失踪的黄波差不多,起码五十几岁。

  “你这个人怎么啰里八嗦的?”洪宝慧有点不耐烦,“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没问什么,就问我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班,然后就跟我说我们那里出了伤人的案子,疑犯跑到我们那片区躲起来了。”

  “是先问你名字和在哪里上班,然后才说你们那里出了伤人的案子吗?”

  “这有区别吗?”

  “别管,告诉我。”

  “先说有人伤了人,然后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三角眼麻子脸的凶犯。”

  那男子沉默了一下说了一句话:“通常,警察问人都会问你的情况,你是干什么的,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哪里上班什么的,他们不会一来就跟你说发生了什么事,除非他们想突出这件事。”

  李子安心中莫名有点佩服这个家伙了。

  之前他也听到了刘军和那个女警员与洪宝慧的对话,可他就没有想到这些,而这个家伙只是问了一下警察问话的顺序就心生警觉了!

  “我说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你魔怔了吧,说话神叨叨的,别废话了,快把包拿给我看看。”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贪财的女人啊,你已经处在很危险的境地之中了,你不知道吗?

  男子叹了一口气:“宝慧,这两年你跟着我,你很会照顾人,我也很喜欢你,可是……”

  “你究竟想说什么啊?”

  “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带你一起走的,我以为我不会被发现,我还有两天的时间做好安排,可是你今晚打电话来说警察来找你,我必须得走了,今晚就走。”

  “你要去哪里啊,这跟警察找我有什么关系?”洪宝慧好奇地道。

  李子安心里又是一声叹息,这女人的智商真让人捉急啊。

  刘军正蹑手蹑脚的穿过楼下的客厅。

  “我要去美国。”

  “你在那边有亲戚吗?”

  “算是吧,比亲戚还要可靠。”男子说。

  “那你可得带上我。”洪宝慧笑了,很开心,感觉相好的是个宝藏老头。

  “不,你得去另外一个地方。”

  “哪里?”

  “天堂。”

  “呸呸呸,你个糟老头子,你说这话不吉利。”洪宝慧假装生气,“你快把包拿出来给我看看,让我消消气,不然今天晚上我可不伺候你。”

  刘军正蹑手蹑脚的上楼。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你快点啊,上面就要杀人了你还磨磨蹭蹭,你以为你是在拍电影啊!”

  “我杀了人。”男子说。

  “陈大福,半夜三更的你开什么玩笑?”

  陈大福?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一直认为跟洪宝慧说话的男子就是失踪的黄波,突然变成陈大福,这让他感觉有点突然。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黄波盗走文物失踪,怎么可能还使用真名?陈大福,这一定是他使用的假名字。

  “我杀了我几十年的老朋友。”男人的声音阴测测的。

  “陈大福,你、你别吓我啊,我这人胆子特小……”

  李子安心中一动,杀了几十年的朋友,那不就是马福全吗?

  “宝慧,对不起,我也不想杀了你,可是你知道我还活着,所以我不能留下你。”

  “你说什么鬼话,你若不是还活着,难道你死了吗?你、你别过来!”洪宝慧后退,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不要害怕,不会很痛苦的,很快就结束了。”男子向洪宝慧逼近。

  “不……唔!”洪宝慧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是被掐住了脖子。

  李子安暗暗暗着急,都快出人命了,刘军还躲在门后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传来了一个放鞭炮似的踹门声,紧接着又是刘军贺刺的声音:“警察,不许动!”

  多么经典的台词!

  李子安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个洪宝慧虽然跟他没什么交集,但终究是一条人命。

  “臭婊子,你竟然敢带警察来抓我!”

  “放开她!”刘军吼道。

  李子安虽然没有在那个房间里,却也能从听到的声音里判断出那个房间里的情况。

  此刻国字脸正用手枪|指着“陈大福”,后者正用胳膊夹着洪宝慧的脖子,躲在她的身后。

  “别开枪啊。”李子安心里默念。

  砰!

  突然钻进耳朵里的响声就像是引爆了一颗手雷,李子安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就在这一刹那间,一个人突然撞开了二楼的窗户,掉在了后院里。

  李子安松开了捂住耳朵的手,刚才那炸雷也似的声音并不是开枪|的声音,而是人撞开窗户的声音。

  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李子安腾地站了起来,退开两步,仰头望向了二楼的窗户。

  二楼的窗户破了,窗户开站着一个人。

  那是五十多岁,身材高瘦,脸颊瘦长,留着一头短发,两鬓斑白,一双三角眼,眼神阴狠。

  李子安顿时傻眼了。

  他以为刚刚发生的情况是勇武过人的刘大队为了拯救人质洪宝慧,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男子踹下了二楼,却没想到被人踹下来的是刘军。

  这样的情况真的是让人始料未及啊。

  代表正义的国字脸未免也太菜了吧?

  还是,这反派开了挂?

  站在二楼窗户口的男子也看见了李子安。

  四目相对。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刘军说的话,本能的张开了嘴巴想要叫另一边的几个警察过来帮忙,却不等他叫出一声来,那站在窗户的男子突然纵身一跃,咚一声就跳到了后院里。

  这年头老头都这么豪横?

  “来人啊!”李子安吼了一声。

  墙头上人影一晃,那刚刚跳进后院的男子突然越过墙头,一脚踹向了李子安的脑袋。

  李子安本能的往后一仰,避开那踹向面门的一脚的那一刹那间,右脚勾起,踢向了男子的后背。

  砰!

  一脚命中。

  被踢的人没有反应,踢人的李子安却张大了嘴巴,这一脚他感觉踢的不是人的背,而是岩石!

  不过男子的身体还是因为李子安这一脚失去了平衡,落地的时候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男子转身。

  李子安也收腿扭腰,面对着男子。

  四目相对。

  “你是谁?”男子的声音阴沉得吓人。

  “黄波?”李子安说。

  男子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光,忽然抢身过来,一拳轰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的右手五指大张,抓向了男子的拳头。

  折枝拳。

  男子的拳头轰在了李子安的手掌上。

  李子安的意图是抓住男子的拳头,然后往反关节的方向推一下,运用真气重创男子的腕骨。然而,男子的拳头击中他的手掌的那一刹那,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便从男子的拳头冲击过来,他的腕骨顿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五指根本就不听使唤,别说是抓住男子的拳头了,就连握拳都握不了!

  男子侧身一脚揣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

  李子安一声闷哼,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小腹中翻江倒海般的疼痛,他的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出来,喷了好几米远。

  李子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是他误解了刘军,就这货的身手,就连他都被打得没脾气,一个普通的警察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不是正派太菜。

  这真的是反派开了挂。

  剧烈的疼痛被真气镇压了下去,李子安腰板一挺,从地上一跃而起。他的确打得很艰难,甚至可以说被揍得很惨,可毕竟是大惰随身炉附身的炉身,一身都是药,割开手掌放开水里煮都没有问题,挨几下揍算得了什么?

  “咦?”男子的嘴里发出了一个惊讶的声音,也就在那之后他突然启动,几步冲刺,身体借着惯性飞跃起来,一脚踹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想躲,可是男子的速度太快了,他刚刚想到躲闪的时候,那腿已经到了胸前了。他也不躲了,挺起胸膛迎上了那只大脚,同时一拳头轰向了男子的雀雀。

  嘭!

  咚!

  同时响起的不同的打击声里,李子安的身体再次倒飞起来,又是一口血喷出好几米远,然后撞在了围墙上。那围墙震动了一下,从他的后背下诞生出了好几条裂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