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94章肉香靡靡却催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89 2020-11-17 17:24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停。”李子安说。

  张博士将手指抬了起来,睁开眼睛,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高山和董曦的视线也都在李子安的身上,观察他。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神态端详。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相图长亮。

  之前大惰随身炉所吸收的信息以另一种方式呈现了出来,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呈现出了卦象。

  那是一个很特别的画面。

  一个昏暗的空间里,一块灰色的地砖上,一只蚂蚁在爬行。在灰色地砖的另一边,有一只僵死的虫子,蚂蚁已经探测到到了它的存在,正以它最快的速度向那只僵死的虫子爬去。

  突然,一只大脚从天而降,一脚将那只蚂蚁踩死在了灰色的地砖上。

  那是一只没有穿鞋子的女人的脚,肤色雪白,晶莹剔透,宛如冰雪雕琢出来的一样精致漂亮。玉足这个词,仿佛就是为它定身创作的。如果以这只脚为玉足的标准,那么世间恐怕再无第二只玉足。

  当初,卦象点亮一半的时候,这种3D动画形式的卦象出现过一次,这一次是从头到尾的3D卦象,甚至还是1280P的画质,就连蚂蚁的触角,还有那只女人的脚上的毛孔都清晰可见。

  卜图还没有点亮,可是卜卦这一块却已经开始增强了。

  动画演示,那肯定比一幅2D平面图画更直观清晰,也减少了猜测卦象有可能带来的误判。

  卦辞浮现:蝼蚁岂能窥天秘,肉香靡靡却催命,回头是岸留一命,莫[ 道死时方悔恨。

  前面的卦象结合卦辞,这是一个大凶之卦。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大^师,你卜到了什么?”张博士有些着急。

  李子安朗声说道:“蝼蚁岂能窥天秘,肉香靡靡却催命,回头是岸留一命,莫道死时方悔恨。”

  张博士讶然道:“这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这是一个大凶之卦,刚才我看见了你化身一只蚂蚁,爬向了一块肉屑,一只大脚从天而降,将你踩死。结合这卦辞,你有性命之忧。”

  “啊?”张博士顿时惊呆了,不知所措的看了高山和董曦一眼。

  高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大^师,我们请你来是帮忙调查张博士昨晚失踪和失忆的事,你怎么扯到了什么蚂蚁上去了?”

  唯有董曦的眼眸之中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她远比高山和张博士了解李子安,她相信李子安卜的卦。

  李子安淡淡地道:“高首长,蝼蚁岂能窥天秘,这句卦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芸芸众生在上天的面前就只是蝼蚁,张博士是蝼蚁,我也是蝼蚁,如果没那个天命非要窥探天秘,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高山的眉头皱得更高了,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李子安接着说道:“肉香靡靡却催命,这一句是说张博士现在所做的事情看似有利,但却是灾祸的开头,他若继续,他就会死。”

  “大^师,你所说的张博士所做的事是指他的研究吗?”高山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昨晚所发生的事更像是一个警告。”

  高山冷哼了一声:“我不管是谁,哪怕是什么天,它也别想吓唬我,没有任何困难能吓退我们!”

  李子安不好说什么,后面两句也懒得解了。

  他只是就事说事,人家听不听,那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再说了,疗养院的性子特殊,张博士的身份也很特殊,他现在负责的那些研究也根本就不是他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高山沉默了一下又说了一句:“大^师,不好意思,最近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有点控制不住我的火气了。”

  李子安说道:“我能理解,没事,我卜到什么我就说什么,别的事情我也管不了,总之万事小心,如果再发生什么不好的兆头,想想我今天说的话就行了。”

  高山点了一下头:“大^师,你有没有卜到什么线索?”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那只大脚从天而降踩向蚂蚁的画面。

  那只脚其实就是一个线索,那是一只女人的叫,冰雕玉琢,不像真实的脚,更像是用冰种翡翠雕琢出来的艺术品。他虽然没有看过姑师大月儿的脚,却在新地的神殿里看见过姑师大月儿的神像的脚,就是那样的。

  所以,张博士失踪这事在他这里已经破案了,就是姑师大月儿干的。

  可是这事能说吗?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给我几天时间,等我把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的事搞定之后,我再来琢磨这事,一有线索我就告诉你。”

  几天之后,如果姑师大月儿没有给他一个让他满意的答复,他就跟她翻脸,再不保护她的身份秘密。甚至,喜马拉雅山脉之中的禁地,他也懒得保护了。

  他保护姑师大月儿的身份,保护喜马拉雅山脉的之中的禁地,姑师大月儿却给他的老婆下毒,这是自己人能干的事情吗?如果没有一个能让他满意的说法,那就从此是路人了。

  “行,董曦你送大^师回去吧。”高山说。

  董曦说道:“大^师,我送你出去。”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提起合金工具箱跟着董曦离开,快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张博士。

  张博士又陷入了那种走神的状态,也不知道是还在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在琢磨他研究的那些东西。

  他虽然跟张博士没什么交情,但也算是普通朋友,如果因为继续“窥天秘”而死,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人都有自己的命。

  走出小楼,董曦才开口说话:“你卜的那一卦是说张博士有生命危险吗?”

  “嗯,我不是危言耸听,是真的,他的研究最好不要再继续了。”李子安说。

  董曦叹了一口气。

  李子安也而不好再说什么,她也是体制内的人,这种事情她就是拼劲全身的力气也改变不了什么。

  走了一段路,董曦又说了一句:“对了,你老婆……”

  李子安莫名紧张了一下。

  “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董曦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李子安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有,幸好我及时赶去了,不然就不好说了。”

  “没事就好。”

  “谢谢。”李子安说。

  “又跟我客气。”董曦一拳头打了过来。

  李子安没躲,心甘情愿的挨了一拳,熟悉的感觉,半轻半重。

  快到大门口的时候董曦停下了脚步:“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你回去吧。”李子安往门外走去。

  “等等。”董曦又叫住了李子安。

  李子安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你还有什么事吗?”

  董曦说道:“这几天有时间多看看新闻吧。”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却不等他问董曦看什么新闻,她就转身往回走了。他愣了一下也转身走出了大门,一边往莎尔娜停在路边的奔驰大G走去,心里也在琢磨这事。

  “看新闻,难道与那个黑锅有关?”他的心里这样想着。

  莎尔娜提前就打燃了火,李子安上车之后她就启动车子上了路。

  “我们是直接回去,还是去什么地方?”莎尔娜不问李子安来这里谈什么事,谈得怎么样,就问了这一句。

  李子安想了一下:“前面找个无人的地方停一下车。”

  莎尔娜斜眼瞅了李子安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李子安:“……”

  “噢,你是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思考是吗?”莎尔娜自己就纠正了过来。

  李子安的点了一下头。

  莎尔娜笑着说道:“那没问题,我还以为你想把我拐骗到野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子安没心情跟她开玩笑,只是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你的心情有点糟糕,还真是需要静一静。”莎尔娜也不开玩笑了。

  毕竟是心理学专家,她能看出李子安的心理状况。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打开了一款新闻APP看新闻。

  他直接略过了国内的新闻,因为国内不可能有黑锅让他背。

  他直接进入了国际频道看国际新闻。

  拜仁4比1胜切尔西,莱万一传一射状态神勇。

  巴萨3比1战胜那不勒斯进入8强,梅西1V5又进犯罪式进球。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新闻不是该放在体育频道吗?

  外国妹子花3个月时间炼出蜜桃体质,男友直呼受不了,原来是吃了这个。

  战神归来发现自家女儿住狗窝,战神瞬间怒了,一个电话十万将是来相见,一人打了战神一个耳光,就你逼事多……

  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子安接着往下刷。

  一则新闻进入了他的视线。

  灯塔冷战思维横行,白色房子房主扬言要强行华国互联网巨头ZJ公司出售人气APP,不出售就关停,完全抛弃自由市场准则,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吃相难看。

  李子安心中一动,难道是这事?

  如果是这事,这个黑锅怎么背?

  这时奔驰大G停了下来。

  莎尔娜说道:“李,你看这里合适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