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6章绑架大~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538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本来是不想去医院的,但是饭前他才许下承诺,以后遇到灾祸就来找他。人家的宝贝儿子被人捅了,他要是不来的话,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他还是来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已经动了手术了,人在ICU,不能探视。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很着急,请求医生让他们进去看看泰格雅度,但被医生拒绝了。

  李子安一直在旁边听着莎尔娜的翻译,直到那个医生离开之后他才上去安慰了一句:“众生皆苦,泰格雅度是在为你们消罪,他是在为你们受苦,不过你们放心吧,他不会有事。”

  “神僧,求求你救救我儿子,让他活下来,他是无辜的。”爱园雅度哀求道。

  李子安双掌合十:“爱园雅度施主,你放心吧,有我在,泰格雅度是不会出事的。”

  十六七岁的少年,生命力强大,要死当场就死了,送进ICU多半会活下来,所以他才敢装这样的逼。

  尼娅雅度也来安慰她的父母。

  李子安也懒得浪费口舌,该下的药已经下了,该进行的心理干预也做了。接下来就是下一个目标,那就是克鲁多。

  今天晚上估计尼娅雅度会留在医院里陪她弟弟,或者回家陪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不会来酒店烦他,他正好琢磨一下怎么下手。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中年白人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体型魁伟的黑人壮汉。

  李子安移目看去,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那个在双河村被他踢了一脚的库伯。

  上次库伯在双河村的时候,带的是一个白人青年,恐怕是为了避免刺|激到尼娅雅度,所以没带那个白人青年,带了两个黑人。那两个黑人壮汉一看长相和体型就不是什么善茬,要么是保镖,要么就是干脏活的枪|手。

  库伯大步走来,眼睛的视线一直在李子安的身上,那眼神锐利。

  尼娅雅度看见库伯,脸上的神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库伯也没跟尼娅雅度说话,他走到了阿山雅度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往走廊尽头走去。

  阿山雅度跟着也往走廊尽头走去。

  那两个黑人壮汉站在走廊里,神色冷漠。

  尼娅雅度说要过去,结果被两个壮汉拦了下来。

  她担心会惹到阿山雅度不高兴,没有强行要过去,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在走廊的尽头停下了脚步,低声交谈着什么。

  李子安听不见两人说话的声音,但他却能猜到库伯代表的是克鲁多来跟阿山雅度说话,不然阿山雅度不会这么配合。

  说话间,阿山雅度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那眼神显得有些奇怪。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我虽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库伯怀疑我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毕竟我那一脚踹得那么狠。库伯怀疑我,那就等于是克鲁多怀疑我,要采取什么行动了。”

  就在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耳朵里想起了孟刚的声音:“老板,我在医院的门口看见了那个白人小子,他身上带着家伙,我担心他会对你下手,要我处理掉他吗?”

  李子安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我的神,你去哪?”尼娅雅度问。

  李子安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尼娅雅度一听是去洗手间就没说什么了,留在那里陪着爱园雅度。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李子安才说道:“现在我可以说话了,他一个人吗?”

  孟刚的声音:“一个人。”

  李子安说道:“不用管他,他不敢在医院动手。”

  “收到。”

  莎尔娜的声音:“李,那个库伯应该是怀疑上你了,他没带那个枪|手进来,我担心是想跟踪你,然后伏击你。”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待会儿你们不要现身,也不用管我,只管跟着我走就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手,只管跟着就行。”

  “收到。”孟刚的声音。

  “就算他拿着枪|指着你,我们都不管吗?”莎尔娜的声音里带着担忧。

  李子安说道:“不用管,我估计他们想绑架我,然后审问我,我满足他们的心愿,如果运气好的话,我就可以接触到克鲁多了。”

  “好吧,那你小心点。”莎尔娜说。

  “嗯。”李子安结束了通话,进了医院的公共洗手间,一股刺鼻的氨味顿时扑鼻而来,地上也脏得一逼,他跟着就退出去了。

  这神奇的地方,撒个尿都这么困难。

  李子安返回了ICU旁边的走廊,阿山雅度和库伯已经结束了交谈。库伯带着那两个黑人壮汉往外走,他站在路边让三人过去。

  走到李子安身边的时候,库伯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子安,问了一句:“请问大|师叫什么名字?”

  李子安双掌合十,微微颔首:“众生皆苦,我叫灯。”

  “灯?”库伯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大|师从哪座寺庙来?”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从来处来。”

  库伯笑了笑:“很高兴认识你,灯大|师。”

  李子安面带微笑,再颔首。

  库伯带着那两个黑人壮汉走了。

  李子安看了一眼库伯的背影,也转身往雅度家一家三口走去。

  “神僧,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我还有事要处理,我就失陪了。”阿山雅度说。

  李子安双掌合十:“阿山雅度施主,一切都会好的。”

  阿山雅度又对尼娅雅度说道:“尼娅,你和你妈今晚就留在这里,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好及时处理。”

  母女俩各自应了一声。

  阿山雅度也走了。

  李子安说道:“我的灯,我也该走了。”

  尼娅雅度说道:“我开车送你回酒店。”

  李子安说道:“不用,你留下来照顾你弟弟吧,我也想在大街上走走,体会一下众生疾苦。”

  说完,他双掌合十,微微欠了一下身,然后转身离开。

  不得不说,大|师装神僧,那真的是很入味。如果他身边再跟三个徒弟,牵一匹白马,后世之人恐怕会说他是21世纪来天竺取经的大灯和尚。

  尼娅雅度目送李子安走远,眸子里满满都是不舍。

  “尼娅,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爱园雅度问了一句。

  尼娅雅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那是神迹,我们就那么相遇了。”

  爱园雅度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懒得说了。

  李子安来到了医院的大厅,夜间没多少人,有什么人一眼就能看清楚,库伯和那两个黑人大汉已经走了,他也没有看见那个白人枪|手。

  耳朵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老板,他在外面左边的墙角后埋伏着,你出来往左走就能遇见他。”

  “知道了。”李子安回了一句,出了大厅。

  “老板,你确定不需要我出手处理吗?”孟刚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不需要,我巴不得他绑架我,这个鬼地方我多待一天就难受一天,我想尽快搞定,然后我们去西地看看。”

  “收到。”孟刚结束了通话。

  出了医院大门,李子安往左边走去。

  那墙角就到了,没有路灯,黑黢黢的一片。

  李子安放慢了脚步,在有灯光的地方走。

  对方显然是怀疑他拿走了优盘,也是本着那优盘来的,所以东西没有倒手之前不会开枪|射他。可即便是知道对方不会开枪,他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很快就迈过了那个墙角,李子安继续往前走,并没有看那墙角一眼。

  一个人影从墙角走出来,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鸭舌帽,帽檐拉得低低的,看不见他的脸。

  李子安听见了脚步声,他没有回头去看,不过也知道是那个白人青年。

  走了十几米远,一辆福特猛禽皮卡车从对面驶过来,速度很慢。

  正是在双河村见过的那辆车。

  白人青年突然加快了脚步,转眼就追上了李子安,一支手枪也抵在了李子安的后背上:“不许动,不然杀了你!”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说了一句:“我没钱,你找错人了。”

  这话根本就不用莎尔娜教,他自己就能说。

  毕竟,练了这些天的英语,进步是有的。

  “找的就是你!”白人青年用枪戳了一下李子安的后背。

  这时那辆福特猛禽皮开车停在了两人的身边,后车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黑人大汉,驾驶车辆的也是一个黑人大汉,这两人正是刚才跟着库伯来医院的黑人保镖。

  “上车!不然杀了你!”白人青年推了李子安一下。

  李子安一个趔趄,伸手撑住了车门。

  白人青年举起枪柄就砸在了李子安的后脑勺上,凶悍地道:“上车!”

  李子安这才松开手爬上车。

  那个白人青年跟着也爬上了车,并关上了车门。

  开车的黑人壮汉挂挡起步,一脚油门,福特猛禽往前冲刺。

  白人青年冷眼看着李子安,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李子安双掌合十:“众生疾苦,三位施主,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闭嘴!”白人青年恶狠狠地道。

  李子安闭上了嘴巴。

  众生疾苦不疾苦不清楚,但你待会儿肯定会很疾苦。

  一辆三菱越野车跟了上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