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8章奉旨出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83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看了一眼余诗曼的挽着他的胳膊的那只手。

  其实不是手的问题,是球的问题,小姨子这是带球挽手。

  这事要是发生在足球场上,裁判那是要吹哨的。

  余美琳没有在这里,她的约法三章里也没有这一条,好像也不违规。

  李子安只有那么一刹的不适,但转瞬就自然了,要想钓鱼,肯定要下饵,白钩是钓不到鱼的。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挑衅:“怎么,你不是要跟我约会,跟我开房吗,我不过是挽着你的手,你都不敢出门了吗?”

  李子安笑了笑,往门口走去。

  “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大伯的女婿,前任董事长的老公,我这个小姨子挽着你的手走出去,你就不怕被大伯知道,被我姐知道吗?”余诗曼的灵魂拷问。

  “呵呵。”李子安伸手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迈步往门外走去。

  余诗曼却松开了李子安的手,眼神里也多了一点惊讶和不敢相信。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不是说我不敢吗,是你不敢吧?”

  “你真的不怕?”余诗曼还是不敢相信。

  “万一我对你是真心的呢?”

  余诗曼顿时愣住了。

  姐夫跟小姨子公然勾搭,这事要是传到余美琳的耳朵里,这臭不要脸的姐夫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可是他居然如此坦然,一点都不担心,这事真的好奇怪。

  难道……

  这臭不要脸的姐夫真的是真心的?

  “敢不敢?”这下轮到李子安挑衅了。

  余诗曼冷哼了一声:“哼,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她又凑了上去,带球挽住了臭不要脸的姐夫的手。

  李子安携余诗曼走了出去。

  他的心里虚吗?

  一点都不虚。

  这就是昨晚给余美琳行动报备的好处。

  女王点头,这差不多是奉旨出轨,有什么好怕的?

  一出门就遇见了正从大办公区走来的余家明。

  余家明顿时愣了一下,脸上也是一个奇怪的表情。

  尼玛,你们这也太嚣张了吧?

  大办公区里,一双双眼睛看过来,然后就是一张张惊呆的面孔。

  “那不是……前董事长的千金吗?”

  “对,就是他,虽然只来过一次,可我记得他的脸。”

  “长得帅的果然都是渣男啊。”

  “吃软饭的就是吃软饭的,前董事长离职了,他就跟三总的千金勾搭上了。”

  “人家有吃软饭的本钱啊。”

  “渣男……”

  大办公区里一片嘀嘀咕咕的声音。

  李子安的内心毫无波动,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那些嚼舌头的话传进余家明的耳朵里,他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他是注定要成为大江集团董事长的人,自己的妹妹和姐夫公认勾搭在一起,还被人这样一轮,他的面子上真的过不去。

  他大步向余诗曼和李子安走来,不停的向余诗曼眨眼睛。

  余诗曼是何等聪明的女人,她跟着就抽手,可是李子安的胳膊却将她的手夹得死死的,抽不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余泰山也从董事长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然后就看见了余诗曼挽着李子安的手。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卧*槽!

  那人*渣居然在这里勾搭小姨子!余泰山真个是旧仇之上又添新恨,他大步向这边走来,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

  他虽然不喜欢余美琳,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闺女,他欺负可以,别人欺负那肯定不行。

  李子安这才松开余诗曼的手。

  看样子老丈人是要跟他动手,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好还手,因为怎么都是他理亏。

  余诗曼也紧张了起来。

  余家明慌忙迎向了余泰山:“大伯,这是一个误会,你冷静一点。”

  “你给我滚开!”余泰山心里本来就恨余家明,哪里还给面子。

  余家明挡在了余泰山的身前。

  余泰山伸手去推余家明,怒气冲冲地道:“你给我滚开!我要打死那个人*渣!”

  余家明挡了一下,没让。

  李子安慌忙闪人。

  余诗曼这才回过神来,也慌慌张张的跟着李子安往外走。

  余泰山推开了余家明,追了两步没追上,累得喘气,他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指着李子安的背影:“你个人*渣,你就等着美琳跟你离婚吧!”

  李子安回头看了余泰山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

  余泰山怒极,脱掉一只皮鞋照着李子安砸了过去。

  可他哪有那么好的准头,那只皮鞋飞向了余诗曼的脑袋。

  眼见那只皮鞋就要砸到余诗曼的脑袋的时候,李子安忽然一抬腿,一个侧身踢将那只皮鞋拦截了下来,踢落在了地上。

  大办公区里一张张惊呆的面孔。

  姐夫公然勾搭小姨子就算了,还当着老丈人的面英雄救美!

  这渣男简直炸到了化境啊!

  李子安一把拉住了余诗曼的手:“走!”

  余诗曼哪里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心乱如麻,不敢面对暴怒的余泰山,只得任由臭不要脸的姐夫拉着她的手逃走。

  “畜生!人*渣!”余泰山暴跳如雷。

  余家明悄无声息的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你给我站住!”余泰山转身过来,怒视着余家明。

  余家明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大伯,你有什么事吗?”

  余泰山指着余家明的鼻子:“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兄妹俩在打什么算盘?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资格做大江集团的董事长!”

  余家明的嘴角抽了一下,眼神之中有着明显的怒意,可是他并没有发作。

  一个拍马屁的职员将于泰山的皮鞋捡了回来,蹲下放在了余泰山的脚边:“董事长,您的鞋,要我帮你穿上吗?”

  “滚!”余泰山吼了一声。

  那个拍马屁的职员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电梯里,李子安笑容满面。

  他想起老丈人那气得要死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这样不好。

  可这样真的很开心啊!

  余泰山欺负和算计余美琳,愧为人父。老太君走了,他更是连葬礼都不来参加,愧为人子。这样的人,还认个锤子的老丈人。

  余诗曼忽然粉拳砸在了李子维的胸膛上,嗔怒道:“你还有脸笑!”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不能笑吗?我老丈人气得那么厉害,我真的担心他会心肌梗塞。”

  余诗曼:“……”

  实锤了,渣男本渣。

  李子安说道:“诗曼,你要是后悔的话,现在可以退出。”

  余诗曼瞪了李子安:“现在整个公司都知道了,你让我退出,你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卖给我,然后再让二叔支持我哥,我就退出。”

  “那我可就亏大了,我怎么也得给汉克戴几顶绿帽子才行。”李子安说。

  “几顶?你还真是不要脸,贪得无厌!”余诗曼顿好气的样子。

  李子安看着她:“不行吗?”

  余诗曼举起了右掌,五指微分。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这个小姨子一边骂他不要脸,说他贪得无厌,却又举手表明要给汉克带五顶绿帽子。

  “哼!我就知道你不满足,你个臭不要脸的。”骂完,余诗曼又将左手举了起来,五指微分。

  李子安:“……”

  他心里好奇怎么1楼还没有到,移目看了一眼才发现没有按键。

  他把余诗曼的右手抓住,拉过去戳了一下数字“1”。

  这也是在暗示小姨子,只要一顶绿帽子就行了,不过小姨子能不能领会到他的意思,还有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董事长办公室。

  啪!

  余泰山将一只名贵的紫沙杯摔碎在了地上。

  闻声进来的唐秘书慌忙去收拾茶杯碎片。

  “出去!”余泰山怒斥道。

  唐秘书不敢触董事长的霉头,连话都不敢说一句,跟着就出去了。

  余泰山又将电话机摔在了地上,还踏了两脚。

  可是他心中的怒气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强烈了。

  他真的好气啊!

  那人*渣女婿不但不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转让给他,反而还跟老三家的余诗曼勾搭在了一起,这明显是要跟老三家合伙起来整他这个老丈人!

  好几分钟之后余泰山才稍微冷静了一点,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余美琳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了余美琳的声音:“爸,什么事?”

  “你嫁的好男人今天来公司了。”

  “子安是大江集团的股东,也是董事,他去公司也很正常。”

  余泰山忍着心中的怒气:“你让他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转让给我。”

  “那你得跟他说。”余美琳的语气淡淡。

  “混账!你也来气我是不是?”

  余美琳沉默了。

  “亏你还这么护着他,你知道他今天在公司干了什么吗?”余泰山改变的策略。

  “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工人勾搭余诗曼,两人手拉着手好亲热的样子,被我撞见了,我要教训余诗曼,那小子居然还护着余诗曼!”

  余美琳又沉默了。

  “美琳,我始终是你的亲爹,家兴也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那百分之五的股权本来就该是家兴的,我不管,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爹的话,你就让那小子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转让给我。”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事你得跟子安说,跟我说没用。”余美琳的声音还是平平淡淡。

  “他都跟余诗曼勾搭在一起了,明显是要联合老三家推翻我,你就不管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

  余泰山怒了:“混账!他勾搭余诗曼也跟你没关系吗?”

  “子安是男人,他又不吃亏,我紧张什么?”余诗曼说。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余泰山呆若木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