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1章史上最尬相亲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00 2020-11-17 17:24

  白家父子的视线同时聚集到了李子安的脸上,父子俩的反应也是雷同,奇怪和讶然。

  这样的相亲宴,怎么会冒出一个什么大%师来?

  尤其是白锐,听到杜枝山说出李子安的身份是大%师的时候,嘴角更是浮出了一丝不以为然的意味。

  这也正常,大%师这个概念现在其实跟大葱差不多。抖音上,那些拿着注射器滋墨宝的所谓大%师还少了吗?

  不管白家父子是什么样的反应,李子安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子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白崇山,北方集团的老总,这位是他的儿子白锐,也是北方集团的少总。”杜枝山跟着又给李子安介绍了一下白家父子。

  虽然不用介绍李子安也知道对方二人是谁,但他还是打了一个招呼:“两位白先生好。”

  “你好。”白崇山淡淡的回了一句。

  站在他的角度,似乎跟李子安这样的所谓大%师打个招呼,那已经是给足了杜枝山和李子安面子。

  白锐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这就算是回应了。

  这似乎还是看在杜枝山的面子上点了一下头,如果不是看在杜枝山的面子上,他似乎连看都懒得看李子安一眼。

  北方豪门,京都地面上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有这样的傲气也不奇怪。老皇城里面的普通老百姓的身上都有一股傲气,更别说这二位了。

  杜枝山很想三人握握手什么的,可是观察了几秒钟,他发现双方都没有主动伸手的意思,气氛也莫名尴尬,他跟着就转移了话题:“坐坐坐,我们喝茶,边喝茶边聊。”

  不等杜枝山招呼,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姐就沏了茶来。那是钟福的一个亲戚,也姓钟。杜家的人,小辈的就叫一声钟姐,到了杜枝山这里自然就以小钟来称呼了。

  “小钟,这里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杜枝山说。

  “是,老爷。”小钟下去了。

  这应答中规中矩,彰显的是杜家的家风。

  白家父子俩入座,也不说话,老的看着杜枝山,小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两个姓白的,同样也不说话。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杜枝山也很尴尬,他知道白家父子是想李子安离开,他其实也想李子安离开,那样才好谈相亲的事儿。

  可是李子安却像是一尊菩萨一样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偏偏他又不好开口。李子安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了,现在更是他儿子的师父,杜武那小子又把李子安当成偶像来崇拜,他怎么好开口让李子安离开?

  李子安不是看不懂三人眼睛里的“弹幕”,可他就是脸皮厚,他就要坐在这里破坏这次相亲。

  白家父子不爽?

  那就对了,他们不爽,他就高兴。要是白家父子爽了,杜林林就该哭了。

  也许是磁铁的同极相斥,儿子磁铁还长得贼好看的原因,白锐越看李子安越不爽,他打破了客厅里的沉默,“这位大%师,你应该还有别的什么事吧?”

  李子安笑了笑:“我没事,你有事吗?”

  大%师的脸虽然好看,可是那厚度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白锐差点没被这句话噎住喉咙。

  就他这个层次的人,他很少接触到不要脸的人,不想就遇上了,而且还是一个极品。

  如果不是老爹白崇山和未来岳父杜枝山在这里,他早就发火了。

  可是今天他得忍着,他要给未来岳父和未来媳妇留一个好印象,不能让杜家的人觉得他是一个暴脾气的人。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和我们爸有些话想和杜叔叔单独聊聊,你看你这边要是没事的话……”白锐已经把话说得非常客气了,对他来说这也是很难得了。

  杜枝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未来女婿这么讲礼,这让他老怀欣慰。更为难得的是这话说得很体面,在关键处打住,连请人离开的话都没有直接说出来,却有人让人听明白,这说明情商也高。未来女婿如此优秀,这让他怎能不高兴?

  白崇山移目看着李子安,很客气的笑了笑,眼神之中还刻意带了一点谢意。

  这意思是说,谢谢你离开。

  然而,李子安却还是面带微笑的坐在沙发上,白家父子俩还有杜枝山都看着他的时候,他还慢吞吞的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汤,品起茶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锐的心里忽然有一股抓起身前的茶杯,高高抡起来往帅比安脸上砸过去的冲动。

  可是,他得忍。

  相亲这种特殊情况下,第一印象比什么都重要。

  “不知道这位大%师是因为什么被人称作是大%师的,你在某个领域应该拥有极高的造诣吧?”白锐的语气里带了点讽刺的意味。

  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在很多领域都拥有极高的造诣。”

  他这话一出口,白崇山都有想拿茶杯给他砸过去的冲动了。

  这尼玛太不要脸了吧?

  “比如?”白锐还是很克制。

  李子安淡淡地道:“医、卜、星、相,我样样都很精通,在武术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你们别看我年轻啊,单就武术这一块,你们所认识的,包括你们所能想象到的什么门派的传人,什么比赛的冠军,什么功夫影帝,应该都打不过我。”

  讲真。

  白锐真的好想站起来,给这帅逼来一个——呵tui!

  “呵呵呵……”白崇山气极反笑。

  给他的感觉,这人怕不是一个缺心眼儿。他心里也好奇,杜枝山这样一个人物,应该是什么世面都见过了,怎么还会把这样一个傻缺当做上宾?

  楼梯尽头,杜林林已经站了好几分钟了。客厅里的四个男人的对话,她都听在耳朵里。她早就听出了白家父子里的不满和讥讽,可是李子安却还厚着脸皮坐在那里,为她坚守岗位,努力的破坏这次相亲。

  她的心里暖暖的,也满满都是感动。

  客厅里,杜枝山说道:“子安可没开玩笑,他是真正的大%师,当初我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如果不是子安,我恐怕也认识不了二位。”

  白崇山笑着说道:“我当然相信杜兄的话,不过有时候或许是另外一种情况,毕竟现在这个世上装神弄鬼的人可不少,一不小心就上当受骗了。”杜枝山想要反驳白崇山的话,可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如果他反驳白崇山的话,白崇山肯定会认为他偏袒李子安,白崇山甚至会认为他在说他乱说,那么这次相亲宴恐怕就提前掀桌子了。更别说,他还指望怎么与白家合作,拿下这次的电动汽车的项目。

  心里有了这些顾忌,杜枝山的嘴巴就闭上了,他心里其实也有些奇怪和郁闷,平常大%师的情商都很高,这会儿怎么就变成负数了,离开不就好了吗?

  白崇山以为他说了这话,李子安会生气,可是他看李子安的时候,却发现那帅逼的脸上还是笑容可掬。

  李子安似乎是永远不会生气的人,哪怕是吐他一脸口水,他也会微笑着擦干净。

  白锐说道:“杜叔叔,要不我们去你的书房谈吧。”

  杜枝山又为难了,他要是带着白家父子俩去书房谈,把李子安撂这里,那他肯定就得罪李子安了。与白家合作的项目固然重要,白锐这个未来女婿他心里也中意,可是大%师却不能得罪啊。

  他是一条腿进过鬼门关的人,对死亡的恐惧远比常人深刻,也就比常人害怕死。跟大%师保持好关系,那就等于多了一张保命符,万一哪天又有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他还指望着大%师把他拉回来,要是把大%师得罪了,那还拉个锤子啊。

  白崇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是越来越搞不懂杜枝山为什么这么尊敬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却敢自称大%师的缺心眼了。

  就在杜枝山左右为难的时候,杜林林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的身上穿了一袭蓝白撞色抹胸裙,上面露一双香肩,下面露一双大长腿,中间两座大山竞比高,一条深沟若隐若现。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套肉色的船袜,一双玉足也是若隐若现,裸%露在空气中的脚踝白皙娇嫩,宛如美玉雕琢而成。

  她本来就有1米75的高度,一双7寸高跟往脚上一穿,那就1米8出头了。而且她常年练武,身材极其匀称,身上就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线条的美感让人无可挑剔。再加上一张略带点西域基因的美丽脸庞,真的是美不可方物。

  突然登场的杜林林,就连李子安也看得呆了一下。以前他觉得杜林林的身上肯定有很多肌肉,毕竟是从小练武的女人,可没想到换上抹胸群的她如此修长柔美。

  白锐的眼神也微微呆了一下,那眼神也掩藏不住一点放光的感觉。他看过杜林林的照片,是觉得很漂亮,却没有想到看到真人竟然如此惊艳。

  白崇山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未来儿媳妇这么美,白家后代的基因也必然好上加好,更为优秀。

  杜林林往四个男人走来,她只是看了白家父子俩一眼,然后她的视线就落在了李子安在身上,然后就移不开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可她心目中的公子怎么也轮不上白锐。

  有大%师帅吗?

  有大%师本事大吗?

  有大%师那么温柔又有趣吗?

  有大%师那样的多功能绝学吗?

  都没有。

  那你还有脸来相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