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1章妈妈你咬过爸爸没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20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笑着说道:“大舅子,你这么着急走干什么,再聊两句吧。”

  余家豪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李子安,眼神阴狠:“你还行,算我看走眼了,不过这改变不了什么,你们知道我的条件,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完,他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挤着一群偷听的人,慌忙让开了路。

  余美琳呵斥道:“你们看什么看,回去工作!”

  一群人这才散去。

  昆丽正好走来,也给余家豪让开了路,随后.进门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余家勇还跪在地上,紧张得很,再加上疼痛和焦虑,他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受伤的田园犬。

  昆丽讶然道:“发生了什么?”

  李子安说道:“美琳,怎么处理这个家伙你做决定吧。”

  余美琳淡淡地道:“余家勇,你走吧,走之前把你的辞职信交给昆丽。”

  “我马上走。”余家勇跟着就爬了起来,慌不择路的往门口跑,生怕余美琳或者李子安改变主意。

  “美琳,发生了什么?”昆丽又问了一句。

  “待会儿再说,你跟去看看,把余家勇的辞职信拿到手。”余美琳说。

  昆丽点了一下头,又折身离开了办公室。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子安,你怎么知道余家豪另有目的?”

  李子安说道:“我不是给你算了一卦吗,我自然知道。”

  余美琳好奇地道:“你都算出了什么,给我说说。”

  换往常,李子安早就说了,可是这次的卦辞的后两句预言了他和沐春桃的事,那是能跟她说的吗?

  “怎么,不能跟我说吗?”余美琳更好奇了。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在我手心里画了一只鸟,一个鸟窝和一只狼,还有一根树枝。”

  余美琳讶然道:“这都成一幅画了,我画了那么多东西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相由心生,卦象也与你的气运境遇而生,你自己不知道,我知道。”李子安说。

  “你就凭这些知道余家豪是冲着奶奶去的,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啊?”余美琳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又说道:“你算卦有卦辞,这次的卦辞是什么?”

  李子安绕了这个圈子本就是不想说卦辞,她却追问起卦辞来了,怎么跟她说?

  “你快说呀。”余美琳催促道。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这一卦的卦辞是,鹊巢鸠占是迷雾,狼子野心另有招,家门外有虎豺狼,同舟共济可破局。”

  卦辞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么一改就没猫腻了。

  更何况,他跟沐春桃本来也没什么啊。

  余美琳念了念这卦辞,还是有点困惑:“我隐约知道这卦辞不好,可我也看不出余家豪是在打奶奶的主意呀,你给解解。”

  李子安说道:“你不是画了一只鸟吗,在那鸟窝里,树枝下有一只翘首望着鸟的狼,我们一家三口肯定不是那只鸟,那只鸟代表奶奶。那只狼就是余家豪,他是冲着奶奶去的。他如此逼迫你,为的不是你的房子,是奶奶手中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

  余美琳恍然明白的样子:“原来是这样,你算得还真是准啊,那后两句是什么意思?”

  “那个……后面两句说的是你的境遇很糟糕,想算计你的坏人有很多,但我们一家人同舟共济就能走出困境。”李子安说。

  余美琳咀嚼着李子安的话。

  李子安却在一旁暗暗自责。

  这样骗老婆好吗?

  不过也就只是心虚自责了一下下而已,他很快就释然了。

  余美琳是他老婆没错,可只是名义上的,她跟他分房睡,结婚四年就收过一次作业,而且那一次还是他喝醉了的情况下。她都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义务,如果不是李小美他都跟她离婚了,这样的关系又怎么能算是骗老婆呢?再说了,他和沐春桃清清白白,什么都没发生,他又何必心虚自责?

  “子安。”

  “嗯。”

  “以后不要再说我肚子里有孩子的话,好吗?”余美琳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

  他熟悉的那个余美琳又回来了。

  之前他说余美琳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那不过是吓唬余家勇的,但现在他也懒得去解释了。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打开了,李小美出现在了门口:“爸爸,动画片演完了,电视里面的人在咬人。”

  “什么人在咬人?”余美琳走了过去,将李小美抱了起来。

  李子安也来到了休息室的门口,一眼就看见电视机屏幕里有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亲嘴,他慌忙走进去拿起遥控板将电视机关上了。

  余美琳责备地道:“你看你给孩子看的什么节目?”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刚才还是动画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这节目了,可能是换节目了。”

  余美琳皱着眉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李小美说道:“妈妈,电视里的那个叔叔咬了那个阿姨,那个阿姨疼吗?”

  “这个……”余美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子安故作严肃地道:“小美,小孩子家哪有这么多问题,有些问题等你长大了自己就明白了。”

  李小美说道:“不懂就要问,这是汤老师教我的。”

  李子安无言以对。

  “爸爸,你咬过妈妈吗?”李小美又冒出了一个新问题。

  李子安的脑袋当场就当机了,也尴尬得要死。他忍不住看了余美琳一眼,却发现余美琳也在看他,脸上还有一丝红晕。

  两个大人的视线只是接触了一下,跟着又各自移开了。

  李子安心中其实也很想知道,四年前的那天晚上,余美琳在吃自助餐的时候,有没有咬过他。

  大概率是没有的,可也保不准余美琳兴致起来之后咬了他。可即便是咬过他,她大概也不会承认吧?

  “小美,你再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妈妈可就生气了,要打你的屁^股。”余美琳凶凶的样子。

  李小美翘起了小嘴:“不问就不问,你这么凶干什么?”

  余美琳瞪着李小美:“你还说,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李小美的小嘴一瘪,眼见就要哭出来了。

  李子安心疼了,跟着伸手把李小美抱了过来:“你对孩子这么凶干什么,孩子的好奇心本来就重,问你个问题也没什么,你至于生气吗?”

  “你怎么……”余美琳欲言又止。

  李小美趴在李子安的肩头上,眼泪花花的冲余美琳吐了一下舌头。

  余美玲好气又好笑:“你就惯着孩子吧,惯坏了可有你后悔的。”

  李子安不赞同这句话,不过也没跟余美琳争论。

  夫妻之间的争论,往往会变成吵架,对孩子的影响也很大。真正的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他和余美琳还是一对塑料夫妻。

  “你陪孩子在里面玩吧,我还有工作要做。”余美琳往她的办公桌走去。

  这时昆丽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只信封。

  那只信封里装的应该就是余家勇的辞职信。

  余家勇辞职,保卫科科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李子安很想过去聊两句,推荐那个魏大壮当保卫科的科长,可是想了想又放下了这个念头。

  这里是余美琳的公司,又不是他的工作室,他只是来帮忙的,如果他干预太多,没准还会让余美琳觉得他在算计什么,等于是自寻烦恼。

  “爸爸。”

  “嗯。”

  “你的女儿受委屈了,你变一个戏法让她开心好不好?”

  李子安:“……”

  “你不给我变戏法我就哭给你看。”李小美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是在威胁你爸爸吗?”

  李小美眼泪花花地道:“我要是哭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宝贝女儿了。”

  李子安目瞪口呆。

  为了吃块巧克力,你竟然以死相逼?

  李小美同学,你还真是头角峥嵘,骨骼清奇的奇才啊!

  “好吧好吧,爸爸给你变。”李子安拿小棉袄没辙,抱着她进了休息室,并用脚后跟关上了门。

  他给孩子吃巧克力,被余美琳那只母老虎看见了,肯定又少不了一番责备。

  戏法变完了,李小美美滋滋的吃着巧克力,一个人玩耍。

  李子安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咕咕。

  微信收到了一则新消息。

  李子安点开看了一眼,是来自金刚萝莉的消息:方不方便说话?

  李子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忽然又觉得自己的举动很好笑,正常交流,他心虚什么?

  他回了一句:方便,什么事?

  金刚萝莉:我联系过那个文生了,他明天过来。

  李子安回道:这么快?

  金刚萝莉:人家肯定是有难处啊,着急着解决,不然也不会亲自飞过来。

  李子安回道:也对,他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金刚萝莉:他说明天一早的飞机,估计明天中午到我家里来,你提前安排好啊,不要到时候被余美琳堵在家里出不了门,那就不好玩了。

  李子安:……

  金刚萝莉:我刚才敲你家门来着,没人应,你们一家人都出去了吗?

  李子安回了一句:我跟美琳来她公司了,我在公司里带孩子,奶奶去念佛去了,家里没人。

  金刚萝莉:原来是这样,那晚上来我家聊聊,我给你留个门。

  李子安:……

  金刚萝莉:就这么说定了,晚上见。

  李子安在沙发上发了一下呆,等到李小美吃完巧克力,他抱着李小美出了休息室。

  余美琳正在和昆丽说事。

  李子安说道:“美琳,我估计也没什么事了,我想带孩子回家。”

  “好吧,我让昆丽开车送你们回去。”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大客户明天就来了,他得赶回去做些准备,该备好的膏药得提前熬好,或许还应该准备一点什么道具撑撑场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