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4章有趣的病毒意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4 2020-11-17 17:24

  如果可以,李子安真的想捉住汉克,好好研究他。

  可实际的情况却是,他要么杀死汉克体内的病毒生物,要么放生,看看那病毒生物究竟会进化到什么程度,或者汉克最终又变成一个什么东西。

  然而,就这样放生的话又会带来后患,那个病毒生物的意识已经知道了罗盘的存在,下一步就是要去喜马拉雅山里的那个禁地。而且,它这么强大,让它活着始终是一个祸患。

  李子安向汉克走去,一边走一边往手上抹炉身血。

  “站住!”汉克的神色紧张,绿色的瞳孔之中也满是惧意。

  李子安脚步不停:“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如果你不打电话将我的工具箱送到这里来,我就杀了你。”

  “我打。”汉克说。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

  汉克掏出了手机,拨号并等着电话接通,一双绿眼直盯盯的盯着李子安,防备着李子安突然偷袭他。

  李子安的心里也在琢磨着,等合金工具箱拿到手之后要不要杀死汉克体内的病毒生物。

  如果这是在澳洲或者天竺就好了,他可以连汉克一起杀死,这样就一了百了了。

  不过,那病毒生物的意识的身上有着太多没有解开的谜,马福全的死,他接到的那个神秘电话,还有天香与禁地之谜。如果杀死它,这些困扰他的谜有可能就解不开了。

  电话通了。

  汉克开门见山地道:“立刻把那箱子给我送过来,里面的东西都不要动。”

  李子安不在焚香状态,听不见手机里面的声音。

  汉克就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你的人什么时候到?”李子安问。

  汉克说道:“是领事馆到这里至少要半个小时,我们出去说吧。”

  李子安却摇了摇头:“站在那里别动,在我没有拿到箱子之前,你都不安全。”

  汉克摊了一下手:“你是我见过的最没风度的男人。”

  李子安没回应,只是观察着他。

  汉克将倒在地上的沙发扶了起来,然后将余诗曼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随后他也坐在了沙发上。

  他似乎是在用实际行动给大*师诠释什么是男人的风度。

  李子安始终堵在去门口的路线上。

  两人也不说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汉克是防备。

  李子安是观察。

  几分钟后,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莫名紧张了起来,他担心是余美琳,可他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他百分之一百确定只要他一回头,汉克就会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要么偷袭他,要么夺门而逃。如果余美琳来了,他首先要顾及的就是余美琳的安全,根本放不开手脚。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子安说道:“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管你采取什么行动,你都要面对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汉克并没有回应。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里……发生了什么?”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余美琳的声音,这是昆丽的声音。

  李子安没有回头去看她,但从她的声音也能判断出她就站在门口,这休息室里的情况她也看得很清楚。

  “你来这里干什么?”李子安问了一句。

  昆丽说道:“我看见灵堂里没人了,过来看看。”

  “美琳还在车里吗?”

  “她在车里睡着了。”昆丽说。

  “你回车里待着,不要过来。”

  “好吧,我就只是过来看看。”昆丽说了这句话就走了。

  休息室里显然发生了什么,但就她对李子安的实力的了解,她一点都不担心什么。

  汉克没动。

  一是李子安的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再就是来的目标价值不大,威胁不到李子安。

  李子安干脆移到了门口,靠着对着灵堂大门的一侧门框,还将一只脚放在了另一边的门框上。这样一来,他既可以守着汉克,观察汉克,也可以看见灵堂里和灵堂外的情况,那辆宾利轿车也在他的视线之中。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汉克忽然说了一句话,他的声音又变成了那低沉沙哑,充满神秘感的声音。

  它又回来了。

  “如果不是你,我一拳就能打爆汉克的拳头,你从一个弱鸡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我要是发现不了,那我岂不是成了傻瓜了?”李子安一边说话,一边观察汉克的反应。

  可惜,切换了意识的汉克和没有切换意识的汉克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原来是这样。”汉克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感叹的味道,“我应该让你打伤我,这样你就发现不了了。”

  “你的智商其实不高,对不对?”

  “智商于我如浮云。”

  李子安:“……”

  不过人家这话也对,人家就不是人类,而智商这个概念是人类发明出来的。

  “我一直在研究人性。”

  “那你研究出了什么?”

  “很复杂,贪婪、残忍、虚伪、卑鄙、愚蠢、自以为是……”汉克说了长串,全是贬义的词汇。

  李子安有些无语:“你怎么研究的全是阴暗的东西,人性固然有阴暗面,但也有阳光的一面,你就没有接触到正面而有阳光的东西吗?”

  “比如?”

  “比如男女之间的爱情,它就很阳光很美好,就像我跟我老婆,我们就很恩爱,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快乐。”

  “那是欲望,你想上你老婆,你老婆想被你上,所以你们在一起就会很快乐。男女之间的爱情掺杂了太多的欲望,男男之间,女女之间的爱情才是纯洁的爱情。”

  李子安竟无言以对。

  这件事本身也给人一种怪异且奇葩的感觉。

  刚刚还是生死搏杀的对手,你想弄死我,我想弄死你,可是现在却在聊人性,那感觉就像是哲学系的两个学霸在辩论一样,你用你的观点攻击我的观点,我用我的观点攻击你的观点。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鬼才知道。

  不过李子安忽然觉得这病毒是思维其实没那么邪恶,更像是一个有趣的灵魂。

  “你的上一个宿主是黄波,对吗?”李子安不想跟它聊人性了。

  汉克看着李子安却不说话。李子安接着说道:“这样,我们来做一个游戏,绝对公平的游戏,你问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你,然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来回答我,怎么样?”

  “你的心里正在盘算怎么算计我。”汉克的声音低沉沙哑。

  有这声音,那就不是它,不是他。

  李子安说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的血为什么能杀死你吗?”

  它明显是行动了,这点从汉克的神色变化和眼神就能看出来。

  “好,我跟你玩,我先来,就是这个问题,你的血是怎么回事?”

  “不,这个游戏是我提出来的,得我先问你,你的上一个宿主是黄波吗?”

  汉克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李子安说道:“这不过是一个无关轻重的问题,如果你这都不回答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玩这个游戏。”

  “是。”汉克回答了。

  这的确是一个无关轻重的问题,李子安之前已经猜到了,他回不回答都不影响李子安的判断,而这个答案却可以换来一个他最想知道的秘密,为什么不玩一把?

  “果然是这样,在新地你想杀我,结果被我的朋友一枪*打爆了头,然后你跑了,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怎么会从新地跑到魔都来,还找了汉克当宿主。”

  汉克说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现在该我问你。”

  “你问。”李子安一点都不着急。

  “就是刚才那个问题,你的血是怎么回事?”汉克的一双绿眼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我恩师从小培养我的方士体质,用秘制药汤给我泡澡,从不间断,通过这种淬炼,我的血变成了药血,我的血能治很多种疾病,尤其在解毒领域拥有特效。你是病毒生物,我的血对你有特效。”李子安说。

  这就是说谎的最高境界,一半真,一半假。

  “你撒谎,你怎么知道对我有特效?”

  李子安说道:“你这算是第二个问题了,你回答我的上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

  汉克沉默了。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好吧,你觉得我是在骗你,为了表现从我的诚意,我额外回答你这个问题。在新地的遗迹里,我杀过一个跟你差不多级别的,所以我知道我的血对你们这种东西有特效。”

  那个曾经寄生在康教授身上的病毒生物,如果给它一些时间,它或许会变得更强大,可惜它已经化成了灰。

  “你是怎么寄生到汉克的身上的?”李子安问。

  “我去过新地,在你第二次去新地的时候。”汉克说。

  原来是这样。

  李子安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他说的是“我去过新地”,而不是“他去过新地”,这是汉克的意识苏醒了,还是它对身份的认同?

  “你用那只罗盘去了什么地方?”汉克问。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进了灵堂,那人样貌普普通通,穿着一套黑色西服,鼻梁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职场白领,而不是什么飞贼。

  他的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金属箱,正是失窃的合金工具箱。

  工具箱送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