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9章青年的复仇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42 2020-11-17 17:24

  姑师大月儿的雕像果然不见了,祭坛上空荡荡的,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就连那些洒在地上的白灰也不见了。

  康教授果然找到了一道门,那门塌了,门后面全是沙子,要清理出来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李子安等不了那么久,他和康海川和康馨告别之后便离开了地下寺庙,然后乘坐刘军驾驶的越野车去乌木市机场。

  当天晚上十点飞机起飞,李子安在头等舱里睡了一觉,然后就到了。

  这倒不是他有钱了就铺张浪费,而是作为大%师,他时刻都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品位。

  大%师怎么能坐经济舱?

  从国内出口出来,李子安想起说过要给管家婆打电话,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发现已经12点过了,然后他又发现管家婆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最近一个电话是11:34分给他打的。

  才半个小时,估计她也没有睡着,这就在他准备拨号给管家婆打电话的时候,手机自动就切换到了来电显示的界面上,是管家婆给他打来的电话。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老婆,你现在在哪?”

  “我和康丽刚到酒店,我知道你要来,所以没跟她住同一个房间。我住的酒店叫金海酒店,12楼,房号是1203,你直接来酒店吧。”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好的,我打一辆车就过来。”

  “嗯,那我先洗一个澡,然后在床上等你过来。”余美琳说。

  简简单单一句话,李子安的心里就有了一点痒痒的感觉:“那我挂了,早点过来。”

  “对了,这么晚了,你肚子一定饿了吧,我给你叫点外卖,你从机场到这里差不多要四五十分钟,你来了刚好能吃上。”余美琳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吃你就行了,还吃什么外卖,不用点。”

  余美琳轻轻呸了一声:“不正经,我不理你了,你快点过来,我挂了。”

  这句话好矛盾。

  通话结束,李子安叫了一辆等客的出租车,报了金海酒店的地名,出租车便载着他往金海酒店驶去。

  晚上道路畅通,出租车仅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开到了金海酒店。李子安在前台做了一个简单的登记,余美琳给前台也有留言,前台打电话询问了一下,然后便给了他一张房卡。

  李子安乘电梯上了12楼,来到了1203室门前,用房卡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商务豪华房,房间很大,床也很大,房间里的设施也比较有品位。

  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躺在被窝里的余美琳,她的身上穿着自己带来的睡裙,闭着眼睛,看样子是睡着了。

  刚刚前台才跟她打电话核实情况,这么快就睡着啦?

  骗人也不是这么骗的吧。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往洗手间走去。

  作为大%师,不管是吃什么东西,都得讲究一个餐前礼仪,怎么也得漱漱口,洗洗脸,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才行。

  还是那个道理,大%师就得有大%师的形象和品位。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长得超帅就恣意妄为,相反的,他非常注重这些细节问题,而细节决定成败。

  洗漱干净,他还快速的冲了一个凉,然后披着酒店提供的睡袍来到了大床边。

  阳台上吹来一股凉风,白色的窗帘随风撩开,攀市的夜景也随着夜风进入了他的眼帘。跟魔都自然是没法比,但坐落在大山里的城市也有它自己的独特之处。

  李子安走过去关上了落地窗,轻轻的说了一句:“这都快入秋了,你睡觉要关上门窗,这是大山里,晚上凉,一不小心就感冒了。”

  余美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也悄悄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瞅了李子安的背影一眼,当李子安转身的时候,她跟着又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来到床边,凑到余美琳的面前,温声说了一句:“老婆,我来啦,你还要装睡吗?”

  管家婆一动不动,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

  李子安忍着笑,说了一句:“还真是睡着了,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

  他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关了床头灯,也闭上眼睛睡觉。短短几秒钟之后,他的嘴巴里便传出了打鼾的声音,已然睡熟了的样子。

  装睡?

  那就看看谁能装得过谁,谁又比谁更沉得住气。

  余美琳很快就沉不住气了,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枕边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你这也装得太假了吧,一一个从来不打鼾的人,你打这么响的鼾,你指望我会相信你睡着了吗?”

  李子安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闭着眼睛,继续打鼾。

  余美琳翘了一下嘴角:“小气鬼,你要继续装睡的话,我可就真睡了。”

  李子安还是没有睁眼。

  余美琳伸手过来挠李子安的痒痒,一边挠一边说道:“我看你还装不装得下去。”

  李子安还是一动不动,无论余美琳怎么挠他的痒痒,他就是不睁眼。

  余美琳挠了差不多一分钟,不见有效果,心中气恼,忽然心生一计,跟着又伸手去挠别的地方。

  这一次,李子安再也装不下去了,睁开了眼睛,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别挠了,我认输。”

  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我刚才是给你机会,让你报四年前的仇,你都不知道来报仇,真傻。”

  李子安翻身过去,故作凶恶的样子:“君子报仇,四年不晚,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苦练了四年的绝学,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余美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来呀,你以为我怕你吗?四年前我能取你的人命,今天晚上我一样能娶你的人命。”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这话,怎么听起来为什么好有道理的感觉?

  “你愣着干什么?”余美琳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这样的晚上,怎么可以没有电视?

  电视里,一部武侠片正上演到高%潮的部分。

  月黑,风高。

  青年与女侠在绝命谷相遇。

  两人隔着一条山涧,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青年丰神俊秀,手拿一把长枪,神色冷峻,杀气如虹。

  女侠白衣胜雪,孤高清傲,手拿离别钩,那是七种武器里排名第五的奇兵,是刀又是钩,刀宽三指,刀尖带钩。

  山涧里流水潺潺,却阻碍不了青年复仇的决心。

  “你来了。”女侠淡淡地道。

  “是的,我来了。”青年的声音冷硬。

  “你当真忘不了四年前的旧事?”女侠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唏嘘的意味。

  “不可能忘。”青年往前踏了一步,脚下的泥地湿润,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你当真要复仇?”

  “我苦练四年绝学,等的就是这一天!”

  “好吧,我倒要见识一下这四年你都修炼了什么绝学,但你记住,一旦你出枪,那就没有回头路,我必取你人命。”女侠很自信。

  青年举起了长枪,枪%头指着女侠:“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倒是来呀!”女侠有些不耐烦了。

  “看枪!”青年一声吼,双脚往后一蹬,脚下带起一团泥浆和草根,人枪%合一穿过山涧,刺向了女侠。

  陷阵之士,有去无回!

  离别钩当头劈来,刀剑撞在了一起,刀剑上的钩环锁住了青年的长枪。

  吟!

  金铁撞击之声荡漾开来。

  两人缠斗在了一起,枪%来刀往。

  撕打声,武器撞击声混在一起,难解难分。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山涧里的溪水也被两人的劲气拍得啪啪直响,水花四溅。

  半个时辰后。

  女侠的离别钩锁住了青年的长枪,旋转不停,青年乏力,长枪%脱手而去,扎入了泥地之中。

  青年浑身颤抖,他又败了。

  女侠将离别钩架在了青年的脖子上:“我说过,四年前我能取你人命,今晚我一样能取你人命,你这辈子都打不赢我,这是上天注定的。”

  “我不服!啊!”青年怒吼。

  女侠的离别钩切了下来。

  青年口吐白沫,软软的倒了下去。

  那女侠转身离开,步履蹒跚,她其实也伤得不轻,头昏昏还手脚无力,她也没走多远,两眼突然翻白,软软的倒了下去。

  剧终了吗?

  被窝里,余美琳摇了摇头:“那青年真傻,明知道打不过还要打。”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那女侠不是说了吗,天注定的,没法,可是我欣赏那青年的勇气和意志,不能因为先天性的一些原因打不过就不打吧,有些仇肯定是要报的。还有,你看那女侠也倒了,只能算是惨胜。”

  余美琳瘪了一下嘴角:“惨胜也是胜,总比失败好吧?”

  就在这时,躺在草地上的青年忽然又站了起来,他抓住了他的长枪,慢慢的将它从泥地里拔%出%来。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复仇的火焰,他居然没死!

  “哈哈,他没死,你看,那青年又站起来了,他又要找那个女侠复仇了!”李子安激动地道。

  “他怎么可以这样啊,明明被杀了,怎么还能站起来?哪个导演拍的呀,这也太假了吧?”余美琳不满地道。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青年是主角啊,他要是死了,这戏还怎么演?我倒想看看那女侠怎么接招。”

  “女侠都累倒了,哪里还打得动?”

  “那可不行,打不动也得打,刚才她还那么嚣张。”李子安说。

  “我不看了。”余美琳抓起遥控器就按了红色的键。

  “你怎么耍赖啊?”李子安眼巴巴的看着黑屏的电视机。

  “老公,乖,睡觉,明天还早起呢。”余美琳把床头灯也关了。

  李子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