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44章人工呼吸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87 2020-11-17 17:24

  时光掩埋不了我们的足迹,迷路的人终会找到重返故乡的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当初,马福全接到的那个神秘电话里也有这一句,那之后他就死了。

  对方说的是佉卢语,已经消失了的古老的语言。

  虽然没有听过莎尔娜父亲鲍勃录下的那份录音,但李子安却怀疑是给马福全打来电话的那个人。

  莎尔娜将笔记本翻到了最后一页:“我亲爱的莎尔娜,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所收到的礼物,我多么希望看见你结婚,抱抱你生的孩子,等他长大一点,我还想用我的木工工具给他做一匹木马。可是,如果你看到这些,那就意味着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停顿了一下。

  李子安看见了她眼眸里泛起了泪花,他想安慰她,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莎尔娜接着念诵:“其实,我很早就预感到了这一天会到来,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觉得有人在暗中窥探我,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可我感觉他就在我的身边。他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监视着我,随时都有可能杀死我……”

  李子安忍不住去想像那个人的样子,可是没有半点头绪。

  “我努力克服我的恐惧,人都会有一死,破解这只罗盘成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信念。我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那只罗盘上,我尝试过很多种启动罗盘的方式,用火烧,放置在烈日下暴晒等等,后来有一次我给它连接上了导线,尝试用电能启动它。通电的那一刹那,罗盘的指针动了一下。我以为它会运作起来,或者打开,可是并没有,它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

  李子安看着手中的罗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客厅电视墙上的插座,他的心中也冒出了一个想法。

  通电能启动这只罗盘,要不要试试?

  “当时有一线绿光从罗盘之中冒出来,那光很奇怪,里面好像蕴藏着什么东西,可是它存在的时间太短了,我还没有看清楚它就消失了。后来,我又尝试给它通电,但它再也没有动静……”

  “就在那次实验之后,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养的小鸟莫名其妙的死了,花园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只死狗,还有我最喜欢的那条领带,它被人剪断了。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那个人就要动手了,于是我将这只罗盘藏了起来……”

  “我的宝贝莎尔娜,我多么希望你不要看见这些,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可我也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血管里流淌着我的血液,你和我一样喜欢冒险,探索这个世界。如果你最终看见了这些,那就代表着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我祝福你,我的宝贝,我希望你不要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爱你的父亲。”

  念完了,两颗眼泪从莎尔娜的眼眶中滚落了下来。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从茶几上的抽纸里抽出了一张餐巾纸,递向了莎尔娜,同时安慰了一句:“不要伤心,你父亲肯定不希望看见你哭鼻子,他一定在天堂开启了新的人生,没准他在天堂也在为上帝从事科学研究,并受到器重。”

  莎尔娜用餐巾纸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看着李子安,脸上是一个奇怪的表情:“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

  “我信你才怪。”

  不管怎么样,她的情绪却是好了一些。

  李子安说道:“我想试试给这罗盘通电,可以吗?”“这笔记本我其实在英国就看过了,我也试过给它通电,可是没有反应。”莎尔娜说。

  “再试一次也不损失什么。”

  “你想试就试吧。”莎尔娜说。

  李子安起身,拿着罗盘走到了电视墙下。他扯掉了电视接收器的电线,然后把胶皮剥开,露出一截铜线。他将罗盘压在两根铜线上,然后把插头往插座的插孔插去。

  莎尔娜就站在李子安的身边看着,提醒了一句:“你小心点,这样会短路。”

  她的话音刚落,李子安就把插头插%进了插座之中。

  砰!

  插座里传出一个炸响声,一团火花和青烟也冒了出来。

  李子安慌忙伸手去扒插头。

  莎尔娜也干了同样的事情,两人的同时抓住了插头尾部的电线。

  就在那一刹那间,一股电流从导线之中蹿入两人的身体,两人顿时抖动了起来。

  电流上身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便感觉周身都被麻痹了,浑身的神经和肌肉都失去了控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触电的痉挛反应。

  然而,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两三秒钟就消失了,进入身体的电流好像都被导进了大惰随身炉之中。电流流过身体的感受虽然很难受,可是他已经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同样是触电,可莎尔娜的情况却糟糕透了,她跌倒在李子安的背上,抖个不停。

  李子安哪里敢耽误一秒钟,抓住插头的手往外一扯。

  插头从插座抓住脱离出来,电流中断了,莎尔娜不抖了,却也从李子安的背上滑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李子安慌忙伸手摁住她的心脏位置,她的心跳很微弱,几乎就要停止。

  他双手交叉,使劲压了压她的胸腔,同时往她的心脏之中注入真气,帮助她的心脏恢复动力。

  真气入体,莎尔娜的心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可是她的呼吸还很紊乱,跟不上节奏,仍然有缺氧的反应。

  李子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手按着她的右肺,一手按着她的心脏位置,保持真气注入的同时又凑嘴下去,鼓起腮帮子往她的嘴里吹气。

  “呼——呼——”

  莎尔娜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李子安正与她嘴对着嘴,她还感觉到了他的一双手在自己身上的什么位置,一时间愣在当场,脑子里也是一团混乱,有对触电的恐惧,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还有被侵犯的羞耻感,这些情感纠缠在一起就像是烟花在她的脑海之中炸开。

  李子安看见她睁眼,慌忙将双手收了回来,嘴也收了回来,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莎尔娜摇了摇头。

  李子安抓住了莎尔娜的手腕。

  她的脉搏强健有力,已经没什么危险了。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刚才你触电了,我对你进行了急救。”

  莎尔娜撑着坐了起来,忽然张开双臂将李子安抱住。

  还保持着跪姿的李子安顿时僵住了。

  莎尔娜也没说什么,只是抱着李子安,手臂还微微颤抖着,她是真的被吓坏了。

  李子安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我拉你起来吧。”

  莎尔娜松开了李子安,还是有点发怔,她显然还没有从恐惧之中走出来。

  李子安伸手将她拉了起来:“你去沙发上休息一下吧。”莎尔娜点了一下头,往沙发走去,但只是迈了一步就一个趔趄往地上倒去,李子安慌忙伸手搂住她的腰,搀扶着她来到了沙发前,然后又扶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李子安又回到了电视墙下,伸手将放在电视柜上的罗盘拿了起来。

  这次通电实验可以说是完败,但罗盘并没有变化,就连一点短路的痕迹都没有。正常情况下,这样的短路至少会留下电弧痕迹,甚至留下电弧疤,可是没有,它完好如初,除了它本身的一些难以擦洗干净的污垢,没有任何新添的痕迹。

  “我跟你说过没有反应,你偏不信我。”莎尔娜说,她已经恢复了一点状态。

  李子安拿着罗盘往她走去,心里回想着通电时的情景,他总觉得他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他自己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却是他双手压着她的胸膛,跟她嘴对着嘴的画面。

  李子安的眼里就只有那只罗盘。

  上朱雀下玄武,左青龙右白虎,这是东方文明里的天之四灵,也就是四大神兽,它们出现在这只罗盘上,代表的是什么?

  还有宛如表盘的刻度,以及刻度上的符文,那又代表了什么?

  最后,那静止不动的指针,它始终指在“12点”的那个刻度上,这又代表着什么?

  一大堆想不明白的问题。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收回了放飞的思绪,他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是管家婆打来的电话。

  他划开了接听键:“喂,老婆。”

  “你什么时候回家,我都在被窝里等你好久了。”余美琳的声音软绵绵的。

  李子安说道:“我马上回来。”

  “你们聊得怎么样了,如果你还没聊好,你晚一些时间回来也没关系,我等你。”余美琳说。

  “聊得差不多了,好了,我这就回家了。”

  “嗯。”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收起了手机:“我得回家了。”

  莎尔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最好洗个脸,还有手也要洗一下。”

  李子安讶然道:“为什么?”

  莎尔娜笑着说道:“你的手还有你的嘴都接触过我的身体,如果你不做任何处理就回家,你老婆肯定会发现,我可不想被你老婆误会。”

  李子安:“……”

  “她打电话来催你,这已经是心存怀疑了,相信我,我是心理专家,同时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你回家之后,她肯定拿鼻子来你的身上嗅味道。”莎尔娜说。

  李子安很尴尬,但还是去了洗手间。

  他自问没有做错什么,但能避免的误会,为什么不避免?

  李子安洗了手脸之后出来,看见莎尔娜就站在洗手间门口等着他,她的手里还拿着那只罗盘。

  莎尔娜将罗盘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拿回去吧。”

  “你把它给我?”李子安感到很意外。

  莎尔娜说道:“我自问没有我父亲优秀,他花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破解出这只罗盘的秘密,我想我也不能。可你不一样,你是大%师,你一定有办法。与其留在我这里发霉,不如把它给你,由你来解开它身上的秘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