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49章发生在卫生间里的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34 2020-11-17 17:24

  脚步声越来越近。

  余泰安家肯定不只这一个卫生间,可葛军却偏偏来了这里。

  李子安早早的就把烟头扔进了马桶里,但他不满意出来,而是继续站在隔间里。葛军刚才跟余家豪通电话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这货找到了他的死穴,他就纳闷了,他有死穴被这货找到了?

  葛军走进了卫生间,还在跟余家豪通电话:“什么死穴?嘿,说出来巧了,我一个姐妹儿,昨天她闺蜜来看她,叫马丽,我加了她微信,结果在她的朋友圈看到了一张照片,你猜那照片拍的什么?”

  “拍了什么?”

  余家豪的声音虽然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可是李子安已然听得清清楚楚。

  “呵呵,那姓李不是有一个助手吗,叫沐春桃,你记得这个人吗?”

  “不太熟,但是那姓李的身边的确有一个女人,长得很挺漂亮的。”余家豪的声音。

  葛军笑着说道:“那张照片拍的就是李子安跟沐春桃,两人在一家日料店里喝交杯酒,我了个去,那小子脚踏两只船,娶了余美琳还不满足,居然还出轨沐春桃。”

  “你有那张照片吗?”余家豪明显激动了。

  “我要是没有我跟你说什么呀,必须有,我截图了,等下我把照片发给你。”

  “快发给我,等下我在寿宴上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解释,哈哈!”余家豪笑了。

  “对,最好是先拿给老太君看,然后再拿给余美琳看,那一老一少不是宠着李子安吗,让她们看看李子安是怎样一个人^渣,哈哈!”葛军也笑了。

  “快点发给我!”

  “等我尿完就发给你,我先挂了。”葛军挂了电话,拉开了拉链。

  隔间里,李子安一脸懵逼的表情。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和沐春桃在那家日料店来喝交杯酒的事,被人拍了照,而那照片还落到了葛军的手里。

  这是出轨的报应,还是给自己卜卦的报应?

  无从知道。

  可是他知道的是,这张照片绝对不能发给余家豪,也不能被余美琳和林胜男看见。余美琳知道他和沐春桃的事,但没有戳破那层纸,可这事要是当着那么多余家人的面被揭露出来,她肯定会受不了。

  而且,在林胜男的眼里,他一直都是一个忠厚善良,老实厚道的孙女婿,那张照片要是被她看见,他的人设也就崩了。他倒不太在意这个,但是这肯定会影响到余美琳的重回大江集团的计划,而她为此布局了四年,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一切,他怎么能让她因为这样的事情将所有的付出都付之东流?

  隔间的小木门打来了。

  葛军一边放水,一边哼着小调,心情高兴得很。

  不难想象出,他的脑子里面已经在构建帅逼安看见那张照片时的惊悚模样了,或许还有余美琳和林胜男的愤怒、羞愧的反应。

  然后,大家都开心的笑了。

  他浑然未觉,那个正被他想象着的帅逼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

  李子安的左手抬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葛军的脖子上敲了一下,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扎进了葛军的脖子之中。“谁……”葛军回头来看,却没等他看见身后是谁,眼睛一闭就倒了下去,剩下的一点水浇在了他的裤子上。

  李子安撑住了葛军,一只手抓住了葛军的裤子,没让它掉下去。他也看见了葛军的小鸟,那真的是一只小小鸟,趴在窝里,就先是一只个头比较大的老母虫。

  也难怪是个娘娘腔,老天都没有赋予他成为男人的本钱。

  李子安将葛军拖进了隔间里,然后掏出了葛军的手机。

  手机已经锁屏,李子安用葛军的手指解开了屏幕锁,然后开始找那张照片。

  他在相册之中找到了那张照片。

  照片里,一个帅逼正和沐春桃手挽着手,各拿着一只酒杯喝酒。沐春桃笑得是那么的开心,桃花儿脸上红霞飞。

  李子安忽然回想了起来,当时有两个女人坐在他和沐春桃的对面,看着他和沐春桃窃窃私语。

  这张照片肯定是那两个女人拍的。

  他心里郁闷了,你说你看就看了,还拍照发朋友圈,你发你妹啊!

  他跟着就将相册里的照片删除了。

  可这事还没完,他跟着又打开了葛军的微信,这张照片是他从微信截图来的,仅仅是删除相册里的照片根本就不够。

  他很快就找到了给葛军发来照片的那个女人。

  她的微信名字叫“柚子花开”,她的朋友圈果然发了一张他和沐春桃喝交杯酒的照片。

  李子安犯愁了。

  他这边删除了葛军手机里的照片,可是葛军一醒来就可以让那个“柚子花开”再给他发一张,他不可能再扎葛军一下,又把葛军拖厕所里来吧?

  这事的祸害在源头上,也就是那个马丽。可是,他连认都不认识那个马丽,就算收买也找不到人家收钱。

  李子安看了一下“柚子花开”的微信号,用自己的手机拍了照,然后他拨打了一个电话。

  这种事情有个人能帮上忙。

  电话很快就通了。

  可是,李子安却不好开口。

  “有事?”董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有事。”李子安说。

  “有事你开口说啊,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情况了?”董曦问。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那个,我的确遇到了一点情况,但不是你想的那种情况。”

  “什么情况?”

  “能帮我一个忙吗?”

  “那得看是什么忙,你说。”

  李子安的心里也酝酿得差不多了,他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我出轨了。”

  “呵呵。”手机里传出了董曦不屑的笑声。

  “你笑什么?”

  “你出轨是你的助理吧,那个叫沐春桃的女人,你第一次带她来我就看出来了,我说你跟我这事干什么,我对你腐败堕落的私生活可不感兴趣。”

  的确,只要不是瞎子,只要看见沐春桃看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被数落了一通,李子安却只能受了,他说道:“我知道这事我错了,可我也有我的苦衷,回头你要是想听听我为什么腐败堕落的原因,我会解释给你听。不过现在,我真的需要你帮个忙。”

  董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和沐春桃的奸^情败露穿帮啦,让我帮你打掩护?”

  “是这个的,有个叫马丽的女人,她的,她拍了一张照片,那照片是我和沐春桃在一家日料店里喝交杯酒的照片,当然,我们是闹着玩的,那个时候我和她真的是清白的……”

  “你等等。”

  “怎么了?”

  “你都跟人家喝交杯酒了,你却跟我说你跟她是清白的,你当我是幼儿园的女生吗?”

  李子安被怼得没脾气,耐着性子说道:“回头再给讲我跟沐春桃的故事吧,如果你想听的话,现在我在余家,有人要把这张照片给我老婆看,她会受不了的,你能帮我删除那个马丽拍的那张照片吗,最好把她手机里保存的那张也删除掉。”

  “你让我帮你干这事?”董曦反问,语气里明显带着一点不满。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你很为难,如果我有别的法子可想,我也不会找你帮忙,这事也挺急的,请你看在我为丘猛治病的情分上……”

  你欠我这么大块头的人情,你还不还?

  “好吧,你把那个女人的微信号发给我,我让技术处理一下,但我要提醒你,仅此一次,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来找我。”董曦说。

  李子安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行行行,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谢谢啊。”

  嘟嘟嘟……

  董曦又把电话挂了。

  不过这次李子安不郁闷,他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让董曦体会一把被挂电话的感觉。

  结束通话,李子安又把葛军的手机翻了一遍,确定没有那张照片之后才将手机揣回到葛军的裤兜里。随后,他掐住葛军的人中,往葛军的身体里注入了真气。

  很快,葛军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含混的声音,眼皮也抬了抬,但没能醒过来。要解止行膏的毒,最快的手段是炉身血加真气,他只用了真气没给葛军喂炉身血,这样做葛军不会立刻醒来,但也不会昏迷几个小时。

  这之后,他将葛军的裤子扒了下来,把葛军的姿势变成了跪在马桶前,上身趴在马桶盖上的姿势。

  这样的姿势,葛军醒来会怎么判断发生了什么事,那就不好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思路会被拓宽,而不单纯是停留在照片被删除的事上。

  李子安走出了卫生间,回到了凉亭中。

  李小美跑了过来:“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李子安将李小美抱了起来,笑着说道:“吃了饭就回去。”

  李小美将小兜兜里的糖掏出来往李子安的兜里塞。

  李子安好奇地道:“小美,爸爸又不吃糖,你给爸爸塞糖干什么?”

  “你帮我装着,我再去装果盘里的糖,我们家那么困难,妈妈还送了礼,我得多拿些糖才划算。”李小美说。

  李子安:“……”

  她对家庭困难的概念,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或者,管家婆给她灌输的这个观念,出发点就错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