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23章第3幅天图有情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58 2020-11-17 17:24

  一架小型飞机降落在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座海岛机场上。

  这个时候距离沉船湾枪*战不过三个小时。

  巴布亚新几内亚也是大洋洲的一个岛国,由几百座海岛组成,与澳大利亚隔海相望,距离很近。

  沐龙被送到了另一座岛。

  这是李子安要求的。

  他不能让沐龙看见他跟杜林林在一起,不然他回去跟春桃一说,他和杜林林的事就穿帮了。所以,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还特意叮嘱了胡老头,不要提说任何与杜林林有关的事。

  胡老头答应了。

  掩护同志,保护同志,这本身就是组织的优良传统。

  这样做不好,可是李子安却没有选择。

  谁让他挡不住呢,如果他挡住了,那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

  他的心里也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以后不管是谁来祸祸他,他一定要挡住。杜林林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再来一个,几个女人凑一桌麻将,那他的人生就完了。

  凡事都绕不开一个理字。

  长得帅,是他的错吗?

  从机场出来,李子安和杜林林上了一辆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海边的一幢别墅里。

  别墅的主人是一个华商,一年也住不了几天,平时就挂在网上出租。而租赁这套别墅的中介公司里,就有一个同志在负责这套别墅,隔三差五的要过来看看,打扫一下卫生什么的。李子安和杜林林不便去住酒店,所以他就把两人拉到这里来了。

  “大*师,冰箱里有新鲜食材,如果你们不想做,还有一些速食食品,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年轻的同志给了李子安一张纸条,上面就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谢谢。”李子安说。

  杜林林也对年轻的同志点了一下头,微笑致意。

  年轻的同志挥了一下手,上车走了。

  李子安目送那辆车走远,心里一片暖暖的感动。

  组织温暖,同志热心,虽然连名字都不知道,却可以像亲人一般信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一双手从腰下穿过来,搂住了他的腰,他的背上也贴上了一个人。

  这又是一种新的感觉,凹凸不平。

  李子安反手搂着她的满月,背着她进了别墅。

  客厅又高又阔,装潢华丽。客厅的一侧有一个露台,撑着遮阳伞,露台的旁边是一个游泳池。那游泳池就修建在半山腰处的悬崖上,月亮和星辰倒映其中,美得让人不想眨眼。

  李子安就将杜林林背到了露台上,然后才放下来。

  杜林林却还舍不得松开环住李子安的手,声音温柔:“真想跟你在这样的地方过一辈子。”

  李子安下意识的想说“好”,可是脑海之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三张面孔,余美琳、李小美和沐春桃,李小美的亲妈还有小妈瞪着他,李小美眼巴巴的看着他,那个“好”字就说不出口了。

  “我知道那不可能,可你就不能随便说说,哄我开心吗?”杜林林眼神里带了点幽怨。

  李子安转身过来,与她面对着面,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那不成骗你了吗?”

  “我乐意被你骗。”杜林林的浩眸里满是期待。

  她连假的也想听。

  做人何必那么认真呢?

  几十年的光阴转眼就过去了。

  随遇而安,开心最重要。

  李子安凑过去在杜林林的樱唇上啄了一下,笑着说道:“那好,我们就在这里住一辈子,我去送外卖养家,你在家里带孩子。”

  杜林林一声嘤咛,捧住李子安的脸颊,一口就啄了上来。

  这一啄就是好几分钟。

  杜林林手软脚软,鼻息也咻咻。

  李子安松开了她:“你肚子饿没有,我去弄点吃的。”

  杜林林抓着李子安的衣服不撒手,喘喘地道:“我想吃你。”

  李子安心里有点痒痒的了,含蓄的点了一下头:“嗯。”

  杜林林却跑开了,笑着说道:“你肯定饿了,我去冰箱看看有什么吃的,我给你做。”

  莫名其妙的又被调戏了,李子安想打她一下,可又有点舍不得,再就是他真的很饿,今天一天就吃了一顿早饭,却潜水几千米,还打了一场恶仗,身体急需要补充营养。

  “还是我来做吧。”李子安说。

  “你是男人,你歇着就好,我是女人,我来做饭。”杜林林冲李子安嫣然一笑,蹦蹦跳跳的进了客厅,开心得就像是一个孩子。

  李子安没有跟进去,他琢磨他要是跟进去的话,没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会打翻一大片。

  这算是借宿别人的家里,那不合适。

  李子安将衣服脱了,身上只剩下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下了泳池。

  在海里泡了那许久,一回来就坐飞机飞这里来了,他都没有时间洗一下身上的盐粒。杜林林那么精致的大家闺秀,要把他当成食材,他得把自己洗干净才行。

  泳池里的水有点凉,这毕竟是深夜了,不过也不影响什么,大惰随身炉差不多就是一个恒温系统,他的双手能在开水里打汤底,自然也能在冰水里获得温度上的平衡。这不,他一下水,身体里的真气就自动运行了起来,他的皮肤始终很温暖。

  头发里也有不少的盐粒,李子安将头也埋进了水里。

  淡水不比海水,海水里蕴藏着大量的海藻,产生了地球上的百分之八十多的氧气,淡水远远不能比。所以,他没法在淡水里保持长时间的潜水状态,但即便是这样,四五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的潜水也是没有问题的。

  在水里洗了头,李子安忽然想起了那个没有解决的问题。

  他干脆盘腿坐在泳池底部,双手放在膝盖上,犹如老僧入定一般进入了冥想状态。

  心无杂念开心眼,大惰随身炉自然而的在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绿光氤氲,青烟袅袅,武图和星图长亮。

  这事还真得在大惰随身炉上找原因,因为以前他是正常的,不然余美琳也不会生下小美,自从大惰随身炉上身之后,他的蝌蚪就不能变成青蛙了。

  没有青蛙,哪来的王子?

  所以,归根究底,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在大惰随身炉身上。

  武图和星图不用去看,李子安将重点放在了另外七幅天图上。

  每一幅天图都有符号和图案,但没有点亮的情况下非常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

  李子安尝试从符号的绝对去理解,可是他根本就不认识那些符号,他试着从图案上去理解,可是图案又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也得看。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时间里,一幅天图突然迸射出了一点绿光。

  李子安顿时激动了起来,心眼也锁定了那幅天图。

  武图和星图点亮之前也是这个征兆,先是出现一点绿光,过不久就全亮了。

  这一次即将点亮的星图是医、卜、相三门方士绝学的天图,还是那四幅无法判断的神秘天图?

  无从得知。

  就在李子安心思电闪之间,那一点绿光消失了。

  果然跟武图、星图点亮之前的征兆是一样的,大惰随身炉还没有积蓄到足够的能量,无法将它完全点亮。

  那一点绿光消失之后,那幅天图又变得模糊不清了。

  李子安回想着刚才出现一点绿光的情景,依稀觉得它的图案是一个漩涡的形状,却也吃不准。

  假设最终点亮的是一个漩涡天图,那么它代表的是什么?

  这事好奇怪。

  这幅天图再无动静,可李子安却还是舍不得结束心眼冥想状态。他是来找原因和解决问题的,原因没找到,蝌蚪的问题也没有解决,他不甘心。

  “我还从来没有看过香炉里面,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这个念头一动,李子安的心眼视觉就变了,居高临下的出现在了大惰随身炉的上面。

  大惰随身炉里面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凝视那黑暗,感觉就像是在凝视一个无底的深渊!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李子安此刻就有这种感觉,而且他还有一个诡异的感觉,那就是那深渊在缓缓的旋转。

  一缕青烟扑面而来,李子安的脑袋就像是被锤子敲了一下,心眼看到的景象全都消失了,他的眼睛也在那一瞬间睁开了,感觉就像是被撞了出来一样,脑子也有点承受了震荡的昏沉和混乱感受。

  李子安摇了摇头,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凝视深渊的景象,心里暗暗地道:“即将点亮的天图的图案看上去像是漩涡,大惰随身炉中的黑暗似乎在缓缓旋转,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牵连吗?”

  无从得知。

  想找的原因没有找到,想解决的问题也没有解决,李子安有些郁闷,想再进入心眼状态观炉。却没等他调整好状态,头顶的便传来哗啦一声水响,他一抬头就看见杜林林正向他游来,脸上满是焦急和紧张的神色。

  杜林林转眼就下潜到了李子安的身边,拦腰将他抱住,双腿一蹬,奋力往水面冲去。

  哗啦!

  两人从水里冒了出来。

  杜林林着急地道:“子安哥,你刚才怎么了,你没事吧?”

  李子安忽然将她搂入怀里,凑过去一口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时候,不需要解释。

  我有没有事,你自己品,细品。

  就像是品红酒那样,先舌尖,再舌根,前味后味都出来了,然后入胃,浑身都暖洋洋的,心情愉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