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38章谈判的技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18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慕尼黑灯火璀璨,进入了另一种模式。

  

   德意志的慕尼黑跟华国的魔都的方方面面都差不多,甚至在各自国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一样的,都很繁华,都很发达,空气里都流淌着纸醉金迷的味道,两座城市里都有无数追求梦想的年轻人。

  

   李子安觉得他似乎也是一个来这里追求梦想的年轻人,只是他的梦想与别人的梦想有些不一样,他的梦想是背这个世界上最大最黑的锅,喝最烈的酒,骑最野的马,吃最好的生蚝。

  

   澳洲野马的腿瘸了。

  

   可莎尔娜却还是为大~师打上了领带,并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愿上帝保佑你,你一定要……”

  

   李子安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西方人跟东方人的文化不同,习俗自然也不会相同,在莎尔娜看来很正常的叮嘱,可落在他的耳朵里就是不吉利的话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一个咳嗽的声音。

  

   李子安松开了莎尔娜的嘴,抓起了放在桌上的一把特制弹丸,还有一只装着蓝色小药丸的小药片,分别揣进了衣兜里。

  

   敲门声传来,还有范才伟的声音:“老板,接你的车来了。”

  

   “哦,好的,我马上来。”李子安回了一句,走去开了门。

  

   范才伟看了一眼莎尔娜,眼神之中满是担忧。

  

   莎尔娜冲范才伟微笑。

  

   范才伟觉得他的担忧有点多余,不过他还是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走吧。”李子安从范才伟的身边走了过去。

  

   “哦。”范才伟应了一声,跟着李子安下了楼。

  

   孟刚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正在给一只G36突击步~枪的弹夹装填弹药。看见他的时候,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不为别的,因为他看到的是一个黑人,他也是凭身材和一些熟悉的特征才认出来那是老孟。

  

   孟刚有些尴尬地道:“黑人在晚上行动有着先天性的优势,所以我接受了小范的建议,让他把我化妆成了一个黑人。”

  

   李子安昧着良心赞了一句:“老孟,你做黑人的样子也很帅。”

  

   孟刚的嘴唇颤了颤,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想笑也没笑出来。

  

   李子安说道:“我坐卢卡斯米勒的车先过去,你们准备好了再过来,小心一点,一切听军师的调度。”

  

   孟刚和范才伟各自应了一声。

  

   李子安一个人出了门。

  

   路边停着一辆防弹版的宾利轿车,沉稳大气。

  

   车窗玻璃放了下来,卢卡斯米勒的脸庞出现在了车窗里,面带笑容:“李先生,上车吧。”

  

   李子安报以微笑,走了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司机是一个五十出头的白人老头,李子安上车之后他便启动车子上了路。

  

   “李先生,合作协议的草案准备好了吗?”车上,卢卡斯米勒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优盘,递给了卢卡斯米勒。

  

   大家都是做大生意的人,时间都很宝贵,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

  

   卢卡斯米勒拿到优盘,跟着就取出公事包里的商务笔记本插上查看。

  

   这份协议李子安也看过,准确说是美晴曦杜春子阅读给他听的,就在他骑着澳大利亚野马,在金色草原风驰电掣的时候。

  

   来自ZJ公司的合作协议草案是按百分之六写的,明确规定了双方的责任与义务,非常详尽。这都是一大群精通欧盟法律和德意志法律,精通国际贸易规则的专业人士精心泡制的,里面的那些专业术语李子安根本就不懂,哪怕是有美晴曦杜春子解读,他也是一知半解。

  

   不过这并不重要,他又不是来研究合同的,他是来背锅的。他的背后也有一个团队,他只需要站在台前吸引火力就行了。

  

   卢卡斯米勒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李先生,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些支持我的政治家的底线是百分之十五,这协议草案上怎么还是百分之六?”

  

   李子安又伸手进衣兜,掏出了那只装着蓝色小药丸的小药瓶,放在了笔记本的键盘右下侧的铝合金板面上。

  

   “这是什么?”卢卡斯米勒好奇地道。

  

   李子安面带微笑:“之前答应过你的,这是我为你炼制的解决那方面问题的药,这里面有十五颗药丸,你每天晚上吃一颗,吃完之后应该就能恢复正常的功能了。”

  

   他本来炼制了好几十颗,但要给留雷奥普斯十五颗,他自己又吃了两颗,莎尔娜还吃了一颗,就只剩下这十五颗了。他全都给卢卡斯米勒,不给澳洲野马留下嗑~药的机会。澳洲野马发起疯来,他都有点吃不消。

  

   卢卡斯米勒看了一眼放在笔记本电脑上的小药片,又将视线移到了李子安的脸上,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悦:“李先生,我在跟你谈日耳曼科技公司跟TT海外公司合作的事情,你跟我谈那种事情,你觉得合适吗?”

  

   李子安淡淡地道:“卢卡斯先生,你非要在这里跟我谈吗?”

  

   “当然,现在的情况对你不利,越早搞定你就能越早离开德意志,回到华国去。”卢卡斯米勒说。

  

   李子安笑了笑。

  

   这是在利用他现在的处境砍价,卢卡斯米勒果然知道那些政客的卸磨杀驴的计划。一边拿到TT海外公司落户慕尼黑的好处,一边把他卖给CIA,一石二鸟。

  

   “难道你不想回华国去吗?”卢卡斯米勒一直都在观察李子安的神色反应。

  

   李子安的脸上保持着微笑:“卢卡斯先生,我有一句话说出来,你或许会不高兴,我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

  

   “没问题,我们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你想说人话都可以,我可不是听了一句什么话就会生气的人。”

  

   李子安说道:“这事你做不了主,对吗?”

  

   卢卡斯米勒微微愣了一下。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们之前谈好的百分之六,那些支持你的政客推翻了,要价百分之十五,你来跟我说,还提到了我的处境,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可要很坦白的告诉你,这事我也做不了主,毕竟TT海外公司也不是我的,我是代表ZJ公司来谈的,我身后的那些人也有一个底线。所以,我们两个做不了主的人在这里谈得再好也没有用,你把这份协议草案交给那些政客,等他们看了,我再根据我身后的那些人的意思来跟他们和你谈。”

  

   卢卡斯米勒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尴尬的神色,不过转眼就消失了,他试探地道:“ZJ公司的张明的底线是多少?”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神色。

  

   卢卡斯米勒耸了一下肩:“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卢卡斯先生,你这是让我为难啊,不过看在你对我这么照顾的份上我还是给你透个底吧,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卢卡斯米勒两眼期待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的心里暗骂了一句你个贱~人,面上却是一个一本正经还偏沉重的样子:“张总的底线是百分之八。”

  

   卢卡斯米勒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光。

  

   李子安的心里又骂了一句贱~人。

  

   他不是商人,可他却知道跟奸商打交道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线。如果他老老实实的说张明的底线是百分之十,那么这些人肯定想要百分之十二、十三、十四。他这边说百分之八,那些争取一下,他再顺水推舟涨百分之二,生意多半就谈成了。

  

   卢卡斯米勒又移目去看屏幕上的协议草案,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瞅一眼坐在旁边的李子安,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子安则移目去看窗外的风景,这会儿车子已经进入慕尼黑最繁华的区域了,到处都是绚丽的霓虹灯,灯光和楼宇构成了一幅钢筋丛林的画卷,很是壮观。可是,他的心里一点欣赏风景应有的心情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他的小棉袄,没有黏人的小棉袄撒娇卖萌要糖吃,人生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并不完整。

  

   还有管家婆和汤晴。

  

   直到现在,他其实都分不清楚他更爱以前的余美琳,还是成了宿主之后的余美琳。而汤晴,他真的很想念她的温柔。

  

   他在异国他乡背黑锅,家里人肯定都很担心他,可他却连打电话都要节制,不能轻易往家里打电话。

  

   他是真的想回家了,可是智能想想而已,即便是这边的事情了结了,还有意塔利之行在等着他。

  

   那个罗盘为什么指向意塔利?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要弄明白的事情。

  

   一辆大众SUV忽然从后面超车上来,转眼就来到了与这辆宾利轿车平行的位置上,也挡住了李子安看风景的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的心里生出了一丝警觉,他的视线落在了那辆大众SUV的车窗上,可是那辆车的车窗玻璃是反光的,根本就看不见里面。

  

   昨天晚上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会不会就在这辆车里?

  

   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也产生了一个想要动用鹰眼绝学侦查一下的冲动。

  

   却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卢卡斯米勒说了一句:“这药怎么吃?”

  

   李子安移目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一次吃一颗,喝点水就行了。”

  

   卢卡斯米勒拿起了小药片,伸手去开瓶盖。

  

   李子安说道:“你现在最好不要吃,等晚宴结束之后,你回家再吃吧,嗯,你最好带一个女人回家。”

  

   卢卡斯米勒讶然道:“这药的药效有这么厉害吗?”

  

   李子安笑了笑:“你试试就知道了。”

  

   他又将视线移到了窗外,那辆车却已经开前面去了,混入车流之中看不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