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0章家里遭贼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90 2020-11-17 17:24

  汉克也来火盆前跪了下去,从纸钱堆里拿了一叠纸钱来烧。

  李子安心里猜测着他想要说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这货肯定不是为了那百分之五股权来的,余家明和余泰鸿也不会请这货当说客。

  两个男人并排跪着,一般的高矮,也都是那么笔挺。

  余诗曼看着火盆前的两个男人,却总觉得姐夫的背影更有型,而且屁*股更结实和挺翘,她的视线也在姐夫的臀上移不开了。

  一个男人长那么性感的电臀,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怎么说?”余家明问余诗曼。

  余诗曼说道:“他没同意,还说余美琳有重回大江集团的梦想,他想帮她实现。”

  余泰鸿冷哼了一声:“她回来又有什么用?她手里只有百分之五的股权,了不起进入董事会,她决定不了任何事。”

  余家明说道:“爸,你可别小看了余美琳,而且我们现在也并没有真正控制大江集团。如果余美琳联合大伯和二叔,我们家的计划就有可能受到影响。比起大伯和二叔,我更担心余美琳。”

  余泰鸿不屑地道:“她要是真有那么厉害,她就不会被赶出大江集团了。”

  “爸,你都不关注她吗?”余家明反问。

  余泰鸿微微愣了一下:“我关注她干什么?”

  余家明说道:“她离开大江集团之后,她在云地开矿,在攀市建铜厂,收购巨人科技公司,成了特拉电动车的工业商。她所有的投资都是成功的,我相信她正在运作她的公司上市。”

  余泰鸿的脸上浮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余家明不说,他还真不知道余美琳已经将那个负债累累的小公司发展成到了如此的地步。

  “没有大*师姐夫帮她,她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功。”余诗曼说了一句,她的视线又移到了李子安的背影上。

  姐夫的臀还是那么挺翘结实,随时都在释放着用荷尔蒙发的电。

  不知道姐夫用爱发电,那电力又会有多强劲?

  人都有管不住脑子的时候。

  余泰鸿不悦地道:“诗曼,不要叫那个山里人姐夫,我不喜欢听见你叫他姐夫。”

  余诗曼吐了一下舌头,很俏皮的样子。

  “家明,那姓李的不愿意卖给我们,你有什么办法吗?”余泰鸿看着余家明,老怀欣慰。

  余家明的视线却落在了余诗曼的脸上。

  余诗曼耸了一下肩:“你看着我*干什么,难道还要我再去游说一次吗?”

  余家明的话不多,就一句:“是人都会有弱点。”

  余诗曼的视线又移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姐夫的弱点是什么?

  李子安以为汉克会跟他说点什么,可是一叠纸都烧完了,汉克一句话都没说,却也没有起身离开,就跪在他的旁边,看着火盆里的火焰和灰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眼睛也一眨不眨,就像是一座雕塑。

  “汉克,你是不是病了?”李子安试探的起了个话头。

  汉克移目看着李子安,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有药吗?”

  “有,你要吃吗?”

  “呵呵。”汉克哂笑了一声,然后又说了一句,“有些事你以为隐藏得很好,可是这天有眼。”

  李子安心中一动:“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你会付出代价的。”

  他的话给人一种他知道了什么秘密的感觉,可他就是不说破。

  李子安是越来越觉得汉克有点不对劲,他说道:“我觉得你有点不正常,我也算是一个医生,不如我给你看看吧。”

  说完,他伸手向汉克的手抓去。

  汉克忽然起身,躲开了。

  “我这是一片好心,你躲什么?”李子安又伸手抓向了汉克的脚踝。

  汉克横移一步,躲开之后就往余泰鸿、余家明和余诗曼三人走去,整个过程就是躲,没说话,也不还手。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

  他出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躲开的,可是汉克连躲两次,而且还很轻松。

  他就奇怪了,汉克以前不过是接受过军事训练的灯塔军官,汉克那点身手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可是这次汉克却好像得到了什么高人指点,甚至还传了功,一下子就变得厉害了。

  那小子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李子安想到了康海川,还有发生在康海川身上的事。可是那个猜想闪现之后就被他否定了,康海川当初被感染之后两眼发绿,神志不清,就连康馨都要往死里打。汉克却很正常,并没有相似的特征。

  汉克走到了老三家三人的旁边,说了两句话,余诗曼又往这边走来。

  又来游说了。

  李子安不想跟她聊,起身往灵堂外走去。

  “姐夫。”余诗曼叫了一声。

  李子安没有回应,加快了脚步。

  余美琳的宾利轿车就停在外面,车里也不只她一个人,还有她的贴身保镖昆丽。

  昆丽坐在驾驶室里,余美琳躺在后座的沙发上睡觉。

  李子安隔着车窗看了一眼,没有去打扰她。

  昆丽从驾驶室里下来,轻轻关上了车门,走到了李子安的身边,然后说了一句:“大*师,你看着一点,我进去敬炷香,烧点纸钱。”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去吧。”

  昆丽往灵堂里走。

  李子安忽然响起了什么,又提醒了一句:“昆丽,小心汉克。”

  昆丽反问了一句:“你担心他打我吗?”

  “总之提防着点。”李子安说。

  她是佣兵出身,警惕性很高,他这边提醒她一下,她就会留下印象,该有反应的时候就会有反应。

  昆丽进了灵堂。

  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余美琳的身上。

  管家婆睡着了。

  她今天的情绪乍劲乍悲大起大落,伤神了,如果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恐怕还不会睡着。

  李子安很想进去将她搂在怀里睡觉,但最终还是把这个想法按捺了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划开了接听键。

  “喂,小汤,回家啦?”

  手机里传来了汤晴的声音,很慌张:“子安哥,家里……”

  李子安的心中往下一沉:“家里怎么了?”

  “家里遭贼了!”

  李子安转身,视线进入灵堂,落在了正和余诗曼说话的汉克的身上。

  “家里被弄得乱糟糟的,我进你和美琳姐的房间看了一下,我没找见你的工具箱。”

  “报警!我来报警。”手机里传来了沐春桃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小汤,你跟春桃说不用报警。”

  “嗯,我跟她说。”

  手机里又传来了李小美的声音:“爸爸,我的巧克力都被偷啦!”

  李子安:“……”

  这电话有点乱。

  刚才是沐春桃凑到手机边上说报警,这会儿是李小美从汤晴的手中拿走了手机跟他报告情况。

  “我们家这么困难都会有贼,我好气!”李小美的声音,“爸爸你快回来抓贼啊!”

  李子安忍着头痛的感觉:“你把手机交给桃子阿姨。”

  “嗯哒。”李小美的声音。

  手机里又传来了沐春桃的声音:“子安哥,怎么办?”

  李子安说道:“你立刻打电话让孟刚过去保护你们,我这边给董小姐打个电话。”

  “好的,我马上给孟刚打电话。”沐春桃说。

  手机里又传来了汤晴的声音:“子安哥,我能做什么?”

  李子安说道:“你照顾好小美就行,别的事你不用管。”

  “我知道了,那我挂了。”汤晴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跟着拨了董曦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

  “节哀顺变。”董曦的第一句话。

  她知道林胜男去世的消息一点都不奇怪,李子安也不跟她说这事,开门见山地道:“我和美琳都在殡仪馆里,有贼潜入我的家里偷走了我的工具箱,那只罗盘就在工具箱里。”

  “多久的事?”

  “就今晚,那贼知道我和美琳今晚要来守灵,所以瞅准了这个机会。”

  “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不带在身上?”

  “我今晚守灵,我带工具箱干什么?那罗盘好几斤重,我也不好揣在身上。”李子安说。

  “我马上调查。”

  “还有!”李子安预感她会挂电话,特意加重了语气。

  “还有什么?”

  “汉克也在这里,我发现他有点不正常,我怀疑这事跟他有关系。”李子安说。

  “我知道了。”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还是被挂断了。

  灵堂里,汉克移目过来。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那笑容里带着挑衅和自信。

  李子安只是看着他,很平静。

  昆丽从灵堂里走了出来。

  李子安说道:“我们家里遭贼了。”

  “啊?”昆丽很惊讶的样子。

  “今晚可能不太平,你小心一点。”

  “要跟美琳说吗?”

  “暂时不用,让她睡吧,她需要休息。”李子安说。

  昆丽点了一下头,绕道了驾驶室旁边却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门旁边。

  坐在车里视线会受到影响,她不上车,她已经进入了她应该进入的状态。

  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灵堂里。

  这时汉克掏出了手机,往灵堂的一个角落里走去。

  李子安掏出了一支大重九烟,点燃抽了一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