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39章偶遇情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386 2020-11-17 17:24

  送走了余家明和余诗曼兄妹,李子安也开始了他的本职工作,进厨房做饭。

   晚饭快要做好的时候,李子安给杜武打电话叫他来吃饭,那小子说朋友约他就不来了。倒是汤晴早早的就下了楼,进厨房来帮忙。

   饭菜端上桌的时候,余美琳回来了,林胜男也拉着李小美下了楼。

   一家人围餐桌吃饭,其乐融融。

   以前汤晴多多少少还有点不自在,现在感觉已经很自然了。

   “奶奶,喝汤。”余美琳给林胜男盛了一碗大利凤手汤。

   林胜男拿起调羹勺汤喝,一口大利凤手汤下肚,眉开眼笑。

   “奶奶,三叔五十寿诞在家里设宴,你要去吗?”余美琳问了一句。

   “去,怎么不去,老三都五十了,我这个当妈的怎么能不去。他的两个孩子也从美国回来了,家明和诗曼都挺好的,一家人聚在一起热闹热闹。”林胜男说。

   余美琳说道:“那到时候我和子安就带你去。”

   林胜男说道:“到时候你跟你爸好好说话,他始终是你爸爸,有什么矛盾疙瘩解不开的?”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嗯,我知道了。”

   林胜男说道:“吃饭吃饭。”

   李小美瞅着林胜男,学着林胜男拿调羹的样子:“喝汤喝汤。”

   林胜男被逗笑了:“这个家里,还是小美最乖。”

   李小美跟着就说道:“那你奖励我冰激凌。”

   林胜男翻了一个白眼,埋头喝汤。

   李小美眼巴巴的瞅着李子安:“爸爸给我买,好不好?”

   李子安正要开口说话,余美琳就移目过来直盯盯的看着他了,没说话,可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买个试试。

   李子安被娘俩夹在中间头大,嘟囔了一句:“嗯嗯,先吃饭,饭吃了再说。”

   汤晴说了一句:“小美,吃饭怎么能要冰激凌,好好吃饭。”

   “哦。”李小美秒怂,低头扒饭。

   对付小孩子,还是老师管事。

   吃了饭,汤晴帮忙收拾碗筷,余美琳系上围裙帮李子安洗碗。

   本来家里是有洗碗机的,但李子安不喜欢用,他觉得那样洗出来的碗没有灵魂。

   “美琳,今天我跟余家明和余诗曼兄妹俩聊了一会儿,那余家明说过一句话,他是说者无意,我却是听者有心。”李子安说。

   “他说了什么?”

   李子安一边刷盘子,一边说道:“他说想跟我学煲大利凤手汤,然后煲给奶奶喝。”

   “这是乖巧话。”余美琳有她自己的判断。

   水开大了一点,几滴谁溅到了李子安的脸上,李子安下意识的抬手去擦,余美琳却把他的手压下去了,她伸手过来,用手背擦掉了那几滴水渍。

   刚好汤晴走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她的脸上浮出了一抹红晕,尴尬地道:“美琳姐、子安哥,我把小美送上楼了,没事的话我就回工坊了。”

   “嗯,你去吧。”余美琳说。

   “明天早晨来吃早饭,不要去外面吃,家里的更健康。”李子安也说了一句。

   “嗯,我走了。”汤晴转身离开了。

   余美琳笑着说道:“小汤人真不错,要是遇到合适的小伙子,我就给她介绍一下。”

   李子安:“……”

   管家婆,你是兼职的媒婆吗?

   “你刚才说到哪了,你接着说。”余美琳的思维又回来了。

   李子安说道:“我觉得,这次不只是寿宴那么简单,我担心奶奶要是去了的话,就回不来了。”

   余美琳沉默了,她心里想事情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到时候你爸和两个叔伯要留下奶奶,你我连带人走的理由都没有,所以你要想好,还有两天时间,我可以劝劝奶奶。”李子安说。余美琳摇了一下头:“不要去劝,一切都按照奶奶的意思来。”

   李子安讶然道:“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奶奶想去我们就带她去,她如果想留在三叔家,或者二叔家都可以,去我爸家也行,我不会阻拦。”余美琳说。

   “你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余美琳笑了笑:“奶奶的性格我知道,她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站在我的立场,我当然想她留给我,毕竟那是我妈一手做起来的企业,但是奶奶将来要留给她的三个儿子,或者别的孙子,我也强求不来,我们俩问心无愧就好。”

   李子安瞅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余美琳笑着说:“你看着我~干什么?你的眼神好奇怪。”

   “你变了,我感觉你跟从前有些不一样了。”李子安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余美琳戳了李子安一指头:“笨蛋,有爱情滋润的女人当然会变。”

   李子安笑了,情不自禁的凑过去在管家婆的脸上啄了一下。

   余美琳哪里肯吃这样的亏,顺势就堵住了李子安的嘴。

   却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小脑袋从厨房的门框边探了进来。

   暗中观察界的王者,李小美大人来了。

   小家伙瞪大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在厨房里互啃的爸爸和妈妈,好几秒钟之后才开口说道:“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

   李子安和余美琳慌忙分开,一起看着从门框边探进头来的李小美,两口子的脸上都臊得很。李子安脸皮厚还好点,余美琳的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小美,小汤老师不是说把你送上楼了吗,你怎么又下来了?”

   李小美早了进来,一双小手背在身后,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不是有脚吗,我想下来就下来了。”

   “呃……”李子安竟无言以对。

   余美琳不好意思面对李小美,转身去收拾李子安洗好的碗和盘子,一边给李子安递眼色,示意他把李小美带走。

   却不等李子安领会她的意思,李小美又出声说道:“妈妈,你和爸爸刚才在干什么?”

   你不看着我,我偏问你。

   “那个……”余美琳吞吞吐吐,吐不出来。

   李子安赶来救场:“我和你妈妈刚才在说话。”

   余美琳报以感激的眼神,还是老公机智。

   李小美又问了一句:“你们在说什么?”

   李子安佯装严肃的表情:“小孩子家哪有那么多问题,我和你妈妈在说公司的事,说给你听你也不懂,你不要再问了。”

   “那妈妈为什么把舌头伸进你的嘴里呢?”李小美歪着小脑袋看着李子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天真和好奇。

   李子安的头一个两个大了。

   “还有,爸爸的手又为什么抓妈妈……”

   没等李小美说出来,李子安就快步走了上去,一把将李小美抱了起来:“走,爸爸带你去买冰激凌。”

   “好啊好啊!”李小美一下子就开心了,脑子里的那些奇怪的问题一秒清空。

   这一次,余美琳没有反对李子安带李小美去买冰激凌。

   天色擦黑,江堤上游人如织。

   李子安抱着李小美往回走,李小美一手拿着一只巧克力甜筒津津有味的吃着,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只没有拆开的草莓味冰激凌。

   李子安本来只想买一只的,可是李小美抱着他的腿一撒娇,他就心软了,两只就两只。

   快要到小区大门所对的那段江堤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人。

   那人金发碧眼,西装革履,十分的帅气,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就如同是鸡群之中的一只白鹤一般显眼。

   汉克的的确很帅,如果不是遇见李子安的话,他应该是整条江堤上最帅的男人,可是遇到了李子安,他就只能屈居第二了。

   李子安的心情本来好好的,心里还想着待会儿回家之后给李小美讲一个什么睡前故事,突然看见汉克,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糟糕了起来。

   这个家伙怎么会来这里?

   以汉克的能耐,他找到这里并不是难事,可是他的动机就很难猜到了。

   李子安想到了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汉克是冲着余美琳来的,毕竟管家婆是他的初恋,他余情未了不死心,想来这里寻找机会。如果抱着李小美下来买冰激凌的是管家婆,他大概会死皮赖脸的纠缠。

   第二种可能,汉克就是冲着他来的,汉克就是那条没有落网的大鱼。

   汉克早早的就停下了脚步,面带微笑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真气倾炉而出。他不相信汉克敢在这样的地方动手,周围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帮手,但还是要小心谨慎,毕竟他还带着孩子。

   不动声色的进入了战斗状态,李子安放慢了脚步向汉克走去,然后在聚集汉克差不多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大~师,我们又见面了。”汉克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路过这里,见这里景色不错,就在这里走走。我知道你和美琳就住在这里,如果你邀请我去你家坐坐,我也会很乐意。”汉克脸上的笑容给人一种亲切温暖的感觉。

   李子安哂笑了一声:“你想多了。”

   李小美瞅着汉克:“爸爸,这个叔叔是谁啊?”

   “这是你跟美琳的孩子吗,叫什么名字?”汉克也看着李小美,虽然脸上还保持着笑容,可是眼神里却藏着一丝恨意。

   自己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还这么可爱,没几个男人受得了。

   李子安冷眼看着汉克。

   李小美说了一句:“我叫李小美,叔叔,你头上长的是玉米须吗?”

   汉克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李小美也就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就去吃她的冰激凌去了。

   李子安忽然想到了那条大鱼,说了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汉克微微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这反应,给人的感觉他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也是第一次听见。

   难道那条大鱼不是他?

   或者,他在演戏?

   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来,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继续在这里看风景吧,不知道哪一天你就看不见了。”

   他抱着李小美准备离开。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李子安,我有一样东西给你。”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

   汉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信封,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什么东西?”李子安问了一句。

   “你自己看吧,相信我,你会有收获的。”汉克又将信封往前递了一点。

   那只信封扁扁的,大概就装了一张信纸,没有装别的东西。

   李子安腾出一只手来接过了信封。

   即便是信封或者信纸上涂了什么毒,他也不怕,因为大惰随身炉随身,他百毒不侵。

   拿了信封,李子安没有拆开来看,他抱着李小美往下江堤的楼梯走去。

   汉克转身过来看着李子安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神也变得阴狠了。

   李小美刚把一只巧克力味的冰激凌吃完,看见汉克在看她,她冲汉克挥了挥手:“玉米须叔叔再见。”

   一股江风吹来,汉克头上的金发随风飘起。

   真的有点像是玉米须。

   玉米须利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