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12章完璧归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15 2020-11-17 17:24

   一夜无眠。

  窗外出现一抹天光的时候,李子安小心翼翼的将右胳膊从余美琳的螓首下抽了出来,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左胳膊从汤晴的螓首下抽出来。

  两只手终于解放出来了,可他的身上还压着两条腿。

  他将手伸进被窝,轻轻的托起余美琳的腿将之从他的身上放下去,然后又轻轻的托起托起的腿将之从他的身上放下去。

  终于搞定了,但如果掀开被子起床的话,两个女人有可能被惊醒。她们都睡得很晚,他实在不忍心吵醒她们,而且他担心管家婆醒来之后又让他跟汤晴发电,那他咋整?

  再发电,他估计正会烧掉充电器的保险。

  李子安想了一下,一点点的缩进被窝,准备爬过被窝,然后从床尾钻出去来完成起床大业。

  被窝里香香的,有汤晴的香味,还有余美琳的香味,两个女人的香味混在一起,又变成了一种独特的香味,特别的淳厚,一口上头。

  本来就是一枝独秀到天亮,钻进被窝之后,仅仅是香味就让李子安更加难受了,可他还是得硬着头皮往下滑。

  突然,汤晴的腿又抬起来压了过来,正好压在爬到被窝半腰的李子安的脖子上,就像是河流水的节流的闸门,一下子就将水流截断,准备溜走的大鱼也被拦截了下来。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本是稳定情绪的举措,一口混杂着各种香味的浑浊空气入肺,他突然就更困难了,脑子还有了点缺氧的反应。

  人的脑子一缺氧就容易产生幻觉。

  他感觉他变成了一条鱼,顺着小溪往下游。

  小溪水潺潺,好多水草缠绕着鱼儿。

  再困难也要自由。

  鱼儿从从水草里艰难前行,小溪里的淤泥蹭着它的脸,它没有退缩。小溪里的水草缠绊,扎到了它的嘴,它还是没有退缩,一番艰苦的努力硬生生的钻了出去。

  终于自由了。

  双脚落地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感动得想哭。

  这尼玛什么地狱模式啊,起个床都这么困难。

  李子安穿上衣服鞋袜,轻手轻脚的往门口走去。

  被窝里,余美琳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但没有完全睁开。

  汤晴的嘴角带着一丝奇怪的笑意,好像在做着一个美梦。

  李子安打开门走了出去,又轻轻将门带上。

  厨房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那里也才是安全的地方。

  李子安向厨房走去,迈过沙发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瞅见了什么东西,他顿时愣了一下,停下脚步,移目看去,整个人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呆住了。

  真皮沙发上躺着一具骸骨。

  骸骨的旁边还放着一只铜锈色的罗盘。

  精武女王和罗盘都回来了。

  白骨无翼飞无影,情郎有心却无力,此锅黑大无人背,完璧归赵需时日。

  他给董曦卜的那一卦,应验了。

  精武女王和罗盘完璧归赵了。

  这事,十有八九是姑师大月儿半夜潜入客厅,将精武女王和罗盘放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可让李子安吃惊的是,姑师大月儿带着骸骨和罗盘来了又走了,他却一点察觉都没有。而且,昨天晚上他是一夜未睡,家里来了人,他居然都不知道!

  余美琳现在也是非常人,她显然也没有察觉到。

  那么,姑师大月儿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

  无从知道。

  余美琳曾经说姑师大月儿是天之女神,当时他不以为然,可是现在他却忍不住去想这个问题。

  难道姑师大月儿真的是什么女神?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什么女神?”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他走到了沙发前,伸手将罗盘拿了起来。

  罗盘还是罗盘,不是赝品,重量和手感一分没变,但那根缩进罗盘中的指针又冒了起来,指着12点的方向。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当初我怎么也不能让这根指针冒出了,她是怎么做到的?罗盘的指针冒出来了,看样子她应该是使用过这只罗盘,可是这只罗盘指引的是喜马拉雅山脉中的禁地,她就在禁地之中,她启动罗盘也就没有意义……难道她用这只罗盘找什么东西,或者新的地方?”

  无从知道。

  李子安双手捧着罗盘,大惰随身炉苏醒,催动真气往罗盘之中注入进去。

  两秒钟后,一线绿光从罗盘中间迸射了起来,一头扎进了天花板中。

  罗盘的指针也动了,指向了西方。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也是一片困惑。

  就罗盘指针指引的方向来看,似乎又要将他往喜马拉雅山脉中的境地指引。

  “难道她是想用这种罗盘把我带到喜马拉雅山脉中的境地见面?”这个念头冒出来,李子安跟着又将之否定了,“如果她要见我,昨天晚上就可以见我,为什么非要把我叫到那个禁地去?我不嫌麻烦,她大概都会嫌麻烦。可是,这指针又分明指引的是西方,如果不是那个禁地的话,那又是什么地方?”

  无从知道。

  李子安将罗盘放在了茶几上,蹲在了沙发旁边,视线也落在了精武女王的右手上。

  精武女王的右手还有“肉”,只是枯萎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风干了的腊肉一样,水分很少,皮肤皱巴巴的,颜色也不如当初白了,是一个蜡黄的颜色。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精武女王的右手,他的感觉就跟握着一个死人的手没什么区别,冰冰凉凉,也没有弹性。他低头嗅了一下,没有尸体应该有的气味,精武女王的长了肉的右手几乎没有气味。

  虽然又研究了一次,但李子安的脑袋里却还是一头雾水。

  站在科学的角度,一个死去了三千多年的女人白骨长肉,这事怎么也站不住脚,可它却真实的发生了。你说那不是肉,可手感又跟肉差不多,而且就长在手上,明明是一只女人的手,这又该怎么解释?

  诡异如斯。

  李子安将精武女王的手放了下去,他的视线也移到了精武女王的额头上。

  那块铜锈色的斑块还在,那个隐藏在斑块之中的符号依稀可辨。

  余美琳说那是天之铭文,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电路板和CPU,可那是个什么世界,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这是另一个世界的电路板和CPU,那么精武女王岂不是一个机器人?”李子安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猜测。

  然后,又一个疑问在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精武女王是那个王者级病毒生物的前任宿主,她的头骨上有天之铭文,余美琳是现任的宿主,她的头骨上会不会也有一个天之铭文?

  余美琳的额头上肯定没有什么铜锈色的斑块和隐藏在斑块中的天之铭文,如果有那也应该是在额头皮肤下的头骨上。

  “对了,圣光相术虽然不是透视的超能力,却能看见骨相,我可以用圣光相术看看管家婆的头骨,她的额骨上有没有铜锈色的斑块和天之铭文,我应该能用圣光相术看见。”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他想现在就回屋去用圣光相术看看余美琳的额骨,也起身了,可是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汤晴可能会起床来帮厨,精武女王的骸骨就在这沙发上,被她看见了肯定吓她一跳。而且这骸骨涉及到疗养院和姑师大月儿,把她牵扯进来就更不好了。

  这么一想,他跟着就抱起精武女王的骸骨,拿起罗盘上了楼。

  老太君的房间一直都留着,没人住,汤晴和李小美一般不会进那间屋子,正好拿来暂放一下。

  进了林胜男的房间,李子安将精武女王的骸骨放在了林胜男的床上,然后拉过被子将精武女王的骸骨盖上,又把罗盘塞进了被窝里。

  林胜男已经走了,想必她也不会介意。

  李子安从林胜男的房间里出来,路过李小美的房间的时候打开门看了一眼。

  小棉袄还在睡觉。

  小孩子瞌睡多,估计还要一个小时才会醒。

  李子安下了楼,进了厨房开始做早饭。

  李子安刚把米淘好下锅,汤晴就进了厨房。

  “子安哥,我来帮你。”汤晴挽起袖子就去洗菜池洗菜。

  李子安关切地道:“昨晚你没睡好,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汤晴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没事,我睡不着,待会儿小美也要起床了,我还得去帮她。”

  比起余美琳,她其实更像是李小美的妈。

  李子安心中一片暖暖的感动,凑过去将她搂入怀中。

  汤晴顿时紧张了起来:“子安哥你干什么?快松开我,被美琳姐看见了不好。”

  李子安笑着说道:“都睡一张床了,她看见了又怎么样?”

  “那不一样,那是、那是给她用爱发电。”汤晴的脸更红了。

  李子安心痒痒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你让我亲一下我就放了你。”

  汤晴回头去看了一眼,她大概是想看余美琳起来没有,但她的视线被墙挡住了,看不见。

  李子安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汤晴的腿一下子就软了,颤声说道:“那你快点呀,美琳姐也快起床了。”

  李子安笑了笑,凑过去吻住了她的樱唇。

  好几分钟才分开。

  汤晴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个骗子,说亲一下,亲这么久。”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是说亲一下,可我又没说这一下要亲多久。”

  汤晴:“……”

  被调戏了,可她的心里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