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15章1群演员的悲伤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91 2020-11-17 17:24

   余美琳第一个赶到医院来,林胜男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她没能见着人。

  “老公,奶奶得的是什么病?”余美琳很着急。

  李子安说道:“她没病,是老了。”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它的眼眶中也泛起了一层泪花:“你是大#师,你救救她吧。”

  李子安伸手将她搂入怀中:“我能治病,但不能治衰老,她这是寿元到头了,要走了。”

  余美琳顿时悲从心来,将头埋在李子安的肩头上,嘤嘤哭了起来。

  李子安轻轻拍着她的背,温声安慰她:“人都有这一天,谁也避免不了,奶奶这样走没有痛苦,也算是一个福报。”

  余美琳只是哭泣。

  李子安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流下了两颗眼泪。

  这时走廊里来了一群人。

  李子安移目看去,一眼就看见了走在最前面的余泰山和高胜美两口子。紧随其后的是余泰安和余泰鸿两兄弟,还有葛春兰和曾敏两个婶娘。余家明来了,走在最后面。

  他没有看见余家豪和余诗曼。

  余家豪被判了半年有#期#徒#刑,想来也来不了。

  余诗曼估计跟汉克在一起,但余泰鸿肯定会给她打电话的,估计这会让也在来医院的路上。

  “李子安!”余泰安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这话充满了恶意。

  李子安只是看了他一眼,心中没有一丝感觉。

  余美琳离开了李子安的怀里,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才看着余泰山说道:“爸,你冷静一点,是人都会生病,是人都会老,你怎么能怪子安?”

  余泰山的眉宇间满是怒意:“你个逆子,我看见你就来气!”

  话音落下,他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向了余美琳。

  高胜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余泰山跟余美琳的关系要是很好的话,她就该不开心了,现在这样她就很开心了。她迫不及待的想听到那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再看见余美琳脸上冒出一只巴掌印,那该多爽啊!

  却就这时,李子安忽然伸手抓住了余泰山的手腕。

  余泰安怒道:“你给我松开!我打我女儿,你管不着!”

  李子安不但没松开,还抓得更紧了,他的声音也有点冷:“美琳是我女人,你要打她,你先得过我这一关。”

  余泰安气得面红耳赤。

  好戏没看成,高胜美气急败坏地道:“美琳,你看你找的什么男人,竟然敢对你爸出手!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余泰安受到了刺#激,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抬起另一只手抽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松开了他的手,头往后仰,轻轻松松的躲开了。

  如果余泰山不是余美琳的父亲,他一巴掌抽掉余泰山半嘴牙齿。可是余泰山是他老丈人,他真不能动手。

  余泰安和余泰鸿两家站在过道里看着笑话。

  余家明最为安静,脸上也是一个平静的表情。

  他虽然比余家豪小,也没有余家豪那样丰富的阅历,可城府却远比余家豪深。更重要的的是,他智商比余家豪高得多。

  高胜美不依不饶:“姓李的,我妈是怎么病的,你今天不给一个说法,我们饶不了你!”

  这时一个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严厉地道:“这里是医院,你们要吵去外面吵!”

  高胜美终于闭上了嘴巴。

  李子安问了一句:“护士,我奶奶怎么样了?”

  护士看了李子安一眼,语气温和:“嗯,在外面等着吧。”

  护士退进了急救室里,然后关上了门。

  这真的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如果是别人问,她肯定没这么客气。

  余泰山和高胜美两口子冷眼看着李子安。

  余泰鸿走了过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子安啊,你是大#师,我妈经常喝你煲的什么汤,是不是你的汤出了什么问题?”

  余美琳顿时皱起了眉头:“二叔,你是什么意思?奶奶八十多岁了,这么大年龄……”

  李子安打断了余美琳的话:“不用解释,无论我和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都会怪在我们头上,待会儿医生会跟他们说的。”

  余美琳也闭上了嘴巴,不解释了。

  余泰鸿说道:“不是,子安,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李子安看着他:“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去问医生,如果你们怀疑我什么,你们现在可以报警。”

  余泰鸿的眉头拧了一下,怒意明显,但没有发作出来。

  他不敢啊。

  余家豪还在监狱里,这帅逼要是再去举报点什么,刑期就不是半年了。

  “美琳,你跟我来,我要跟你说几句话。”余泰山对余美琳说。

  余美琳下意识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温声说道:“你想去就去吧。”

  当爸爸的要跟自己的女儿说话,这事他一个女婿也不好拦着。

  “那我去跟我爸爸说说话。”余美琳跟着余泰山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进了楼梯间。

  虽然听不见余泰山跟余美琳说了什么,但估计也是与遗产有关的话题。余家三兄弟,估计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猜谁会继承到老太君走后留下的那大江集团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而余美琳的希望最大。

  甚至是他也有希望,因为这些年都是他在照顾老太君,不管是在月牙村,还是在魔都,他都照顾得好好的。很多老人都会把遗产留给那些照顾自己的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人,老太君也有可能这样做。

  不管老太君是留给余美琳也好,留给他也好,都是他们家的,所以余泰山和余泰鸿一来就质疑他煲的汤害了老太君,先给他和余美琳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抢遗产。如果他和余美琳争遗产的话,那他们就要追究他和余美琳的责任。

  这些李子安都懂。

  余泰鸿一家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站在走廊里等着。

  老三家的一家人都心机深沉。

  没等余泰山和余美琳说完话,又来了两个人,余诗曼和汉克。

  余诗曼赶过来,李子安一点都不奇怪,倒是汉克也来了,这就让他感到有点意外了。

  汉克也看见李子安了,眼神平静而又深沉。

  李子安的心里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什么。

  余诗曼看李子安的眼神则有点不爽,上次在特拉公司魔都总部丢了面子,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回来。女人是这个星球是哪个最小气的生物,怎么可能给李子安好脸色?

  汉克走了过来,先跟余泰鸿和曾敏打了个招呼:“伯父、伯母好。”

  余泰鸿和曾敏都点了一下头,曾敏还说了一句:“汉克,你怎么也来了?”

  汉克说道:“我担心奶奶的身体,所以我就跟诗曼一起过来看看奶奶,伯母你也别担心,奶奶会没事的。”

  曾敏假惺惺的擦了一下眼角,声音也有点哽咽:“老太太在我们家住的好好的,要是一直住在外面家肯定没事,肯定长命百岁,可惜……有人就是见不得她好,她老了,看不清楚有些人的真面目。”

  这个“有些人”显然是指李子安。

  曾敏说的话李子安也听得清清楚楚,可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波动,相反的还有点佩服曾敏的演技和心机。

  余家明与汉克拥抱了一下。

  他显然已经认同了汉克这个“妹夫”。

  汉克又移目看着李子安,眼神平静,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李子安也看着他,刚才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可还是说不清楚是什么。

  余泰山和余美琳从楼梯间走了出来,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担心她有没有被余泰山打,跟着就把视线移到了余美琳的脸上,还好她的脸上没有巴掌印,只是眼眶有点湿润,也不知道是担心林胜男,还是在余泰山那里受了委屈。

  汉克的视线也落在了余美琳的身上,眼神有点复杂。

  他不可能忘记余美琳,抛开什么初恋什么的不说,仅仅是尊严这一块就是他迈不过去的坎。

  他如此优秀,他想要女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跟他啪拖,可唯独余美琳不在乎他,不但不跟他恢复关系,还嫁了人。她嫁人就嫁人吧,她要是嫁个傻#逼窝囊废多好,偏偏还嫁个比他帅,还比他有本事的人,这就无法忍了。

  余诗曼伸手挽住了汉克的胳膊。

  这是故意做给余美琳看的。

  余美琳却从两人的身边走过,连看都没有看汉克和余诗曼一眼。

  余诗曼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余美琳走到了李子安的身边,伸手拉住李子安的手:“老公,你跟我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跟着余美琳走。

  余美琳走了几步,快要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才停下来,然后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爸说不管是我还是你得到了奶奶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都得给他,奶奶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只能留在他的手里。”

  李子安说道:“你怎么跟他说的?”

  余美琳说道:“我说奶奶已经立好了遗嘱,我不知道奶奶会留给谁,也有可能是后辈人人都有份,现在最重要的是奶奶的身体,我不想跟他谈这事,然后他就……”

  “他一定说了什么威胁你的话,是什么?”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意味:“他说如果我们得到了奶奶的股权而不给他的话,他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李子安心中疼惜,伸手将余美琳搂入他的怀中。

  讲真,这样的父亲有还不如没有。

  可这样的话他肯定是不能说的。

  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