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6章我想要个儿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17 2020-11-17 17:24

   杜枝山已经睡了,李子安也不想去打搅他,直接背着余美琳回了房间。

  报警这事,其实可有可无。

  就算警方抓住了那个黄脸男,他没事,余美琳也只是被玻璃划伤了脚,能治人家多大的罪?更何况,那黄脸男十有八九只是一个收钱办事的人,没准脸雇主的面都没有见过。

  黄脸男这次失败了,要么被人灭口,要么还会再来,那个时候再对付也不迟。

  这么一想,李子安连报警的心思也淡了,还是管家婆脚上的伤口更重要。进了屋子,他用脚后跟把门给关上,把余美琳放在了床上,然后拿来了合金工具箱准备给她处理伤口。

  余美琳说道:“老公,要不我们自己报警吧,那个人很危险,我担心他还会再来。”

  李子安蹲在了床边,开箱取双氧水,随口说了一句:“他来才好,他要是再来,我就抓住他。明天早晨再跟杜叔叔说这事吧,你的脚才更重要。”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其实也不想现在报警,这个夜晚她等了很久了,她可不想被警察带到警察局去录口供。

  李子安将那只受伤的脚拿了起来,放在了一只凳子上。

  这一抬一放,感觉就像是远方的游子推开了半扇自家的门。

  院里有井,井边杂草丛生,有点荒凉的样子。

  李子安拿着双氧水瓶子走神了。

  余美琳的玉靥上冒起了一抹红晕,温柔而又羞涩:“你看什么呢?”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有些尴尬地道:“看你呀。”

  “我好看吗?”

  “好看。”

  “你也好看,所以我得把你看紧才行,不然会被别的女人抢走。”余美琳说。

  李子安笑了笑,撕掉脚上丝袜,然后往她的脚底板上喷了一点双氧水。

  “嘶!”余美琳疼得吸了一口凉气。

  “忍忍,很快就好了。”李子安拿起镊子拿掉了伤口里的碎玻璃,然后取来金创膏往伤口上涂了一点。

  “你这是什么膏药,你一涂上伤口就凉凉的,也不怎么疼了。”余美琳好奇地道。

  “这是金创膏,专治生伤。”李子安又取来一卷医用纱布,把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余美琳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收拾东西。

  这世上有一种男人叫李子安,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都是那么的好看。

  当初如果不是李子安这么好看,她是真不会跟李子安结婚,更不会醉驾。现在看来,这却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就像是上天赐予的礼物。过去种种,今日这般,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李子安把合金工具箱放回去,忽然有了一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和做什么的感觉了。

  他着急着赶回来,就是为了处理余美琳的伤口,现在伤口处理完了,接下来又该干什么呢?

  房间里静悄悄的,灯光也不强烈,暗暗的。

  却就在李子安有点局促和茫然的时候,余美琳把另一只脚上的丝袜也脱了,扔在了地上。

  李子安默默的去把两只丝袜捡起来,拿去扔进了放在窗户边的纸篓里。他转身的时候,余美琳已经爬到了床上,半跪半坐的姿势,两只乌溜溜的眸子也正看着他。

  四目相对。

  两人的眼睛都好像在跟对方说话,可是说了什么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解读的,自己也不知道。

  在回来之前,李子安以为自己会表现得像一个经验老道的老鸟,甚至需要压制才能控制自己井喷的才华。哪知道,面对余美琳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又莫名其妙的变回了四年前那个被醉驾的傻小子。

  余美琳毕竟不是沐春桃。

  她是女帝。

  而且这个女帝也是菜鸟,而且是一个二十八岁的菜鸟。

  “那个……”

  “嗯?”李子安应了一声。

  这算是抢答了,余老师连题的内容都还没有说出来。

  “都11点过了,你不睡吗?”余美琳的声音小小的,脸红红的。

  她本来想矜持的,可没想到李子安比她更矜持,跟一根木头一样傻傻的站在那里跟她对眼,比定力。

  “哦。”李子安又应了一声,慢吞吞的走到床边,脱掉鞋袜和唐装上衣,准备上床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又站了起来,“我、我去洗漱一下。”

  却不等他迈开腿,他的手就被拉住了。

  “我也要去,你抱我去。”余美琳说。

  “嗯。”李子安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往洗手间走去。

  余美琳蜷缩在李子安的臂弯里有点紧张,呼吸也明显比刚才短促。不过这倒不是她有意撒娇要李子安抱,而是一条腿真没法走路。

  洗手间有洗手池、浴缸和马桶,唯独没有凳子或者椅子。

  李子安将马桶的盖子放下来,将余美琳放在了马桶上,然后取来莲蓬头,调好热水给她洗脚。

  余美琳有些尴尬地道:“我自己来就行了。”

  李子按轻轻的搓着白玉一般的玉足,一边说道:“你受伤了,不方便,再说了,老公给老婆洗脚,这也是应该的嘛。”

  他的心里挥之不去的是在那十字路口,余美琳发疯似的要将他推开的情景,还有那辆奥迪车倒车过来,她张开双臂不退不让,想要拦住那辆奥迪车的样子。现在,别说是给她洗脚,就是将来老了,她走不动了,给她擦屁~股他也心甘情愿。

  余美琳的心里满满都是幸福,一张清美绝伦的脸蛋笑成了一朵花,还是含苞的那种。

  如果是沐春桃,这个时候恐怕就用脚趾来夹他的肉了……

  不想桃子。

  这个时候不能想。

  要专心。

  还要专情。

  他真的不是渣男,这是命运。

  命里桃花躲不过,梅花香自苦寒来。

  大~师的命里就是有桃花和梅花的人,总不能就这事去怨老天吧?

  人真的不能跟天斗,斗也斗不过。

  既然是命运安排的,那就顺天安命吧。

  李子安搓脚的动作很温柔,还带了点真气。

  “嗯。”余美琳的小嘴里禁不住发出了一个声音,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嘴,尴尬又羞涩。

  李子安小声的说了一句:“你想叫就叫嘛,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余美琳羞得偏过了头去,可又觉得被调戏了,又扭过头来看着李子安,先是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然后才说了一句:“你就只是帮我洗个脚,我叫什么呀我叫?”

  “你想怎么叫就这么叫。”李子安的手指上又带了点真气。

  “我偏不叫,哎呀嗯。”她还是没忍住,叫了。

  李子安使坏了,他用食指的指节按摩了她的脚心,还加了一点热热的真气。

  余美琳的一双手本来是撑着马桶盖子的,这会儿忍不住伸手过来,抓住了李子安的两只耳朵,脸红红地道:“你要是再捉弄我,我就拧你的耳朵。”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平时坐得久,脚底都没茧皮,我给你按摩一下对你也有好处。”

  “那你好好按,不许挠痒痒。”

  李子安不捉弄他了,好好的按摩了一下,然后将那只缠着纱布的脚仔仔细细的擦了擦。

  可是,余美琳却抓着李子安的耳朵舍不得放。

  “你这样抓着我的耳朵,我怎么洗漱?”李子安无语的看着她。

  余美琳这才松开李子安的耳朵:“你是我的人,你的耳朵也是我的耳朵,我想抓着就抓着,今天晚上我还要抓着你的耳朵睡觉呢。”

  李子安笑道:“我发现李小美的性格跟你真像。”

  “当然,她是我生的,肯定像我。”余美琳有点小得意。

  “小美性格随你,长得随我,学习能力也随我,你说你在怀她的时候,为什么不把你的智商和学习能力遗传给她呢?”说着话的时候,李子安拿杯子接水,给牙刷挤牙膏。

  “女儿本来就随父亲的长相,她的学习能力随你,要是将来考不上好大学,那就让她跟你学本事,将来我们家里就两个大~师了。”余美琳笑了。

  “我还是希望她上好大学。”李子安开始漱口。

  余美琳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子安的腰:“那我再给你生个儿子怎么样?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小美跟你最亲,我被你们俩欺负,我要是再生个儿子,儿子跟妈妈最亲,儿子是妈妈的守护神,我就不怕你跟小美爷俩欺负了,我儿子会保护我。”

  李子安跟着点了一下头:“嗯,生。”

  他也想要个儿子,儿女双全,凑个好字。

  所以,余美琳一提说,他就应了,高兴得很。

  余美琳瘪了一下嘴角:“你想得美,我才不给你生呢。”

  李子安却笑了,他现在差不多能分辨出女人的“要”和“不要”了。他三两下漱了口,然后拿着水杯和牙膏来到了余美琳的面前,要给她漱口。

  “这个还是我来吧。”余美琳伸手接过了杯子和牙刷。

  李子安也觉得不好操作,看着余美琳漱了口又拿走了杯子和牙刷,随后取来毛巾打湿给余美琳擦脸。

  这次余美琳没有自己来,闭着眼睛享受着女王的待遇。

  李子安自己也擦了擦脸,然后觉得不够,又说道:“我把你抱回去,我冲个凉。”

  这次从数学的角度来将,是第2次,可是心理和灵魂角度上来讲,却是第1次,所以他想讲究一点,给她留个美好的印象。

  余美琳只是看着他笑,也不说好还是不好。

  这就没法猜了。

  李子安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放回到了床上,却就在他准备松手的时候,余美琳却圈着他的脖子不放。

  “我喜欢闻你的汗味。”她的声音小小的,温柔似水。

  李子安脑门嗡一下就热了,浑身都充满了野兽般的力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