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45章你别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84 2020-11-17 17:24

   灯亮了,一切都清楚了。

  地上躺着几具尸体,还有一个没头的。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人却还在梦魇中,受惊的灵魂一时半会儿无法安定。

  然后,有人哇一声哭了出来,有人站起来四下张望,有人两眼空洞的看着躺在不远处的尸体,还有人拿手机打电话。

  “举起手来!”冲在最前面的CIA特工吼了一声。

  宴会厅里的人下意识的举起了手。

  毕竟一大群拿着枪&的壮汉冲进来,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没人敢不听从命令。

  李子安看着那些CIA的特工,没动。

  举尼玛逼的手。

  “你们干什么?把枪&放下!”马克怒吼了一声。

  剩下的几个德意志的特工用枪瞄着刚刚冲进来的CIA的特工。

  双方互相用枪&指着对方,相互呵斥对方把枪&放下,场面有点紧张。

  宴会厅又乱糟糟的一团了。

  李子安按不动声色的走到了那个死去的光头青年身边,伸手将那一枚扎在他脑门上的手里剑拔了下来,顺手揣进了衣兜里。

  那风衣男的西洋剑,身上穿的风衣都强得夸张,不像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东西。那风衣男所扔出的手里剑,肯定也不是一般的材质,不拿走的话就有点对不起自己了。拿回去之后要是能研究出来是什么材质,也能制造的话,他想打造一把五米长的青龙宴月刀,再遇上风衣男的时候,砍死他丫的。

  藏好了手里剑,李子安伸手接下了光头青年的面具。

  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双眼圆睁,嘴巴张开着,一口的黑黄的毒牙。还有一颗是镶金的,灯光照在上面,有点闪光的效果。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李子安心中还是充满了感激,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兄弟。”

  天降神兵闯将去。

  现在看来,这个光头青年就是卦辞之中的神兵。

  之前李子安还猜测卦辞之中的神兵,有可能是姑师大月儿,也有可能是董曦,可是两个女人都没有出现。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神兵居然是一个光头党的无名英雄。

  如果没有这个光头青年开灯冲进来,对着风衣男开了一枪,破坏了风衣男的最强一击,现在是什么结果,还真是难以说清楚。

  这事荒诞吗?

  荒诞。

  可这就是天意。

  谁说危难关头出手相助的就一定是一身正气,长得还帅的大英雄,就不能是一个纹身吸毒,烧杀掳掠,将与正义为敌作为终身事业并为之奋斗甚至献身的光头党的五毒青年?

  没有这个道理。

  坏人也应该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时刻。

  “老孟,撤走。”站起来的时候,李子安对藏在领口里的微型接收器说了一句话。

  耳朵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我走了,那些CIA的特工怎么办?他们的任务可能不是抓你,而是杀你。”

  李子安说道:“你待在那里很危险,我担心那个风衣男会来找你,你不是他的对手。另外,雷奥普斯的主力部队还没来,所以你不用管我,我能脱身。”

  “好吧,那我去小范的车里等你。”孟刚结束了通话。

  耳朵里又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李,我看见你身上有血,你受伤了吗?严重吗?”

  李子安轻声说了一句:“我没事,不用担心我,雷奥普斯现在在哪?”

  “雷奥普斯和他的人在下面两层,电源控制室里也有他的人,我估计他会让他的人再次切断电源,到时候你可以趁乱离开。”

  “嗯。”李子安应了一声。

  他本来想问一下莎尔娜有没有发现刚才是谁切断了电源,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谈这种事情的时候。

  他的视线移到了丁仕常的身上。

  那也是个老阴逼。

  他得防着丁仕常突然向他开冷枪,所以他拉伸进衣兜里的手一直都没有拿出来,手里也抓着剩下的一把特制打弹弓弹丸。

  “举起手来!”一个CIA特工冲李子安吼道,脸上的表情狰狞,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开枪&的感觉。

  如果不是德意志的几个特工还用枪&指着他们,这些CIA的特工恐怕早就开枪&了。灯塔的警察都拥有无限开火权,连躺在床上的女护工都能打成筛子,更别说是这些权限更大的CIA特工了。

  李子安将手缓缓的从衣兜里拿了出来,握着拳头。

  这个时候只要他将手中的特制的弹丸砸过去,那些特工会死一大片。他真要是那样干的话,他大概也躲不掉那些特工射来的子弹,因为他没有那个风衣男那样的变态的速度。而就算是他侥幸躲开了,在这样的场合里一次性杀几个十个CIA特工,这事可就真收不了场了。

  “把枪&放下!”马克大声呵斥道,人也大步向这边走来。

  几个德意志特工双手握枪,紧跟着马克往这边逼近。

  CIA的人要抓李子安,德意志的特工要保李子安,这是一个死局。

  丁仕常站在一排CIA特工身后,冷声说道:“马克,让我把人带走,这样大家都没有麻烦。”

  马克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在什么地方,兰利吗?这里是慕尼黑,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把枪&给&我放下!”

  丁仕常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怒意,嘴角也微微抽了一下,差点就下了那个不顾一切的危险的命令。

  不过他最终还是克制了。

  不是理性战胜了冲动,而是他真的下了那个命令,他的人射杀了德意志的特工,他也会死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德意志的特工从楼梯口冲了上来,堵在了CIA的特工后面,人数比CIA的特工还要多。

  “放下枪!”

  “把枪&放下!”

  “混&蛋!听见没有!”

  一片呵斥的声音。

  丁仕常耸了一下肩:“好吧,把枪&收起来。”

  CIA的特工这才将枪&收起来。

  李子安看着丁仕常,这才开口说了一句话:“姓丁的,刚才那个人跟你是一伙的吗?”

  丁仕常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我的人已经离开了,听到枪声特意赶上来支援。”

  他说的话李子安听过就算,可他却记住了他的眼神。

  这个丁仕常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汉克还是灯塔驻魔都领事馆领事的时候,他的身份似乎是路途公司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汉克死了,他现在又成了CIA的一个主管,亲自下场指挥这样的行动。这样一来,就难以确定了。

  不过,路途公司和灯塔政府本来就是一方的,前者是专门为后者干脏活的,公司里的人员在情报部门或者军事部门拥有身份,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今天没法抓我,滚吧,下次我单独给你机会。”李子安说。

  丁仕常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你以为今晚的事就完了吗?”

  李子安的眼神渐冷:“你还要搞事?”

  如果这里是野外,只有眼前这些CIA的特工和丁仕常,他都放毒了,懒得废话。可是不能这么不讲究,做事得考虑一个后果。

  可是,他这边克制,这个丁仕常却阴魂不散,一直搞事,搞事,再搞事,考验他的忍耐力。

  就在这个时候,丁仕常忽然扶了一下耳朵上的线式接收器,似乎有人在跟他说话,然后他的嘴角的那一丝奇怪的笑意就更明显了。

  李子安的耳朵里忽然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你快走,几辆军车正往酒店驶来,上面载的都是灯塔的大兵!”

  居然动用军队抢人!

  轰隆隆,轰隆隆……

  酒店上空突然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和引擎的轰鸣声,一束雪亮的光束从窗外照射了进来。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窗外,一架武装直升机悬停在了大楼一侧的天空中,距离很近,清晰可见机舱中的机枪&手,穿的也是灯塔陆军的军服。

  莎尔娜能进入地面的监控系统,为他提供地面的情况,可天上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所以没法给他提供天空中的情况。

  天上地下,无路可逃。

  “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德意志!”马克愤怒地道。

  丁仕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马克回头看了一眼那条通道。

  那一群老阴逼本来该出现的,可是没有一个人出来。

  外面打枪啊!

  生命诚可贵。

  丁仕常看着李子安,笑着说道:“李子安,我说过,今晚的事没完,你逃不掉的。说真的,我挺佩服你的勇气,我以为你不敢到西方来背这个黑锅,可你居然来了。这是你的选择,你就得面对这个结果,可惜了,可惜了。”

  李子安的耳朵里又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准备好,雷奥普斯的人要关闸了,你有几分钟的时间逃走,你一定要逃出来!”

  李子安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说了一句:“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丁仕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突然,宴会厅的灯光熄灭了。

  李子安突然加速,几步冲刺,纵身一跃,直接从那一大群CIA特工和德意志特工的头顶飞掠了过去。

  这个动作是学风衣男的。

  但是他的手里没剑,做不到人剑合一。

  可是有真气加持,他这样拼命一跃,平地也能跳七八米远,更何况是还有几步冲刺。

  这一跃,他直接从宴会厅里飞出了宴会厅的大门,就像是一根标枪&一样射进了楼梯里。

  身后,一片混乱的声音。

  “不要动啊!”

  “别动!”

  “别开枪!”

  “人呢?”

  “封锁这里,不要让任何人出去!”

  直升机调整了一下位置,将机头的探照灯照过来。

  这边一大群人,却唯独不见了那个东方青年的身影。

  大&师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