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5章秃驴的心理干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540 2020-11-17 17:24

  从时间上算,澳洲的马兰士和道格参议员现在还没死,但估计已经卧床不起,离死不远了。

  化身膏虽然要七七四十九天才会要人的命,但是到了中后期脏器受损,皮肤溃烂,人就只能躺在床上,承受那种奇痒无比的痛苦,那个等死的过程其实比死还难受。

  李子安现在下毒,等不到华投%公司和安能公司的官司开庭,阿山雅度就会全身溃烂,卧床不起,承受那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

  而这,这就是今天结束对尼娅雅度的监听,回到酒店之后,黑锅三人组讨论并制定出来的计划。

  第一次见面大%师先装神弄鬼,让阿山雅度相信他是灯神转世,然后提醒阿山雅度有灾祸临头,需要赎罪才能渡劫。

  接着就下毒,阿山雅度越早卧床越好,那个时候只有大%师能救他的命,他想要活命的话,官司就得按照大%师的意思来判。

  这样做很无耻。

  可比起阿山雅度和克鲁多串通诈骗和勒索华投%公司的事,这不过是以彼之道环彼之身而已。

  别人是什么感受不知道,但大%师的良心肯定是不会通的。

  “你有病。”李子安说。

  阿山雅度愣愣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带着点狐疑。

  李子安将左手拿了回来,轻轻放在了阿山雅度的脂肪堆积的腹部上,淡淡地道:“你的肠子里有一块肿瘤,现在还不大,你感觉不到,但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变大和恶化,要你的命。”

  “这……这是真的吗?”爱园雅度着急了。

  李子安说道:“你们若不信,明天去医院做一个肠镜检查吧,就在这个位置。”

  他又用手指戳了阿山雅度的肚脐旁边的一个位置,一股真气也就在手指戳中的那一瞬间进入了那个肿瘤。

  “嘶……”阿山雅度感到刺痛,心中也紧张了起来,“神僧,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肠子里有一块肿瘤?”

  那是真气进入他的身体,将他的身体的信息反馈回了大惰随身炉的原因。

  李子安的说法却不是这个:“我是灯神转世,人在做,天在看,我自然知道。我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你罪孽深重,这是上天给你的警告,你若不赎罪,你会很痛苦的死去,然后下地狱。”

  如果是在平时听见这样的话,阿山雅度恐怕早就发飙了,可是现在他心里只有恐惧和敬畏,哪里还敢发飙。

  李子安松开了阿山雅度的手,又走到了爱园雅度的身前,伸手抓住了爱园雅度的手。

  爱园雅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有些紧张。

  真气透掌而出,进入爱园雅度的身体,真气出去,真气回来,大惰随身炉也收集到了爱园雅度的身体的信息。

  大%师要装灯神的逼,怎么能少得了方士医术这一块。

  这次很快就结束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爱园雅度施主,你的心坏了,虽然安装了支架,但缺少良心的支撑,它跳动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少。”

  爱园雅度惊呆了,也被吓到了。

  李子安松开了爱园雅度的手,退回到了之前的沙发上,慢吞吞地道:“虽然你们会不高兴,但我还是要说,你们是坏事做多了所以会有这些报应,不过好在你们遇上了我,看在你们是尼娅雅度的父母的情分上,我愿意帮你们消灾渡劫。”

  “我、我们该怎么办?”阿山雅度的声音有点颤。

  李子安说道:“赎罪,不要再做昧良心的事,不要再做坏事,要做好事。”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又对视了一眼,夫妻俩的脸上都是一副复杂的表情。

  李子安看在眼里,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相信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会去做一些善事,比如给乞丐一点钱什么的,或者资助几个贱民的穷学生重返学堂什么的,但他也百分之百的肯定阿山雅度不会就此迷途知返,放弃与克鲁多的合作,在法庭上判华投%公司赢。

  那可是五千万美金的生意,谁抵抗得了那样的诱惑?

  如果说几句话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他也不会下毒了。

  他现在只是给阿山雅度进行一个心理干预,往后一旦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阿山雅度都会想到他此刻说的话,潜意识里就会想找他帮忙。

  这样的主意,也只有拥有心理学硕士学位的军师想得出来。

  尼娅雅度望夫眼看着李子安,声音里带着乞求:“我的神,你一定要帮帮我的父母。”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他的大腿上。

  尼娅雅度跟李子安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主动,但这个时候居然也羞红了脸,还很紧张,不敢去看她的老爹和老妈。

  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忍不住又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都看着那秃驴搂着他们的女儿,心中是一片乱七八糟的感受。

  女婿才死两天,你这秃驴就当着我们的面搂着我们的女儿,你就不知道什么是羞耻吗?

  哦对了……

  人家是灯神转世啊!

  人的羞耻观怎么能用在神的身上?

  李子安一点都不避讳什么,一只手轻轻的在尼娅雅度的大腿上摩挲,一边说道:“你们的女儿是我前世的灯,如果说你们在这世上做了什么好事,那就只是生下了我的灯。阿山雅度施主,如果你遇到了危难,你就来找我,我会帮你。”

  阿山雅度连连点头:“谢谢,谢谢。”

  爱园雅度站了起来:“我们开饭吧。”

  她实在不想看见自己的女儿坐在李子安的腿上,而那秃驴还当着她的面摸她女儿的大腿,这真的是太羞耻了!

  李子安总算是将尼娅雅度放下去了。

  尼娅雅度的脸红红的,还是不敢看她的父亲和母亲,可她的心里却仿佛是喝了蜜一样甜。她这边还琢磨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跟她的父母说明,她跟李子安的关系,却没想到李子安自己就说出来了,还当着她的父母的面跟她这么亲热,真的是好羞耻啊!

  可越羞耻,她就越兴奋……

  晚餐很丰盛,但李子安的面前只有花瓣和矿泉水。

  尼娅雅度倒是很想给李子安准备露水,可这城市里哪里有露水卖,她又没有时间去收集,所以就给李子安准备了一瓶矿泉水。

  这倒也合了李子安的心意,尼娅雅度真要给他从这边的树叶、瓦片上给他收集些带咖喱味的露水,他反而喝不下去。

  一直到吃完晚饭,雅度家的公子泰格雅度都没有回来。

  李子安也没问,他放弃了绑架泰格雅度的方案,也就对那小子的事不感兴趣。

  吃过晚饭,阿山雅度陪李子安在客厅喝茶,爱园雅度和尼娅雅度在餐厅收拾餐具。

  刚喝两口茶,阿山雅度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李子安没看阿山雅度,却用耳朵在听,可惜阿山雅度说的是印地语,他根本就听不懂。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发现阿山雅度的神色很紧张,还有明显的怒意。

  遇上事了。

  这时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你留下的这个讯飞翻译器还真是好用。”

  李子安:“……”

  说正事啊,军师姑奶奶!

  “嗯,泰格雅度出事了,他被人给捅了,目前送往医院去了,情况有点危急。”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这尼玛简直是神助攻啊。

  他这边不断给阿山雅度进行心理干预,说阿山雅度大祸临头,结果泰格雅度就被人给捅了。

  阿山雅度起身,急匆匆的往爱园雅度走去。

  莎尔娜又补了一句:“我刚刚看了警方的记录,说是泰格雅度看上了一个女孩,想要那女孩陪他喝酒,那女孩不从,他就动手打了那个女孩。打了还不算,他还叫上了几个朋友想将那女孩强行带走。结果那女孩有个哥哥,赶过来就拿刀把那小子给捅了。”

  李子安轻轻嗯了一声。

  这真的是报应。

  泰格雅度仗着自己的老子是大法官,有权有势,平日里横行惯了,被他欺负的那些人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再加上阿山雅度和爱园雅度惯着,越发的嚣张跋扈,却没想到遇到了个不要命的,直接拿刀把他给捅了。

  “捅人的小子是个华人,名字叫范才伟,他的妹妹叫范小冰,目前都逃了。”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又嗯了一声。

  莎尔娜喜欢收集信息,这跟她学的心理学专业有关,不然她也不会从尼娅雅度的社交账号上看到那个梦的事,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美男计。不过那个范才伟和范小冰的信息,他是不感兴趣的,只是这事让他有点感叹。

  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可离开了华国就像是断了根的树,这异国他乡的遇到这样的事,别说是有人帮忙了,就连诉苦的人都找不到。

  “啊?”爱园雅度一声惊呼,手中的一只盘子失手坠落在了地上,啪一声摔碎了。

  阿山雅度大步往门口走去,脸上满是焦急和紧张的神色。

  爱园雅度也跟着去了,连手都顾不上洗。

  尼娅雅度走了过来,神色焦急地道:“我的神,我弟弟出事了,我要去一趟医院,你……”

  李子安双掌合十:“众生皆苦,我陪你去医院看看你弟弟。”

  尼娅雅度心中一片感动,忍不住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爱园雅度回头看了一眼。

  她心里才是真的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