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0章扫地僧的套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00 2020-11-17 17:24

  董曦端了两杯茶过来,一杯给了高山,一杯给了李子安,然后她就站在高山的身后,也不入座。

  她这个位置选得很好,高山看不见她,她却可以看见高山的后脑勺,还有坐在高山对面的帅逼安。

  大湾村吴彦祖的帅当得起灯塔的制裁,理由还是那个熟悉的理由,威胁国家安全。

  “小李,跟我聊聊这只罗盘吧。”高山将话题引入了正题。

  李子安来的路上就已经琢磨好了,关于罗盘的事,他跟董曦是怎么说的,现在跟高山也就那样说。从莎尔娜的父亲发现罗盘开始,到他从汉克手里拿回罗盘,他讲了差不多一刻钟才讲完。

  高山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再跟我说说汉克吧,我看了董曦的报告,我差点以为她转行写了,报告上说的事太诡异了。”

  李子安说道:“这得从黄波说起……”

  关于汉克,他说了起码半个小时。

  从黄波盗走那具骸骨,成了宿主,然后再到汉克去新地,成为新的宿主,最后被他发现。

  高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之后却又不说话,只是看着李子安,那眼神深邃,具有穿透力。

  李子安知道高山的心里在琢磨事情,但他猜不到高山的心里在琢磨什么。他不是莎尔娜那样的心理学专家,而高山也不是普通人,要想看穿高山这样的人物的心思,那真的需要很强大的专业知识及技能。

  不过他也有对付的办法。

  他也盯着高山,眼神澄清而又纯洁。

  在装这方面,他代表的是一个高度,甚至可以看做是行业标杆。

  装,这是作为一个大#师的最基本的技能。

  高山说话了:“你说那个汉克成了新的宿主,突然之间就变得很厉害了,这样一个人,你是怎么逼迫他将你的工具箱送回来的,而且罗盘是他一心想要得到的。”

  李子安早就准备好了答案,他将左手伸到了高山的面前,先给他看了手背,然后又给他看了掌心。

  高山讶然道:“你给我看你的手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高首长,我给你看的不是我的手,而是我的戒指。”

  高山的视线落在了那只机关戒指上,但没瞧出什么名堂来。

  李子安用左手的拇指压了一下机关戒指上的机关,合金尖刺就从戒面上弹了出来,上面还抹着止行膏。

  高山看见了合金尖刺上的药膏:“你就是用这个制服汉克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这上面的药膏对那种病毒生物来说是致命的克星,我在新地的遗迹里杀过寄生在康海川教授身上的病毒,所以汉克跟我交手之后很害怕,我让他把我的工具箱送回来,他就照做了。”

  “回头你弄点这个药膏给张博士,让他研究研究。”高山说。

  “行,我工具箱里有,回头我给他一块。”李子安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的工具箱里有好几种膏药,他给的话肯定不会给止行膏,要给就给化身膏,那种分析不出来的毒膏。

  给止行膏肯定不行,那种毒膏差不多是方士麻#醉#药,如果被张博士分析出来不是毒药,那他就没法自圆其说了。

  高山又沉默了。

  李子安看了董曦一眼,发现董曦也在看他,他跟着就避开了董曦的视线。

  他心里也有点纳闷,该说的他都说了,扫地僧也不说话,坐那儿跟审问犯人似的看着他,那眼神真的然他有点心虚。再加上一个董曦,他有点屁#股下有针的感觉。

  高山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李子安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心里也琢磨着要不要开口告辞。

  董曦去拿水壶过来添水。

  直到董曦往两只茶杯里添了水,高山才开口说道:“那个汉克是西点军校毕业,此前针对你的一次行动也与CIA的人有配合,现在又称了灯塔驻魔都的领事馆领事,他们家的公司也跟灯塔军方有合作,拿了不少的国防订单……”

  这些李子安都知道,但他不知道扫地僧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

  “现在,那个汉克又成了神秘生物病毒的宿主,根据你的说法,那个病毒拥有独立的意识,它与汉克的结合会产生进化反应,小李,你觉得他最终会变成什么,或者说进化到什么程度?”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对那种病毒生物的了解不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汉克一定会成为一个让人头疼的威胁。”

  高山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他的确是一个威胁,你能对付他吗?”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们都知道他是什么人,现在却有了一个领事的身份,这个身份给他提供了保护,就像是乌龟身上的龟壳,这就很难办了,我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没法用在他的身上。”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样的话,没信心吗?”高山说。

  李子安说道:“那得看是什么业务,如果不计后果,我要弄死他也很容易。”

  “那不行。”高山一口就拒绝了。

  李子安的话就此打住了。

  站在他私人的角度,他是诚心诚意想弄死汉克,那货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讨厌,不断的搞事,给他制造麻烦。可他也知道不能那样做,如果因为憎恶杀一个人,那也是犯罪,更何况那货现在还有一个领事的身份,拥有外交豁免权。

  这样一个身份的人,他要是不明不白的杀了,那就不是一般的犯罪行为了,很有可能引发重大的国际纠#纷。到时候别说是高山了,就是高高山也护不了他。

  “暂时不要动他,他是一个极好的研究对象,先观察一下再说。我们知道他是谁,我们的人盯着他,他搅不起什么风浪。”高山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我们的人没法接触他,但你可以,这段时间多于他接触,研究一下那种神秘病毒在他的身上的变化。”

  “这个……”李子安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业务。

  高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不愿意?”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这事太难了,他的身上有领事的身份保护,我的那些手段没法用在他的身上,他又一直都有弄死我的心思,我在这种情况下去接触他,还要研究他,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你要是羊的话,那这世上的老虎肯定都得改吃草。”高山说。

  李子安:“……”

  高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慢吞吞地道:“小李啊,从你成立黑锅公司开始,你也赚了不少了吧?差不多二十个亿了,绝大多数上市公司一年都赚不了你那么多,而且你招募的那些人,不管是谁都开绿灯……”

  李子安打断了他的话:“好吧,我试试,不过这次我要三十个积分。”

  董曦跟着就向李子安眨眼睛。

  来之前她还特意提醒过李子安不要提积分,可是李子安却还是挡着高山的面提出来了,这让她很被动。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这个业务的难度比前面背的那两个黑锅的难度还大,又没钱,他又不是猪,会不要积分?而就算是猪,那也得喂点猪草米糠不是?

  高山回头看了董曦一眼,眼神里带着点质疑。

  董曦摊了一下手,一脸无辜的表情。

  李子安秒解了两人的肢体语言,董曦之所以会提醒他不要积分,这是扫地僧事先就叮嘱过的。

  组织的套路还真是多。

  高山回头过来,抬手指着李子安:“你啊你,什么都好,就是思想觉悟太低了,我想培养你的思想觉悟,结果你是烂泥扶不上墙。”

  李子安笑了笑:“要马儿跑,也要给马儿吃草不是。”

  “你要那么多积分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刚才高首长说上市公司,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我老婆的公司正在准备上市,我研究了一下,其中几个条件我老婆的公司没法满足。其中有一条是股份制,我老婆的公司现不是。还有一条是三个会计年度营收3亿以上,我老婆的公司营收没问题,但是年限不够,所以她的公司要上市的话只能借壳和或者买壳,高首长你看能不能介绍一个壳,顺便给点绿灯什么的?”

  高山冷眼瞪着李子安。

  李子安脸皮厚,脸上带着笑容:“正常买,一分钱优惠都不要给,我这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壳,所以才拿积分来兑换个方便。”

  高山摇了摇头。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不兑,他这匹马儿就卧#槽。

  接触汉克研究汉克?

  接触个锤子。

  研究个锤子。

  余美琳虽然说不要他帮忙,可他研究了一下之后发现她也只能走借壳或者买壳这条路,可市面上的那些壳都是有问题的公司,要么债务问题严重,要么已经是夕阳产业,借壳或者买壳都有很大的风险,买下来之后也是负担,所以他还是想帮她搞定这件事。

  高山叹了一口气:“你啊,你还真是一个老婆奴。”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

  “我帮你问问,但这事你必须要办成了才行。”高山说。

  李子安说道:“高首长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看着你我就生气。”高山挥了挥手。

  “高首长再见。”李子安早就想走了,一听高山说这话,他提起放在茶几旁边的合金工具箱就走。

  汤晴已经将合金工具箱修复好了。

  董曦跟着李子安离开,刚走出办公室,她就忍不住往李子安的背上打了一拳。

  李子安假装不知道,继续往前走。

  男人有时候得将自己变成好脾气先生,这样才能跟女性融洽的相处,深入交流男人想要交流的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