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59章高个警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178 2020-11-17 17:24

   唐喜儿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她想起了她之前说的套。

  她觉得李子安需要的不是那种套,而是拳套。

  她就想不明白了,那么斯文好看的李子安,打起人来怎么就变成了凶恶的野兽了呢?

  报了警,李子安把手机收了起来,移步到床边,伸手抓住了康馨的手腕,康馨的脉搏有点快,估计心跳起码上百。他又伸手捏了捏康馨的头骨,真气出去,真气回来,带回了一些信息。

  康馨的情况很糟糕,可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大哥,你……你在干什么?”唐喜儿走了进来,直到这个时候她还是有点紧张。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回了一句:“我看看她的情况。”

  如果唐喜儿的生命体征不稳定,有危险,他会推拿她的胃,让她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然后打急救电话。唐喜儿只是昏迷,他就不打算这么做了,他想让她就这个样子等到警察来,由警察想法弄醒她,这样一来他也省去了一些解释,康馨也会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从此远离渣男。

  “她、她喝醉了吗?”唐喜儿问。

  李子安说道:“她被人下药了,这三个家伙要那个她,我是赶过来救人的。”

  “啊?”唐喜儿如梦初醒,“原来你……你不是跟我开房呀?”

  李子安愣了一下。

  他本想说我怎么会跟你开房,但话到嘴边忽然觉得这话有点伤人,他跟着又换了一个说法:“唐同学,我要是那样做的话,那等于是在伤害你,你还年轻,人也漂亮,等遇到真正爱你的男人,你再把你最宝贵的东西给他,那才是正确的。”

  唐喜儿瞪着李子安:“你这口气像我爸。”

  李子安:“……”

  “我去弄点水给康馨喝。”唐喜儿想干点什么来掩饰她心中的尴尬与失望。

  李子安叫住了她:“警察马上就来了,你不要动她。”

  “她是证据么?”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对。”

  这时田中山缓过了气来,声音含混:“大哥你不要报警,你开个价……”

  李子安一脚就踹了过去。

  田中山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不过这样也算是安静了。

  酒店的保安比警察先来,一来就是好几个。

  李子安解释了一下情况,并说会赔偿酒店的损失,那些保安也没难为他。

  又过了几分钟警察来了。

  李子安又给警察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将手机里拍下的证据给警察看。

  一个警员做了一个简单的现场笔录,然后将田中山和另外两个青年带走了。就李子安拍下的证据和抓的现场,这三人面临的将是刑事起~诉而不是治安拘留什么的,给女大学生下药,还想三人行,将来上了法庭,法官也不会手下留情。虽然未遂,但一两年的刑期肯定是逃不掉的。

  康馨被送到了医院。

  李子安和唐喜儿则被带到了片区警局,继续录口供。

  该走的程序走完,出来已经过午夜了。

  “我想去看看康馨,我刚才问了,医院就在前面不远,你和我一起去吧。”唐喜儿说。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一下头,跟她去医院看康馨。

  他其实想回家了,可他救了康馨,还把人家的男朋友打成了猪头,不见个面说一下的话又不合适。

  医院还真不远,小十分钟就走到了。

  李子安找了一个值班护士问了一下,找到了康馨。

  康馨已经醒了,正打着点滴,一个警官在病床边给她做笔录。

  那个警官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国字脸,五官很精致,紧致贴身的制服勾勒出了健壮匀称的线条,给人一眼的印象就是电视剧里面演的那种代表正义的正派人物。

  看上去很帅,但跟月牙村吴彦祖比却还是差了一截。

  李子安回想了起来,这个警官之前也来了酒店,但当时带队的人不是他,他也没怎么说话。

  他心里估摸着他大概是刚从警官学校毕业没多久的实习警官,下放到基层警局锻炼,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了还守在这里录口供,这些都是普通警员干的活。

  李子安和唐喜儿走过去的时候,那个警官刚刚做完笔录,他瞅了李子安一眼,起身往门口走去,路过李子安的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你跟我出来,我想跟你聊聊。”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聊什么?”

  唐喜儿两眼放光的看着年轻的警官。

  这就“移情别恋”了吗?

  年轻的警官也没有解释,直接从李子安的身边走过,然后出了门。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跟着出去了。

  毕竟人家是警官。

  他出门的时候,警官已经站在过道里等着他了。

  他走了过去。

  “你叫李子安?”警官看着李子安,声音里自带一股严肃感。

  李子安嗯了一声,也没多余的话,站在对方面前,他发现对方比他矮一点,但胸膛比他厚,身上的肌肉应该很发达。

  “我姓刘,刘军。”虽然李子安没问,那警官还是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刘警官你好。”

  刘军说道:“我想跟你聊几句,可以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刘警官想跟我聊什么?”

  刘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根据我的了解,你这次的行为算是见义勇为,你做的是好事,但方式却错了。”

  李子安只是听着。

  刘军接着说道:“你知道你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李子安其实知道,但不说,只是看着他。

  刘军说道:“你把那三个人打得那么惨,每个人都掉了牙,还好你的证据帮了忙,如果你没有证据,你有可能被对方反告,你有没有想过那种后果?”

  李子安点了点头。

  他心中却不以为然,他要是没证据,他会打~人?

  但人家是警官,看样子也是出于好意来提醒他,争辩就没有意义了。

  “我刚才查了一下你登记的信息,你住高臣一品?”

  “嗯,我住那里。”

  “能住在那里的人可不一般,你也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会带一个女大学生去那种地方,还碰巧救了康馨同学?我一直很好奇这一点,能告诉我吗?”刘军瞅着李子安,那眼神锐利,仿佛能看穿人的心思。

  李子安也看着刘军,忍不住都想给他来个“核磁共振”的剖相术了。

  四目相对。

  两个帅逼。

  过道里,两个巡夜的护士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子安和刘军两人。

  两个护士那眼神似乎是在猜,这两个超模一样的帅逼男人会不会在某个时间点里突然亲上?

  几秒钟后李子安笑了一下:“刚才在警局我已经说了,不过刘警官这样问了,我就再说一次吧。我是请唐喜儿同学带我去找康馨,我看见那几个渣男在往康馨的酒杯下药,所以就跟着去了酒店救了人。”

  “这么说,你其实可以提前阻止田中山的罪行,对不对?”

  “刘警官你究竟想说什么?”

  刘军说道:“你其实知道我想说什么,但我想说的是,有本事是一回事,但运气差一点的话,你自己就会惹上麻烦,为了那种人不值得。我知道你的真实想法和动机,但这次我就不说破了,毕竟你做的是好事,也算是为民除害。”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这警官不简单啊!

  “行了,你进去看看康馨同学吧,我也该走了。”刘军说。

  “刘警官慢走。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然后回到了病房里。

  唐喜儿正在为康馨削苹果。

  床头柜上放着一袋水果,装着苹果和梨什么的,估计是刘军来的时候带来的。

  康馨看着李子安,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李子安却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感激和自责,他问了一句:“你感觉好些了吗?”

  康馨点了一下头:“好些了,那个……谢谢你。”

  李子安笑了笑:“你没事就好,不过这次一定要长记性,以后不要在接触那些渣男了。”

  康馨微微翘了一下嘴角:“知道啦,大叔。”

  李子安愣了一下,讶然道:“你叫我大叔?”

  康馨说道:“你说话的口气跟我爸差不多,我叫你大叔没错吧。”

  李子安:“……”

  唐喜儿笑着说道:“大叔,你吃苹果吗,我给你削。”

  李子安给了她一个白眼。

  康馨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跟你开玩笑啦,你别介意,经过这次我不会再干傻事了,那些人真脏。”

  “你明白就好。”李子安说。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还特意带着喜儿来救我?”康馨问。

  “我之前不是跟你算了一卦吗,我离开的时候遇到了唐同学,她说有可能是你的男朋友打电话约你,我估计那个渣男约你不会有好事,所以就让唐同学带我来找你了。”李子安说。

  “幸好有你和喜儿,不然我就……”康馨的神色黯然,三个蛆一样肮脏的男人,那种事情别说是发生了,就是想想她都恶心得要死,真要是发生了,她这辈子恐怕都走不出那可怕的阴影。

  李子安安慰道:“你也别多想了,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三个家伙都会被起~诉,往后你交友注意一点就行了。”

  康馨咬着樱唇点了一下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要我给康教授打个电话吗?”

  “不要,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之前那个刘警官也问我要不要通知我爸,我也拦着没让打电话。”康馨说。

  “那行,既然你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李子安准备走了。

  “你这就要回去了吗?”康馨的眼神里带着点失望。

  李子安说道:“家里就一个孩子和一个老人,我得回去,不然万一出点什么情况没人照顾,好了不多说了,我走了,再见。”

  他转身离开。

  两个女生望着他的背影。

  “康馨,你说李大叔和那个警官谁更帅?”

  “呃,李大叔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惜他都有孩子了,不然我肯定有机会。”

  康馨翻了一个白眼。

  “康馨,我跟你讲个事。”

  “什么事?”

  “之前在酒吧里,李大叔带我去开房,把我激动得……”

  “天啦,你们上床啦?”

  “上了。”

  康馨瘪嘴:“吹牛。”

  唐喜儿叹了一口气:“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李大叔想要但我没给,我知道他很伤心,很失望,可我就是风一样的女子,我可不是轻易就能追到手的。”

  康馨已经懒得戳破这样的牛皮了,只说了一句:“讲人话。”

  唐喜儿耸了一下肩:“好吧,李大叔带着我一路跟到了酒店,田中山带着你进房间之后,李大叔一脚就踹开了门冲了进去,又一脚踹飞了一个渣男,那动作就像是拍功夫派,别提有多帅了……”

  康馨静静的听着,唐喜儿讲故事的技巧不是一般的烂,甚至有唾沫星子飞到她的脸上,可她还是津津有味的听着。

  这是她这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故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