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38章杜枝山的3个条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97 2020-11-17 17:24

  客厅里多了三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很好,给人一种风韵犹存的感觉。两个男人,一个五十出头,身材高大且胖,看人的眼神,身上的气质都符合领导的特征。还有一个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七八的年龄,身材高挑,体型匀称,脸庞也颇为帅气,整个人给人一种正直、阳光的感觉。

  这三个人的身份都很好猜,那个女人就是沈宝慧。

  那两个男人就是来相亲的父子。

  那个来相亲的青年男子,算得上千里挑一的帅哥,无论是身材长相,还有家庭条件都是很讨女人喜欢的那种。所以他也显得很自信,可是当看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帅逼安时,他顿时就成了大街上的路人甲了。

  这世上的帅就只有两种。

  大#师的帅。

  别的男人的帅。

  跟大#师比帅,那等于是马门炫富。

  李子安向四人走去,杜林林跟在他的身后,那画面感就像是跟在雄狮后面的雌狮。

  来相亲的父子虽然不知道李子安是谁,但都知道杜林林是谁,出于礼貌和风度,父子俩都站了起来。尤其是那来相亲的青年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再加上那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材,真的是相当的优秀。

  杜枝山也站了起来。

  沈宝慧最后一个起身,一双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里充满了猜疑与警惕。

  杜枝山右手微抬,五指并拢指向了那个年长的男子:“子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大江。”

  没有介绍官职,似乎是在避讳什么,不过李子安也不在乎,他向秦长江伸出了手,面带笑容:“秦先生好。”

  秦长江与李子安握了一下手。

  杜枝山说道:“老秦,这位是李子安,他可是真正的大#师。”

  秦长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

  大#师,在现今这个社会环境里,很容易让人想起来骗人钱财的江湖骗子。

  杜枝山又将手伸向了那个青年:“这位是老秦家的公子,秦胜。”

  李子安又将手伸向了秦胜:“秦先生你好。”

  秦胜也很有风度的回了一句:“李先生你好。”

  杜枝山又将手伸向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子安,这位是你沈阿姨,沈宝慧。”

  这样介绍,那就等于是当众宣布他和沈宝慧的关系了。

  李子安向沈宝慧伸出了手,脸上带着微笑:“沈阿姨好。”

  沈宝慧也与李子安握了一下手,还说了一句客气话:“我听老杜说起过你,没想到这么年轻,很高兴认识你。”

  她一定也从杜枝山那里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杜武的师父,但她没说,李子安也懒得提。

  杜枝山又给秦家父子介绍了一下杜林林。

  杜林林也与秦家父子分别握了一下手。

  “杜小姐,你真漂亮。”秦胜赞美杜林林的容貌。

  杜林林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连句客气的话都没有。

  “那个,我们去二楼喝茶吧,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单独聊聊。”沈宝慧说。

  “对对,老杜,我也正想跟你聊聊开发区的那个项目。”秦长江说。

  能跟杜枝山聊开发区的什么项目,这秦长江的职位一定不低。

  李子安想留下来看秦胜想跟杜林林聊什么,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留下来。

  上次他成功的破坏了来自京都的相亲父子团,算是有点经验,可是这次不同。这倒不是对方的什么领导身份,而是这父子俩看上去都还不错,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奸诈之人,无论是秦长江还是秦胜都是身有正气的人。

  他要是再使用上次的那些手段,那就有点无理取闹了。毕竟,人家是满怀希望的来相亲,根本就不知道他跟杜林林的关系。

  该想个什么办法来破坏这次相亲呢?

  这次还真是有点难度。

  却不等李子安想出一个办法来,杜枝山就说道:“子安,我们上楼去聊吧。”

  李子安看了杜林林一眼。

  杜林林微微点了一下头。

  虽然只是一个点头的动作,李子安却解读出了她心里的意思。她这是在告诉他,这个秦胜由她负责,他负责搞定杜枝山。

  也倒是的,相亲这种事情,女的不同意,这个秦胜也可能用强吧?就算这个秦胜想用强,那也得打得过杜林林才行啊。所以,对于杜林林来说,她爸和沈宝慧才是她的麻烦。

  “杜叔叔,我还真有件事想跟你聊聊。”李子安说。

  “呃,那我们去书房聊聊。”杜枝山又对沈宝慧说道:“宝慧,你陪老秦喝一会儿茶。”

  沈宝慧点了一下头,跟着就去招呼秦长江:“老秦,这边请,我家的露台可以看见松江,最适合品茗聊天。”

  “哦,那我倒要去看看。”秦长江跟着沈宝慧去了。

  李子安跟着杜枝山也上了楼,但没有去露台,而是进了书房。

  进门之后李子安伸手把门关上了。

  杜枝山笑着说道:“坐吧,坐下聊。”

  李子安坐到了沙发上,心里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可是全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口。

  杜枝山是一只老狐狸,杜林林追到澳洲来几天,他会相信杜林林跟他是清白的吗?

  杜枝山其实已经知道他跟杜林林已经米已成粥,但却假装不知道。

  杜枝山这种身份的人肯定丢不起这脸,也开不了这口,他在等,等他开口,然后才是谈条件的时候。

  可这种事情想想都感到尴尬,开口谈何容易?

  杜枝山在李子安的对面落座,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要跟他聊聊,聊什么事情,他其实是心知肚明的。

  书房里的气氛沉默而又尴尬。

  起码酝酿了两分钟,李子安才开口说道:“杜叔叔,林林来澳洲找我的事,你知道吧?”

  杜枝山点了一下头,还是没话。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无语了。

  这老狐狸,有什么条件就直接说,装什么深沉?

  不过,李子安还是保持着客气:“那个……杜叔叔,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都怪我一时冲动,你就不要责备林林了,你可以骂我。”

  杜枝山的脸上没有表情,还是不说话。

  李子安的心里暗骂了一句,接着说道:“林林打电话跟我说,她大姨妈没来了,怀疑是怀上了,她不想相亲,怎么还安排相亲?”

  杜枝山的脸上虽然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可是眼神之中却已经难掩心中的激动了,有点放光的感觉:“你是说林林怀上了?”

  事说开了,李子安也放开了,大大方方地道:“嗯,十有八九是有了。”

  杜枝山很生气的样子:“子安啊,我待你如子侄,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李子安静静的看着杜枝山。

  你装,你装,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

  “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放?”杜枝山很生气的样子。

  李子安的心理分析能力虽然不及莎尔娜那样的专家,可是也能将杜枝山的心理大致分析出来。

  首先是面子。

  杜枝山是浙地商会的副会长,在浙商的圈子里仅次于马化云,他还真丢不起这种人。所以,哪怕是面对他这个救命恩人,他也要端起他的架子,他的面子,站他的立场。

  其次是利益。

  他谋的是杜家的利益,他占住了理,等下谈条件的时候他就掌握主动权了。

  “子安啊……”杜枝山叹了一口气,“你说这事咋办?”

  李子安淡淡地道:“林林不想嫁人,她想要一个孩子,我支持她生下来。”

  “生下来?”杜枝山皱着眉头,“她一个没结婚的女人生孩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放?”

  李子安的心中叹了一口气。

  还在绕圈子。

  这是要他说出条件来,然后老狐狸这边再酌情增加。

  如果不是这老狐狸是杜林林的父亲,他真想抽身就走,可那样的话杜林林就惨了,他不能那么干。

  “这样吧,孩子生下来姓杜。”李子安说。

  杜枝山的嘴角悄然浮出了一丝笑意,但转瞬就消失了,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再加一条。”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你永远不能与孩子相认。”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他之前还在想,要是杜林林把孩子生下来,他这边隔三差五的过来陪陪她们娘俩,给孩子买点糖,陪孩子玩耍,举个高高什么的,却没想到杜枝山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能答应吗?”杜枝山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

  “我答应。”李子安并没有考虑多久。

  这个条件其实杜林林在澳洲就跟他说过了。

  “还有一条,你永远不能跟林林结婚。”杜枝山说。

  “这个我也能答应。”李子安说。

  他太理解杜枝山的顾虑了,杜枝山想把杜林林嫁出去,就是担心未来的姑爷会来跟杜武抢家产,他这样牛逼的大#师要是跟杜林林结婚,他躺在棺材里也睡不安稳。

  “最后一条,你也不能干预我杜家的事。”杜枝山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是因为林林才来这里的,我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管那么家的事。”

  杜枝山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我的女儿谁也不嫁,我也不管你跟林林的事。”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这事就算聊完了。

  表面上看杜枝山占了上风,很豪横。

  可这事大#师吃亏了吗?

  好像也没有。

  来之前,李子安还担心杜枝山被沈宝慧骗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杜枝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沈宝慧那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杜枝山的对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