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3章做茧化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33 2020-11-17 17:24

  那圆柱形的雕塑不是什么棒子,那是一支香的形状,铜锈色,上面还雕刻了好几个符号,跟大惰随身炉上的符号不一样。

  难道是天香?

  这一刹那间,李子安心中震撼,脑子里嗡嗡直响。

  这里怎么会有天香的雕塑?

  这个埋在地下的寺庙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些额头上刻有符号的逝者跟在寺庙又是什么关系?

  一堆的疑问也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大叔,怎么不走了?快背我过去,我要看看我爸究竟怎么了。”康馨很着急。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背着康馨上了祭坛的平台,然后往康海川走去。

  那只天香雕塑在祭坛平台的中心位置,康海川跪在香炉雕塑下面显得格外瘦小。

  快要靠近康海川的时候,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然后蹲了下去。

  康馨从背上下来,一瘸一瘸的向康海川走去。李子安背着她走了这一段路,金创膏的药力也深入到了她的伤口之中,她已经能勉强走动了。

  李子安也往那只天香雕塑和康海川走去。

  “爸,你怎么不说话?”康馨走到康海川的身边,凑头去看康海川。

  康海川还是没有回应,依旧一动不动的跪着。

  李子安来到了康海川的另一边,他看了一眼康海川。康海川的眼睛闭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果不是看见他的胸部还在微微起伏,正在呼吸,他甚至会怀疑康海川已经死了。

  “爸?”康馨心中担忧,伸手搭在了康海川的肩头上。

  康海川睁开了眼睛,也就在睁眼的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绿芒,极其诡异。

  李子安刚好在观察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警觉,吼了一声:“小心!”

  康馨哪里反应得过来,李子安的话音刚落,康海川突然一拳头轰在了她的小腹上。

  康馨惨叫了一声,整个人被一拳轰得倒飞了起来。

  李子安一个箭步冲向了康馨,想要将她接住。

  康海川的身体突然前倾,双手撑地,右腿横扫过来,一个扫腿扫在了李子安的腿上。

  李子安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康馨与他一起倒地,嘭一声响,躺地上不动了。

  倒地的一瞬间,李子安借着身体的惯性往前一滚,顺势翻身爬了起来。他的两只脚杆火^辣^辣的疼,感觉不是被一个老头的腿扫中了,而是被一根铁棒子狠狠的抽了一下,骨头都裂了。

  大惰随身炉苏醒,真气顺腿而下,剧烈的疼痛感快速减轻。

  李子安回头看了康馨一眼,康馨已经昏死过去了,可是现在他也顾不上她了。

  康海川的双掌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青蛙一样蹦跳了起来,一双瘦不拉几的腿哗啦一下蹬向了刚刚爬起来的李子安。

  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

  可是李子安想到的人不是欧阳锋,而是黄波。

  当年黄波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考古专家,盗走了那具骸骨之后,屌丝逆袭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

  这事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现在,答案似乎自己浮现了出来。

  康海川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教授,接触了同样的骸骨之后,也毫无科学道理地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

  李子安的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那具骸骨不是被沙尘暴卷到了别的地方,也不是被黄沙掩埋,而是跑到康海川的身体里面去了?”

  如果是,那么黄波当年就不是盗走了那具骸骨,而是那具骸骨跑进了他的身体里!

  却不等李子安多琢磨一下,康海川的一双腿已经蹬到了胸前。

  李子安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合金工具箱格挡。

  嘭!

  一声闷响,巨大的冲击力下,李子安蹬蹬蹬退了三步才化解掉来自康老头的冲击力。合金工具箱倒是没有受损,可是他的右臂却被震得发麻。

  那一次跟黄波战斗也是这种感觉,一样一样的。

  那个骸骨附身人体的猜想,似乎也越来越接近现实了。

  康海川落地,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气凛然的笑容:“嘿嘿嘿,好俊俏的后生呀,我喜欢哟。”

  这声音细细的,娘里娘气。

  李子安的背皮上顿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人妖之卦的卦辞应验了,老虫作茧化成蝶,鸡皮褪尽童颜生。

  就康海川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大概还处在做茧化蝶的初始阶段。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没准他真会变成一个涂脂抹粉擦口红的娘娘腔。

  “康教授,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了吗?”李子安指了一下昏死在地上的康馨,又说了一句,“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伊卢浮图,却了嚯多,阿巴西,港德路!”康海川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什么?”李子安根本就听不懂。

  “后生哟,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嘻嘻嘻!”一声怪笑,康海川突然动了,瘦小的身板一晃,瞬间就突破几米的距离,一记猴子偷桃抓向了李子安的生命之源。

  你个老阴逼!

  李子安左拳一拳对轰了上去,真气聚集,拳头上的青筋冒起,那拳头也比正常情况下大了四分之一。

  砰!

  拳头与手掌对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李子安退了一步,康海川也退了一步。

  这事放在武侠里,差不多就是郭靖跟欧阳锋对轰了一下,功力相当。

  可是李子安的“功力”那是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康海川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这就让勤奋的人无地自容了。

  “阿里咕噜,依稀巴,安德卡几巴!”康海川的嘴里又冒出了一句听不懂的话。

  李子安也懒得去猜他说了句什么了,他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地上,右手拇指压在无名指上的机关戒指的机关上,轻轻一按,机关戒指里的合金尖刺弹了出来。

  “你去死吧!”康海川一声怒吼,双腿在地上一蹬,整个人跑的一般向李子安冲撞过来。

  李子安没有躲闪,迎头对撞了上去。

  拳头对轰,肩头对撞。

  两人缠斗在了一起,凶悍的程度,就像是两头争夺领地的野兽。

  一转眼的功夫,李子安挨了好几拳,打得他气血翻滚。不过康海川却挨的比他还多,而且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上的止行膏全都扎进了康海川的身体里。

  两人互踹一脚,各自被踹得飞了起来。

  李子安倒飞了好几步才落地。

  康海川撞在了那圆柱形的雕塑上,然后被弹回到了地上。

  李子安运行真气镇痛疗伤,他就像是游戏里面的医生角色,只要还有一丝血,他就可以回血,稍微给他一点时间,他又满血了。

  康海川却没有这样的能力,他被李子安打得鼻青脸肿,嘴角也淌着血,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他似乎经历了跟黄波所经历的一样的事情,可他毕竟才刚刚“做茧化蝶”,而黄波却已经是十几年的老蝴蝶了,实力比黄波弱也是正常情况。

  站稳之后,康海川用力地甩了甩头。

  这反应,止行膏已经在起作用了。

  李子安心中却暗暗吃惊,要知道就机关戒指合金尖刺上的止行膏的量,就算是两匹马也被放倒了,可康海川却还能站着摇头。

  这个时候进攻的话,李子安占尽了优势,可是他没有进攻,只是看着康海川,等着他倒地。

  他搞不清楚康海川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可他很清楚的是,康海川是康馨的爸爸,跟他也算是忘年之交的朋友。这样一种情况和关系,他怎么可能干出趁人病要人命的事情来。

  “我……”康海川开口说话,声音变回来了,不是刚才那种娘娘腔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康教授,你认得我吗?”

  康海川点了一下头:“小李……”

  李子安激动地道:“对,我是李子安,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晕……”一个晕字出口,康海川双腿一软,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在就要说出关键内容的时候发作。

  李子安跟着走了上去,伸手按住了康海川的胸膛。他想给康海川输入真气,然后再给他喂一点炉身血解毒,可是正准备这么干的时候,他又改变了想法。

  这样做很冒险。

  如果康海川醒来又狂性大发,再次变成老娘娘腔,那个时候免不了又是一番恶斗。他倒是无所谓,可是康馨却还昏死在地上,他还不知道她伤得有多重,多耽搁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

  李子安跟着又来到了康馨的身边,伸手贴在她的小腹上,往她的小腹之中注入真气,进行诊断。

  真气出,真气回,带回康馨身体中的信息。

  康馨被击中的地方靠近耻骨,她的内脏受了伤,耻骨之上也有一条裂痕。

  “康老头啊,她是你女儿,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李子安心中有些生气,却也没法将气撒到康海川的身上。

  康海川刚才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明显神志不清,甚至不是他自己。如果他是清醒的,他也是他自己,他又怎么可能打康馨?

  完成了诊断,李子安^拉开了康馨的外套的拉链,然后将里面的内衣也撩了上去。

  康馨的小腹平坦光滑,皮肤白皙略带点冰雪般的晶莹剔透感,还有一点点婴儿肥。

  李子安将右手压在了康馨的小腹上,然后缓缓移动,将真气注入到她的腹腔之中,用真气为她疗伤。

  这样的冲击伤害,其实应该用大惰涂身高最为合适,可是这个地方连合适的连图都找不到,也挖不了土灶,根本就没法动用那个治疗手段。

  真气灌入,淤血散去。

  “嘤……”康馨一声呻吟,睁开了眼睛,打眼一看,眼珠子就定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