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930章又想白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78 2020-12-02 19:15

  敞篷的布加迪威龙停在了埃法公司办事处的大门口,卢比奥和哈玛并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等大门打开。

  手机里传出了马赫塔布的声音:“大/师,卢比奥来了,我该怎么办?”

  这是通过人生管家的及时通讯功能传过来的声音,就跟微信的语音通话差不多。

  李子安说道:“不要紧张,我就在附近,你见到他之后,你就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做就行了。”

  “我……好吧。”马赫塔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保持人生管家的及时通讯模式,我听听他跟你说什么,如果你有蓝牙耳机你就带上,我还可要提醒你怎么做。”李子安说。

  “我有,我马上戴上。”马赫塔布的声音,她还是有点紧张。

  这很正常。

  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那辆布加迪威龙超跑上。

  卢比奥和那个黑珍珠正在说什么,可是他根本就听不见两人的声音。

  这时大门打开了。

  哈玛一脚油门,布加迪威龙进入了办事处前院,然后在一个停车位上停了下来。

  “大/师,我是在会客室见他,还是在我的办公室?”马赫塔布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出来。

  李子安说道:“就在你的办公室里见他吧,我看得见。”

  “你看得见?”马赫塔布面相窗户,往前眺望,可是她看不见李子安。

  “他进来了,记住,不要紧张,按我的计划来。”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好吧。”马赫塔布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李子安的看着卢比奥和那个黑珍珠进了办公楼,两分钟后,卢比奥就出现在了马赫塔布的办公室里。没有看见那个黑珍珠,估计是留在了门外站岗。

  他将手机拿在手中,等着卢比奥开口说话。

  可最先开口说话的却是马赫塔布:“卢比奥,你怎么会来我这里?我正想着,今天把应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然后明天或者后天去找你。”

  卢比奥关切地道:“我其实并不知道你来了耶路撒冷,我也是听说昨晚你遭遇了劫匪,所以特意赶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损失了一点财物,谢谢。”

  “你没事就好,你放心吧,我已经跟在警察系统的朋友打过招呼了,一定会将那个劫匪抓住。”

  “谢谢,你真好。”马赫塔布说。

  “还有……”

  “什么?”

  “华国惠州的事,我真的是不知情,你不会怪我吧?”

  马赫塔布说道:“我怎么会怪你?那不关你的事,那个叫李子安的人简直是一个无耻的色狼,在拍卖会上他敲我竹杠,害我损失了三亿华币却没能拿到那把西洋剑,我恨死那个色狼了。”

  商场天台上,大/师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

  虽然是演戏,可是“色狼”这样的词也没必要骂两次吧?

  “你见过他吗?”办公室里,卢比奥看着马赫塔布的眼睛,眼神带着点审视的意味。

  马赫塔布微微愣了一下,声音有点明显的变化:“你……你说是在华国吗?我当然见过他。”

  “不,我说的是在这里,在耶路撒冷。”

  “没有,他在华国,我怎么可能在耶路撒冷见到他。”

  “真没有?”

  李子安将手机地道了嘴边,轻声说了一句:“冷静,不要紧张,想想你的父亲,他需要你救他。”

  这声音通过人生管家软件,然后从蓝牙耳机里传到了马赫塔布的耳朵里。

  马赫塔布平静了一些,她直视着卢比奥的眼睛:“卢比奥,我将你当知己,我没有骗你,如果那个色狼在耶路撒冷,我第一个报警抓他。那一次,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去那个拍卖会,我又怎么会损失三亿华币?那笔钱对我很重要,我公司现在的资/金/周/转都出问题了,可你却……”

  她的浩眸里泛起了一层泪花。

  这一切都在大/师的天眼算无穷尽的掌控里,他甚至知道她的泪花有几朵,又有多重。只是,色狼这个词他还是有点接受困难。

  她大可以用上坏蛋、恶霸之类的贬义词嘛,没必要用色狼,真没必要。

  “对不起。”卢比奥上前,伸手抓向了马赫塔布的肩头。

  马赫塔布往后退了一步。

  卢比奥有些尴尬的耸了一下肩。

  马赫塔布说道:“对不起,你知道我们那边的习俗,我的身子只有我未来的丈夫能碰,如果你……”

  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大/师的心中一声感叹,果然女人都是天生的演技派,波斯姑娘是越来越入戏了。

  卢比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没关系的,是我唐突了。对了,有情报显示李子安来耶路撒冷了,他很有可能来找你,一旦他联系你,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然你会有危险。”

  “那个色狼……他来耶路撒冷干什么?”

  “我分析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复仇,那个家伙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认为惠州的爆炸与我有关,他追来耶路撒冷报仇。你也要小心,他认为你跟那次针对他的炸弹袭击也有关,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他。你也知道他是一个色狼,那个家伙祸害了不知道多少女人,他怎么可能放过你?他会用花言巧语骗取你的信任,得到你的身子,然后抛弃你,甚至是杀了你。”

  商场天台上。

  大/师又无语了。

  这是一场针对他的批斗会吗?

  “我可不是那种几句花言巧语就能骗到手的傻姑娘,第二种可能是什么?”马赫塔布问。

  卢比奥说道:“第二种可能就是寻宝,他的身上有一只罗盘,他很有可能利用罗盘来耶路撒冷寻宝了。”

  “他要寻什么宝?”马赫塔布很好奇的样子。

  卢比奥摇了一下头:“我也找不到,总之你要小心。”

  “嗯,如果他联系我,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我还会与警察合作抓住他,不过……”马赫塔布又在关键处掐断。

  卢比奥看着马赫塔布的眼睛:“不过什么?”

  马赫塔布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出来:“那次在华国参加那个拍卖会,我花了三亿华币买了那把剑,那笔钱是我公司的周转资金,我的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

  卢比奥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是想让我补偿你那笔钱吗?那把剑是一个国王的人的剑。”

  言外之意,你得找国王去要那笔钱。

  马赫塔布说道:“不,我不是向你要钱,我只是想说,我花那笔钱是为了救我爸爸,钱已经花出去了,可是我却连我爸爸的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说的那个国王,他已经死在了华国。”

  “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卢比奥的语气软和了一些。

  马赫塔布说道:“我知道你的嫂子碧黛拉,她的父亲是灯塔共和党的大人物,我想请她帮我一个忙,让她帮我打听一下我爸爸的消息,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她帮忙搭救我的爸爸。”

  卢比奥沉默不语。

  “卢比奥,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可是只要你能帮我救出我爸爸,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卢比奥看着马赫塔布,视线微微下沉。

  马赫塔布又补了一句:“我可以帮你抓住李子安。”

  卢比奥的视线又回到了马赫塔布的脸上,他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说道:“你其实已经见过他了,对不对?”

  马赫塔布避开了卢比奥的视线,神色也有点不自然了。

  商场天台上。

  李子安拿起手机说道:“承认,说你知道我的秘密,我在寻找诺亚方舟,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甚至跟他合作抓住我,让她带你去雷奥的家里见碧黛拉。”

  原计划是取得卢比奥的信任之后,约碧黛拉出来在郊外见面,然后一起绑了。但原计划里没有让马赫塔布谈那笔钱的事,因为那笔钱其实已经还给她了,她刚才是即兴发挥。却就是她的即兴发挥,再加上卢比奥的反应,让他看到了更好的机会,所以果断的介入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马赫塔布就点了一下头。

  卢比奥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阴冷的神光,说话的声音也变了:“你果然见过他了!他跟你说了什么?”

  李子安说道:“告诉他,见了他嫂子碧黛拉,等碧黛拉答应帮忙才告诉他。”

  马赫塔布说道:“我花了三亿华币,我付出了那么多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学聪明了,这一次我得得到我想要的,我才会告诉你。”

  “你居然跟我讲条件?”卢比奥生气了。

  李子安说道:“让他带你去雷奥家里,让他嫂子跟你见面。”

  马赫塔布说道:“卢比奥,请你理解我,我只是想救我的父亲,你带我去你嫂子家里吧,让我跟她见面,我和她谈谈。”

  卢比奥看着马赫塔布的眼睛,脸色温柔了许多:“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在考虑我们要不要突破现在的朋友的关系,可是你居然这样对我,你伤透了我的心。”

  大/师的心里冒出了一句我/草。

  还想白嫖?

  马赫塔布说道:“带我见你嫂子吧,只要你能帮我救出我的父亲,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

  卢比奥冷笑了一声:“刚才我来的时候我问你有没有见过李子安,你说没有,现在你又承认见过李子安,还说会要与我合作抓住他,并让我带你去见我嫂子,帮忙救你的父亲,你谎话连篇,我怎么相信你?”

  “他要找的东西是诺亚方舟。”马赫塔布说。

  卢比奥的神色顿时变了。

  “如果你不愿意,你就走吧。”马赫塔布说。

  “你想什么时候见我嫂子?”

  李子安介入:“现在。”

  马赫塔布说道:“现在。”

  卢比奥说道:“行,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嫂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