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7章不作不死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55 2020-11-17 17:24

   福特猛禽开进了一个仓库,里面堆砌着很多冻肉,也开着冷气。

  这边因为喜马拉雅山脉的原因,寒流被挡了下来,即便是入冬的季节也不是很冷。可这里是冻库,温度在零下。那两个黑人和白人青年下车之后便穿上了一早就准备好的羽绒服,李子安的身上却就只有一件单薄的僧袍。

  那三人显然没有为李子安准备一件波司登什么的。

  不过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李子安就适应了冻库里的环境,真气运行,他并不感到寒冷,只是有点凉而已。

  “李,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莎尔娜的声音。

  她和孟刚已经赶到了。

  李子安轻轻嗯了一声。

  “你安全吗?”孟刚的声音,看不见人,他也有点着急。

  李子安又轻轻嗯了一声。

  “如果情况有变,你给个信号我就杀进来。”孟刚的声音。

  李子安又轻轻嗯了一声。

  他的声音刚刚落定,那刚刚穿上羽绒服的白人青年突然跳起来一脚踹在了李子安的背上。

  李子安并不感到疼痛,只是震动了一下,但他却很顺从的倒了下去,还夸张的在地上滚了两圈。

  “这一脚是替库伯先生踢的。”白人青年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李子安蜷缩在地上,没有爬起来。

  这个白人青年还有那两个黑人大汉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小角色,他要钓克鲁多那条大鱼,现在就只能配合一下这小子飚一下演技了。

  “哎哟、哎哟……”李子安还喘上了。

  白人青年走到了李子安的身前,又一脚踹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这一脚是我的,我看你就讨厌!”

  莎尔娜翻译了,还补了一句:“李,我觉得他还会打你骂你,要我接着翻译吗?”

  “嗯!”李子安哼了一声。

  莎尔娜叹了一口气:“好吧,可怜的李,我心疼你三秒钟。”

  李子安:“……”

  如果她这这里,他恐怕会忍不住大巴掌抽她满月。

  等等……

  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大~师跟着就摇了摇头,把这个危险的想法清理了出去。

  “优盘在那里?”白人青年冷声问道。

  李子安声音颤颤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哎哟、哎哟……”

  白人青年蹲了下来,伸手搜身。

  李子安没有反抗,他的僧袍里藏着檀香、止行膏丸子和一块化身膏,另外还有一包大重九烟和打火机,如果这个白人青年出于好奇抓了化身膏,那就中头奖了。

  白人青年的手很快就拍过了李子安的腿部,然后开始拍李子安的腰部,一下就停住了,他拍到那些东西了。

  却就在他准备伸手去摸的时候,一个黑人大汉拿着一部手机走了过来:“莫西,我们的人抓住那个刺伤泰格雅度的华人小子了,还有他的妹妹。”

  被称作莫西的白人青年站了起来,从那个黑人大汉手中接过了手机:“我是莫西,说吧……很好,把人带到我们的冻库来。”

  结束通话,莫西把手机递给了那个黑人壮汉,然后又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想起了莎尔娜之前提到的两个人,范才伟和范小冰。

  他心里其实很佩服那个叫范才伟的华人小伙,为了妹妹当街就把三哥这边的权贵给捅了。之前听到这事的时候,他以为兄妹俩肯定跑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莫西又一脚踢来,狠狠的踢在了他的小腹上。

  李子安一脸无辜和蛋疼的表情。

  你还有完没完了?

  “优盘拿出来!”莫西吼道。

  李子安伸手进僧袍,主动将藏在僧袍里的东西掏了出来,三根檀香,几颗止行膏逍遥丸,一块用保鲜膜包着的火柴盒大小的化身膏,还有一包大重九烟和打火机。

  莫西看着那盒大重九烟和打火机,脸上露出了一个狐疑的表情。

  僧人的身上怎么会带着烟和打火机?

  “那是什么烟?”那个拿来手机的黑人大汉走了过来,伸手拿走了那包大重九烟和打火机,看了看,又说了一句,“这上面的字好像是汉字,这烟看上去不错。”

  另一个黑人大汉也走了过来。

  那个拿来手机的黑人大汉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递给了他的黑人兄弟,然后他自己又抽出了一根叼在了嘴上。

  李子安说道:“别抽我的烟。”

  那拿来手机的黑人似乎感觉受到了冒犯,转身一脚踢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

  黑人劲大,李子安的身子贴着地滑了好几米远才停下来。

  还是不怎么疼,挨了这样一脚,他觉得他是应该吐血才逼真的,可是他也逼不出血来。

  莫西大步向李子安走来:“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华国的烟,你这僧人究竟是谁?”

  李子安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莫西。

  那两个黑人兄弟点燃了烟,各自美滋滋的抽了一口。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这人要作死啊,你想挡都挡不住。

  “混~蛋!我在跟你说话,回答我的问题!”莫西很凶恶的样子。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你让我说什么,我不知道什么优盘,我只是一个僧侣,你不能这样对我。”

  莫西探索到后腰上抽出了一把猎刀:“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究竟是谁,还有优盘……”

  没等他把话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了两个人体砸在地上的闷响声。

  莫西慌忙回头去看,然后就看见两个黑人兄弟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停。

  两个黑人兄弟抽的烟是加了杀生膏的烟,那种膏药是快速杀人的膏药,黄波最初都扛不住,更别说是两个黑人兄弟了。

  莫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另一只手也抓向了插在腰带上的手枪,同时回头。

  却不等他看见李子安,他的双腿便遭到了铁棒一般的扫击,他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横着飞起来,然后往地上坠落下去。

  人在空中打横的时候,莫西才看见李子安,那秃驴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正满脸笑容的看着他。莫西的手终于抓住了手枪~的枪柄。

  李子安一拳轰出。

  他的拳头并没有打到莫西的身上,可就在他出拳的那一刹那间,莫西的身体瞬间弯曲,然后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噗!”人还没有落地,莫西就狂喷了一口鲜血,那刚刚抓在手中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砰!

  莫西坠落在了地上,他想爬起来去捡那只手枪,可是腹腔之中翻江倒海般疼痛,他的神经完全被疼痛占据,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李子安向莫西走去,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你刚才打了我几下?”

  “法克由……噗!”一个骂人的脏词刚刚吐出口,莫西的喉头一咸,又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血里还有一点块状物,不知道是淤血还是内脏的碎块,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李子安猫腰将那只手枪捡了起来,然后走到了莫西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莫西:“刚才你不断的问我问题,我都很配合,全都回答了你,现在轮到我来问你问题了,你也回答我好不好?”

  “啐!”莫西向李子安吐了一口血水,但是没能涂到李子安的身上。

  李子安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抬起一脚踏在了莫西的嘴上。

  莫西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他的一嘴的牙齿起码掉了一半,有的洒落在了地上,有的还包在他的嘴里。

  “老孟,莎尔娜,我已经搞定里面的三个人了,很快会有人过来,你们先放人进来,然后再扎紧口袋,一个都不能放走。”李子安说。

  他本来没想杀人的,最多就是暴打一顿,然后再下点化身膏什么的,可是那两个黑人兄弟自己去抽他的毒烟,他就不得不改变计划了。

  “收到。”孟刚的声音。

  莎尔娜说道:“刚才我听见了那个莫西说的话,有人要送那对兄妹过来,你要救他们吗?”

  李子安说道:“既然遇上了,那就救吧。”

  华人在外面艰难,那姓范的哥们儿又那么有种,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要是不帮一把的话,那真的是说不过去。

  结束通话,李子安蹲了下去,伸手想去拤莫西的人中穴,结果发现莫西的嘴唇已经肿成了香肠,人中穴都快翘到鼻头上去了。他只得将手放在了莫西的胸膛上,往莫西的身体之中注入真气。

  莫西很快就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秃驴的帅气的脸庞。

  “你醒啦?”李子安的声音里带着关切。

  莫西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跟着又把拳头松开了。这一次他也没有向李子安吐口水,只是恨恨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面带微笑:“我也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配合,那我就用你的枪~打掉你的鸟。”

  说完,他叫手枪~抵在了莫西的裤裆上。

  有的男人狠起来敢不要自己的命,可还从来没有男人狠起来不要自己鸟的。

  莫西傻~逼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