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5章霸气董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621 2020-11-17 17:24

  “你捏一下拳头,我好扎针。”董曦说。

  “我说,你先出去,我出来让你扎好不好?”李子安说。

  董曦摇了摇头。

  “为什么?”李子安很郁闷。

  董曦说道:“老总说要我亲自扎针,亲自取血样,你这个样子,我很放心。”

  “可我不放心啊。”

  “少废话,捏拳头,不然我拿针随便扎啦。”董曦凶巴巴的样子。

  李子安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他妥协了,右手捏起了拳头。

  董曦拆掉针头上的密封,找准了拳头上的一根血管扎了进去。

  猩红的鲜血从针管里流进采血瓶,转眼就装了小半瓶。

  医院里采血,有一小半瓶就够了,可是董曦却没有拔针的迹象,而是直盯盯的看着采血瓶,眼角的余光却在别的地方。

  真的好丑哦!

  辣眼睛,心里也嫌弃。

  可是,她的眼睛却没有移开一下。

  李子安的左手不敢移动分毫,他也想一手遮天,可是实力不允许。

  他越想越气,说了一句:“这个仇我给你记下了,以后你要是这样,我也直接闯进来。”

  “你敢。”董曦说。

  “你都敢,我有什么不敢的?”

  “你敢闯进来,我就抓你,治你一个流氓罪。”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抓你?”

  “你抓啊。”

  李子安下意识伸手去抓,忽然发觉上了当,跟着又缩手回去。

  就这么一秒钟多一点点的时间里,董曦的瞳孔有一个明显放大和放光的反应。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大%师的。

  采血瓶装满了。

  董曦拔掉了针头:“好了,我拿血样去见老总,衣服在我的床上,你自己去穿吧。”

  李子安不想跟她说话。

  董曦笑着说道:“这是特殊情况,你怄什么气,小气。”

  李子安还是不想跟她说话。

  董曦起身离开。

  李子安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苦笑,这叫什么事啊?

  他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董曦忽然回头。

  李子安慌忙转过了身前,紧张地道:“你干什么啊?”

  董曦说道:“估计老总等会儿要跟你见个面,聊一聊,你就不要提你老婆的公司上市的事了。”

  “我不提。”李子安说。

  董曦却还看着李子安,视线四十五度斜下。

  李子安郁闷地道:“我可以骂你吗?”

  董曦摇了一下头:“不可以。”

  李子安:“……”

  这世道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如果此刻站在门口的是他,站在里面的是她,他跟她说这样的话,恐怕她会拿枪%来射他吧?

  可他却连骂她都不允许。

  男女平等,这是这个世纪最大的谎话。

  “真丑,辣眼睛,我走了。”董曦说了一句,这才回头离开。

  听到她的脚步声远去,李子安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董曦拿来的衣服是一套新的训练服,他也懒得讲究了,直接穿在了身上,尺码刚刚好。

  他也没有在董曦的家里久待,穿上衣服之后便离开了,一个人小楼走去。

  董曦说老总想见他,他就干脆去小楼等着。到了小楼门厅前,他没进去,而是坐在了台阶上。

  他想再琢磨一下第三幅天图,可是脑子里全是董曦直盯盯看着他的画面。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她怎么可以那样?

  待会儿见了扫地僧要不要告她一状?

  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这事,想想都觉得尴尬,怎么还好意思说出去?

  除非他是猪。

  差不多十分钟后董曦从门厅里走了出来,看见坐在台阶上的李子安,讶然道:“你怎么坐在地上,屁%股不凉吗?”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我需要冷静一下。”

  董曦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报复回来?”

  李子安从台阶上爬了起来,横目冷对。

  “你这个样子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你跟我怄气有意思吗?我当时在门外叫你,你不答应,我有点担心你,所以就进来了。我都看见了,看一眼和看十眼有什么区别吗?”董曦灵魂拷问。

  也找不到是着了什么魔,李子安还真顺着她的思路想了一下,然后居然还觉得没有区别。

  “都是辣眼睛,对不对?”董曦说。

  李子安:“……”

  “好了,跟我走吧,老总要见你。”董曦转身往门里走,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窃笑。

  李子安也懒得去想了,反正身上也没有掉一块肉。

  董曦将李子安带进了高山的办公室。

  老头子正看着一份化验报告。

  李子安心中一动,问了一句:“高首长,那是汉克的验血报告吗?”

  他一来就把汉克的血样交给张博士了,算来时间也够出结果了。

  高山抬头看着李子安,说了一句:“大%师,这的确是张博士送来的化验报告,你觉得是什么结果?”

  李子安说道:“我猜是正常的结果。”

  “对,这份化验报告上的所有的数据都很正常,可汉克明明是那种神秘的生物病毒的宿主,不可能这么正常,你确定是汉克的血样?”高山看着李子安的眼睛,那眼神带着一点穿透力。

  “我确定我给张博士的就是汉克的血样,那是我用拳头采的血。”李子安指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机关戒指,拇指摁了一下,戒面打开,合金尖刺就弹了出来。

  没有抹止行膏,合金尖刺在灯光下闪烁着寒芒。

  高山叹了一口气:“我相信你不会弄错血样,但是这结果却让人感到奇怪。”

  李子安说道:“他敢让我采血样,那就说明他的血液不会有问题,我们对那种病毒生物了解得太少了,我反倒觉得这份化验报告是正常的。”

  “我让张博士把你的血液拿去化验了,估计也快出结果了,你坐吧,坐下聊,董曦你去给大%师泡一杯茶。”高山说。

  董曦应了一声,去给李子安泡茶。

  李子安走到沙发前坐下,心里也有点担心他的血液化验报告。

  上次他去医院只是做了一个常规血检,如果张博士用了什么更先进的仪器和或者手段来化验,出现一个有问题的结果,那就麻烦了。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他的面上却很平静。

  高山拿着那份化验报告走了过来,坐在了李子安的对面,然后把那张报告单放在了茶几上:“大%师,你看看。”

  李子安说道:“高首长你说没问题,我就没必要再看了。”

  其实是看不懂,但这样说就掉面子了。

  董曦端了一杯茶过来,放在了李子安面前。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谢谢。”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又回到了她熟悉的位置上,双脚违反站在高山的身后。

  “虽然结果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你这次干得不错,你也让我见识了你的效率,这个订单就算完成了。”高山说。

  “谢谢高首长。”李子安又客气了一句。

  终于不用再去撩小姨子了,解脱了。

  “你老婆的公司上市的事就这一个月内解决吧,我是现在跟你谈,还是让人跟你老婆谈?”高山问了一句。

  董曦对着李子安挤了一下眼睛,怕李子安没看见,跟着又轻轻摇了一下头。

  李子安心领神会,跟着说道:“高首长你这么忙,这些小事就交给别的同志去处理吧,我其实也就一说,我对这种事情也不感兴趣,而且不熟悉,所以还是让我老婆自己处理吧。我吧,我最感兴趣的其实是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尽一份心,出一份力。”

  “呃,呵呵呵……”高山笑了,“没想到你的思想觉悟提升得这么快,上次见你都没有这样的觉悟,你这是开窍了还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是近朱者赤,我跟董小姐接触多了,她经常跟我讲一些道理,我耳渲目染,思想觉悟肯定会提高嘛。”

  董曦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

  高山回头看了董曦一眼。

  董曦瞬间藏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表情。

  高山只是看了董曦一眼便回过了头去,他的视线也回到了李子安的脸上:“大%师,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汉克的目标是罗盘和天香,罗盘在这里,天香我至今没有见过,所以我想他会先打罗盘的主意,我们或许可以用罗盘下个套,诱他出手。”

  高山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一副思考的样子,可最终也没表态。

  汉克的领事身份显然也让他束手束脚,感到头疼。

  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高山说。

  办公室的门打开,张博士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化验单。

  看见张博士手中的化验单,李子安的心里莫名有点紧张了起来。

  “高首长,这是化验结果。”张博士走来,将化验单递向了高山。

  高山看了一眼化验单,又抬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腼腆而又阳光的笑容。

  张博士说道:“大%师的血样化验很正常,没有问题。”

  高山将化验单放了下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大%师,你先回去吧,我这边考虑一下你的建议,如果我有什么决定,我会让董曦联系你。”

  李子安跟着起身:“那我回去了,再见高首长。”

  高山微微点了一下头。

  董曦说道:“大%师,我送你回去吧。”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那就麻烦董小姐了。”

  有人的时候董小姐,没人的时候阿曦。

  这边有人的时候大%师,没人的时候子安。

  哄鬼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