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31章接着发接着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16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魔都的灯火璀璨如虹。

   李子安将睡前故事讲完,给李小美压好了被子,然后低头亲了一下小棉袄:“小美,爸爸要出差,几天后才回来,你在家要听小汤老师的话,听见了吗。”

   “嗯,爸爸你要去火星吗?”李小美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我去火星干什么?”

   “挖煤呀。”李小美说。

   小棉袄居然还记得这个。

   李子安哭笑不得,不过还是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嗯嗯,爸爸就是去火星挖煤,挖到煤卖了钱给小美买糖吃。”

   “那你可要多挖点煤卖钱,给我买好多好多糖。”

   李子安摸了摸李小美的脑袋:“爸爸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多糖回来,现在闭上眼睛睡觉。”

   “嗯。”李小美闭上了眼睛,转眼就睡着了。

   李子安忽然好羡慕李小美,说睡就能睡着,心里连一点烦恼都没有。

   成年人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了,装的东西多了,烦恼也就多了。

   李子安下了楼,客厅里的沙发上没人,厨房里也没有人,两个房间的房门都是关着的。不过可以想见的是,只有一个房间里有人,而且是两个女人。

   看着自家卧室的房门,李子安莫名有点腿软,腰也有点酸。

   下午半岛酒店吃桃,一口气吃了七桃,现在又要发电,这样搞下去怎么得了?

   可是,该发的电还是得发。

   李子安推开门走了进去。

   被窝里有两个女人,坐着的敲电脑的余美琳,还有背对着门口侧躺着的汤晴。

   两人在一起发电也有几天了,可她还是害羞,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李子安随手关上门,走了过去。

   余美琳抬起头来看了李子安一眼,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她为什么笑?

   李子安也不知道,自从余美琳的额头上多了一块“电路板”和“cpu”之后,他是越来越看不^穿她的心思了。

   “小美睡了吗?”余美琳问了一句。

   “睡了,说睡就睡着了,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的瞌睡。”李子安笑着说。

   “子安哥,小美的被子盖好了吗?”汤晴也问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还是背对着这边,连看都没有看李子安一眼。

   “盖好了,你放心吧。”李子安在床边停下了脚步,开始脱衣服。

   汤晴就只有一句话,然后就没声音了。她的脸上满是羞红,心里也很紧张,尤其是听到李子安脱衣服的声音,她的心里不只紧张,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东西。

   “我去洗个澡。”李子安往卫生间走去。

   余美琳又埋头敲起了键盘。

   汤晴依旧保持着侧躺的姿势,静悄悄的当一个睡美人,看睡姿倒是自然平静,可她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对她来说都是一场幸福的煎熬。

   “小汤。”余美琳打破了两个女人间的沉默。

   “嗯。”汤晴应了一声。

   余美琳说道:“你子安哥明天就要动身去北都办事,今晚多发点电,尽可能的提高发电量。”

   汤晴又嗯了一声,然后用银牙咬住了樱唇。她的内心有多羞耻,只有她自己知道。

   发电这种事情就已经很为难她了,居然还要提高发电量,你当我是水力发电机啊!

   可今日的幸福一半以上都来自余美琳的病情和豁达,当姐的要戴最绿的帽,充最强的电,她这个当妹的能不咬着牙关上吗?

   李子安很快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八块腹肌线条感十足,结实而又匀称,灯光映照下水花闪光,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的气息。

   听到李子安往这边走的脚步声,汤晴紧张的抓住了被子,乌溜溜的眸子里也闪烁着复杂的神光,有兴奋、有激动、有紧张、有害怕,还有渴望。

   余美琳一早就留出了位置,不用起身。李子安过来,她的十指在键盘上飞舞不停,眼睛却盯着李子安的腹肌在看。

   绝大多数女人对男人的腹肌都没有抵抗力,看见了就会忍不住产生一些幻想,也会有某些反应。当然,一块的除外。

   李子安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

   一切都很正规,三个人的身上都穿着衣服,这个时候就算是有警察同志冲进来,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余美琳给李子安歪了一下嘴。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也不搭理她,直接背对着她睡觉。

   同样的梦境。

   那青年侠客昨天晚上死在了这桃花林下的酒馆里,但是今天他的弟弟来了,而且是孪生弟弟。

   这个弟弟名夯。

   夯骑着一匹黑鬃马,神俊得很。

   老马识途,自己就能找到路。

   夯来寻仇了。

   酒馆里,老板娘仍旧坐在昨日那张餐桌前,双手托着香腮,一双眼睛闭着,一副偷闲小憩的样子。

   俏倌儿也还躺在那条长凳上,侧着身子小睡。

   这年头经济环境不好,开黑店的生意也如此清淡。

   夯知道他哥哥是怎么死的,进了小酒馆没点包子什么的,直接拔剑就给那俏倌儿刺了过去。

   俏官儿突然反手过来,两根指头夹住了剑身,轻哼了一声:“你好歹也是江湖侠客,居然偷袭?”

   “昨日你害了我兄长,我今日要为我兄长复仇!”夯持剑下刺,双目喷火。

   俏倌儿的力气终究是小了些,那剑从她的指缝一点点下压,又一点点的扎进了她的血肉里。她的眸子里面泪花闪烁,苦苦哀求道:“大侠不要,大侠饶命呀。”

   “哼!你这妖精,我今日必杀你!”夯一剑刺了下去,长剑尖从俏倌儿的后背扎入,然后扎进了她的小腹之中。

   “呀!”俏倌儿叫了一声,那声音而颤,好不凄惨。

   “拿命来!”夯握剑搅动。

   俏倌儿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哀嚎的声音。

   突然,坐在旁桌上的老板娘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夯的腰。

   俏倌儿忽然翻身过来,一口咬向了夯的脖子。

   合杀!

   夯死。

   从来就没有什么江湖静好,如果有,那是有人先进了黑店。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想起了铃^声。

   打电话的人很驶去,李子安做梦的时候没打电话来,刚刚从梦中醒来就打来电话。“我去接个电话。”李子安从被窝之中爬出来去拿裤兜里的手机。

   没人搭理他。

   余美琳也不敲键盘了,背对着汤晴,两只眼睛里的充电指示灯常亮,绿幽幽的,很是妖异。这就是她背对着汤晴的原因,如果被汤晴看到她的眼睛,没准会以为她真的变成了狐狸精。

   狐狸的眼睛在灯下就是绿色的。

   汤晴偷偷瞅了李子安一眼,但一眼就被羞到了,跟着就闭上了眼睛。

   她好气她自己,怎么这么胆小和害羞?

   她想去看余美琳一眼,但连翻身过去的勇气都没有。

   继续苟着,养精蓄锐。

   李子安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却没有联系人,显示的号码也加了国际区号。他不太熟悉国际区号,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西罗。

   算来,他给西罗下药已经有几天了,化身膏的毒性也应该发作得差不多了,正是难受的时候。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

   “李子安……不,大^师……我是西罗!”手机里传来了西罗的声音,颤栗、痛苦、可怜,给人一种瘾君子毒瘾发作的感觉。

   “原来是西罗先生,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李子安显得很有礼貌。

   “什么事……你^他^妈……”

   “嗯?”

   “不不不,大^师,我错了,我不是那意思,求求你给我解药,我现在痒死了,我真的快要死了!”

   “你现在在哪?”

   “我在虹口机场,我刚从机场出来,我们、我们约个地方见一面吧,带、带上解药。”

   李子安笑了笑:“解药我有,随时可以给你,但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西罗沉默了。

   “你不会是想说几句求饶的话,然后我就把解药送给你吧?”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可是……他们会杀了我!”西罗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李子安淡淡地道:“看来你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你现在只是难受,我现在在新地,几天之后才会回来,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我要什么东西,然后给我准备好。”

   “你他……”

   李子安的声音转冷:“我提醒你一下,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你混^蛋!”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化身膏的毒性七七四十九天才会要人的命,中了化身膏的毒一天会比一天难受,到了中后期就只能卧床等死了。西罗现在还没有到中后期,他只是痒,痒得难受,并没有多么强烈的死亡恐惧。

   李子安也不着急,这事等从北都回来再处理也不迟。这几天西罗会越来越痛苦,等他彻底绝望,对死亡有了强烈的恐惧之后再来收拾,那就好办多了。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又回到了被窝里。

   两个女人都背对着他,也没人回头过来看他一眼,好像他是多余的。

   李子安也乐得清闲,闭上眼睛睡觉。

   他刚刚把眼睛闭上,余美琳就转身过来了,推了他一下,还给他歪了一下嘴巴。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又转过了身去。

   接着发,接着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