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41章妹夫的嘴骗人的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43 2020-11-17 17:24

   “呵呵,是我粗俗了,表哥你别介意啊。”李子安歉然地道。

  葛军冷哼了一声,眼神阴狠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笑着说道:“表哥你的眼神好特别,你看过东方不败没有,你此刻的眼神让我想到了东方不败。”

  余美琳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亲戚的小车说翻就翻。

  葛军的情绪骤然爆炸:“小赤佬你够了!你觉得你的玩笑很有趣吗?如果不是看在美琳的情分上,我撕了你的嘴!”

  李子安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我叫你一声表哥那是给你面子,你以为我怕你吗?别说是在这里,就算是在魔都,我的嘴也不是你想撕就能撕的,要不试试?”

  葛军握紧了拳头,可跟着又松开了。

  他的确想撕烂李子安的嘴,可是他很确定自己打不赢李子安。

  李子安淡淡地道:“不敢来撕我的嘴,那就说事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葛军生息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了一下情绪,然后才开口说了一句:“美琳,你看你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凶恶粗俗,我真替你担心呐,你恐怕还不知道你是引狼入室吧?”

  余美琳说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也不用挑拨我和子安的关系,你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如果你只是来闲聊,那我就恕不奉陪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葛军冷笑了一声:“既然你们不顾情面,我也懒得跟你们绕圈子了。我调查过,这铜矿不只欠了金瓜寨民工一百多万的劳务费,还欠了当地政府一千二百多万的矿产品资源补偿费。至于这铜矿,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它根本就出不了矿。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接受二少的条件。”

  余美琳说道:“你回去告诉他,那房子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不会卖。他要想奶奶跟他住,他随时可以去跟奶奶说,只要奶奶愿意,我会亲自开车送奶奶去他家。”

  葛军说道:“你明知道奶奶喜欢你,也最疼你,如果二少去说一下就能带她走的话,二少还用得着给你开条件吗?”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什么意思?”

  “你得做点让奶奶伤心的事,让她在你的家里待不下去,二少在老人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然后你走。”葛军说。

  余美琳怒极反笑:“就是说让我做恶人,他来做好人,这个计划还真不错,亏你们想得出来!”

  “美琳,你没有别的选择。我只是来打个头阵,二少会来,他在这边有熟人,有路子,就你欠这边政府的矿产资源补偿费的数额,他可以游说这边的政府终止你的矿权人资格,他把你的铜矿盘下来。到时候你失去的可不只是这座铜矿,还有新星公司。”

  余美琳的一颗心往下沉。

  “二少明天过来,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考虑,你好好考虑考虑。”葛军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余美琳的心乱透了,她下意识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姓葛的你走吧,不管美琳做出什么决定,那都是跟余家豪谈,你一条狗在这里吠半天也无济于事。”

  “你、你敢骂我是狗?你个小赤佬!”

  葛军刚刚压制下去的怒火蹭一下又起来了,他挥手就是一巴掌给李子安抽了过去。

  李子安抬手挡下了葛军的手,也就在那一瞬间一脚揣在了葛军的小腹上。

  葛军被踹得双脚离地,倒飞两步之后才落在地上,然后就像虾米一样圈成了一团。

  余美琳也被吓了一跳:“子安,你……”

  李子安说道:“对这种上门来挑衅的狗,不必客气,打就打了。打狗看主人,我就是打给这狗的主人看的。”

  他走了上去,一把抓住葛军的衣领,拖着他就往门口走去。

  余美琳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没有说出来。

  从她的意愿上讲,她不愿意李子安打#人。可从她的感受上讲,她又觉得解气。这葛军一来就挑唆三就相带人来闹事,更开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条件逼迫她,简直是欺人太甚,就刚才,她都忍不住想上去给葛军一耳光!

  李子安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将葛军拖到了门口,打开门,然后将葛军扔了出去。

  葛军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浑身是灰,发型也乱了,刚才还是个斯文好看的人儿,这会儿真像是一只被人痛殴了一顿的狗。

  葛军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又痛又气,说话的声音也直哆嗦:“你个小赤佬,你你完了!”

  几个西装男慌忙跑了过来,有人搀扶葛军,剩下的都往李子安围来。

  一直在旁边盯着的王成又吼了一嗓子:“兄弟们抄家伙啊!”

  几十个糙汉子又提着铁铲、钢钎、架管什么的乌泱泱的冲了过来。

  不等葛军发话,那几个想围殴李子安的西装男就停下了脚步。

  打架其实很简单,动手就可以了,可是一动手倒下的注定是自己,那还怎么打?

  李子安说道:“还不快滚,真想抬着出去?”

  “小赤佬你给我等着,我们走!”葛军带着人走了。

  “玛逼的,算你龟儿识相,不然打死!”

  “瓜兮兮的还想再这里耍威风,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那逼样!”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给你一板砖!”

  一大群糙汉子骂骂咧咧。

  余美琳本想出来看看的,可听到那些糙汉子的污言秽语,她怎么也迈不开腿。

  葛军直到走到大门口都没能直起腰,一直佝偻着,那一脚踹得是真的狠。他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那眼神阴毒,充满了恨意。

  李子安面带微笑,高举起了右手挥了挥。

  这是再见的意思么?

  葛军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一口血噗一声就喷了出来。

  “我去,我是不是下手太狠了?”李子安的心中暗暗自责。

  两辆越野车开走了。

  李子安对王成说道:“王矿长,兄弟们够意思,今晚上加餐,酒肉管够,我请客。”

  王成笑着说道:“谢谢李总。”

  “李总帅气!”

  “李总敞亮!”

  几十个糙汉子也高兴得很。

  李子安当即加了王成的微信,给他转了一万块钱,让他去买酒买肉。

  王成带了两个人去了。

  李子安回到了那间扣板房里。

  余美琳说道:“我以前怎么不觉得你大方,结婚四年,你连一件礼物都没有给我送过,你今天才见这些人,却给一万块钱请客。”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一年就回来一次,也不想跟我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礼物?至于这次,人家帮了我们忙,再说以后你还得指望这些人,请人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我现在赚钱容易,所以大方一点,换以前我就是想这样请客也请不起。”

  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她转移了话题:“我刚才在想余家豪的条件。”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你不会是想答应吧?”

  余美琳沉默了。

  “不管是什么困难,我都会与你一起去面对,去克服,但要是你放弃了,我也就帮不了你了。”李子安说。

  “我不想放弃新星公司,还有这铜矿也是新星公司唯一的希望,可是……”余美琳叹了一口气,“如果余家豪真有路子说服当地政府终止我的矿权人资格,买下这座铜矿的话,新星公司真的会完蛋,我的心现在很乱。”

  “就算新星公司完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养你。”李子安说。

  “你觉得我是那种需要被男人养着的女人吗?”余美琳反问。

  还是老问题,她太强势,跟她聊天稍不注意就把话题聊死了。

  李子安换了个话题:“我试试能不能帮你找到矿脉,如果我找到了矿脉,余家豪乃至余家的人就没法再逼你了。”

  “你能找到矿脉?”余美琳的眼睛里顿时有了惊喜的神光。

  李子安说道:“我尽力吧,希望我能找到,我去找点东西。”

  “你要找什么东西?”

  “这个你就别管了。”李子安离开了扣板房。

  余美琳跟到了门口,想开口叫住李子安,可樱唇颤颤,留人的话始终都没能说出口。

  李子安问了几个矿工,最后再一个矿工手里要到了一把香。

  在矿山上干活的人,少有不敬鬼神的,放炮和进矿坑前都要拜拜山神什么的,也就少不了香蜡纸钱什么的。

  拿着那把香,李子安又上了矿山。

  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天色就昏黄了,等他爬到山顶上的时候,天色就黑了。

  夜空晴朗,暗蓝的天幕中繁星如尘。

  李子安站在最高处往下俯瞰,矿场里亮着灯,矿上的那些糙汉子这个时候想必正在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远处的金瓜寨灯火通明,可只能看见灯火,看不见那些吊脚楼。

  李子安的视线缓缓移动,看左看右,看前看后,观山形山势,观水形水势。

  仍然没有收获。

  这个结果也在李子安的预料之中,他挑这个时候上山就是想尝试一下用观星的手段解决问题。

  稍作准备之后,李子安从裹着香的油纸之中抽出了三根香,用打火机点燃之后插在了身边。

  一缕缕青烟袅袅升起。

  轰!

  大惰随身炉苏醒,那一刹那间李子安的大脑就像是打开了,装下了整个星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