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19章狮子大开口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81 2020-11-17 17:24

   入夜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本来就够阴森的殡仪馆里更阴森了。

  林胜男生前儿孙成群,可灵堂里就稀稀落落几个人,李子安一家就占了五个。

  汤晴和沐春桃还有李小美都来了。

  余泰山和余泰安两家一个人都没来,还真是说到做到了。

  余泰鸿一家只有余泰鸿和余家明父子俩来了,如果不是林胜男把遗产的大头都留给了余家明,他们来不来还真是说不一定的事。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爸爸,祖姥姥在干什么?”李小美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祖姥姥睡着了。”

  “祖姥姥睡在花丛里好好玩,我也要去睡花床。”

  李子安:“……”

  李小美迈着一双小短腿就往“花床”走去,还真是要去跟林胜男睡花床。

  汤晴一把将李小美抱了起来:“小美听话,不要去打扰祖姥姥。”

  “小汤老师,我去跟祖姥姥睡觉,不打扰的呀。”汤晴说。

  汤晴摆出了老师的严肃表情:“小美,祖姥姥累了,不许皮,等她休息一下,她就要去别的地方了。”

  “祖姥姥去什么地方啊?”李小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的神光。

  “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开满了白色的鲜花,还有白鹤,好漂亮的。”汤晴说。

  “那我也要去玩。”李小美说。

  “哎哟,我说你就别去了。”汤晴解释不清楚,急了。

  沐春桃点了三根香,举香过眉,敬了香然后跪在蒲团上给林胜男磕了三个头,轻声念叨了一句:“老太太,你走好。”

  磕了头,沐春桃走到了跪在旁边烧纸的余美琳身边,也拿了一叠纸钱来烧。

  “美琳姐,节哀顺变。”

  “谢谢你,春桃。”

  沐春桃说道:“我们俩姐妹这么客气干什么。”

  余美琳的神色悲伤:“奶奶儿孙满堂,可你看着灵堂里几个人,真让人寒心啊。”

  沐春桃伸手搂住了余美琳,两颗眼泪夺眶而出:“美琳姐不要伤心,老太太知道你和子安哥对她好,你们心中无愧就行了。”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在沐春桃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原谅你了。”

  沐春桃微微愣了一下,脸上的神色既尴尬又紧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两天帮我看着小美,好吗?”

  沐春桃这才回过神来:“嗯嗯,包在我身上,小孩子留在这个地方不合适,我带她回去,今晚她跟我睡。”

  余美琳嗯了一声。

  沐春桃起身往抱着李小美的汤晴走去:“小美,跟桃子回家。”

  “我要在这里玩。”李小美说,一双小手把汤晴的脖子抱得紧紧的。

  沐春桃凑到李小美的耳边说道:“跟我回去,我给你吃巧克力。”

  李小美跟着就转身过来,将一双小短手伸向了沐春桃。

  这是标准的有糖就是娘。

  李子安说道:“小汤,你也回去吧。”

  “嗯。”汤晴应了一声,她也不放心沐春桃带孩子。

  沐春桃本身就是一个大孩子,有时候比孩子还疯,这点她是很清楚的,所以李子安一说,她就知道该干什么了。不让李小美睡觉前吃糖,这是第一条,往后可能还要好几十条。

  沐春桃和汤晴带着李小美走了。

  李子安走去跪在了余美琳的身边,也拿纸钱给林胜男烧钱。

  余美琳看了李子安一眼,嘴唇颤了颤,想跟他说她刚才跟沐春桃说的原谅的话,可想到这个时候说不合适,又把话吞了回去。

  李子安伸手为余美琳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声音温柔:“傻瓜,不要伤心了,一切有我。”

  余美琳的身子一倾就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就想吃李子安这个药。

  “诗曼、汉克,你们来了,去给奶奶上柱香吧。”余家明的声音。

  李子安回头看去,一眼就看见刚刚进入灵堂的汉克和余诗曼。

  汉克一身黑色西装,身姿笔挺,整个人给人一种帅气和高端的感觉。

  只是,看跟谁比。

  跟大#师比,那就只是普普通通了。

  余诗曼一袭黑裙,头上带着一顶宽边帽子,帽沿垂着一黑纱,胳膊上套着一只黑色绣白花的袖章,活脱脱的一个未亡人的打扮。

  余美琳回头看了一眼,但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要不你也回去吧,我来守灵。”李子安说。

  “我想留下来陪陪奶奶,我和你一起守灵。”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你有孕在身,不能熬夜,你去车里睡一会儿吧。”

  余美琳想了一下:“那我去车里睡一会儿,我待会儿来换你。”

  她其实不想看见汉克。

  李子安又叮嘱了一句:“记得开点车窗,不要闷着了。”

  余美琳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没跟余诗曼和汉克打招呼。

  汉克的脖子扭了一下,想去看余美琳,忽然想起余诗曼就在身边,跟着又把脖子扭了回来。

  余诗曼的视线一来就在李子安的身上,并没有发现汉克的这个小动作。

  李子安继续烧纸,嘴里嘀嘀咕咕:“奶奶,到了那边别节省了,该花钱就花,不够我给你烧。”

  没等他嘀咕两句,一股香风便扑面而来,小姨子也来烧纸了。

  火盆旁边堆着一大堆纸钱,余诗曼却偏偏伸手来拿李子安手中的纸。

  李子安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又伸手拿了一叠纸钱,一张张的往火盆里扔。

  火盆里的火烧得很旺。

  “姐夫。”余诗曼叫了一声。

  “嗯。”李子安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那天在她家后面的树梢上,意外瞅见的那一片小森林,然后他的心里就开始自责了,并请求老太君原谅。

  这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他有点管不住他的思维,这或许与大惰随身炉有关,毕竟那炉子成天在他的脑子里青烟袅袅,对大脑产生点什么影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们聊两句吧。”余诗曼说。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汉克,那货已经走去跟余家明和余泰鸿聊天去了,并没有过来的意思。他忽然意识到这小姨子想跟他聊什么,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你想和我聊什么?”

  “我就不饶圈子了,我代表我们家来跟你聊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的事。”

  果然是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白天在医院余家明就来找他说过了,现在又换了余诗曼来,汉克肯定也知道这事,不然不会不过来。

  “哦,原来是这事啊,下午我都跟奶奶委托的律师见面了,该签的文件都签了。”李子安说。

  “你留着那百分之五也改变不了大江集团的权利结构,集团现在的盈利水平也很低,你也分不了几个钱,不如卖给我们家,拿几个亿去干点别的。”余诗曼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观察着帅逼姐夫的反应。

  看姐夫,忽然就觉得汉克索然无味了。

  李子安故意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可不是小事啊,我得跟你姐商量一下才行。”

  换作是刚出山那会儿,如果老太君给他这百分之五的股权,余诗曼给他开价五个亿,没准他就卖了。开玩笑,那可是五个亿啊,可是现在钱对他来说就只是数字,他背两个黑锅就赚了十几个亿,这个开价对他来说就没有半点吸引力了。

  “姐夫,恕我直言。”

  “呃,你说。”李子安也看着余诗曼,看见的是黑纱遮住的漂亮脸庞,可是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一片小森林。

  这是什么卦象?

  “我知道我姐性格强势,你惧内,我都能理解,可这是我奶奶留给你的遗产,你完全有资格自己处理。你去跟她商量,她肯定不同意。”余诗曼说。

  “大江集团是你姐的母亲做起来的,我知道她有一个心愿就是从回大江集团,我是她老公,我得帮她实现心愿。”

  余诗曼皱了一下眉头:“她就算拿着你给她的百分之五股权回来,进入董事局也只是一个小股东,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李子安之所以这样说,其实也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想聊,那就跟她聊。

  “姐夫,你就直说了吧,要多少才卖?”

  李子安想了一下:“二十个亿。”

  “你还真是狮子……”余诗曼把“大开口”给掐断了,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说道:“你们家要买,你让我开价,我就开价了,我开价了,你又觉得我开高了,我老实跟你讲,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情分上,我都想开五十个亿。”

  余诗曼:“……”

  她现在真的怀疑这帅逼对钱没有直觉,开口就是几十个亿,你当是天地银行发行的钱啊!

  李子安也懒得跟她聊了,又低头烧纸。

  他手里拿着的一叠就是天地银行发行的纸币,面额一个亿。刚才少的时候没感觉,现在他莫名其妙的有点担心下面通货膨胀,林胜男拿着这钱也不知道能买点什么。

  余诗曼将手里剩下的半叠一亿大钞全扔进了火盆里,然后起身往三个聊天的男人走去。

  “我去给奶奶烧点钱。”汉克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有些无语。

  他这又不是摆地摊卖纸钱,怎么生意这么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