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3章假装神探带节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66 2020-11-17 17:24

   这楼就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没有现代公寓楼的那些功能,又破又旧。墙体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砂灰斑驳,还有小孩在上面画的乱七八糟的图案和脚印什么的。阳光从砖墙上的水泥格子窗上照进来,水泥楼梯上留下一团明晃晃的光,人影在光圈中穿行过去,那感觉就像是在穿越一条时光隧道一样。

  上二楼,马福全的家就到了。

  户门敞开着,门口站了两个警察。

  “你们俩跟我进去,记住不要碰任何东西,也不要随意走动。”刘军又叮嘱了一句。

  康海川跟着走了进去。

  李子安抬头看了一眼三楼,黄波的家就在上面,他很想上去看看。

  “李先生。”康海川回头叫了一声。

  李子安收回视线进了门。

  房间里两个人,一个拿着相机在拍照,一个在检查尸体,看样子是个法医。刘军领着康海川和李子安进来,那两个人只是移目看了一眼,又各自干着各自的活。

  马福全躺在客厅的地面上,胸口上有一个利器穿透的伤口,那伤口所对应的位置正是心脏,一击致命。他的上衣和裤子都被血染红了,地上也残留着一大滩乌黑的血迹,触目惊心。

  看见马福全胸上的伤口,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又浮出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那个白衣女子的手中拿着一把剑,马福全身上的伤口会不会是她拿剑捅的?

  刘军说道:“一刀致命,现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很有可能与死者熟识,两位怎么看?”

  说话的时候,刘军观察着李子安和康海川的反应。

  与其说是带李子安和康海川来现场看看,寻找破案的线索,不如说是他想看看康海川和李子安来到凶案现场的反应。

  康海川哪里有心情回到他的问题,看见马福全的尸体,他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摘了眼镜,捂着眼睛啜泣。

  李子安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不过还能控制住。

  刘军的视线停留在了李子安的脸上。

  李子安被他瞅得有点心慌,心里暗暗地道:“他不会是怀疑我是凶手吧?我得想个办法提醒一下他,凶手可能是那个白衣女子。”

  刘军说道:“李先生,你不是说上来看看,帮助警方破案吗,我说凶手可能与被害人熟识,你怎么看?”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我倒是有一个看法。”

  “什么看法?”

  李子安说道:“我进门的时候门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这现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的确很像是熟人所为,可万一凶手是个高手呢,能开锁进来,或者从窗户上跳进来呢?马叔叔是个老人,反应迟钝,如果对手用的不是一般的刀,而是一把很长的剑呢,不需要近身搏斗,一剑就刺死了马叔叔,这里也不会弄得很乱。”

  刘军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用剑,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谁会拿一把剑翻窗入室,刺杀一个老人?”

  李子安说道:“我就是猜测有没有这种可能,这附近有监控摄像头,你去查一查不就知道有没有什么人拿着剑在附近出现过,不就知道了吗?”

  刘军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你学过刑侦吗?”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又不是警察,我哪有学过刑侦。”

  “可你刚才描述凶手和凶器的时候,你的语气很肯定,你的眼神也没有半点闪烁,这说明你心里对凶手有一个很确定的判断,我都没有想过凶手用的凶器是剑,你怎么会知道?”刘军的语气也变得严厉了。

  康海川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是啊,你怎么知道凶手用的是剑?

  房间里的那个法医和刑警也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两人的眼神都有点摄人。

  似乎,李子安的话把自己套进去了。

  然而,这却是他想要的反应。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也不是无缘无故想起凶手可能是用剑行凶的,早些时候我在外面家下面的江堤上看见了一个白衣女子,头缠白色纱巾,脸上也蒙着白色的纱巾,穿白色的古装,就连脚上的鞋子也是白色的,一身雪白,非常惹眼。那白衣女子的手中就拿着一把剑,你们要是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调那边的监控看一看嘛。”

  “你是说,你看见了那个拿剑的女子,所以就想起了凶手可能用剑刺死了马福全?”刘军的语气有点软了,但还是带着一点质疑的味道。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是的,你们可以查一查监控,看昨天晚上有没有拿着剑的人在这附近溜达,如果有,那我的猜测就是对的嘛。”

  “这个不用你说,已经有人在查附近的监控了。”刘军说。

  “那就好,但愿能找到那个凶手。”李子安说。

  他的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刘军的思路引到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上去了。

  如果不是脑子里有香炉这事太过惊悚,他大可以直接了当的说出来,绕这个圈子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你还记得那个符号吗?”刘军问。

  李子安说道:“记得。”

  “那你把它画出来。”刘军将手中的记录本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伸手接过,说了一句:“刘警官,我想去楼上看看,可以吗?”

  刘军说道:“楼上没人居住,你去楼上看什么?”

  不等李子安说话,康海川便说道:“刘警官,老马说起过,楼上的房子是他的一个同事的,那个同事叫黄波,失踪十几年了,那事关系着一次考古行动,也出现了类似的符号。老马把李先生给我破解的那个符号贴在了黄波的家门上,隔天就接到了那个神秘的电话,现在人也没了,我觉得有必要去楼上的房子里看看。”

  刘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刚才怎么没说?”

  康海川的声音又有点哽咽了:“老马走了,我……我的脑子里乱得很。”

  “还有,那个电话的录音也要给我一份。”刘军说。

  李子安说道:“我手机里有,带我们去楼上的房间里看看吧,上楼的时候我用蓝牙传给你。”

  刘军严肃地道:“这是破案的线索,我不带你们去,你就就传给我吗?”

  李子安有些无语:“好吧,刘警官你把你的蓝牙名告诉我,我搜索匹配一下。”

  刘军说道:“我的名字就是,全拼,你们俩跟我来吧。”

  他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掏手机。

  李子安搜索到了刘军的蓝牙名,配对之后把康馨拷贝给他的音频文件传输了过去。文件传送完毕,关掉蓝牙,三楼也到了。

  破旧的木板门,最初的颜色应该是红色,但漆色已经斑驳了,只剩下了一团团发白的红色。门上贴着一幅画,那画的颜色也快掉光了,只剩下了一点模糊的色块和图案,看上去像是门神尉迟恭。

  门前撒了一层香灰,有一只猫从上面踩过,留下了几只梅花形状的脚印。

  马福全贴在门上的符号不见了。

  刘军伸手推了一下门,门开了。

  李子安讶然道:“刘警官,这门一直都是开着的吗?”

  刘军回了一句:“你们来之前,我让人开的。”

  李子安说道:“难道你也怀疑黄波吗?”

  刘军说道:“你们刚才不说黄波失踪与那个符号有关,我还不知道,只是听这里的人说上面的屋子十几年没住人了,心想凶手有可能在上面藏匿过,所以才让人开了门来看看。”

  “那你发现了什么吗?”李子安问。

  “没有,只是没人住的破屋子,你们进去看看吧,这里不是凶案现场,你们可以四处看看,但最好不要碰里面的东西。”刘军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他,跟在康海川的身后.进了门。

  十几年没住人的房间,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灰,也有一串脚印,但肯定不是黄波的脚印,多半是开门进来的警察留下的痕迹。

  窗户是闭着的,不通风,空气里有家具和纺织品受潮发霉的霉味。虽然十几年没住人了,可房间里的家具、生活用品都摆放得很整齐,一点都不凌乱。

  李子安看了看,问了一句:“康教授,那黄波有老婆吗?”

  康海川说道:“我跟他聊过,他没有老婆,也没听他说有对象什么的,应该是单身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这房间里收拾得这么整齐,不像是一个单身汉的家,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他没失踪,也没死,他从沙漠里回来了,把家里收拾得妥妥当当的,然后又离开了?”

  康海川微微愣了一下:“还真有这种可能!”

  刘军说了一句:“黄波为什么回来,还把家里收拾的妥妥当当的,他的动机是什么?”

  李子安说道:“或许是为了拿走需要拿走的东西,他把家里收拾得妥妥当当的,如果有人动了什么东西,他就会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我说你就别给我带节奏了,看完没有,看完了就出去吧。”刘军没好气地道。

  李子安心里暗暗地道:“性子这么直,标准的钢铁直男,一定找不到对象。”

  从房间里出来,李子安在楼梯间里画出了那个符号,然后把记录本递给了刘军。

  刘军看了一眼,好奇地道:“这符号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不知道,我说过,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请康教授破解了,关于这个符号,刘警官你要是查到了什么,请一定告诉我。”

  刘军一脸嫌弃的表情。

  就在这时楼梯里上来一个警员:“刘队,有发现了,你来看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