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07章来历不明的小棉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202 2020-11-17 17:24

  余美琳向李子安走来,秀美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表情,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暗暗地道“这婚姻还有必要再维持吗?今天趁她回来,我就把话提出来吧,只要她答应,我走净人也行。”

   那架直升飞机里又下来一个女人,二十出头的年龄,剪了一个男士寸头,五官精致,穿着一件紧身背心和多袋裤,胳膊上有着很明显的肌肉线条,英姿飒爽,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女人。

   短发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三岁左右,苹果脸大眼睛,那眼睛又黑又亮,十分可爱。

   李子安一直憧憬着余美琳给他生一个女儿,他喜欢女孩,因为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可是余美琳连手都不让他碰一下,更别说是给他生孩子了。他喜欢这个小女孩,可是他连她是谁的孩子都不知道。

   小女孩也盯着李子安看,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的神光。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他也懒得去猜那个短发女人和小女孩是什么人了,反正今天他要跟余美琳摊牌。

   余美琳在村部门口停下了脚步,隔着一段距离说道“子安,回家吧,我有话跟你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往余美琳走去,他心里暗暗地道“她恐怕也会提出来吧?也好,不管是谁提出来,好聚好散就行了。”

   村长林德山从村部里追了出来“美琳啊,你怎么把直升机停田里了,田里的庄稼……”

   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道“田不会压坏的,我们也没钱赔,我们家困难。”

   林德山的话被堵在喉咙里,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他没想到打断他说话的是一个被人抱在怀里的小孩子。

   而且,你都坐直升飞机来了,你家还困难啊?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这小女孩真是有趣啊,也不知道是谁教的,小嘴这么厉害,人也这么聪明。

   余美琳瞪了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冲余美琳吐了一下舌头。

   余美琳看着林德山,歉然地道“林村长,来得突然,村里又没有停机坪,所以就停田里了,实在是抱歉。不过你放心,我会双倍赔偿。另外,我捐二十万块钱给村里修缮村道。”

   林德山的脸上本来是没有笑容的,可是一听余美琳说捐款二十万块,他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这太好了,我们去办公室坐坐吧,我给你泡杯茶,我们好好谈谈。”

   余美琳说道“我还有事要跟我老公谈,我让我的助理跟你谈捐款事宜吧。”她移目看了一眼那个抱着孩子的短发女郎,又说了一句,“昆丽,把孩子给我抱吧,你跟林村长去谈谈,然后转二十万给村里。”

   原来是她的助理。

   昆丽走了过来,将孩子递给了余美琳,有意无意的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才说道“林村长,我跟你去村部。”

   “好的,请!请!”林德山走前带路。

   “子安,我们走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跟着余美琳走。

   就在这时陈刚忽然跑了过来,大声嚷道“余美琳,你男人打伤了我,你得赔我医药费!”

   余美琳停下了脚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子安,你怎么跟那种人打架?”

   李子安回头看了陈刚一眼,真想冲上去一顿把那货揍成猪头,可当着余美琳和孩子的面,那样做终究不合适。不过他也不想解释,那种不堪入耳的话他不想让余美琳听见。

   他不想说,陈刚却说了。

   “呵呵,拽什么拽,在外面卖到钱了,都开直升飞机回来了,你还想赖我医药费不成?”陈刚讥讽道。

   余美琳的神色冷了下来,她现在知道李子安为什么会把这个泼皮打伤了。

   小女孩也瞪着陈刚,小眼神奶凶奶凶的。

   林德山呵斥道“陈刚,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陈刚冷笑了一声“怎么,人家捐二十万,你就帮着人家说话?李子安打伤了我,这是事实,我不管,今天必须给我医药费,我天天说,她就是个卖……”

   昆丽突然几步冲刺,一跃而起,娇俏的身子在半空中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一条大长腿带着旋转的惯性力,狠狠抽在了陈刚的脸上。

   砰!

   陈刚轰然倒在了地上。

   昆丽落脚地上,马丁靴下溅起了一片灰尘。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余美琳身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助理?

   “刚子啊!”马小蓉一声哭嚎,扑到了陈刚身上,“乡亲们你们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太欺负人了啊……呜呜呜……”

   “嘴臭就是该挨!”有人说。

   “对,你家那位是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吗,你男人不污蔑人,他怎么会挨打,人家怎么不打我啊?”

   “就是,余老板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那种人,简直胡说八道。”

   “诽谤要抓起来的!”

   “村里的路早就该翻修了,大坑小坑,我们可都盼着呐,你和你男人敢搅黄,我老王第一个不答应!”

   “对,我们应该让余老板多捐一点,村里的水渠也该翻修一下了……”

   马小蓉傻眼了,她男人被人打了,而且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可是没有一个人帮她说话,她和她的男人反而成了村民们围攻的对象。

   余美琳连看都不想看陈刚和马小蓉一眼,她淡淡地道“子安,走吧,我们回家。”

   李子安跟着余美琳往余家老宅走去,他时不时看余美琳抱在怀里的小女孩一眼,心里很想问这是谁的孩子,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和余美琳结婚四年,手都没有牵一下,万一这个孩子是余美琳跟某个富商生的,他这边开口问,那多尴尬啊。

   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不然她的直升飞机从哪来的?打工能买得起直升飞机吗,显然不可能。

   小女孩也时不时的瞅李子安一眼,有时还会冲李子安笑一下,很调皮的样子。

   余家的老宅子越来越近了。

   余美琳怀里抱着的小女孩开口说了一句话“妈妈,我们这是要去哪呀?”

   妈妈?

   李子安这一刹那间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耳光,他刚刚还在想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余美琳跟某个富商生的孩子,结果这小女孩就开口叫妈了。

   他心中涌起一丝悲凉,可又忍不住想笑。

   尼玛,这绿帽子戴得好啊!

   她跟别人生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他才知道!

   更欺人的是,她居然把跟野男人生的孩子带回家来了!

   余美琳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她的眼神里甚至没有一丝愧疚,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里是妈妈的老家,妈妈带你回来看看祖姥姥。”

   “祖姥姥在哪儿?”小女孩的声音很稚嫩。

   余美琳说道“就在前面的祖屋里,你很快就能见到祖姥姥了。”

   “那这位叔叔又是谁呀?”小女孩看着李子安,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神光。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是你爸爸。”

   “爸爸?”小女孩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小脸蛋上满是惊讶的表情,“妈妈你不是说爸爸去火星挖煤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啦?”

   李子安差点憋出一口血来。

   她竟然跟孩子说他去火星挖煤去了!

   他此刻真想一巴掌给余美琳抡过去,打她欺人太甚,可看到她怀里抱着的孩子,他又把这股子冲动压制了下去。当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吵架终究不好,还是回去再说。

   余美琳也不给小女孩解释,只是抱着孩子走路。

   小女孩趴在余美琳的肩头上,好奇地道“你是不是我爸爸呀?”

   李子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心里非常想要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这个女孩是别的男人跟余美琳生的,他怎么当得了这个爸爸?

   小女孩又问“火星有很多煤吗?”

   李子安“……”

   “火星上有花花和蝴蝶吗?”

   李子安捂住了额头。

   小女孩冲李子安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一个鬼脸“略略略!”

   李子安知道她是因为他不理她,所以冲他扮鬼脸,可面对这么可爱的孩子,他的心里却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两个大人一个孩子进了院门,林胜男迎面走了过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哎哟,美琳啊,我可算把你盼回来了。”

   “奶奶。”余美琳快步迎了上去,到了林胜男身边,她将孩子放在了地上,婆孙俩拥抱在了一起。

   那个小女孩又看着李子安,然后抬起一双小手把眼皮往下拉,又给李子安扮了一个鬼脸。

   李子安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你都不告诉我火星上有没有花花和蝴蝶。”小女孩转过了身去,不理李子安了。

   林胜男一把将小女孩抱了起来,凑到小女孩的脸蛋上吧唧的亲了一口,乐呵呵地道“幺幺真乖,长得像你妈。”

   “幺幺,快叫祖姥姥。”余美琳说。

   小女孩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祖姥姥。”

   “嗯,真乖。”林胜男又凑过去亲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有些嫌弃,小脑袋偏到了一边,不过这也没能逃过林胜男的嘴,又被亲了一口。

   李子安的心中涌起一点淡淡的忧伤,人家祖孙三代其乐融融,他却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美琳,我想跟你聊聊。”李子安说,他决定摊牌了。

   “就在这聊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看了小女孩一眼说道“在这里不合适,我们去房间里聊吧。”

   余美琳说道“这还是你第一次见孩子,你就不想抱抱她吗?”

   李子安压抑在心头的怒火差点就爆出来了,但最终还是忍了下去,当着孩子的面吵架,谈离婚的事情,这终究不合适。

   余美琳又对小女孩说道“幺幺,快叫爸爸。”

   小女孩将脑袋藏到了林胜男的脖子后面“不叫。”

   余美琳皱起了眉头“不听话了是不是,路上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小女孩这才把头转过来,噘着小嘴,老大不乐意的叫了一声“爸爸。”

   李子安心里极不愿意答应,可是他还有应了一声。

   这是他跟余美琳的矛盾,孩子是无辜的,他也不能跟一个三岁的小孩较真。

   “你们聊吧,我带孩子去看鱼。”林胜男抱着孩子离开。

   祖姥姥,什么鱼呀?”小女孩问。

   “大鱼。”林胜男抱着孩子走远了。

   等到林胜男走远,李子安才开口说道“余美琳,你是什么意思?”

   “你想说什么?”余美琳反问。

   李子安怒极反笑“她是谁的孩子?”

   余美琳说道“她当然是你的孩子,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zhuixuchhan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